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何面對無常?

    世界變化愈來愈快,我們熟悉的一切快速消失,不確定性也愈來愈高。面對無常,需要的是勇敢跨出舒適圈的心態。本文分享從選擇、後果、承諾、交出成果到建立紀律的永續循環。

    Uncertainty

    首先你必須體認,既有的舒適圈只會愈來愈小,你不可能守得住。主動跨出去面對無常是唯一的路。你有多強,舒適圈就有多大。

    選擇:影響或被影響

    一切始於選擇。面對陌生的情況與任務,你選擇主動探索與了解,還是以「我不想知道」或「不是我的責任」為由抵抗與迴避?

    你選擇持續迎接挑戰,或是死守不可能守得住的小小世界?你選擇自信地影響人生的重要面向,或是無助地等著被影響?

    後果:如何看待失敗

    大部分的我們都在害怕失敗的文化中長大。我們被教導只做別人做過的事,只走別人走過的路。我們從來沒有親身探索與體驗未知、並在大量失敗中發現自我與世界的經驗。

    對後果的態度影響了選擇。積極面對無常就像運動漸進超負荷。是那個把自己推出舒適圈的過程,而不是後果,讓你有機會變強。能意識到「即使失敗也會變強」,你就更能作出正確的選擇。

    承諾:承擔或退卻

    最難的還是實踐的承諾。真的開始實踐以後會面臨更多的不確定性與更多的選擇,而你必須一路走下去。這一步退卻,什麼好事都不會發生,你只會愈來愈弱。

    你需要足夠的自我效能,才會相信自己有能力影響人生的重要面向,也才能夠作出承諾。自我效能是一點一滴在經驗中累積起來的。別想太多,衝就是了。

    交出成果:在沒有前例的情況下發現與解決問題

    沒有前例,你必須獨立定義問題並尋找解法。你必然會害怕。別怕。好的解答永遠是試誤出來的,你不可能一眼就看到。資源有限,你也不該期待完美的成果,而是交出相對來說夠好的成果。

    就像設計,我們常說「早點失敗,快點失敗,經常失敗」。沒有經歷大量嘗試,你就不可能找出好設計。最終你會來到「即使失敗,也會興奮」的境界。

    建立紀律:不是一成不變,而是持續強化自己

    從選擇、後果、承諾到交出成果拼過一輪之後,你並不能高枕無憂。這些模式未必能直接套用到下一個任務。你還是會持續面臨全新的挑戰,還是得持續跨出去。

    紀律很重要。最好的成功模式就是沒有模式。你永遠都需要跨出舒適圈,歡迎未知,迎接挑戰。就像運動訓練一樣,永遠都要漸進超負荷。

    結語:在不可預測中預測,在不可控制中控制

    世間事不是每件事都能預測或控制。不要試圖預測不可預測的事或控制不可控制的事。合理的期待是當你變得更強,相對來說能影響得多一點。專注在建立紀律就好。記住:是非審之於己,毀譽聽之於人,得失安之於數

    延伸閱讀:當責文化

    延伸閱讀:個人紀律

    延伸閱讀:職工運動



  • 公路車日記:池上、關山、197 縣道

    三個多月沒騎車。上週末跟著捷安特高雄二聖與愛河店到台東池上與關山騎車。正式回到路上,也回到團騎。非常享受!

