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雄輕軌道路介面初勘

    高雄輕軌籬仔內站至凱旋中華站路段即將試營運。由於路權是 B 型,與一般道路間的介面設計能否避免意外發生至關重要。我於八月十七日親赴現場勘查,發現一些顯著影響安全但仍有機會改進的問題。

    Kaohsiung Light Rail

    輕軌軌道不易辨識

    高雄輕軌的設計跟一般鐵道比起來顯得十分低調:沒有高架電車線,沿線沒有護欄,與道路交會處沒有醒目的黃黑相間的門架與柵欄,軌道沒有枕木、道碴或混凝土而是隱沒在草坪之中。

    輕軌行駛的路線就是舊臨港線鐵道,本地人十分熟悉。但是外地人如果不是特別注意,軌道上又剛好沒有電車,是有可能認不出來「那邊有條鐵道」的。

    Kaohsiung Light Rail

    Kaohsiung Light Rail

    八月十五日晚間就有遊覽車誤闖中山、凱旋路口的輕軌軌道。為什麼會發生這個意外?我以新凱旋四路往東穿過中山凱旋陸橋後左轉再右轉進入凱旋四路這一小段路來展示。

    Zhongshan / Kaixuan Intersection

    如果你駕車在車道上,左轉之前是看不到輕軌軌道的,而前方也沒有任何標誌提示駕駛轉彎後的道路組態。

    Zhongshan / Kaixuan Intersection

    左轉之後,軌道穿過路口的黃色警示區域仍然不是很明顯。路口的確有輕軌號誌與標誌,但號誌尚未啟用,標誌太小。剛好軌道前有一段區域看起來就像道路(放置交通錐處),路況不熟加上天候影響視線不佳是有可能誤闖的。

    Zhongshan / Kaixuan Intersection

    Zhongshan / Kaixuan Intersection

    建議:在輕軌與一般道路交會處周邊道路提前以標誌提示駕駛前方有電車軌道,尤其在視線可及之處沒有明顯可辨識輕軌軌道的視覺特徵的情況下更是必要。

    路面黃底意義曖昧

    雖然輕軌通過一般道路處漆上了鮮明的黃色,但黃色的意義不夠清楚。它或許傳遞了勿於此區停等的訊息,但如果用路人沒認出那是條鐵道,仍然有可能誤把軌道當成一般道路。

    Kaohsiung Light Rail

    Kaohsiung Light Rail

    Kaohsiung Light Rail

    Kaohsiung Light Rail

    建議:在軌道進入與離開道路的兩個端點,面向路口設置禁止通行的標誌,並在地面加上禁止通行的標線。用一般用路人熟悉的禁制符號傳遞明確的意義。

    舊框架影響新設計

    目前的號誌、標誌與標線都是根據傳統平交道的框架設置的,都離路口非常近。但就像我一開始說的,輕軌在視覺特性上就與傳統鐵道非常不相似,從遠處不易辨識。只根據傳統平交道的框架來規畫會造成很多盲點。

    Kaohsiung Light Rail

    Kaohsiung Light Rail

    Kaohsiung Light Rail

    建議:將號誌、標誌與標線的設置範圍擴大。

    結語

    當局者迷。最熟悉路況的人或許覺得既有的號誌、標誌與標線是足夠的,但他們覺得足夠或許是因為經驗,而不是實際上真的足夠。有時完全不熟悉路況的人反而能幫忙發現一些問題,就像這次這位誤闖輕軌軌道的遊覽車司機。

    試營運急不得。安全第一。多邀請人因工程與使用者經驗專家評估,多做點使用者測試,根據評估與測試結果調整設計。把幾個大問題解決之後再上路。

    延伸閱讀



  • 《破風》高雄模擬賽道

    以公路自行車賽為主題的電影《破風(台灣)》近日上映。去年七月在高雄拍攝時,市政府曾協助封路作為模擬賽道。電影中的畫面讓人印象深刻。我找出去年的交通管制公告,在 Google 地圖上把這段模擬賽道重新繪製出來。

    Pofeng

    時代大道→(左轉)中華五路、中華四路→(右轉)五福三路→(左轉)中山一路→(左轉)六合二路→(左轉)市中一路→(右轉)中正四路→經中正橋→大公路→(左轉)大勇路→(左轉)大仁路→(右轉)大智路→(左轉)五福四路→經五褔橋→(右轉)海邊路→(左轉)青年二路→(右轉)成功二路→(左轉)時代大道(終點)。全程 11.5 公里。

