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路車日記:一輛自行車啟動行為改變的連鎖反應

    今年六月買了人生第一輛公路自行車之後,只要找到兩三小時的空檔就去騎車。雖然單趟還不超過五十公里,一個月來也累積了將近五百公里。我對騎乘體驗的喜愛遠超出預期,行為也產生許多改變。來聊聊第一個月的心得。

    GIANT Defy Advanced 2

    非關運動

    騎公路車當然有運動效果,而且有一定的強度。但是對我來說運動只是副產品。也就是說,就在享受騎乘的過程中,運動就自然發生了。我從來沒有為運動而運動的意志力,這輛車卻讓我的運動量非常顯著地增加。

    行為改變

    夏天很熱,騎車最好的時段是清晨。夜騎亦可,但比較危險。為了騎車,不知不覺間習慣了早起。如果是能騎車的日子,五點之前免鬧鐘自動起床。很像小朋友期待遠足。看氣象預報、打氣、著裝,天一亮就上路。

    如果某天有時間騎車但天候不佳無法出門,或是天氣好但沒有空檔騎車,我就會在家裡踩滑步機。這是另一個改變。倒不是多愛運動(家裡這台滑步機原本已經愈來愈少用了),而是擔心幾天都沒動的話下次騎車可能會騎不動。

    行為分析

    正強化(positive reinforcement):在路上時,即時強化這一秒的行為的,是下一秒的體驗。當然會有一些期待,但真實的體驗永遠不是完全能預期的。這些意外的驚喜成強化物,驅動我繼續騎下去。

    負強化(negative reinforcement):某些不是那麼舒適的體驗反而讓我騎得更快,當然是在安全的前提下。例如氣溫升高,或是車流量變大。這些體驗的移除就是負強化,驅動我增加運動程度與速度。

    後設認知

    有些改變在騎乘體驗之中自然發生,但你未必總是意識得到它。例如當距離、坡度、路況、天候等影響騎乘難度的因素出現時,就比較能覺察到自己身體的狀況。換句話說,騎公路車也是一個重新認識自己身體的機會。

    再往上一個層次,從人、車、路三者的互動中,你不只會體驗到自己的身體與心理,更會體驗到自己與這個世界的關係:不論是當下的你與當下這個世界,或是騎車上路之前之後的你與騎車上路之前之後的那個世界。

    路上觀察

    騎自行車上路也提供了一個獨特的觀察視角:比汽車近,比機車慢。例如清晨的高雄只要稍微來到郊區,沿途都是上班機車潮與工業區,空氣不是特別好。很多人每天工作與生活都得經歷這一切。市政府應該要更積極促成改變。

    還有一次停紅燈,一位女士騎機車載兩個小孩停在旁邊。女士的婆婆(看態度大概是)從後方喊著「你聾了?叫你載我沒聽到?」追上來,想爬上機車但沒有成功。不確定晚上她們會不會大吵一架。

    延伸閱讀



  • 如何修練洞察力

    洞察,指的是根據對現象的深入觀察與了解,發現能夠為人們帶來更好生活體驗的機會,以及能夠滿足需求甚至超越期待創造驚喜的設計。以下是十個對修練洞察力有幫助的提示。

    Insight

    一、發現,而非驗證

    發現新知識和產生新想法幾乎完全沒有特定方法或流程,然而大部分的人接受的研究訓練都在結構化的驗證層次。不要用驗證的流程與方法來引導幾乎完全沒有結構的發現過程。

    二、原因,而非意見

    深入了解現象背後的原因,不要停在瑣碎的意見記錄與彙整。不是說不要收集意見,而是你必須了意見背後的原因。找到真正重要的問題,想出來的解法才有意義。

    三、證據,而非數據

    理解現象的過程需要與過去相關知識連結。這個過程涉及了演繹推理、歸納推理、類比推理等。真正有意義的解釋以及有效的溝通與說服,都不會只有數據,更多的是知識與推理。

    四、簡約,而非繁複

    一般人嘗試解釋現象時最常犯的錯誤是想得太複雜,超出證據支持的範圍。用白話來說,就是腦補。最好的推論策略剛好相反:當一組證據符合多種可能的假設時,應選擇最簡單的

    五、系統,而非表象

    任何現象背後都有多層的脈絡,例如實體、心理、社會、文化、經濟等。人的行為與心理往往都是在適應這些脈絡的過程中塑造出來的。不要因為忽略了脈絡的影響而過度個人歸因。

    六、價值,而非痛點

    發現問題和到處挑毛病是不一樣的,後者只會讓你鑽進死巷。你必須用創造價值的方式思考:根據到目前為止的了解,人們的生活體驗還有哪些面向可以變得更美好,我們又如何能夠透過設計促成那些美好實現。

