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建立當責文化,從推動職工運動開始

    當責──為職場與生活中超出預期的狀況承擔責任,能夠讓你獲得人生的主導權,積極成長。而不是身不由己,怨嘆終身。多加一盎司,知易行難。運動,是最好的第一步。

    Exercise and Accountability

    正視現實 = 建立訓練意識

    世界變化愈來愈快。只做熟悉的事,你的舒適圈只會愈來愈小,也會愈來愈焦慮。唯有迎向改變,賦能自己,舒適圈才會擴大,你也才會真的感到自在。你必須有意識地訓練自己,而運動是所有訓練的原型。

    多加一盎司 = 漸進超負荷

    運動訓練最重要的原則就是漸進超負荷。強度要超過目前的習慣,讓身體藉由超出負荷的體驗重新適應,變得更強。這正是「多加一盎司」的本質。有運動經驗與訓練意識才會知道承擔多一點責任的價值。

    脫離被害者循環 = 提升自我效能

    相信自己有能力面對挑戰,是避免陷入被害者循環的關鍵。運動是強化自我效能的良方。漸進超負荷意味著每次的運動體驗都是陌生的,你也無法預測實際表現。但不論表現如何,你都在訓練過程中變強了。這讓你更不害怕失敗,也更快回到水平線上。

    跨出舒適圈 = 更好的自己

    運動,讓你意識到自己可以變強,成為更好的自己。而這種體悟會延伸到你的工作與生活,讓你更願意跨出舒適圈。不是為別人,而是為自己。從承擔責任到交出成果的過程中,你也成為更好的自己。

    解決問題 = 擬定運動處方

    該做什麼運動才好?最好的解法永遠是多方面的平衡:自己的體適能需要怎樣的運動才能增強?自己可能對什麼運動比較有興趣?自己的資源可能適合什麼運動?你得多探索,多想像,多嘗試,在三者中找交集。

    職場上,發現問題,釐清各方需求、資源與限制,找出不完美但能滿足各種條件的解法,道理完全一樣。

    著手完成 = 遵行運動契約

    世界永遠不會完美。下雨,空氣不好,心情不好,生病或受傷,總有些事佔掉額外的時間……,但無論如何你都得實踐當週運動契約(不論是至少三次、每次至少三十分鐘有效運動,或是累積至少一百五十分鐘中等強度或七十五分鐘高強度運動)。

    職場亦然。辦公室不是實驗室。堅持運動的你更能夠接受不確定性,而不是只會責怪他人不配合。無論如何你都會在不完美中交出成果,不會輕易放棄。就像運動,你不可能放棄。

    結語:建立當責文化,從推動職工運動開始

    很多企業試圖透過教育訓練的方式導入並建立當責文化,卻成效不佳。因為當責的關鍵不在管理,而在心理。若能藉由推動職工運動賦能員工身心靈,當責精神也就水到渠成。

    若您的企業有興趣進一步了解,不論是運動、當責或兩者間的關聯,歡迎與我聯絡。

    延伸閱讀:當責文化

    延伸閱讀:個人紀律

    延伸閱讀:職工運動



  • 公路車日記:挑戰恆春半島

    二二八連假週末參加了台灣自行車協會主辦的挑戰恆春半島活動。順時針環半島一圈,全程 107 公里。我以六個半小時的成績完賽。不快,但長程穩定性進步很多。

    Hengchun Peninsula Cycling

    這次是捷安特高雄二聖店幾位熟識的同仁與車友組團報名的。二聖店前店長士育前一晚跟我先到出發點附近的民宿過夜。第二天一早再騎去跟其他車友會合。

    統一渡假村,0K,0:00

    Hengchun Peninsula Cycling

    我們大約六點十分抵達位於鵝鑾鼻的統一渡假村。據工作人員說今年約六百人報名,比往年少了很多。但還是我參加過規模最大的單車活動就是了。六點三十分準時出發。

    Hengchun Peninsula Cycling

    牡丹水庫(第一補給站),38K,1:45

    Hengchun Peninsula Cycling

    第一段路很好騎。大部分是平路,僅接近牡丹水庫有一點點坡。中間有段小插曲:我從車城轉進 199 縣道不久,不慎壓到慢車道上一塊人孔蓋上的溝槽,打滑摔車。人沒大礙,但是車摔壞了。