    Strava 路線:電影《破風》高雄模擬賽道

    去年交通管制還有另一小段路線,我就沒畫進去了:中山一路(新田路口起,九乘九文具行前)→中山一路→民生一路(至復興二路口)。

    電影終究是電影。在現實世界中,如果不封路,中華與成功路以外的路段大概都很難騎。如果你想體驗電影中的感覺,得起個大早。以我在高雄騎車的經驗,天剛亮的時候都沒什麼車。但是七點以後就開始出現上班車潮了。

    延伸閱讀



  • 小確幸現象透露的潛在需求

    台灣人只要有機會做一件或遇到一件能夠偏離鬱悶的生活常軌一點點的事,就能釋放相當強的正面情緒。或許可說是小確幸。這現象其實透露了重要的潛在需求:我們需要學習過生活並建立自己的生活風格。

    Scooters

    我們之中的大部分都過著相當規律卻未必快樂的生活。一生之中、以及一天之中最精華的時間,都獻給了不見得帶來成就感但為了養家活口不得不做的工作。不工作的時候也沒有太多休閒。很多時候,覺得休息時間都不夠了。

    人們不是沒有動機改變,只是經常被「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思惟困住。覺得改變太難,覺得一定要在某些條件被滿足以後才願意放膽做一些嘗試。到最後,就是覺得什麼都不能做,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人生一天天流逝。

    倒也不是完全不能改變。像蘇迪勒颱風過後的歪腰郵筒畫面在社群網站散布後,就會觸發一些微幅的行為改變:花一些時間去看這兩個郵筒。並不是這兩個郵筒有多可愛,而是做這件事的過程中讓人們體驗到難得的生活樂趣。

    這些小確幸有點像訊息性從眾(informative conformity):想要過生活卻不知道怎麼過,那就參考別人的過生活的方法吧。每一個人都想參考別人過生活的方法,到最後大家都在做一樣的事。

    但是每個人的性格、智慧、喜好、成長背景、家庭組成、生活型態、居住環境都不相同,最適合的生活方式也必定是因人而異的。只是台灣人從小被教導不要跟別人不一樣,讓人們更不容易找到屬於自己的生活風格。

    懂得生活跟收入或工作無關,跟發現與解決問題的能力比較有關。就像我在〈旅行的意義〉提到的那位在街角賣早點的女士,抓到空檔就會跟坐在一旁板凳上的兒子專注地共讀繪本。生活就是這樣,有沒有品質取決於有沒有心。

    不是每個人都有靈活的頭腦,大部分的人還是需要協助。如果我們開發的產品與服務不只滿足外顯的需求,還能夠讓使用者更有能力探索自己的生活方式,並在探索過程中重新發現自己,就能啟動更重要也更深遠的行為改變。

    台灣人需要學習過生活並建立自己的生活風格。台灣的設計,不論是產品、服務或政策,都應該圍繞在這個核心需求上。先在既有結構中儘量提升個體生活品質,再讓生活動能由下往上推動社會與產業結構的轉變。

    什麼樣的文化就會出現什麼樣的產業。當大部分的台灣人都能過生活,而不只是過日子,台灣的產業才會在更多與消費者共創價值的過程中逐漸升級,由代工轉型為設計,由製造轉型為服務。沒有生活,就不會有這一切。

    延伸閱讀



  • 高雄第二臨港線自行車道

    高雄第二臨港線自行車道全長約 5.5 公里,今年才完工啟用。這條自行車道沿著已廢棄的第二臨港線鐵道修建,特色是與一般道路清楚區隔,鋪面平整,交叉路口少,而且筆直寬敞。

    Bike Path

    這條南北向的自行車道起點大致與翠亨南北路平行。起點在凱旋四路與中山三路交叉口的前鎮之心自行車橋,往南到翠亨南路底的分岔點大約 3.5 公里。從此處往西是第三貨櫃線,往東是中鋼支線。各約 1 公里。

    Bike Path

    從起點到分岔點的這 3.5 公里路程都是直線,而且只會遇到五個交叉路口。由北往南依次是:鎮海路、鎮中路、漁港路、中平路、金福路。非常好騎。我在 Strava 上看到這路段第一名的人平均時速超過 30 公里呢。