    七、擴散,而非收斂

    洞察是一種擴散思考。讓你的思考跳脫框架,讓一個問題帶出另一個問題。不見得每條擴散出去的線都會有意義,但分支愈多,發現有價值的問題或解法的機會也愈大。只是操作方法收斂資料不會帶來新發現。

    八、靈感,而非結論

    洞察是一種尋找設計靈感與頓悟的過程。你在觀察與分析現象的過程中產生的靈感與聯想到的經驗跟你觀察到的現象一樣重要。有時甚至更重要。不要為了維持客觀性刻意壓抑直覺。

    九、想像,而非彙整

    你必須有非常強的想像力。對每一個問題的每一個創意發想都是一個假設,帶著你重新分析現象,進一步思考問題。想像力,而非特定流程或方法,才能促成你對現象的深度理解,以及有價值的解法的形成。

    十、心法,而非方法

    洞察依賴的是你的腦力。忘掉各種工具與流程,讓你的大腦全力運作。你必須懂生活,有常識,有好奇心,對人有興趣,對現象敏感。你也必須有設計能力,面對任何問題都能立即發想解決方案。

    延伸閱讀



  • 公路車初體驗:從探索世界到發現自我的旅程

    我原本騎自行車非常隨興,就是騎跨界車在市區二十公里繞個小圈。久了之後就想擴大範圍:從市區延伸到郊區,甚至是城際旅行。這兩週開始騎公路車,幾趟下來練習了兩百公里,也累積了一些初步心得。

    Bicycle

    離開市區

    剛開始的前兩趟比較保守,選了習慣的二十公里路線讓自己逐漸適應新的騎乘方式。之後四趟就是每趟四十公里,分別是從高雄市區往返大坪頂、紅毛港、第一科大與阿公店水庫。

    找到適合離開市區的路徑就是有趣的挑戰。要避開:車流量大的路,路邊違停太多的路,鋪面品質太差的路。通常適合的路會是與幹道平行的次要道路。之前市區巷弄穿梭的經驗有幫助,Google 街景也很有用。

    這段過程的樂趣就是用一種有點陌生的方式出城,快速探索城裡那些之前可能從未造訪過的角落。這路線不適合開車,甚至不那麼適合騎機車。速度可能慢些,但是也安全些。在城裡騎自行車跟移動中的車輛不小心踫撞就是大車禍。

    來到郊區

    來到郊區就可以加快速度,紅綠燈也比較少。這個過程同樣很有樂趣。因為速度還是比開車或騎機車慢,比較有機會觀察沿途的人事物。例如最近幾趟騎乘都會穿過工業區,不論建築或人文都與市區不同。

    開始騎公路車,也開始對台灣的道路品質更敏感。有些郊區路段或許因為維護較不頻繁,路面凹凸不平,坑坑洞洞,還有各種大小的碎石與掉落物。慢車道的狀況通常比快車道差。再加上公路車胎壓高又沒有避震器,騎這些路段就很不舒服。

    不過大部分的時候,只要天候與路況良好,還是很享受的。我一直都很喜歡公路,不論在美國或台灣。之前還寫過好多文章。但是原本的體驗都是以開車為主。很高興多了一種體驗公路的方式。

    發現自我

    騎自行車始終是與自己相處的過程,即使與人同騎也一樣。上了路,就是從日常生活與工作的角色抽離一段顯著的時間。扣掉分配在路況的注意力,剩餘的注意力都在自己身上。那是非常療癒、甚至更有創造力的過程。

    而當逐漸拉長騎乘距離,把自己的體力推到習慣的範圍以外,更是重新認識自己的機會。我很驚訝地發現我對騎乘體驗的喜愛成了一種強化物:為了能夠騎得更遠,獲得更多更棒的騎乘體驗,我會想要更認真提升體力與耐力。

    使用者真的很少清楚知道自己的需求。兩週前我無法預期自己會因為改騎公路車而有怎樣的行為改變,無法預期這些改變會帶來怎樣的新體驗,更無法預期這些新體驗會如何持續改變行為。雖然一開始有一半的動機是因為買了車就要經常騎不然就浪費了,但動機很快就轉為內在的興趣。

    我歡迎這樣的驚喜與改變。

    延伸閱讀



  • 愛要怎麼說

    台灣家庭兩代之間情感表達很困難,往往只能透過非常間接的方式,而且很難真正知道彼此的需求。《爸爸,你愛我嗎?》與《艾瑪畫畫》這兩本繪本為關係中的我們帶來一些療癒與啟發。

    爸爸,你愛我嗎?