    Hengchun Peninsula Cycling

    就在我想著棄賽的時候,二聖店阿超剛好經過。他以高超的技術在很短時間內幫我把車子修復到可以騎的狀態。我繼續上路,在關門時間前(出發兩小時內)抵達牡丹水庫。後來二聖店店長東興又幫我調了一下變速。之後還是得回店修理,但至少今天可以騎完。

    港仔村廣場(第二補給站),67K,3:48

    Hengchun Peninsula Cycling

    過了牡丹水庫就開始爬坡。今天的坡大概都是不陡不緩,不長不短,踩踏與呼吸節奏掌握好就不需要落地休息的那種。爬了一小段就開始下滑到旭海,然後轉進台 26 線到港仔。這段路永遠那麼美。

    Hengchun Peninsula Cycling

    抵達第二補給站的時間還不到四小時(關門時間是五小時),但食物已所剩不多。有什麼吃什麼,補點水之後繼續上路。

    港口吊橋(第三補給站),96K,5:45

    過港仔又要爬兩座小山,但也還好。穿過滿州往南這段 200 縣道是出了名的悶。我開車無數次,每次都覺得怎麼開都開不完。騎車反而好多了。可能因為沿途景色與地名都很熟悉,遂不覺得荒涼。

    抵達港口吊橋時已是正午。非常熱。雖之前在滿州的統一超商已略作補給,這裡還是再短暫停留一下。

    統一渡假村,107K,6:33

    Hengchun Peninsula Cycling

    最後這一段路要從港口經風吹沙爬回龍磐公園再下滑回鵝鑾鼻。其實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坡,但在騎了一百公里之後再爬,又是正午,就有點了不起了。不過畢竟距離不長,而且沿途風景美得不像話,也是牙一咬屁股一夾就爬完了。

    Hengchun Peninsula Cycling

    回到終點,覺得這是我到目前為止騎過最順的百 K。沒有抽筋,也沒有騎到厭世。我實在太熟悉也太喜歡這些路。跟熟識的車友同騎(雖然我又落在後面)也增添許多騎乘動力。

    心得

    第一次參加台灣自行車協會辦的活動,其實有點小小失望。重要叉路口沒有明顯指引,下坡危險路段沒有人員引導,補給過於陽春,終點午餐好像只有一碗熱米粉還什麼的,總之吃不下。我如果這次是一個人參加活動大概會很沒有歸屬感與安全感。

    相較之下,我比較常參加的捷安特南區活動就真的在體驗上細緻太多。前述環節以外,補給站的人際互動更是關鍵。車友騎到懷疑人生的時候來到了補給站,工作人員的招呼與關切,那怕只是隨意多跟你聊個幾句分散你的注意力,都有很大的幫助。

    Hengchun Peninsula Cycling

    當然,不管活動辦得好不好,這條路線都是經典。騎乘體驗充滿變化,沒有一秒覺得無聊。

    Hengchun Peninsula Cycling

    Relive ‘自行車:挑戰恆春半島(2019-03-02)’

    延伸閱讀



  • 公路車日記:德文部落

    去年十一月新中橫回來之後,一段時間沒騎自行車爬坡了(平常爬壽山不算)。二月二十四日參加捷安特南區活動,騎了趟霧台公路到德文部落。騎得過癮!

    Dewen Village

    六堆客家文化園區,0K,0:00

    Dewen Village

    活動起點與終點是六堆客家文化園區。我於 6:30 分駕車載著自行車抵達。整裝,6:35 完成報到。6:50 行前說明,7:00 準時出發。

    三教寶宮,12K,0:30

    Dewen Village

    三十分鐘來後來到 185 縣道與台 24 線共線終點,開始連續 12 公里平均 6% 的爬坡。

    三德檢查哨,17.5K,1:15

    Dewen Village

    到檢查哨這段路已是第四次騎了。沒破個人紀錄,但也來到四次之中的第二快。補給,上廁所,短暫休息五分鐘後繼續上路。

    Dewen Village

    屏 31 線,18.5K,1:25

    Dewen Village

    過檢查哨五分鐘離開台24 線霧台公路,轉入屏 31 線鄉道。

    Dewen Village

    這條路的鋪面就不如省道。跟某些林道差不多。不過整體來說還算好騎。尤其有一大段在林蔭之間,騎起來很舒服。

    Dewen Village

    抵德萊公園之前有一段 11% 的坡。不過只有三百公尺左右,認真踩一下就上去了。

    德萊公園,24K,2:00

    Dewen Village

    出發後兩小時抵達目的地,德文部落德萊公園。山林光影很美,遠眺群山,身心舒暢。

    Dewen Village

    補給,拍照,休息二十分鐘後循原路下滑。

    六堆客家文化園區,48K,3:30

    Dewen Village

    四十分鐘下滑十二公里,回到三地門大橋。再騎了三十分鐘十二公里,回到六堆客家文化園區。這次因為不是到神山,爬坡里短一點,回程不太累。筆直的三和路與信義路均速還可到三十公里以上。

