配置錯亂的交通號誌

高雄市的五福路與中正路皆為東西向幹道。五福路東端在凱旋路口匯入中正路,與穿越凱旋路繼續往東的中正路形成 Y 字型。兩條路東向進入同一條路,在路口有兩組交通號誌分別控制兩條路的車流。2005 年 12 月高雄捷運工程意外造成凱旋路與大順路之間的中正路塌陷,2006 年初在塌陷處的南北兩側各闢一條便道搶通。通車後路口也設置了新的號誌,但號誌的位置配置卻十分不適當。配置錯亂的交通號誌,也再次突顯了台灣公共建設「差不多就好」的現象。

五福路與中正路口號誌


檢視較大的地圖

不論是沿五福路或中正路往東行駛,抵達凱旋路口時,五福路一定在右側,而中正路一定在左側。而即將抵達路口的駕駛人,不論是否熟悉路況,都可以清楚看得到旁邊還有一條路。兩條路,兩組號誌,最自然且最具備一致性對應關係當然就是:左邊的路對應左邊的號誌,右邊的路對應右邊的號誌。

實際的狀況卻是,兩組交通號誌位置左右顛倒。左側的五福路對應的號誌在右側,右側的中正路對應的號誌在左側。換句話說,號誌的相對位置和道路相對位置不相容。即使每個號誌旁都有文字標示,不相容的對應關係還是很容易造成駕駛人知覺上的困擾。如果駕駛人十分專注閱讀且從全神貫注盯著正確的號誌看,或許不會有問題。但絕大多數的駕駛人只分配極少的注意力在交通號誌,這種情況下就很容易受自然的左右對應關係引導而看錯號誌。

這就好像把電梯口的「上」與「下」兩個按鍵位置對調,或是把電腦鍵盤上方向鍵的「上」與「下」、「左」與「右」位置對調。在非常專注的情況下,你還是可以按對,但反應時間就會很長。如果稍微有一點點不夠專注,就很容易按錯。

刺激反應不相容的按鈕

任何設備顯示的訊息若容易造成混淆或誤判,都不會是好事。例如,1989 年 1 月 8 日發生在英國的 Kegworth 空難。一架英國 Midland 航空 737400 在爬升時左側引擎葉片斷裂導致引擎故障,但機師誤以為故障的是右側引擎。機師關掉右側引擎後準備降落,左側故障的引擎不久之後也完全停止運轉,最後飛機失去動力墜毀。總計 47 人死亡,74 人受傷。

許多因素造成機師誤判。機師沒有在這種情況下做過模擬,對引擎異常震動的狀況採取的行動也不適當。不當的行動使他們沒有足夠的時間仔細檢查儀表板。這架 737-400 儀表板上顯示引擎狀態的 LED 指示燈沒有舊型的傳統指針清楚,他們當下未能從儀表板讀出故障的引擎是哪一個。

引擎著火的煙味透過空調系統傳進機艙。在機師熟悉的舊型 737,空調系統的空氣是由右引擎提供的。當他們聞到煙味時,他們的經驗也影響了他們對故障引擎的判斷。事實上,他們這次飛的 737-400 兩側引擎都為空調系統提供空氣,而不是只有右側。

以上是意外原因非常簡化的摘要。若需要更完整的資訊,請參閱此意外事件的正式調查報告:「Report on the accident to Boeing 737-400 – G-OBME near Kegworth, Leicestershire on 8 January 1989」。

人的認知能力非常強大,但並不完美。我們需要了解人類認知能力的特性,才能設計出最能降低錯誤發生機率的設備或環境。好與不好的設計,往往只差在一些非常小卻非常關鍵的細節。民航機能夠成為全世界最安全的交通工具,正是因為在設計時就考慮人的認知與其他心理因素。若不幸發生意外,也會鉅細靡遺地分析,作為改進往後設計的依據。

不幸的是,這些關鍵的小細節在台灣卻總是被忽略。什麼東西都是有就好、看起來還可以就好。在台灣,每年造成死亡的交通意外中,一定有相當大的比例涉及了號誌、標誌或標線的配置不當。

我總覺得台灣是一個「粗製濫造」的國家。這樣的國家竟然還能運作,當然不可能是因為政府大有為,而是因為人民有堅韌的生命力。這樣的人民值得尊敬,也更應該有權享有更安全的生活。

延伸閱讀:台灣高鐵自動「考試」系統設計不良的雙語門牌高雄市的英文路標 考驗你的眼力削足適履的英文路標高雄市的單行道政策制定應徵詢心理學家意見誤投票匭心理學知錯避錯「做什麼像什麼」何時落實?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