    The Man Who Loved Boxes

    父親沉浸在自己獨特的興趣裡,他愛各種形狀與大小的盒子。他當然也愛他的兒子,卻不知道怎麼表達。後來他開始用盒子為兒子做各種玩具。別人覺得很怪,但那就是他對兒子表達情感的方式。

    每位父親都是這樣吧,有自己的一套獨特的「語言」。有的溫和,有的嚴厲;有的平凡,有的奇特;有的節奏快,有的步調慢;有的含蓄內斂,有的用反面的方式爆發出來。

    解讀這些語言是我們一輩子的功課。

    艾瑪畫畫

    Emma

    要過七十二歲生日的老奶奶艾瑪衣食無虞,兒孫滿堂。但是當她跟家人分享生活,分享對故鄉的懷念,卻沒人感興趣。子女買了幅故鄉的畫送她。但是那不是記憶中的樣子。她還是掛起來了,為了子女高興。

    有一天她買了畫筆顏料試著畫出自己記憶中的故鄉,然後開始畫她的生活。子女驚訝地發現她的藝術天分,更重要的是透過這些作品開始重新了解祖母。 艾瑪終於找到跟下一代溝通的語言,在人生過了七十二年之後。

    不論哪一代或許都可以多做、多問、多聽一些,讓這件事早一點發生。

    延伸閱讀



  • 毀掉別人並不會成就自己

    毀掉別人並不會成就自己。這事或許讓你當下有優越感,或許旁觀者還會拍手叫好。然而當人群一哄而散,沒有人會記得你。事過境遷,大家只會記得好像有那麼一件事,但是不會記得你是誰。就算記得,也是對你不好的印象。

    Tunnel

    有人會說自己並不是要別人覺得自己多偉大,只是為了〔某些看起來很偉大的理由〕去批評或攻擊別人。但是就算表面上的理由再冠冕堂皇,真實的原因通常再簡單不過:你只是看對方不順眼。

    也有人批評與自己立場或價值觀不同的人,是為了改變別人的態度。但你有沒有想過,如果你真有本事改變每個人,全世界早就把你當神來拜了。

    酸民文化或許和成長背景有關。台灣人在成長過程中很少被稱讚,經常被嫌表現不夠好。爸媽收到你的成績單,一定先指責為什麼哪幾科考不好,而不是稱讚哪幾科考得好。小時候如何被別人對待,長大後就如何對待別人。

    仇恨很容易產生力量,但那是毀滅的力量。真正值得尊敬與跟隨的,是那些不依賴仇恨也能產生力量而且有正面影響的人。這個社會不缺自以為懂得比別人多的人,缺的是有動機與能力同理別人的人。

    把討厭別人言行的時間省下來,多表現一點自己。青春有限,多愛一點自己。

    延伸閱讀



  • Gogoro 的生活風格是什麼呢?

    Gogoro 電動機車建議售價十二萬八千元公布後,嫌貴聲四起。貴的感覺多半來自和傳統機車的比較。然而來到這個價位,它的價值必定在休閒,而非通勤。也就是說,絕大多數的機車族不會是它主要的目標族群。

    Gogoro

    最可能藉由 Gogoro 豐富自己生活的或許是沒有機車的人。他們或許平常開車通勤,或許完全依賴公共運輸。這兩種移動方式的自由度都不如自行車與機車。開車有些小路進不去,停車也不方便。公共運輸的移動範圍則受到路線與營運時間限制。

    這些限制在平日通勤或許影響不大。但是當假日到來,當人們想要離開通勤的軌道、自由探索城市或郊區的陌生角落獲得驚喜與樂趣時,自行車與機車帶來的額外的自由度就顯得特別重要。

    自行車除了移動,還有運動的附加價值;但不是每個人都有足夠的體力與精神騎自行車移動一段顯著的距離。而平常沒有機車的人也不太可能為休閒買輛傳統機車,因為保養與維護非常麻煩。

    人們斤斤計較通勤成本是因為工作沒有為他們帶來什麼價值。相較之下,休閒活動對人們不論是功能或情緒上的意義都更正面,當然價值也更高。任何能為人們創造更多價值的產品與服務都是有商機的。

    就說自行車吧。對有固定騎乘習慣的人來說,一輛公路車五、六萬已經是很能被接受的價格;當然價格到二十萬的都有。此處不只是從一分錢一分貨的成本考量,更是價值判斷:這個等級的車能帶給我多棒的騎乘體驗?

