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的客廳就是最好的健身房

    現代家庭愈來愈少在家裡接待客人,家人也愈來愈少待在客廳。如果把反正也不太用得到的整組沙發椅與茶几、電視櫃與電視機全都移除,閒置空間就能活化。例如,把它當成健身房。

    Home Gym

    其實這是個很合邏輯的選擇。如果住在市區坪數不大的公寓或集合住宅,家裡很難有足夠的地板空間讓你躺著自由伸展與移動雙臂雙腿,而那是鋪上瑜珈墊做運動的基本空間需求。把客廳清空後就夠大了。

    我家目前的狀況就是這樣。客廳正中間鋪了瑜珈墊,一人一輛共兩輛公路車靠牆放著,靠陽台那面擺了一台九年前買的滑步機,另一面放了輛小折,角落放公路車鞋與打氣筒等自行車用品及啞鈴與體重計等室內健身用具。

    去年六月開始騎公路車之後意識到需要有互補的運動。於是重新開始使用閒置了好久的滑步機,又開始做徒手重訓。除了騎車以外的運動都在家裡做。主要是不受天候與時間影響,比較沒有藉口偷懶不做。

    於是客廳就變成健身房了。

    我家的電視機與投影機三年前相繼壞了之後就沒再買新的,也不再在任何裝置上看任何電視內容。真的什麼都不看。最近一年開始建立運動習慣。客廳變成健身房其實也反映了生活形態的改變。

    偶而有親友來訪怎麼辦?家裡還有餐廳呀。其實在我們家客廳變成健身房之前,原本就幾乎是空的,一直沒有整組的沙發與茶几,也沒有電視櫃。電視就放在角落地上。餐廳一直都是當客廳用的。

    這幾年做研究,進入很多家庭觀察與訪談。整體的印象就是傳統的空間與功能對映愈來愈模糊。隨著無線網路與行動裝置的普及,除了上廁所、洗澡與煮飯,沒有哪件事是一定要在家裡的哪個空間做的。

    例如有人會在臥房梳妝台用筆電工作,便利貼就貼到鏡子上。有人的餐桌成了書桌,旁邊的酒櫃成了書櫃。有人的客廳一隅成了晾衣間。也有人晚餐是在客廳的茶几而不是餐桌上吃的,也許你家也是這樣。

    另一個印象就是之前提到的,因為室內空間有限,連在地上躺成「大」字型都不容易。有些人會有一些可在小空間使用的運動器材。甚至也有在電視與茶几之間鋪瑜珈墊的,只是動作可能比較受限。

    當然,如果家附近有健身房,有專業的設備與教練,那是不錯的解決方案。只是如果你平常工作必須早出晚歸,在家做運動就會比較方便一點。如果你的客廳使用率極低,不妨試著把它當成健身房用。

    延伸閱讀



  • 如何建立運動習慣

    運動促進健康。天下莫不知,莫能行。建立運動習慣最難的就是從完全不運動到開始運動的轉換。若能善用行為分析與運動處方,跨越門檻建立新習慣就會容易些。

    Biking

    目標

    運動習慣建立以後,與完全不運動的現在相比,你會規律地做至少兩到三種運動,也有健康的飲食習慣。你的體能與體態會比現在更好,體重會更符合標準。

    起點

    把平日與假日整天的行為腳本整理出來:什麼時候,在哪裡,為什麼,做什麼,怎麼做。然後盤點資源:有哪部分僅做一點改變即可獲得運動機會?例如原本騎機車到離家八百公尺的早餐店買早餐,就可以改成步行。

    啟動

    從起點到目標的改變是漸進的,而且需要一段時日探索。不要期待一次到位。先動起來再說。如果你幾乎沒有運動習慣,試著增加每日步行的距離與速度是最容易做的事。這部分也可以漸進:先逐漸增加時間,再逐漸加快速度。

    此處你已開始運用運動處方的漸進(progression)與超負荷(overloading)原則:逐漸讓運動負荷超出習慣的強度,讓身體適應與變強。

    探索

    認真用兩、三個月的時間藉由步行把身體的基本強度建立起來。在此同時也探索強度更高的運動,最終你要找到至少兩三種。這也需要費一番工夫:有些運動你沒做過永遠不會知道自己是否適合。

