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tegory Archives 高雄
  • 來古道溜滑梯:高雄登山街六十巷歷史場域滑梯

    高雄市政府在登山街六十巷歷史場域順著山坡打造了七十九公尺長的滑梯。一開始總擔心會不會又來個文創瘤。親赴現場觀察,滑梯當然還是突兀了些,但還算能融入地景。

    Dengshan Street Slide

    滑梯是滾輪式的。要坐在墊子上往下滑,不會弄髒衣服。開放對象是六歲以上民眾。六歲以下的小孩不能玩。現場觀察,也的確不那麼適合幼兒使用。

    Dengshan Street Slide

    滑梯原本每日總量管制六百名遊客體驗。十二月一日起改由中山大學接管,十二月三至七日暫停開放。十二月八日起改預約制並酌收導覽與清潔費用。詳情請見《登山街六十巷的記憶》網站。

    Dengshan Street Slide

    登山街六十巷是條約兩百公尺長的小巷。市府先前已經重現了不少歷史遺址。在原本的舊聚落環繞下,就像是個時光隧道。只是歷史難免有距離感,不易激發大眾的好奇心。

    Dengshan Street Slide

    這條小巷是有坡度的。最上面的一段大約有 16% 吧,其實有點陡。公路車車友看到這個坡度或許躍躍欲試。只是路窄遊客多,其實也不那麼適合騎車。至少我今天看過就打消念頭了。

    Dengshan Street Slide

    也因為要爬坡,難免讓遊客卻步。但如果真的來到巷底,會發現展望極佳。眼前就是哈瑪星舊聚落,遠方則是旗津。

    Dengshan Street Slide

    總之現場看過後覺得有個滑梯也好。它給了遊客走上來的動機。能夠增加身體活動,就是好設計。而在步行的過程中你會有機會慢慢觀察個場域,或許還會想要進一步探索。

    Dengshan Street Slide

    但我也希望這滑梯在這裡就好,不要像天空之橋一樣到處都是;那就真的是文創瘤了。當然我最希望的還是可以有比滑梯更低調的設計能夠達到這個目標。以高雄產官學界的設計能量,應該不是難事。

    延伸閱讀



  • 高雄鐵路地下化:通勤車站夜騎

    高雄鐵路地下化於十月十四日通車。近日我用六個晚上騎公共自行車探訪了八個新設、復設及改建的通勤車站及周邊環境。總計騎乘約一百公里,感受正在發生的改變。

    Sankuaicuo Station

    內惟車站

    Neiwei Station

    內惟車站其實已在內惟的北緣,接近鼓山與左營交界。一出站就看到中華陸橋在不遠的前方。西側是由透天厝與國宅組成的老社區,東側則是由鄰近美術館的高樓群組成的新社區。兩側形成鮮明對照。

    Neiwei Station

    連結翠華路與馬卡道路的便道也開通了。這些便道也是將鐵道分隔的區塊融合的第一步。對行人與自行車騎士來說,已能感受到其帶來的更利,以及空間觀念的重組。

    左營(舊城)車站

    Zuoying (Jiucheng) Station

    左營站的位置大家都很熟悉了。過了翠華路就是蓮池潭。

    Zuoying (Jiucheng) Station

    這裡也有連接翠華路與新莊一路的便道了。來到新莊一路就有個公共自行車租賃站,比到蓮池潭邊近很多。

    Hello Kitty

    漢神巨蛋就在不遠處,大約一公里的距離。

    美術館車站

    Meishuguan Station

    美術館車站是八個車站中最華麗的。惟目前車站旁還沒有便道,往來翠華與馬卡道路還是要走原本的平交通。但部分路段沒有人行道,尚待改善。

    Meishuguan Station

    這站跟三塊厝站都蠻適合網美來拍照,自拍外拍皆宜。你看這對年輕情侶在畫面中的感覺多好。

    鼓山車站

    Gushan Station

    鼓山車站是所有新站中最像秘境的。附近輕軌工程進行中(未來亦會在此設站),因此尚無連通鐵道兩側的便道。這些老社區裡的新車站也扮演了社區公園的角色。很多居民來散步或帶小孩騎滑步車。