    心得

    今天這坡不難。但有鑑於前幾次難度較高的爬坡我常常最後一個抵達,這次特別小心控制騎乘節奏與休息時間。三地門大橋到檢查哨,以及檢查哨到德萊公園之間,中途都各只暫停一分鐘喝水。去程在檢查哨休息限制在五分鐘內,終點則停留二十分鐘就下滑。

    天氣也幫了忙。一早有點涼但不冷。上路後氣溫也開始上升,但因為有雲,不致被曬到暈頭轉向。回程的最後五公里飄起雨來。還好早已下山,而且雨不大。

    延伸閱讀



  • 回不去

    我沿著這棟五層樓高的、典型的高中職教室大樓往上走。樓梯間的日光燈年久失修,昏暗、閃爍。每層樓的走道都是空的。教室也都很安靜。事實上,我只聽得到我的腳步聲。

    Dream

    通往頂樓的門滿布鐵鏽與灰塵。門沒鎖,隙縫透出外面的陽光。我伸手推開門走出去。陽光耀眼,好一會兒我才看得清楚。而我沒有預期我會看到這樣的景象。

    那不是樓頂,是另一個世界。那是一望無際的、種滿了各種農作物的翠綠丘陵。而且很多物種我從來沒看過。我沿著小路走下去,每走一段都有新的發現。新的地貌,新的植物。

    「原來的樓頂呢?」我突然想起這問題。我回過頭,眼前沒有樓,更沒有樓頂。帶著點驚慌,我憑著記憶沿著原路往回走。我在曠野中看到一間破舊的小木屋,門虛掩著。我試著推開門走進去。

    啊哈!多幸運!我回來了。我頭也不回地用最快的速度衝下樓,衝出大樓。正在我慶幸約於可以結束這場惡夢的時候,我發現自己又回到了那個詭異得美麗的世界。這次我沒再往前,直接退回室內。

    我開始逐層探索。來到一間不知道是哪一科的辦公室,隔著玻璃窗看到裡面有人。我走了進去,走向一位看似助理的女士。

    「您好,請問我要如何離開這間學校?」我攔下她,急著拋出我的問題。

    「這地方太完美,沒有人會想要離開這裡的。」她面露疑惑地看著我說。

    「我是不小心走進來的。不好意思打擾了。可以告訴我如何回到校外嗎?」我嚇壞了。這是個了不起的地方,但我不屬於這個世界。我想離開。我再問一次,覺察到自己的聲音有點顫抖。

    「那你一開始為什麼要走進來?」她繼續面帶疑惑地問我。

    是啊,我為什麼要走進來?

    我只記得這天跟之前的每一天一樣。我重覆一模一樣的路線,要從家裡走到三公里外的辦公室。同樣的一條路,同樣的人行道。同樣的,每次都會經過的,這所學校。

    這天天氣特別好。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一時興起,想說經過這麼多次都沒進來過。就逛逛吧。警衛沒攔我(事實上我不確定有警衛),我跨進大門,走向眼前那樓貼著磚紅色馬賽克的大樓。