    Bike Path

    你可以悠閒地騎,享受不被汽機車干擾的自由節奏,還可欣賞城市的天際線。當然也可以試著衝一下速度,尤其清晨沒太多自行車和散步的行人的時候。我自己曾經騎到時速 35 公里以上都覺得很安全。

    Bike Path

    來到機場邊的自行車道,看飛機是最大的樂趣之一。當你騎到中平路與金福路之間,可以靠邊休息一下。運氣好的話你會看到飛機飛得非常低、從你頭頂飛過,降落在正對面中山四路另一側的小港機場跑道。

    Bike Path

    金福路到分岔點這一段特別開闊,車道旁有大片的綠地,還有一些刻意保留的廢棄鐵道設施。往北邊還可以看到遠方的八五大樓。在這裡休息片刻,就可以繼續向前。

    Bike Path

    往東,自行車道沿著平和東、西路來到第三貨櫃站。這一小段仍然相當筆直的車道經過住宅區,有民宅,也有廟宇。前鎮、小港基本上是工業區,而工業長久以來都是高雄的根。這一小段自行車道也讓你有機會體驗真實的高雄。

    Bike Path

    到第三貨櫃線盡頭折返回分岔點。往西,是中鋼支線。同樣經過住宅區,但不再是直線,多了些弧度,騎起來特別有味道。也因為貼近住宅區,自行車道上經常有小孩或老人漫步其上。需要特別留意。

    Bike Path

    中鋼支線終點在大業北路。過大業北路就是小港林蔭自行車道起點,可以逛逛高雄公園後折返,或是繼續騎一小段同樣在原本中鋼支線軌道上修建的自行車道到沿海一路再折返。當然你也可以繼續再往南騎。

    Bike Path

    Bike Path

    如果沒有自己的車,可以騎高雄市的公共腳踏車。第二臨港線自行車道沿線共有五個捷運站(凱旋、前鎮高中、草衙、機場、小港),以及七個公共腳踏車租賃站(凱旋、原民會館、前鎮高中、福誠高中、草衙、機場、小港)。

    Bike Path

    唯一美中不足之處是全線大部分路段沒有遮陰。最好的騎乘時段是清晨和傍晚。要夜騎也行,但車子一定要有前後燈。而且要注意到自行車道散步的民眾,他們未必穿著易反光的服裝。

    Bike Path

    延伸閱讀



  • 自行車道:人車如何共處

    高雄市駁二附近的西臨港線自行車道上的行人經常多到不太能騎車,前鎮小港的第二臨港線自行車道也開始出現行人。原因是這城市大部分的人行道與騎樓都被商家佔用。人們如果想在自家附近散步,自行車道成了自然的選擇。

    Bike Path

    人車爭道很危險。我早已完全撤離西臨港線自行車道。但是偶而為了避開市區車潮,還是會騎車經由第二臨港線自行車道前往小港郊區,或是經由愛河自行車道前往北高雄郊區。這幾條路線行人不多,大部分的時候喊聲「借過」都可解決問題。

    有幾種狀況比較麻煩:

    • 夜間。夜間的照明與視線都不如白天。如果騎車卻沒有前後燈,或是散步跑步卻沒有穿著易反光的衣物,就很容易造成危險。保護別人就是保護自己。讓自己容易被注意到是最基本的,但很多人沒做到。
    • 小孩。一般成年人注意到有自行車駛近多半會立即靠邊。小孩不熟悉路況與路權,遇到可能的危險常會有出乎預期的反應。小孩的注意力範圍沒有那麼大,有時你都騎到旁邊了他還渾然未知。就算察覺到,閃避的方向也幾乎是隨機的。
    • 伯姨。很多阿伯阿姨在自行車道上散步是一字排開的,像等著被擊倒的保齡球瓶。要這樣走不是不是可以,就要更注意前後來車。而自行車相當安靜,你們忙著聊天通常不會注意到後方來車。最好還是靠邊走啦。
    • 耳機。有些人在騎車或跑步時會戴耳機聽音樂。這或許會讓你更專注於你喜愛的事,卻也會讓你無法充分掌握路況。台灣的道路很危險,不論是一般道路或自行車道。如果你不能時時刻刻眼觀四面耳聽八方,就容易發生意外。

    以下是一些建議:

    • 市政府應該徹底整頓人行道、騎樓,還給人民舒適安全的步行環境。這不僅是人民應該要有的起碼生活品質,更是綠色交通的第一哩與最後一哩路。
    • 如果你要騎車上自行車道,要確保前後燈夠亮,更要給自己應付各種突發狀況的空間與時間。
    • 如果你要到自行車道散步或跑步,請務必穿著容易反光的衣物,並且靠邊。要記住,這是自行車道。
    • 不論你是來自行車道騎車、走路或跑步,都要每隔幾秒鐘就環顧四方一次,注意可能接近自己的車輛。要知道自行車是很安靜的,而且有時車速很快。
    • 如果你要帶小孩上自行車道,要先教他們基本的路權觀念,遇到前後有來車時也要同時用語言與手勢給孩子們明確的閃避指令。
    • 關掉你的音樂,收起你的耳機。如果你想邊運動邊聽音樂,最好不要。你不是在健身房,而是在開放的道路上移動。除了注意自己的身體狀況,其餘所有的注意力都應該要用在注意路況。

    延伸閱讀



  • 公路車日記:一輛自行車啟動行為改變的連鎖反應

    今年六月買了人生第一輛公路自行車之後,只要找到兩三小時的空檔就去騎車。雖然單趟還不超過五十公里,一個月來也累積了將近五百公里。我對騎乘體驗的喜愛遠超出預期,行為也產生許多改變。來聊聊第一個月的心得。

    GIANT Defy Advanced 2

    非關運動

    騎公路車當然有運動效果,而且有一定的強度。但是對我來說運動只是副產品。也就是說,就在享受騎乘的過程中,運動就自然發生了。我從來沒有為運動而運動的意志力,這輛車卻讓我的運動量非常顯著地增加。

    行為改變

    夏天很熱,騎車最好的時段是清晨。夜騎亦可,但比較危險。為了騎車,不知不覺間習慣了早起。如果是能騎車的日子,五點之前免鬧鐘自動起床。很像小朋友期待遠足。看氣象預報、打氣、著裝,天一亮就上路。

    如果某天有時間騎車但天候不佳無法出門,或是天氣好但沒有空檔騎車,我就會在家裡踩滑步機。這是另一個改變。倒不是多愛運動(家裡這台滑步機原本已經愈來愈少用了),而是擔心幾天都沒動的話下次騎車可能會騎不動。

    行為分析

    正強化(positive reinforcement):在路上時,即時強化這一秒的行為的,是下一秒的體驗。當然會有一些期待,但真實的體驗永遠不是完全能預期的。這些意外的驚喜成強化物,驅動我繼續騎下去。

    負強化(negative reinforcement):某些不是那麼舒適的體驗反而讓我騎得更快,當然是在安全的前提下。例如氣溫升高,或是車流量變大。這些體驗的移除就是負強化,驅動我增加運動程度與速度。

    後設認知

    有些改變在騎乘體驗之中自然發生,但你未必總是意識得到它。例如當距離、坡度、路況、天候等影響騎乘難度的因素出現時,就比較能覺察到自己身體的狀況。換句話說,騎公路車也是一個重新認識自己身體的機會。

    再往上一個層次,從人、車、路三者的互動中,你不只會體驗到自己的身體與心理,更會體驗到自己與這個世界的關係:不論是當下的你與當下這個世界,或是騎車上路之前之後的你與騎車上路之前之後的那個世界。

    路上觀察

    騎自行車上路也提供了一個獨特的觀察視角:比汽車近,比機車慢。例如清晨的高雄只要稍微來到郊區,沿途都是上班機車潮與工業區,空氣不是特別好。很多人每天工作與生活都得經歷這一切。市政府應該要更積極促成改變。

    還有一次停紅燈,一位女士騎機車載兩個小孩停在旁邊。女士的婆婆(看態度大概是)從後方喊著「你聾了?叫你載我沒聽到?」追上來,想爬上機車但沒有成功。不確定晚上她們會不會大吵一架。