    三塊厝車站

    Sankuaicuo Station

    三塊厝站就在自立橋畔,是個三十多年前停用的百年老站。新站地面主體的檜木建築依舊站房形貌重建而成。舊站房是市定古蹟,就在新站對面。

    Sankuaicuo Station

    此站同樣有便道。出站的康平街是條小路但鋪面不錯。依次穿過九如、十全路就來到愛河邊。是一條市區往美術館方向的捷徑。這個便道的好處是機車上不來。單純一點,也安全一點。

    民族車站

    Minzu Station

    民族車站位於民族陸橋下方東側。縱貫鐵路南下在鼓山和三塊厝站之間轉成東西向。多了通勤車站有什麼好處呢?高雄大範圍移動多半是南北向。以往捷運橘線沿線居民要再轉紅線,現在台鐵列車可以一車到底。

    Minzu Station

    這站的便道連接後站的民族社區。騎普通自行車爬不動民族陸橋的,騎這裡就對了。但是機車川流不息,對行人與自行車騎士其實也造成一些危險。

    Minzu Community

    後站的民族社區是個很有味道的老社區。

    科工館車站

    Kegongguan Station

    科工館車站位於大順陸橋東側,鐵道南側。連結苓雅區五塊厝北側以及三民區寶珠溝流域。

    Kegongguan Station

    便道開通後,穿過科工館車站便道來到過去左轉就是婦女館與兒福中心了。附近的苓雅區居民到科工館附近休閒,或是三民區居民來到前站,都很方便。

    Uniqlo Station

    九如路上科工館邊原本有一間古厝被拆了。現在是一間燈火通明的 UNIQLO。應該是這一帶的地景最大的變化吧。

    正義車站

    Zhengyi Station

    正義車站位於苓雅區東北角。往北就是三民區(再過去就是鳥松),往東就是鳳山。這一帶人口密度高,也是亟需改善公共運輸的區域。

    Caogong Zun

    正義車站附近就是曹公圳自行車道的起點。往東會連結到鳳山車站,再接鳳山溪自行車道。

    延伸閱讀



  • 宜居,從宜步行開始

    上週日從高雄小港騎自行車回市區,路上看到兩位坐輪椅的長輩被推在慢車道上。這當然是因為人行道的缺失,甚至缺乏。我們的政府總愛大型建設,忽略了最重要的基礎建設:步行環境。

    Walkability

    良好的步行環境對城市的宜居至關重要。曾有加拿大學者研究發現,可步行性(walkability)愈高的社區,居民騎自行車或利用公共運輸的比率較高,而肥胖與相關疾病的盛行率也愈低。

    可步行性是公共運輸的基礎。一個城市就算有再綿密的軌道與公車路網,市民仍然必須依賴步行,而且是大量的步行,才能順利從一點移動到另一點。

    可步行性也是健康促進的基礎。讓市民離開坐式生活,開始動起來,最簡單的活動就是步行。如果這都做不好,每個開車騎機車的傢伙都病懨懨,誰會相信你的城市樂活宜居。

    換句話說,可步行性直接連結了經濟學人宜居性調查的「基礎建設」,也從預防的層級間接連上「健康照護」。可以說是基礎中的基礎。它不只是公共運輸的基礎,也是健康促進的基礎。

    Walkability

    只是這永遠是台灣的公共建設中最被忽略的一環。以這一兩個月的台鐵台中高架通勤車站與高雄地下通勤車站的啟用為例,實際體驗與觀察發現,其實也就是車站開始營運。站外的步行環境都還沒有跟上。

    環境永遠不會完美。在督促政府改善步行環境的同時,市民自身的行為也要改變。不能因為環境不完美,你就什麼都不做。去做,才知道環境多糟,也才知道如何對政府施壓。

    別怕步行。騎機車也得曬太陽。你騎車會防曬,步行照辦便是。若在某些路段必須走上車道,靠左。順便記錄違規佔用騎樓人行道者,提出檢舉。自己先改變,環境才可能改變。

    也有一些時候,環境改善了,但人的行為還是照舊。例如很多高雄人還是習慣汽機車點對點移動,很少利用公共運輸與步行,也就感受不到城市的改變。如果你願意步行,就能你以新的方式探索城市,也能獲得驚喜。