    在休閒的脈絡,對沒有機車的人來說,Gogoro 為他們帶來機車的自由度,但不會帶給他們傳統機車的保養麻煩與環境污染。對於嚮往騎自行車到處跑卻不想讓自己又熱又累的人來說,Gogoro 也是一種可能的替代方案。

    如果能為休閒創造夠高的價值,一輛十二萬八千元的電動機車並不算貴。不信的話你可以到捷安特門市隨便逛逛。待一段時間,看看那些牽了輛自行車進來維修的人。很多人的車的價位可能都接近甚至超過 Gogoro 了。

    Gogoro 現在的狀況是無法明確定位目標族群與使用情境,當然也就無法提出精準的價值主張。你當然可強調高科技,但不能只有科技。硬要跟一般機車比成本,也搞錯了對象。能為人們在生活脈絡中創造哪些別的運具無法創造的價值,才是關鍵。

    目標族群、使用情境與價值主張都夠明確,行銷與服務系統才能有共同主軸與消費者溝通。就像捷安特門市不只賣車修車,更是引導消費者練習體驗生活與建立生活風格的場域。Gogoro 也應該是一套能帶來豐富體驗的更有價值的生活風格,而不僅是一輛機車。

    Gogoro 的生活風格是什麼呢?

    延伸閱讀



  • 在夢與夢之間

    夜裡半睡半醒間作了個夢。我在夜裡離開實驗室準備回家,走到捷運站上了車。車廂很暗,只有我一個人。我突然想到回家走路就好了不用坐車,但門已關上。車廂開始移動。我發現這是公車,開在完全陌生的路上。

    Bus

    然後在焦慮中醒了。盯著臥室的天花板,不是那輛公車。我突然有種奇怪的感覺:捨不得結束那個夢境。我閉上眼想再回到公車上,但怎麼樣就是回不去。我好想知道夢裡的我後來怎麼了,我好想陪著他找到回家的路。

    他就是我。從小到大,我可能做了上萬個這樣的夢。那些他,或是那些我,在我從那些每次都很焦慮而且幾乎沒有重覆過的夢境裡醒過來之後,被我遺忘在夢裡的那個我後來都怎麼了?

    這時我意識到我每天都在失去一點我自己。每天夜裡,當然偶而會在白天,我把我自己的一部分送進超現實的焦慮中,把無助的自己留在那一層層黑暗裹住的世界裡,然後每天早上醒來又忘了這件事。我突然感受到巨大的憂鬱與空虛。

    我想念我自己,那些夢裡的自己。我覺得就這樣把他們,或是我們,留在那些恐怖的夢境裡是很有罪惡感的事。我死後會不會再被送回到那些像靈薄獄(Limbo) 的夢境,救出一個又一個被遺棄的我自己,然後才能真正離開?

    我想我永遠也不會知道,直到那天到來。在那之前,我只能救清醒之後的我自己。而這個現實的世界其實也不會真的比那些超現實的夢境正面到哪裡去。至少每隔一段時日我就會有那種不想醒過來回到這個世界的感覺。

    每一次還是醒過來了。或許心甘情願,或許不甘不願。起床梳洗,再開始跟這新的一天裡來自前一天的舊困境與意料之外的新困境奮戰。不論睡或醒、夢境或現實、黑夜或白天,有些感覺就這樣一直纏著,揮之不去。

    我一直不覺得我屬於這個世界。很多時候我會覺得人生像一場夢,永遠醒不過來的那種。喔,也許有辦法醒過來。像《香草天空(Vanilla Sky)》那樣。只是我忘了要怎麼呼叫技術支援。或是像《千鈞一髮(Gattaca)》結尾,文森借用別人身分完成訓練搭上太空船離開這個從來沒有喜歡過他的世界。

    直到那些我無法預期會以什麼形式呈現的逃生門被打開之前,睡與醒、夢境與現實、黑夜與白天,這些循環都還會繼續下去。我還是不會知道夢中的那些我後來怎麼了,與這個世界的疏離感也還是不會減少。