    Chishang, Guanshan, Taidong County Road 197

    捷安特二聖店,上午 5:30

    Chishang, Guanshan, Taidong County Road 197

    天剛亮,十三位車友與捷安特技師就在捷安特二聖店集合完畢。分乘兩輛九人座客車,六點整準時出發。

    池上大坡池,0K,上午 10:30

    Chishang, Guanshan, Taidong County Road 197

    四個半小時之後抵達池上。天氣極好,天空很藍,陽光很燙。整裝拍照,隨即上路。

    Chishang, Guanshan, Taidong County Road 197

    Chishang, Guanshan, Taidong County Road 197

    在田間小徑輕鬆騎的感覺很好。也不需要刻意到什麼景點拍照,光在開闊的稻田間騎車曬太陽就很舒服。

    大池豆皮店,13K,中午 12:00

    Chishang, Guanshan, Taidong County Road 197

    十二點整抵達大池豆皮店,停留半小時。人山人海。

    Chishang, Guanshan, Taidong County Road 197

    但車友們運氣很好,還買得到豆皮。我們這群車友點完餐後,豆皮剛好就賣完了。

    197 縣道起點,14K,中午 12:40

    Chishang, Guanshan, Taidong County Road 197

    吃過豆皮來到 197 縣道起點。四年前捷安特二聖店來騎過台東到鹿野,這次從池上騎到關山。

    Chishang, Guanshan, Taidong County Road 197

    197 縣道 9K 處有一段約一公里 5% 的坡,是此次唯一的爬坡路段。雖然我有幾個月沒爬坡了,這一小段倒也沒問題。

    關山環鎮自行車道起點,29K,下午 1:40

    Chishang, Guanshan, Taidong County Road 197

    下午一點半離開 197 縣道,過電光大橋,來到關山親水公園。

    Chishang, Guanshan, Taidong County Road 197

    關山環鎮自行車道全長十二公里。規畫與維護得相當好。我們從親水公園開始逆時針繞一圈。這個方向比順時針好騎一些;後者會有一段坡陡一點,當然對公路車車友們來說都不會是問題。

    關山環鎮自行車道終點,41K,下午 2:40

    Chishang, Guanshan, Taidong County Road 197

    自行車道繞一圈,本日騎乘也順利結束。人車上車,前往鎮上用餐。

    關山車站,下午 3:15

    Chishang, Guanshan, Taidong County Road 197

    用餐時間就是自由活動。我跟大部分車友一樣,就近在車站前的便當店吃便當。下午四點上路回程。

    捷安特二聖店,下午 8:30

    晚上八點半平安返抵捷安特二聖店。三個月沒騎車之後重新上路,尤其來到 197 縣道的爬坡段,我才重新發現自己有多愛騎車。

    誌謝

    這是捷安特二聖店的經典行程。三年前就跟過一次。那次是一輛小巴載了人車到台東。大家從台東市騎 197 縣道到鹿野。至今回想起來仍十分懷念。

    跟捷安特的夥伴與車友們騎車總是特別開心。很高興再次回到團裡跟大家一起騎車。感謝大家同行。

    我算了一下,如果搭台鐵莒光號,人車同行高雄池上來回票價也要超過一千元。這次只收一千五百元,有司機接送,行李還可放車上不用自己背,又有技師隨行,真是超值。感謝捷安特舉辦活動。

    Chishang, Guanshan, Taidong County Road 197

    這次載運人車的兩輛車的司機來回要開四百多公里的路程。乘客只要上車睡覺下車尿尿,他們得全程專注駕駛,非常辛苦。我之前參加活動也坐過同一位司機開的車。非常平穩謹慎,讓人很有安全感。

    延伸閱讀



  • 《魔鬼終結者:黑暗宿命》終於終結了三集爛續集

    《魔鬼終結者:黑暗宿命》作為系列電影的正宗第三集,相當成功。在觀眾已經很熟悉劇情基本結構的情況下,仍能帶來驚喜與感動。總算終結了失敗的三集續集(第三、四、五集),重塑了這部經典電影的未來。

    Terminator: Dark Fate

    劇情基本結構當然還是一樣:未來的人工智慧派機器人回到現在試著殺掉、未來的反抗軍領袖派人回到現在試著保護能在未來逆轉局勢的關鍵人物。

    但觀眾會有新鮮的體驗。某種程度上這部電影既是續集也是重啟。角色當然是延續的,但劇情有個全新的軸線。事實上它一開始就讓你知道故事不是像你原本以為的那樣。

    於是你重新對這個被第二集以後那些亂七八糟的續集搞爛掉的、原本已經覺得不會有新意的故事、以及故事裡的新舊角色感到好奇。你大致預想得到結局,但你預測不到故事會如何走到那裡。