    「等等,我是不是見過你?」正在我交待事情經過的時候。那位女士突然盯著我。

    「我不確定。」我說。心想怎麼可能,這是兩個不同的世界。

    「之前我們去看一場職棒比賽。買不到票了。有個人因為朋友臨時沒來,手邊多了張票,就給了我。那個人好像就是你。」她說。

    「或許是吧。所以你們的確可以離開?」我記得這件事,時間地點都對。但不記得把票給的那個人的長相。也許是她,但我真的不確定。

    「我們偶而會出去看球賽。我剛剛只說沒有人會想要離開這裡,沒說不能離開。」她從抽屜裡翻出那張票根,拿給我看。

    「所以我要如何離開?」我再問了一次。

    「我送你出去吧!」她笑著說。

    於是我跟著她下了樓梯,來到一樓。她引我走向長廊的另一頭,來到一扇同樣滿布鐵鏽與灰塵的門。門同樣沒鎖,隙縫同樣透出外面的陽光。

    「這就是了。門外就是大馬路了。」室內有點暗,頭頂的日光燈還是不亮。我不太看得清她的身影。但是聲音聽得很清楚。

    「我還有機會回來嗎?再回來我還會再見到你嗎?還有機會離開嗎?」在推開門走出去前,我突然猶豫了一下。

    「你還是會每天經過。但就算你再走進來,也不會來到這個世界了。今天的事可能是個管理上的意外。警衛上廁所去了,或許。」我還是看不清楚她的身影,只能聽到聲音。

    「也許是那張票根。我根本不該帶回來的。」她繼續說著,然後把票根塞到我的手中。

    「那……好吧。再見囉!」我推門走出去。陽光耀眼,好一會兒我才看得清楚。

    我回到了原來的大馬路上。而剛剛那扇門也在我身後輕輕關上。我回頭查看,門消失了。就只剩一堵牆。你知道,就是再普通不過的、那種古老的高中職的斑駁的外牆。

    我握著那張票根,再往前走了一段,想走回大門看看。快走到的時候,票根掉了,夢也醒了。

    從這間學校裡的世界、到這間學校外的世界──那條路、那個家、 那間辦公室,我都再也回不去了。

    或許,我想要的從來不是離開,而是,回去。



  • 大叔自拍(十三):中高齡自拍的關鍵心法

    你跟我一樣是中高齡族群,學年輕人抓著手機對著臉自拍備感彆扭,卻又不知道該怎麼拍比較適合?經過多年嘗試,只要把握這九個原則,拍出自己的風格不難。

    Selfie

    認清現實

    你不再有年輕時體態與容貌,甚至穿著打扮都不夠細緻。所以這些不會是你自拍時的重點。中高齡族群自拍的重點在三態:心態、神態與儀態。心態是核心,神態與儀態是衍生的表象。

    調整心態

    當一個人真心無憂無慮、自在放鬆、享受當下、喜歡自己的時候,那樣的心態投射出的神態與儀態就對了,拍起來也才會好看。至少自己會喜歡。你必須學會自我暗示,快速進入狀態。不只為了自拍,更為了找回自己。

    多做功課

    自我暗示需要藉助意象的力量。看看一些人物專訪的側拍,看看他們展露自信的、真心喜歡一件事的、享受生活的、充滿理想的樣子。不是要你去模仿,而是去想像會讓自己有正面心態的情境,把最好的自己找回來。讓人生經驗為你的自拍加分。

    勤加練習

    你不可能只拍一次就拍出完美的照片。看網美們分享的自拍每張都很美?人家往往是耗了十幾二十分鐘拍了又拍刪了又刪才找出那一張。熟練的年輕人尚且如此,更何況是中高齡入門者?大部分的照片都拍不好是正常的。別怕。多練就是。

    隨興快速

    快怕,多拍,學會容錯。照片水平歪了、構圖不準、曝光過度或不夠都無妨。學會在手機上使用影像編輯軟體適度修圖。當然你也可能想修一下自己的臉,自然就好。不要太理想主義。大量練習,大量的不完美,才能促成進步。

    活用工具

    手機前鏡頭離得太近,臉會扭曲。不要真的抓著手機對著臉拍。把手機放到手臂距離以外,取景,至少拍到上半身。就地取材找個物體固定手機。設好定時器按快門後人再退回來。在倒數結束前把心境調整好。

    擺脫限制

    誰說自拍一定要把人塞滿畫面?你還可以把相機放得再遠一點,善用定時器,讓人與景皆入鏡。事先估好自己的位置,定時器設好,按快門之後就定位,等時間到。來到這個距離,建議用後鏡頭。前鏡頭亦無妨,但效果通常會差一些。

    公開分享

    不要只是把照片留在手機或電腦裡。我知道要分享自己覺得不夠好的自拍一定會不好意思。但你如果永遠不分享,你就永遠不會有機會進步。不是要你去表現什麼,而是藉此過程訓練自己的心理素質。長久下來也是有價值的個人記錄。

    重建自我

    自拍的主要目的不是表現自我,而是重建自我。反覆從不同角度觀察不同時空、情境與心境中的自己,你會重新認識自己。而在一次又一次的自我暗示進入正向心境的過程中,你會重新找回自己。可以這麼說,自拍,幫你重建自我。