    為什麼需要至少兩三種運動?根據運動處方的特殊性(specificity)原則,每一項運動都只訓練身體的某部位與某種能力。結合多項互補的運動才能全面提升體能。最終你的運動組合要能夠包含有氧、阻力與伸展三類。

    記住,慢慢來。先找到一個強度夠高、能融入既有行為腳本且自己喜歡(才能常做)的運動,比照一開始的步行,依漸進與超負荷原則把單一運動的習慣先建立起來再說。

    學習

    當你開始至少一項正規運動以後,學習就要跟上。要了解:運動的本質,自己身體的結構與功能,以及運動與身體的關係。這可以讓你知道如何:更能從這項運動獲益,尋找其他互補運動,以及改變包括飲食在內的生活習慣。

    在逐漸開始做新的運動的同時,也要注意運動處方的反轉換邊(reversibility)原則。所有的運動都要儘量讓身體的左右兩側都做,維持訓練的平衡。當然也要持續多念書:關於運動與身體的。不要只讀斷章取義的網路文章。

    維持

    運動處方的訓練與維持(train and maintain)有幾個向度:頻率、強度、時間與運動類型。定期回顧生活腳本、盤點資源,設法為每種運動安排足夠的頻率、強度與時間,並且要符合漸進、超負荷、特殊性與反轉換邊等原則。

    運動處方延伸閱讀

    延伸閱讀



  • 運動、飲食與減重

    運動、飲食與減重的關聯為何?近日讀華格那出版、郭家驊等著的《運動營養學》,頗有收穫。全書十五章,我將其中九章做了每章各一百字左右的摘要,條列如下。若有興趣進一步了解,可再讀原書。

    Food

    碳水化合物

    碳水化合物是高強度運動的主要能源。碳水化合物能量密度比脂肪低,增加碳水化合物並減少脂肪的攝取即為低卡飲食。但要避免含糖的食物。膳食纖維也是碳水化合物,多攝取能夠減少食物總熱量的攝取而降低肥胖機率。

    脂肪

    脂肪是人體靜態休息與低強度運動時的主要能源來源。運動時間愈長,脂質作為能量來源的比例愈高。高強度運動相對更依賴醣類為能量來源。規律中低強度有氧運動可以有效改善肌肉對長鏈脂肪酸的氧化作用能力。

    蛋白質

    蛋白質是建構肌肉的主要原料,但是不宜過量攝取。若攝取量超過每公斤體重兩公克,多餘的蛋白質不會用於合成肌肉,而會轉換成醣類或脂肪儲存。此外,充足的醣類和熱量攝取可以避免蛋白質為了產生熱量而消耗掉。

    熱量

    運動強度是熱量來源最重要的決定因素。高強度短時間運動主要來自肌肉中的肝醣分解。中強度運動仍有一半來自肝醣,另一半來自血液中的葡萄糖及脂肪酸。低強度運動如步行則以脂質之有氧代謝為主要來源。

    維生素

    維生素攝取量不足(特別是 B1、B2、A、E)會影響運動能力。最好的來源是食物,尤其是未被精製或濃縮過的食物。一般正常飲食即可獲得足夠的維生素。大量攝取(尤其脂溶性的 A、D)易有副作用。

    礦物質

    礦物質幫助神經和肌肉的運作。高蛋白飲食與劇烈運動都會造成礦物質流失。正常均衡的飲食通常即可獲得足夠的礦物質。儘可能以天然食品為主,減少精製食品。鐵對運動員特別重要,但難從一般飲食完全補充。可額外補充。

    營養比例

    對從事休閒運動的一般人來說,飲食的營養整體分布大致是醣類 60%,蛋白質與脂肪各 20%。耐力型運動的蛋白質與脂肪各 15% 與 25%。爆發力型運動在非比賽季的醣類 55%,蛋白質與脂肪各 25% 與 20%。