    Hualian Bus

    例如外地人來高雄因為沒有自用運具,反而比更地人更常步行。我就發現有時外地人比本地人更知道如何利用公共運輸及步行在城裡移動。就像我之前去花蓮就是利用公車與步行移動,而很多本地人還不太知道怎麼搭公車。

    我會建議,從現在開始,不論城鄉,每個人都要訓練自己,短程(例如只有兩三公里)汽機車旅次儘量改為步行。你如果願意改變,不只你自己,全家都會獲益,國家也會進步。

    宜居城市,就從宜步行開始。

    延伸閱讀



  • 高雄鐵路地下化:意義與展望

    上週末結合搭車與步行,在六小時內造訪了高雄鐵路地下化與捷運化之後的鳳山、科工館、民族、高雄、三塊厝、鼓山、左營等七個站。印象極好。我相信它對高雄的影響會比捷運還深遠。

    Kaohsiung Station Concourse

    捷運化之前的縱貫鐵路站距長,站與站之間的區域總是看得到卻到不了。就算從最近的車站轉乘,也未必有公車。如今沿線新設七個通勤車站,以往難以抵達的區域變得容易接近。

    Science and Technology Museum Station

    以往地面鐵道因為噪音的關係,某種程度上算嫌惡設施。一如運河邊的社區,鐵道邊的社區往往較封閉,發展也較停滯。如今通勤車站都設在這些區域(例如科工館、民族、三塊厝車站分別在大順、民族與自立陸橋下),也翻轉了城市的空間。

    Sankuaicuo Station

    結合以上兩個改變,市民將有更多機會抵達以往不易利用公共運輸抵達的地點,也會有更多機會造訪可能在城裡住了一輩子都沒去過的區域。市民多了探索的樂趣,也會從新的理解中形成新的城市認同。

    Gushan Station

    而當這十五公里的鐵道路廊周邊的道路(包括自行車道與人行道)完成後,鐵道兩側的區域合而為一,也真正重新定義了城市的空間。一如當年的台北捷運淡水線。

    Minzu Station

    相較之下,高雄捷運的兩條路線基本上還是依附既有空間,沿著汽機車移動的幹道興建。對很多市民來說替代性不強,衝擊性也不夠。當然一開始如此選擇路線也是為了替代地面車流,但成效十分有限。

    Zuoying Station

    此外,捷運仍然是比較「都會化」的,使用者多少還是中產階級為主。而台鐵的客群是真正不分階級的。台鐵的現代化與捷運化更能彰顯公共運輸的價值。這就是為什麼我相信台鐵捷運化的影響會比高雄捷運還大。

    Fengshan Station

    在這個脈絡看高雄輕軌第二階段的建設會更有意義。輕軌第二階段經過的區域有很多舊部落,或許離幹道不遠,但公共運輸就是不便。輕軌打通並串連這些空間之後,也會有同樣的翻轉效果。

    Minzu Station

    回到車站與服務。這幾個新的車站設計都很現代,不至於太土或太俗。簡易站有簡易站的精緻,又不會過度設計。大站有大站的氣派,也不會過於浮誇。不論小站大站,空間結構也都簡單,不太會讓人迷路。

    Sankuaicuo Station

    不過除高雄站外,其他車站,包括鳳山車站,都還沒有對號列車的自動售票與取票機(就算是高雄車站也只有四台)。所以你得臨櫃處理。有些小站站務人員不多,你還可能遇上售票窗口暫停服務的情況。

    EMU800

    另外就是區間車班次真的太少。你可以不要就在月台枯等。把等車的時間用來走到下一站再搭車,那也是探索城市、轉換視野的好機會。當然還是希望班次能多一點啦。

    延伸閱讀



  • 跟著孩子一起去冒險:音樂劇《Musical TARU 恐龍復活了!》

    中秋連假首日在高雄文化中心欣賞了 AMcreative 安徒生和莫札特的創意製作的第三齣音樂劇《Musical TARU 恐龍復活了!》首演。與前兩齣的風格截然不同,但同樣精采。

    Musical Taru!