    Selfie

    延伸閱讀



  • 每個市民都是城市的最佳代言人

    高雄市觀光局長近期提出許多明顯不妥當的城市行銷點子。市府一級機關帶頭胡鬧,實不足取。其實城市不需要名人代言。只要用心經營、記錄與分享生活,每位市民都是最佳代言人。

    Kaohsiung

    十三年前的這個時候,我寫過一篇〈我們需要怎樣的高雄〉。高雄人應該如何改變?那時我說:

    • 高雄人需要多一點自信。不是那種帶著傲慢的自信,而是為自己的與眾不同感到喜悅與驕傲的自信。
    • 高雄人需要讓自己的生活變得更精緻。不是懂得辨識各種名牌那種表象的精緻,而是從根基做起,讓每一位高雄人都成為有同理心且遵守法律的一流公民。
    • 高雄人也需要試著開始記錄高雄人眼中的高雄與世界,讓高雄人的聲音能夠被全台灣、全世界聽見。

    十三年過去了。第一點我們算是做得不錯,但第二、三點仍待努力。而努力的方向還是我十三年前說的:高雄人更需要開始為這個城市的發展多投入一分心力。

    以觀光為例。外地人來體驗當地的生活,就是觀光了。你到其他國家與城市,不也為了體驗當地生活?隨著網路的普及,我們也早已不依賴官方宣傳,而是更重視一般人的旅遊與生活記錄。我們覺得那更真實,更有代表性。

    心理學關於說服與態度改變的研究很早就發現,你認識的人說的話比廠商的廣告與宣傳更有說服力。這就是為什麼社群媒體的力量這麼大。

    如果高雄人能更用心生活,探索城市,並記錄與分享過程中的觀察與感受,那就會是最好的宣傳,讓更多人認識真實的高雄。如果能更進一步,提供足夠的基本資訊、建議與引導,就有機會觸發行動,產生實際的改變。

    危機也是轉機。就像台北市前市長陳水扁當年的名言:「馬特拉不拉,我們自己拉。」政府無能,也許反而能促成市民對公共事務的當責,以及由下往上的力量匯聚。甚至還能促進產業的發展。

    其實還是像我十三年前說的,我們只要問自己和身邊的親友:

    • 我們心目中理想的高雄是什麼樣子的?
    • 為了實現理想,我們到底可以做些什麼?
    • 我們如何說服身邊的人一齊改變?

    然後,行動。

    靠天吃飯要餓死,靠人打仗要失敗。自己的城市自己救,自己的道路自己開。

    延伸閱讀



  • 運動,重新啟動你的人生

    我的人生經歷了很長一段的肥宅歲月。二十五到四十六歲,超過二十年。直到三年半前開始運動才有了一些改變。下圖是十五年前的「巔峰」時期和現在的對照。

    Obesity

    當你開始運動,休閒時間會運用得更有效率,飲食會更健康,睡眠也會更好。沒多久,由裡到外,你變成一個完全不同的人。所以說,運動,重新啟動你的人生。

    這樣的影響是深遠的。尤其中年人在職場與家庭都是三明治世代,人生總是被不同的人從不同方向拉扯。長久以來,總覺得怨沒有自己人生的主導權。到最後甚至會放棄尋求改變。

    常有朋友問我:你以前為什麼不想運動?我覺得主要是無法想像更好的自己。你知道,總是覺得人到中年,變胖是必然的,退化是必然的。身邊每個同輩的朋友都是這樣。你未必真的喜歡,但你不覺得能夠或必須改變。

    直到四年前因為一些機緣開始嘗試並逐漸發現喜歡的運動,才意識到:原來體態是生活型態的產物,原來體能是可以變強的。生活型態對了,整個人也就跟著對了。那正是「fitness」的意義。

    改變世界要從改變自己開始。當你能夠透過運動建立紀律,重新找回自己,重建更好的自己,你才會有足夠的自我效能去面對這個世界,相信自己有可能重新啟動人生。

    你也會發現,面對這個世界的態度,跟運動的時候面對自己,是完全一樣的。運動不能留在同樣的方式與強度。一定要藉由陌生的運動方式讓自己身體未曾訓練過的部位獲得訓練,也永遠要藉由更高的強度讓身體重新適應而變得更強。