    飲食與減重

    定時進食,不漏餐。早餐最重要,以低熱量高營養密度食物為主。澱粉為多醣類,是運動時主要能量來源,只要不過量攝取並不會造成肥胖。肉類攝取要有限制,蛋白質多食無益。多吃蔬果,避免只有熱量但營養極少的食物。

    運動與減重

    運動消耗熱量,但燃燒的主要是醣類而非脂肪。運動改變的是餐後能源分配至肌肉與脂肪組織的比例。運動使肌肉對能源的儲存能力增加,減少脂肪組織與肝臟能源補回的量。運動強度愈高,分配效應維時間愈長。

    延伸閱讀



  • 在家吃早餐

    作家劉克襄的〈台中人的早餐在哪〉引發廣泛迴響。但詭異的是,所有討論都圍繞著外食早餐。早餐應該是起床後出門前在家裡吃的不是嗎?這些年,台灣人的家庭時間是如何被放棄或偷走的,讓大家不願或無法在家裡吃早餐?

    Oatmeal

    我原本的早餐習慣非常不好。過去二十年幾乎都不吃早餐,早上起床就只喝黑咖啡。不吃早餐的理由跟大家一樣,沒時間或嫌麻煩。直到七個月前因為開始建立運動習慣,覺得飲食習慣也得重建。早餐就是最優先的目標。

    我選擇的解決方案是大燕麥片,原味罐裝或調味包裝的都有。兩分鐘內可準備完成,而且還算安全健康。美味與否就看個人偏好了。過去七個月,除了因為工作或旅行夜宿外地,幾乎每天早餐都吃大燕麥片。

    或許有人會問:每天吃不會膩嗎?如果你每天喝一模一樣的咖啡都不會膩,每天吃大燕麥片又為什麼會膩?而且後者還可加入不少變化。重點是參照架構:這是獨立的一餐?或是起床腳本與儀式的一部分?

    對我來說是後者。七個月前的挑戰是如何在原本的起床儀式與時間限制中插入早餐這件事。後來決定把早餐的時序排在咖啡之前。也就是起床先吃早餐再喝咖啡。要用最習慣的行為幫助自己建立新習慣。沒吃早餐就不能喝咖啡。

    重建在家裡吃早餐的習慣這件事對我來說意義重大,即使我的解決方案有點簡陋。不只是因為它幫我在半年內減掉六公斤的體重與兩吋的腰圍,更因為它讓我意識到這些年我們失去了多少的生活品質。

    我常想起小時候起床吃完媽媽或外婆做的早餐再上學,走路上下學主動探索新鮮事物,或許還繞去同學家玩一下。曾幾何時,外食或外買早餐與被動且隔離的移動方式讓原本的細緻生活韻味逐漸流失。而大家還覺得理該如此。

    人們對漸進的改變往往很難覺察。例如我的公路車的碟煞全新的時候效果當然最好。隨著來令片愈磨愈薄,煞車效果也逐漸降低,但不太會感覺到。直到有一天檢查發現磨得差不多了,換新的來令片才意識到差異多大。

    早餐或任何消失的家庭時間,失去的過程差不多也是這樣。不是突然發生的,而是在我們注視之下悄悄地流逝的。直到有一天當我們討論早餐,想到的都是外食而不是家裡的餐桌,或許才會意識到出了什麼問題。

    昨天剛好讀到阿潑的〈城市裡的「早餐文化」不只有一種想像〉。她最後這段話說得真好:「但說到底,真正的美味與安全還是在家裡。與其鼓勵早餐文化,不如提倡『慢慢來,在家吃完早餐再出門』。這更具文化意義。」

    你有多久沒在家裡吃早餐了呢?讓早餐回到家裡的餐桌,找回失落的家庭時間吧。就從明天早上開始。

    延伸閱讀



  • AlphaGo 與李世乭對弈教我們的事

    Google DeepMind 開發的圍棋程式 AlphaGo 三月十五日以 4:1 擊敗韓國棋士李世乭九段。人工智慧第一次在如此困難的問題勝過人類。回到探究圍棋與智慧本質的脈絡,我們能夠從中學到什麼?