    凌晨一點半,意識異常清楚。在現實的夢境與超現實的夢境之間,這可能是少數有真實存在感的時刻。我不確定等會能否順利入眠,也不確定會再進入什麼夢境。我捨不得結束此刻的真實。



  • 《侏儸紀世界》的消費者洞察

    侏儸紀世界》的劇情,用一句話說,就是;大企業試著做出消費者想要的產品,結果釀成災難。電影演的當然總是比較誇大,但某些迷思其實與業界現實相去不遠。就讓我們來看看這部電影酸了哪些事吧。

    Jurassic World

    意見迷思

    克萊兒 :「製造基改恐龍能帶給消費者更多驚喜(wow factor)。」歐文:「牠們是恐龍耶。夠驚喜了。」克萊兒:「不,焦點團體(focus group)結果不是這樣。要製造帝王龍才能達到效果。」

    近期的科幻片好像都很愛酸焦點團體。《鋼鐵人 3》,電影裡的電視名嘴都在酸「鋼鐵愛國者」的誇張塗裝與名稱。羅德則無奈地回應史塔克:「焦點團體對它的反應很好啊!」《變形金剛 4》,KSI 負責人約書亞得意地說驚破天(Galvatron)的名字是焦點團體調查出來的。

    喔,還有 2014 年重拍的《機器戰警》,OmniCorp 的 CEO 聽完團隊簡報介紹焦點團體滿意度最高的塗裝後,說:「大部分的時候,人們不是真的知道他們想要什麼,直到你做給他們看。」

    不是說不要聽消費者的意見,而是你必須了意見背後的原因。消費者說要更厲害的恐龍,你要知道為什麼。如果要的是驚喜,就繼續分析既有產品與服務不再讓他們感到驚喜的原因。了解問題的本質,才能想出聰明的解法。

    團體訪談的目的應該是深入了解問題,而不是彙整意見。最好的解法通常不會是消費者能夠想得到的。

    數據迷思

    賽門馬斯拉尼問克萊兒遊客跟恐龍是否快樂。克萊兒很有自信地說遊客滿意度是百分之九十幾,但是說不出恐龍是否快樂。她說還找不到測量恐龍情緒的方法。馬斯拉尼說,你可以從牠們的眼神看得出來。

    我不知道你有沒有個很愛說「請用數據說服我」的主管或同事。會說這種話,表示他們不是真的懂科學。實徵資料的來源很多,獲得資料的方法很多,性質也很多樣。不是只有特定形式的資料才是證據。

    資料詮釋的過程需要與過去相關知識的連結。而這個過程涉及了演繹與歸納推理。真正有意義的解釋,以及有效的溝通與說服,都不會只有數據,更多的是知識與推理。如果缺乏知識也不能推理,給再多的數據也沒有用。

    最重要的是,「驗證」與「發現」是兩回事。驗證的過程通常比較單純,有流程與方法;大部分的人在學校受的訓練多半也在驗證的層次。但是發現新知識或產生新想法的過程完全不同。它的難度更高,也沒有特定方法或流程。

    不要把「科學」想窄了,更不要用「驗證」的思惟來引導幾乎完全沒有結構的「發現」過程。

    延伸閱讀



  • Instagram 人生

    三年多來在 Instagram 總共分享了兩千多張照片。為了方便日後回憶,都會儘量標記地點。而瀏覽其他人在相同地點分享的公開照片,或進一步瀏覽某幾位陌生人的個人頁面,也為當下的體驗帶來更多層次。

    Instagram

    有一次在一間小餐館用餐。相同時段有兩個人在 Instagram 分享了照片。其中一個當然是我。順著另一張照片來到分享者個人頁面。看到幾張自拍照就認出來了,是坐吧檯那位女士。

    從照片解說知道她來用餐是為了等在附近約了客戶談案子的男朋友。也知道她很享受這家店的食物,尤其是甜點。再看之前的照片內容以及跟朋友互動的方式,大致能看出她的個人特質與生活型態。

    於是,當下的體驗不只來自實體環境,也來自網路提供的線索帶出的社會與文化脈絡。再疊上更深的時間層次,又會看到這個空間在不同時間的不同的人眼中的面貌。就像這麼多人同時聚在一起。

    當然啦,只有空間小人數少的時候有可能這樣認出陌生人。大部分的時候你只會知道照片的分享者跟你同時在那裡,卻不太可能在實體空間中認出來。不過陌生人的照片還是一樣充滿故事。