    簡單地說,就是跨出舒適圈。這當然會有不確定性。以前你可能會不願意。有了運動的經驗就不同了。你會主動尋找、歡迎與擁抱那樣的不確定性。你當然知道每一次的嘗試都有可能失敗,但你也知道即使失敗了你還是會變得更強。

    你會更喜歡失敗。這很重要。大部分的台灣人從小到大都被保護得太好,都被期待做不會受傷的事,走不會失敗的路。於是很容易太早做出人生的承諾,太少探索自我與世界。結果一輩子都在過別人期待的人生,而不是自己的。

    每個人都是獨特的,與世界的關係也是獨一無二的。最適合你的路,只能靠你自己找出來。而這個過程不可避免地必須經歷大量的失敗。喜歡失敗是找到自己人生的必要條件。

    改變,愈早愈好。當然,也永不嫌晚。不管你跟我同輩、比我年輕或年長,你都應該開始運動,重新啟動人生。相信我,你的人生會因此而改變。

    延伸閱讀



  • 打造高雄成為運動城市

    週末逛高雄的美式賣場,看看大家的購物車,豐衣足食,不老不窮。但是賣場裡明顯過重與肥胖的顧客愈來愈多了。肥胖是高雄必須認真面對的問題。市政建設要能重建市民的生活型態,城市才有未來。

    Exercise

    根據體育署 106 年《運動現況調查》各縣市過重或肥胖的比例,高雄的 38.3% 僅次於台東的 40.2%。當然肥胖不只是高雄的問題。調查的整體平均是 35%。這是全國性的問題。

    肥胖是生活型態失衡的結果。要徹底解決,不能只是「減重」,而是要重建更平衡的生活。平衡的目標不外乎:經常運動、飲食均衡、睡眠充足、喜歡自己。

    改變要從運動開始。藉由漸進超負荷,逐漸提高活動的強度、讓身體重新適應,個體在相當短的期間內就能體驗到體能的提升。而這會在心理上強化行為。

    開始運動以後就會開始更注意營養攝取,飲食方式會跟著改變。運動能夠協助紓解壓力,改善睡眠。運動也是一種休閒,讓人樂在其中。正向循環於焉形成。

    當市民從身體到心理都變得更強,同時透過運動建立新的人際連結,就會更喜歡自己也更喜歡自己的城市。此時不只自己的生活有價值,也樂意為別人創造價值。城市的經濟發展自然會跟著提升。

    高雄雖然有些時日空氣不好,但宜候宜人。有山有海,適合各種休閒運動。如果再結合鄰近的屏東,其實整體條件就相當不錯了。有機會成為真正宜居的城市(現在當然還不是)。

    有人倡議要廣設室內運動場館。這我同意。高雄這類設施的確相對匱乏。但不能只有這些。你如果不能先讓習慣坐式生活的人動起來,就算住在運動中心旁邊也不會去運動的。

    大部分的高雄人平日連步行都很少了,怎麼可能運動?第一步一定是讓讓市民離開坐式生活,開始動起來,最簡單的活動就是步行。可步行性(walkability)是健康促進的基礎。

    高雄的確需要更多的運動中心。但是更基本也更重要的,需要更好的步行環境。要徹底整頓騎樓與人行道,同時要更普及公共運輸。讓市民平常只需要步行、公共自行車、公車與捷運就能在城市中移動。

    硬體以外,社群的力量也很重要。例如文化中心每天晚上都有好幾組有氧健康操的社群。雖不限性別,參與者還是以女性為主。但健康風險本來就較高的中年男性其實更需要社群的力量。