    AlphaGo

    了解圍棋

    圍棋的計算複雜度太高,人腦與電腦對它都無法完全掌握,都必須找到好的解題策略來簡化問題至自身運算能力能夠負荷的範圍。AlphaGo 發現的新策略讓我們獲得了一個重新了解圍棋的機會。

    在三月十二日第三局結束、AlphaGo 以 3:0 的成績確定贏得這場總共五局的比賽後,負責即時解說的 Michael Redmond 九段在記者會上有一段非常精采的評論:

    「圍棋在歷史上經歷了多次新發現。在古代日本,本因坊道策的全新布局理論改變了人們下棋的方式。上個世紀,吳清源再次完全改變人們下棋的方式。如果棋士受到 AlphaGo 的啟發與協助、開始研究新的布局方式,或許我們會看到第三次布局革命。」

    到最後,對弈的輸贏已無關宏旨了。這是圍棋的勝利。

    了解智慧

    智慧極其複雜。心理學、神經科學與生命科學藉由研究既有的智慧系統試著了解它們如何運作。人工智慧藉由建造有智慧的系統來試著了解智慧。語言學與哲學則在結構與抽象的層次嘗式探索智慧的本質。

    人工智慧如何能夠協助我們了解人類智慧,如果兩者看起來並不一樣?人類的知識其實經常在意外的來源獲得啟發。例如飛行。就像我在《想像的力量》推薦序〈如此相似,卻又如此不同〉說過的:

    「自古以來人類都在試圖藉由研究鳥類了解飛行,卻長期沒有進展。直到最近一百年開始藉由建造飛機研究飛行,飛行知識才開始快速累積。當人們再回去研究鳥類,卻驚訝地發現兩者的飛行原理完全一樣:都必須平衡推力、阻力、升力與重力。不僅如此,還有更多新發現。例如以前認為鳥類藉由向下拍動翅膀產生升力,事實上是藉由翼尖旋轉產生類似螺旋槳的推力,進而產生升力。

    人類因為對機器的研究反而促進對生物的了解,在上個世紀發生不只一次。除了飛機與鳥類,還有電腦與認知。因為電腦的出現,心理學家開始了解認知也是一種演算法與資料結構(歷程與表徵)。而之後認知心理學與人工智慧對彼此的發展也持續提供了有幫助的線索。」

    解題能力以外,AlphaGo 的表現也再次提醒我們智慧的終極問題:意識。當有一天人工智慧足夠複雜時,是否會產生意識?我在〈機器能否產生意識〉介紹過相關的觀點。嘗試回答這些問題同樣也能幫助我們了解人類的意識。

    延伸閱讀



  • 把握中年,重新啟動人生

    很多人還來不及準備好進入中年就已經老了。這些年,不論正式研究或日常觀察,我都看到這樣的現象。大家都忽略了:中年是人生重新啟動的關鍵,更是為自己未來成功老化做好準備的關鍵。

    Road

    很多中年人在青少年時期就沒有真正找到自我認同。自我概念對他們意義不大。父母的期待、社會的規範、現成的選擇與刻板印象決定了他們是誰以及走什麼路。這讓他們即使來到中年也沒有想到要重新思考自我與世界的關聯。

    沒有青少年時期的自我認同,中年時期要重新找到自我就更困難。比起青少年時期的單純,中年人在自我以外又多了各種社會角色。他們更難看到真實的自我,甚至誤以為那些角色就是自我。當退休時失去角色,整個人也失落了。

    很多中年人即使在子女成年離家後也很少認真回顧自己到目前為止的一生:去除各種社會角色,我到底是怎樣的人?人生的下半場要如何展開?他們繼續把成年子女當未成年子女,然後期待藉由照顧孫子女重啟職親角色。

    除了找回失落的自我認同,中年人還需要再確認自己存在的價值。你走過的人生比剩下的多了。你需要回顧自己到目前為止的一生,包括自己做了什麼、對世界產生什麼影響,盤點自己在離開人世後到底可以留給這個世界什麼。

    但是工作對大部分的人們來說就只是獲得收入養家活口的方式,而不是個人對世界產生影響的管道。所以他們很少思考這個問題,甚至很少思考自己對家庭的影響。他們當然很認真扮演每個角色,但很少問自己為什麼在做什麼。

    這就是為什麼我說「還來不及準備好進入中年就已經老了」。

    任何人不管在人生的哪個階段都要經常問自己、而且要能有信心回答這兩個問題:

    • 我是誰?
    • 我要往哪裡去?