    每個人都是別人的陌生人。有時一張很久以前分享的照片被陌生人按了讚。回去一看,原來這人正在那個地方,拍照上傳之後看到了我一年多前的照片。同一空間不同時間的陌生人就這樣有了交集。

    這會讓你意識到「原來有這麼多不一樣的人,用不一樣的方式過生活,用不一樣的觀點看世界,用不一樣的價值觀面對人生」。這很重要。因為你在一生中大部分的時間都很少接觸跟自己不一樣的人。

    我們平常其實不太有機會接觸到和自己不一樣的人。從小到大經常往來的親友基本上都有類似的價值觀。在日常生活中也只會注意與自己價值觀一致的人事物。就像電影《衝擊效應》開場的第一段話說的:

    「是那種碰觸的感覺。走在任何城市,你和人們總會踫撞或擦身而過。在洛杉磯,不會有人來踫到你。我們總是在玻璃和金屬組成的車廂裡。我想我們就是太懷念碰觸的感覺,才會為了想要有些感覺而撞在一起吧。」

    走出同質的小世界才能認識真正的世界。然而除非你的工作就會接觸各種不一樣的人(例如消費者行為或使用者經驗研究),或是個性就是喜歡接觸各種不一樣的人,否則缺乏引導下不太容易走得出來。

    何不從 Instagram 開始呢?每個人分享的當然都是完全主觀的觀點。但是當我們有機會看到這麼多陌生人眼中的世界,反而能透過交互主觀性(intersubjectivity)建立更接近全貌的理解,不論是對世界、別人或是自己。

    延伸閱讀



  • 跟繪本玩遊戲

    讀繪本是件很有意思的事。簡單的視覺刺激喚起豐富的閱讀體驗。同一本繪本連續讀幾次,每次的體驗都不相同。讀了幾次以後稍微停下來想一下哪些體驗是繪本的哪些元素和自己哪些經驗互動形成的,也很有樂趣。

    有時候我會覺得讀繪本很像是在跟繪本玩遊戲。每本繪本的玩法都不太一樣。就像認識新朋友得有過幾次互動才知道如何相處。讀繪本也一樣,得讀個幾次之後才能把自己和這本繪本的關係看得比較清楚。

    以下是最近讀過幾本印象深刻繪本的心得。感謝高雄小樹的家繪本咖啡館店長瓊文的推薦。

    Why? (Nikolai Popov)(俄羅斯)

    用青蛙與老鼠打架引發一場大戰的故事反思戰爭的意義。看到第三次的時候突然覺得看到的不是青蛙與老鼠的戰爭,而是我們這個世界的戰爭。影像的後座力好強。就像《與巴席爾跳華爾滋》看到最後那種措手不及的感覺。

    緋紅樹 (Shaun Tan,2001)(澳洲)

    我特別喜歡這本繪本的黑暗。陳志勇的超現實插畫結合寫實的文字帶來無止境的抑鬱。每當你讀完一頁,期待下一頁能喘口氣,翻頁後卻發現自己還是無法逃離。連最後的一絲希望都很絕望。但是閱讀過程意外地很療癒。

    樹上有老虎(Anushka Ravishankar,1997)(印度)

    一個非常具體的故事,配上有點抽象的畫風,傳遞一個非常抽象的概念:自由。其實這不是太常見的繪本主題,或許因為大家都身處自由的環境覺得自由理所當然。但是放回印度的脈絡,這個故事讀來就特別有感覺。

    還記得(Nina Laden,2013) (美國)

    透過簡單的畫面問不簡單的問題。每個問題都在不同的參照架構轉換,樂趣完全在抽象思考的層次。例如這三個句子:「羽毛記不記得曾經是一隻鳥?」「書記不記得曾經是一個字?」「你以後會不會記得曾經是一個小孩?」

    星期三書店(Sylvie Neeman,2007) (法國)

    來書店看漫畫的小女孩觀察來看書的老先生。全書不論圖文都刻意只描述外顯行為而沒有任何心理狀態,讓讀者自動在腦中「補完」整個故事。我讀到第三次才意識到這本繪本「只」說了什麼。很有意思。

    微乎其微的小事(Anne Herbauts,2008)(比利時)

    談獨處時內心對微小事物的滿溢感受:壯麗、緩慢、悲傷……。華人的自我是社會取向的,獨處總覺空虛。我們不太懂得去體驗獨處過程中的細微感受,當然更不會懂得去享受獨處。這是本讓你面對自己的書,不論多大年紀。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