    在地運動相關企業,例如捷安特與迪卡儂,也都有自己的運動社群。經常舉辦團體騎車、跑步等活動。值得政府支持與借鏡。

    沒有什麼比休閒運動產業更能有效提升市民生活品質並帶動經濟發展。高雄是一個條件非常好的場域。高雄要發大財,就從好好生活開始,從運動開始。

    延伸閱讀



  • 大叔自拍(十二):因為愛

    人們有時會覺得另一半把自己拍醜了。其實不管拍得如何奇形怪狀,他們知覺到的其實都是你在他們心中的完型。這是認知的力量,更是愛的力量。

    Selfie

    請不認識的人幫拍又是另一個極端。他們不愛你,也不在意你。不管拍得如何奇形怪狀,他們都覺得差不多。有拍到就好。你也不好意思請他們多拍。

    在愛與不愛之間,就剩下你自己了。或許,試試自拍?不是為了單純的美醜或身體意象,而是為了將自己抽離出來,從旁觀者的角度好好看看自己。

    你會發現原來自己才是最熟悉的陌生人。你永遠只看到鏡中自己的倒影,少有機會看到真實的樣子。你以為你最熟悉自己,實際上卻是最陌生的。

    拍多了你就會發現:原來自己的臉是不對稱的;原來遠遠地看到自己是這種感覺;原來從這個角度看到的自己是這樣的;原來從那個角度看到的自己是那樣的……

    漸漸地,你從這些獨立的影像中拼湊出自己的全貌。你開始對自己不再感到陌生。然後開始接受自己。最後開始學會欣賞自己。日積月累,你也記錄了成長的軌跡。沒有人會幫你做這樣的記錄。只有你自己了。

    愛是一切的解答。如果你沒有辦法愛自己,這個世界也不可能愛你。

    愛自己以外,更要愛自己做的事。

    符合自己的天賦且能為世界創造價值的事,才是對的事。也只有這樣的事,你才會愛。如果不愛,表示事情不對了。別做,也別用責任感、別人的期待、做得還可以、熬過就好或不知道還能做什麼當藉口。

    愛是一切的解答。但是這解答你套公式得不到。你就是得大量嘗試、經常嘗試;大量失敗、經常失敗。當然這過程未必都是快樂的。但沒有經過這些嘗試,你也不會找到相對來說最合適的狀態。

    你必須持續探索自己與世界。就像自拍,總要拍個幾十幾百張,才挑得出幾張感覺對的。

    在 2019 年的第一天,祝大家這一年有滿滿的愛。當然也要常自拍。

    延伸閱讀



  • 跟著《大黃蜂》重返最好的時光

    《大黃蜂》既可說是《變形金剛》系列電影的前傳,亦可說是重啟。系列電影愈拍愈爛,新導演的新作品當然令人期待。看過後覺得很成功。超越期待,帶來不少驚喜。

    Bumblebee Movie

    這部電影的時空背景設定在八零年代末期。不只設定,電影本身就像八零年代的史蒂芬史匹柏科幻電影。基本上它就是用變形金剛重拍的《E.T. 外星人》。

    所以你知道故事的焦點在大黃蜂,以及他與剛滿十八歲的女孩查莉的關係與冒險。背景當然是女孩對自我的追尋以及與家人的衝突,政府對外星生命的恐懼與誤解,以及人類的傲慢與自以為是。

    《大黃蜂》套用了這個熟悉的基模,但在此之上創造了不少驚喜。

    變形金剛的設計與之前的電影不同。這次的設計是基於八零年代的第一代變形金剛玩具。結構簡化許多,稜角剛硬了些。有濃濃的玩具感。看到的第一秒你會有點不習慣,但第二秒之後就立即愛上它們。

    電影裡八零年代的元素也很飽滿。電視機、電視節目、錄音帶、黑膠唱片、流行音樂。當然還有最重要的,汽車。

    那年代的汽車設計有著強烈的性格,有稜有角,有清晰的線條,以及尖銳的形狀。不像現在的汽車幾乎千篇一律圓滑。有些車你不細看還真無法立即區辨是哪家的車。

    電影的時空是一九八七年,女主角查莉剛滿十八歲。那年,我也是。那是個剛開始有個人電腦但大部分的活動仍然在實體世界發生的年代,也是對未來充滿希望的年代。尤其是那個時代的青少年。

    這部輔導級(PG-13)的電影當然有精采的動作場面,但沒有過多的血腥、暴力、裸露與性。女主角與暗戀她的男生到最後連手都沒牽到。人類被殺的畫面極少,而且非常抽象,比後期的《刀鋒戰士》裡吸血鬼被殺的畫面還抽象。

    就像我一開始就說過的,電影本身就像八零年代的史蒂芬史匹柏科幻電影。非常的古典、單純、節制、溫暖。到最後也一定有家庭衝突的化解,以及傳統家庭價值觀的強化。

    抽離脈絡來看,你或許會覺得這取向保守了些。得回到時代的脈絡,才看得出它的巧妙。

    變形金剛本身就是八零年代的產物,而那個年代的青少年就是在變形金剛的玩具與動漫的陪伴中成長。可以這麼說,《大黃蜂》講的不只是變形金剛的故事,更是我們這些八零年代看著變形金剛長大的一輩的人的成長故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