    本劇的主軸是冒險。就像《博物館驚魂夜》,自然史博物館內的展覽品到月圓之夜就會復活。小暴龍 Taru 遭竊,母親暴龍 Tila 衝到館外尋找。幾位志工與活過來的展覽品也為此展開一場冒險。

    由真人躲在其中操作、栩栩如生的大型恐龍化石戲偶是演出前的宣傳重點之一,當然也是現場的視覺焦點。效果相當好。而且透過劇情的鋪陳以及角色的互動,觀眾不只看到恐龍的動作,也能感受到情感。

    AM 創意的每齣音樂劇都適合闔家觀賞。2015 年的《小太陽:一個家的音樂劇》與 2017 年的《我的媽媽是 Eny》講的都是一個家庭內的故事。描述家人之間的關係與情感、夢想與現實、寂寞與衝突、以及愛與關懷。雖然故事中有小孩,演員也有小孩,但深層同理的還是成年人的心理。

    《Musical TARU 恐龍復活了!》則是完全從小孩的視角展開,讓小孩跟著劇中人物體驗一場冒險。我帶著六歲的外甥女去看戲。整間表演廳座無虛席,滿滿都是這個年紀或是再大一點點的小孩。他們很能投入劇情。現場觀察他們的反應,聽他們說說看到什麼,也是整個體驗的一部分。很有意思。

    也因為是兒童視角,大人可能會覺得劇情單薄一點。不過再搭上現場的互動,尤其孩子們的反應,其實就相當飽滿了。

    理解這次的故事需要一些典型家庭關係以外的真實世界知識。例如未必每個小孩都知道「木乃伊」是什麼。又如「女孩的母親是考古學家,長期離家在南極探險」這樣的人物背景在舞台劇中只用簡單對白交代,年紀小一點的小孩有時會漏接一些細節。不過都不影響整體的理解與欣賞的樂趣。

    而且,藉這樣的脈絡觀察孩子注意了什麼、忽略了什麼、以及如何理解發生了什麼事,正是了解他們的好機會。

    從統整性來看,有些情節若能再簡化,焦點會更清楚。延續前段的例子,「科學家的女兒」這樣的角色設定當然在結構上和母子恐龍對映,但觀眾不需要這個設定也能理解母子恐龍的情緒,以及劇中人物的反應。所以或許就讓她是個很聰明、念很多書的年輕人,也足夠了。

    這次的劇本來自韓國授權,但從語言、編舞、編曲、舞臺、燈光、到服裝都經過細緻的在地化與延伸。因為舞台道具比較複雜,場地的適應也是挑戰。首演整體來說非常成功。

    毫無保留地推薦給我的每一位朋友,尤其是有小孩的家庭。

    演出場次(兩廳院售票

    • 2018/09/22 (六) 14:30 高雄文化中心至德堂
    • 2018/09/29 (六) 14:30 臺中市中山堂
    • 2018/11/17 (六) 14:30 臺南文化中心演藝廳
    • 2018/12/29 (六) 14:30 桃園展演中心展演廳
    • 2018/12/30 (日) 14:30 桃園展演中心展演廳
    • 2019/01/05 (六) 14:30 桃園展演中心展演廳
    • 2019/01/06 (日) 14:30 桃園展演中心展演廳
    • 2019/01/12 (六) 14:30 桃園展演中心展演廳
    • 2019/01/13 (日) 14:30 桃園展演中心展演廳
    • 2019/01/26 (六) 14:30 臺北市藝文推廣處城市舞台
    • 2019/01/26 (六) 19:30 臺北市藝文推廣處城市舞台
    • 2019/01/27 (日) 10:30 臺北市藝文推廣處城市舞台
    • 2019/01/27 (日) 14:30 臺北市藝文推廣處城市舞台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