    來到中年,你還得多問自己、而且要能有信心回答這兩個問題:

    • 當你離開這個世界以後,你希望這一生留給了世界什麼?也就是說,這個世界的哪些面向因為你而有了什麼改變?
    • 當你離開這個世界以後,你希望這一生留給了家人什麼?不是財物的,而是你的哪些面向在家人身上繼續存在?

    當然,很多人到了老年都沒想過這些問題也過得很快樂。但隨著世界愈來愈複雜,愈來愈不可能有跟你一樣的人,你也會遇到愈來愈多沒有前人遇到過的問題。你會發現如果不經常把這幾個問題想清楚是很難過得快樂的。

    如果你即將或已經進入中年,趁早開始重新啟動自己的人生吧。不要還來不及準備好進入中年卻發現自己已經老了。不要等到一切都太遲。

    延伸閱讀



  • 幫孩子找方向前,請先了解他們

    每次到社區演講,不論主題,演講結束後總被問到各種關係的「結」怎麼解:親子的、夫妻的、婆媳的、家族的。其中,「父母想幫孩子找方向」頻率最高。久了我就發現規律性:這些父母不了解、也沒有意識到需要了解孩子。

    KSML Talk

    對話通常是這樣展開的。散場後,焦慮的父親或母親來到台前,描述青少年或青年期的孩子的狀況,問怎麼辦。故事當然很多樣,但一致的是這些父母並不是對孩子不好的父母。相反地,他們是那種孩子想做什麼都好的父母。

    但是這些父母通常完全不了解自己的孩子。請他們說說孩子的個性與能力,他們通常無法有信心且準確地描述。例如問能力,他們或許會說「孩子說他喜歡音樂」。但當我再問「音樂的哪些面向有特別的表現呢」,他們也說不出來。

    不論是孩子沒有特別的音樂性向只是自以為有,或是真的有但父母沒有注意到,其實都表示父母對孩子不夠了解。而讓我訝異的是,即使對話到這個程度,父母往往還是想要問方向,沒有意識到自己對孩子如此陌生。

    也不能全怪他們。很多年紀與我相仿或再年長一些的中高齡族群,基本上連自己都不太認識。在學生時期就是好好讀書就好,聯考分數到哪就念哪,什麼熱門就去做什麼。就是順從父母與社會的期待。「自我」是無關的。

    當你從來沒有完成應該要在成年前完成的自我認同(我是誰?我要往哪裡去?),就不會有統整的自我。沒有自我,就只有社會角色:工作裡的與家庭裡的角色:員工、母親、配偶、媳婦,諸如此類。沒了角色,你也消失了。

    如果父母不覺得自我認同重要,如果父母從來沒有親自藉由大量的探索與嘗試找到自我與世界的關係,又如何能意識到自己其實不是真的了解孩子?自己從來無法區辨自己的角色與自我,也不會注意到孩子內心深處的這些面向。

    當局者迷。親子的結其實是父母自己的結。不是每位父母在聊到最後都能意識到這件事。演講結束大家排隊問問題,每位通常也就只有幾分鐘可聊,能做的有限。但我覺得父母要擔心的真的不是孩子,而是自己。

    我自己這麼多年來從學界到業界看過也帶過無數的年輕人。我想說的是,只有他們自己能找到方向。放手讓孩子們去探索自己的內在,去發現他必須面對的世界,去找到世界與自我的交集。

    對那些為了孩子的現狀或未來過度焦慮卻不真的了解自己孩子的父母,我的建議是先認真了解孩子再說。如果你都不懂,也堅持不需要懂,那麼我真的覺得你什麼都不做最好。要學會放手。做得愈多,只會害得愈多。