    延伸閱讀



  • 如何修練洞察力

    洞察,指的是根據對現象的深入觀察與了解,發現能夠為人們帶來更好生活體驗的機會,以及能夠滿足需求甚至超越期待創造驚喜的設計。以下是十個對修練洞察力有幫助的提示。

    Insight

    一、發現,而非驗證

    發現新知識和產生新想法幾乎完全沒有特定方法或流程,然而大部分的人接受的研究訓練都在結構化的驗證層次。不要用驗證的流程與方法來引導幾乎完全沒有結構的發現過程。

    二、原因,而非意見

    深入了解現象背後的原因,不要停在瑣碎的意見記錄與彙整。不是說不要收集意見,而是你必須了意見背後的原因。找到真正重要的問題,想出來的解法才有意義。

    三、證據,而非數據

    理解現象的過程需要與過去相關知識連結。這個過程涉及了演繹推理、歸納推理、類比推理等。真正有意義的解釋以及有效的溝通與說服,都不會只有數據,更多的是知識與推理。

    四、簡約,而非繁複

    一般人嘗試解釋現象時最常犯的錯誤是想得太複雜,超出證據支持的範圍。用白話來說,就是腦補。最好的推論策略剛好相反:當一組證據符合多種可能的假設時,應選擇最簡單的

    五、系統,而非表象

    任何現象背後都有多層的脈絡,例如實體、心理、社會、文化、經濟等。人的行為與心理往往都是在適應這些脈絡的過程中塑造出來的。不要因為忽略了脈絡的影響而過度個人歸因。

    六、價值,而非痛點

    發現問題和到處挑毛病是不一樣的,後者只會讓你鑽進死巷。你必須用創造價值的方式思考:根據到目前為止的了解,人們的生活體驗還有哪些面向可以變得更美好,我們又如何能夠透過設計促成那些美好實現。

    七、擴散,而非收斂

    洞察是一種擴散思考。讓你的思考跳脫框架,讓一個問題帶出另一個問題。不見得每條擴散出去的線都會有意義,但分支愈多,發現有價值的問題或解法的機會也愈大。只是操作方法收斂資料不會帶來新發現。

    八、靈感,而非結論

    洞察是一種尋找設計靈感與頓悟的過程。你在觀察與分析現象的過程中產生的靈感與聯想到的經驗跟你觀察到的現象一樣重要。有時甚至更重要。不要為了維持客觀性刻意壓抑直覺。

    九、想像,而非彙整

    你必須有非常強的想像力。對每一個問題的每一個創意發想都是一個假設,帶著你重新分析現象,進一步思考問題。想像力,而非特定流程或方法,才能促成你對現象的深度理解,以及有價值的解法的形成。

    十、心法,而非方法

    洞察依賴的是你的腦力。忘掉各種工具與流程,讓你的大腦全力運作。你必須懂生活,有常識,有好奇心,對人有興趣,對現象敏感。你也必須有設計能力,面對任何問題都能立即發想解決方案。

    延伸閱讀



  • 公路車初體驗:從探索世界到發現自我的旅程

    我原本騎自行車非常隨興,就是騎跨界車在市區二十公里繞個小圈。久了之後就想擴大範圍:從市區延伸到郊區,甚至是城際旅行。這兩週開始騎公路車,幾趟下來練習了兩百公里,也累積了一些初步心得。

    Bicycle

    離開市區

    剛開始的前兩趟比較保守,選了習慣的二十公里路線讓自己逐漸適應新的騎乘方式。之後四趟就是每趟四十公里,分別是從高雄市區往返大坪頂、紅毛港、第一科大與阿公店水庫。

    找到適合離開市區的路徑就是有趣的挑戰。要避開:車流量大的路,路邊違停太多的路,鋪面品質太差的路。通常適合的路會是與幹道平行的次要道路。之前市區巷弄穿梭的經驗有幫助,Google 街景也很有用。

    這段過程的樂趣就是用一種有點陌生的方式出城,快速探索城裡那些之前可能從未造訪過的角落。這路線不適合開車,甚至不那麼適合騎機車。速度可能慢些,但是也安全些。在城裡騎自行車跟移動中的車輛不小心踫撞就是大車禍。

    來到郊區

    來到郊區就可以加快速度,紅綠燈也比較少。這個過程同樣很有樂趣。因為速度還是比開車或騎機車慢,比較有機會觀察沿途的人事物。例如最近幾趟騎乘都會穿過工業區,不論建築或人文都與市區不同。

    開始騎公路車,也開始對台灣的道路品質更敏感。有些郊區路段或許因為維護較不頻繁,路面凹凸不平,坑坑洞洞,還有各種大小的碎石與掉落物。慢車道的狀況通常比快車道差。再加上公路車胎壓高又沒有避震器,騎這些路段就很不舒服。