    生命自然會找到出路,只要你別把他們關在籠子裡。孩子需要成長,你也一樣。

    延伸閱讀



  • 大叔動起來:持續運動半年記

    從去年九月開始,至今持續運動滿二十六週,剛好半年。對一個年近半百才開始建立運動習慣的大叔來說,算是個里程碑。過去這段期間也陸續分享過一些心得,這次把時間脈絡拉長來回顧。

    Bicycle

    持續運動指的是每週至少五天、每天至少十五分鐘有效運動(達最大心率 65% 以上),或是每週至少三天、每天至少三十分鐘有效運動。這是我使用的運動管理程式 JoiiSports 的定義。當然這只是下限,實際的時間與強度通常都超出甚多。

    習慣不是突然建立的。從前年十月摸索到去年六月才找到最喜歡的運動:公路自行車。在那之前家裡已經有小折和平把城市車。偶而會騎,但從來沒有特別認真騎。後來想想既然喜歡騎車,就決定升級了。

    重點是先做再說。不可能一開始就知道所有事。買了車才開始學騎車,開始騎車才開始了解運動,開始運動才開始認識自己的身體,開始認識自己的身體才開始知道該怎麼運動。到去年八月底,終於找到和騎車互補且容易實踐的運動:徒手重訓。

    去年六月到九月的記錄:

    去年九月剛開始建立習慣時,體能還不是特別好。所以多半都以每週至少五天、每天至少十五分鐘有效運動為主。因為能騎車的日子不多。大部分都是平日的徒手重訓。含熱身與伸展共二十幾分鐘在那時已經算有點強度了。

    少量多次對建立習慣很有幫助。因為幾乎每天做,前一天的體驗記憶猶新,比較容易進入狀況。也因為幾乎每天做,很容易自動化。晚餐過後休息一段時間,看著瑜珈墊,感覺就來了。

    到了後來,單次運動時間逐漸增長,強度逐漸增加。加上熱身與伸展,幾乎都會來到三十分鐘以上。節奏就逐漸轉為隔天做,讓身體充分休息。

    平日的騎車節奏也在這段期間建立起來。若有點空檔想騎車,就會去騎柴山。爬坡還是比較有效率的訓練方式,不花太多時間就可以達到相當的運動強度。而且有景可看,就在市區也不用擔心後勤問題。

    幾個月下來,體能與體態都改善了。

    去年十月到十二月的記錄:

    今年年初台北市場柯文哲挑戰一日北高,我當天從台北工作回高雄還衝去陪騎了最後一段:

    過去這半年很精采。希望未來更精采!



  • 一場電影一場夢

    昨夜夢到二十五年前過世的爺爺。夢境很短,但是情緒很多。

    The Good Dinosaur (2015)

    夢中,我搖搖晃晃在一個人高的鋁梯頂上試著站直。過年全家都上梯頂站著望遠。我怕摔下來,伸出一隻手扶著旁邊的牆壁。爺爺在旁邊叫我放開手,說我不該扶著。又指著我的腳,要我換個方式站。

    我衝下梯子跑上樓。關了門又關了燈,躺在床上哭了起來。我邊哭邊說:「爺爺,我那麼久沒見到你,為什麼一見面就是這樣?你知道我原本平衡感就非常不好嗎?你知道我有很多事都比這件事做得好嗎?」

    蚊子在耳邊嗡嗡嗡,把我吵醒。我發現自己滿臉淚水,還聽得到自己沙啞的哭泣聲。

    我睡前做的最後一件事就是站在矮凳上拿著電蚊拍打天花板上的蚊子。在那之前,我看了電影《恐龍當家(The Good Dinosaur)》。夢境直接以這兩件事為基礎。情境來自家中,情節來自電影。

    我在夢中見到爺爺,就像阿羅暈倒時見到父親。甚至主題(theme)都一樣:恐懼,以及克服。只是夢境總是充滿焦慮,不會有電影的溫暖。甚至是現實反面的投射,而這也是我為什麼會在夢裡哭。

    記憶中,爺爺從沒對我兇過。

    小學畢業那年,他買了台相機送我。那時已有自動對焦的技術,但他買了手動對焦的版本。他說,要學會自己對焦。還請懂攝影的同事教我。更小的時候,他常帶我到重慶南路看書。有一次他買了一整套的多湖輝的《頭腦體操》給我。(那時連我自己都沒想到後來會成為心理學家。)

    我念國中的時候爺爺已罹癌,不久人世。他說要看著我上高中。後來他不只看到我上高中,還看到我上大學。升大三那年的夏天我參加救國團海外營,從韓國回來,爺爺病危。我還記得在加護病房握著他的冰冷的手。沒多久他就走了。

    人生是由一個又一個的遺憾組成的。我們被遺憾推著向前,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但有些未竟事務(unfinished business)終究還是得回來面對。爺爺如果今天還在,看到的是怎樣的我?我不知道。

    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喜不喜歡現在的自己。這也是焦慮之所在。爺爺(還有已經過世的阿嬤、外公、外婆)或許會像《恐龍當家》裡的爸爸說「你是更好的我(You are me and more)」。但我自己的知覺又是如何?

    我完全沒料到《恐龍當家》的後勁這麼強。或許正因為它的單純,劃破了過去那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累積的思續。直接穿進內心深處,喚起那些我們以為已經忘了的遺憾與焦慮。

    喔,還有那隻讓我得在睡前爬上矮凳的蚊子。就當它被電影裡的小巴吃掉了吧。

    延伸閱讀



  • 科普如何科普

    科普是一個異質性很高的書籍類別。每一本科普從科到普的方式都不一樣,對出版與閱讀都是挑戰。身為受過跨領域訓練、從學界來到業界的研究者,特別喜歡科普,閱讀量也大。就來聊聊科普如何科普吧。

    Books

    科學的目標有四個層次。一、描述:觀察並記錄重要現象。二、解釋:了解現象背後的原因。三、預測:根據現象及其原因對未知做出推論。四、 控制:基於預測做出有意義的改變。科普就是跟大眾溝通這些事。

    科普的目標讀者是大眾,清楚解說知識是必要的。但只有這樣還是很乾澀。好的科普就像好的紀錄片,最重要的是能將科學研究的脈絡、過程與發現組織成有主軸的統整故事,與讀者的經驗關聯起來。

    唯有透過故事,才能讓讀者看到關聯性並喚起好奇心:現象的本質是什麼?為什麼這些現象是重要的?為什麼會有這些現象?這些知識對個人及世界的意義為何?

    最好的科普不會只解說知識,更要帶來啟發:根據科學知識為已知的世界帶來新的觀點,對未知的世界作出大膽的臆測;帶領讀者重新認識並想像自己與世界的過去、現在與未來。

    每本科普的深度以及每位作者說故事的方式都不一樣。內容深淺如果與讀者期待有落差,讀者無法作好適當的心理準備,就會造成理解的困難。故事說得不夠好,或是故事與知識連結得不夠緊密,也會增加閱讀的難度。

    出版社的編輯要能清楚辨識這些特性。如果讀者可能在判斷關聯性或理解上遇到困難,就要提供適當的協助。尤其近年跨領域內容愈來愈多,在教育過於分流的台灣社會,讀者更需要引導。

    很多出版社只是抓著關鍵詞找特定領域的專家或名人來推薦與導讀,但他們未必有能力建立書與讀者的連結。最適合的推薦與導讀者不只要懂內容,更要懂讀者的心。而這些人往往是你在刻板印象的專長與職銜範圍找不到的。

    或許有些編輯根本不太懂自己的書,也就不知道目標讀者是誰、他們的期待是否適當、理解是否會有困難。最後書出版了,卻沒有為讀者設計適當的引導。不然就是找錯人推薦與導讀,甚至連書名都譯錯的也有。很可惜。

    本地的科普著作比翻譯書少很多,故事說得精彩的更少。最近讀到方力行老師的《我的水中夥伴》是少數中的少數。希望未來能夠有機會看到更多這樣的著作。

    我還想強調,大部分的人們還是有潛在的讀書需求,只是自己沒有意識到。就像我如果不是剛好因為某些評審工作也不會發現這麼多好書。出版社要學會在這個時代找到有潛在需求的讀者,深入他們的內心,幫助他們發現對他們有幫助的書。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