    不過大部分的時候,只要天候與路況良好,還是很享受的。我一直都很喜歡公路,不論在美國或台灣。之前還寫過好多文章。但是原本的體驗都是以開車為主。很高興多了一種體驗公路的方式。

    發現自我

    騎自行車始終是與自己相處的過程,即使與人同騎也一樣。上了路,就是從日常生活與工作的角色抽離一段顯著的時間。扣掉分配在路況的注意力,剩餘的注意力都在自己身上。那是非常療癒、甚至更有創造力的過程。

    而當逐漸拉長騎乘距離,把自己的體力推到習慣的範圍以外,更是重新認識自己的機會。我很驚訝地發現我對騎乘體驗的喜愛成了一種強化物:為了能夠騎得更遠,獲得更多更棒的騎乘體驗,我會想要更認真提升體力與耐力。

    使用者真的很少清楚知道自己的需求。兩週前我無法預期自己會因為改騎公路車而有怎樣的行為改變,無法預期這些改變會帶來怎樣的新體驗,更無法預期這些新體驗會如何持續改變行為。雖然一開始有一半的動機是因為買了車就要經常騎不然就浪費了,但動機很快就轉為內在的興趣。

    我歡迎這樣的驚喜與改變。

    延伸閱讀



  • 愛要怎麼說

    台灣家庭兩代之間情感表達很困難,往往只能透過非常間接的方式,而且很難真正知道彼此的需求。《爸爸,你愛我嗎?》與《艾瑪畫畫》這兩本繪本為關係中的我們帶來一些療癒與啟發。

    爸爸,你愛我嗎?

    The Man Who Loved Boxes

    父親沉浸在自己獨特的興趣裡,他愛各種形狀與大小的盒子。他當然也愛他的兒子,卻不知道怎麼表達。後來他開始用盒子為兒子做各種玩具。別人覺得很怪,但那就是他對兒子表達情感的方式。

    每位父親都是這樣吧,有自己的一套獨特的「語言」。有的溫和,有的嚴厲;有的平凡,有的奇特;有的節奏快,有的步調慢;有的含蓄內斂,有的用反面的方式爆發出來。

    解讀這些語言是我們一輩子的功課。

    艾瑪畫畫

    Emma

    要過七十二歲生日的老奶奶艾瑪衣食無虞,兒孫滿堂。但是當她跟家人分享生活,分享對故鄉的懷念,卻沒人感興趣。子女買了幅故鄉的畫送她。但是那不是記憶中的樣子。她還是掛起來了,為了子女高興。

    有一天她買了畫筆顏料試著畫出自己記憶中的故鄉,然後開始畫她的生活。子女驚訝地發現她的藝術天分,更重要的是透過這些作品開始重新了解祖母。 艾瑪終於找到跟下一代溝通的語言,在人生過了七十二年之後。

    不論哪一代或許都可以多做、多問、多聽一些,讓這件事早一點發生。

    延伸閱讀



  • 毀掉別人並不會成就自己

    毀掉別人並不會成就自己。這事或許讓你當下有優越感,或許旁觀者還會拍手叫好。然而當人群一哄而散,沒有人會記得你。事過境遷,大家只會記得好像有那麼一件事,但是不會記得你是誰。就算記得,也是對你不好的印象。

    Tunnel

    有人會說自己並不是要別人覺得自己多偉大,只是為了〔某些看起來很偉大的理由〕去批評或攻擊別人。但是就算表面上的理由再冠冕堂皇,真實的原因通常再簡單不過:你只是看對方不順眼。

    也有人批評與自己立場或價值觀不同的人,是為了改變別人的態度。但你有沒有想過,如果你真有本事改變每個人,全世界早就把你當神來拜了。

    酸民文化或許和成長背景有關。台灣人在成長過程中很少被稱讚,經常被嫌表現不夠好。爸媽收到你的成績單,一定先指責為什麼哪幾科考不好,而不是稱讚哪幾科考得好。小時候如何被別人對待,長大後就如何對待別人。

    仇恨很容易產生力量,但那是毀滅的力量。真正值得尊敬與跟隨的,是那些不依賴仇恨也能產生力量而且有正面影響的人。這個社會不缺自以為懂得比別人多的人,缺的是有動機與能力同理別人的人。

    把討厭別人言行的時間省下來,多表現一點自己。青春有限,多愛一點自己。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