    是的。電影當然有精彩的動作,以及視覺效果。但是最精采的還是劇情。傑出的科幻片不一定要有很強的動作或特效,但一定要有好的劇情。在經歷三部失敗的續集之後,有個好故事更顯珍貴。

    畢竟三十五年前的《魔鬼終結者》讓人看得目瞪口呆的,正是它講的故事。當年的阿諾史瓦辛格畫龍點睛,他展現的機器人質地(甚至不太需要特效)讓這個乍聽之下其實有點扯的故事有了真實感。

    我還記得當時念國中的我在朋友家裡看錄影帶的感覺。我們沒有看過、也沒有想過會有這樣的故事與電影。那真的打開了青少年的想像力。真的是字面意義的目瞪口呆。

    《魔鬼終結者:黑暗宿命》很難像第一集那樣帶給觀眾全新的視野與體驗,也很難像《異形 2》那樣強到超越第一集。但背著三十五年的包袱仍能重新讓觀眾感到好奇,重新在意與喜歡這一切,相當了不起。

    幾個主要角色,莎拉康納、老 T-800、葛蕾絲、丹妮平衡得很好。各自性格鮮明互補,讓故事更真實可信,也讓電影更統整。

    對我們這些跟著《魔鬼終結者》長大的世代來說,最驚喜的當然是再次看到琳達漢彌頓的莎拉康納與阿諾史瓦辛格的 T-800,莎拉康納成了老練的戰士,而 T-800 從人工智慧中長出了人性。

    麥坎西黛維斯也把半人半機器的葛蕾絲詮釋得很好。你同時看得到她的堅強與脆弱。娜塔莉亞雷耶斯的丹妮受限於故事設定,性格比較沒有那麼突顯。但很多小細節串起來也讓你看得出她在未來命定的角色。

    當然,科幻電影的劇情不可能沒有漏洞,時空旅行的故事更不可能沒有漏洞。但以這個經典的科幻電影來說,確實是部傑作。

    延伸閱讀



  • 二○六二,就在此時此地

    2062:人工智慧創造的世界

    (經濟新潮社《2062:人工智慧創造的世界》推薦序。)

    當人工智慧與人類智慧相當、甚至超越的那一天到來,這個世界會是什麼樣子?這問題乍看很遙遠,卻也很實際。《二○六二》引導我們尋找當下的意義,重新反思自身存在的本質,檢視對自我與世界的假定,以及思考究竟該如何想像與設計更理想的未來。

    建造人工智慧,可以幫助我們了解人類的智慧

    近年大眾對人工智慧開始有一些過於簡化的想像。很多人把它當成單純的技術,或只是解決複雜問題的工具。大家都忘了,做為一個基礎學科,人工智慧和其他基礎學科一樣,都還在試著了解智慧現象的本質。

    智慧是個龐大複雜的現象。心理學、神經科學與生命科學藉由分析既有的智慧系統試著了解它們的機轉。語言學與哲學在結構與抽象的層次探索智慧。人工智慧藉由建造有智慧的系統來試著了解智慧。每一個領域都對其他領域有所啟發,人工智慧也能幫助我們了解人類智慧。

    就像人類研究鳥類數千年都沒能學到飛行的原理。直到一百多年前開始嘗試建造飛行機器,才在建造過程中洞察到飛行的奧祕。人類把飛行問題解得更好,並利用這些知識了解鳥類。重點是,雖然飛機跟鳥長得不像,動作也不像,但飛行的原理是完全一致的。

    這就是為什麼任何人都應該對人工智慧感到興趣。不只日常的智慧運作,許多關於智慧的終極問題,例如意識的本質,以及倫理議題,人工智慧的進展都能帶給我們一些啟發。你最需要的是好奇心。不需要恐懼,也不需要有太浮誇的期待。

    我們熟悉的一切終將消失,而這或許是件好事

    很多人擔心人工智慧會全面改變這個世界:我們熟悉的工作與生活型態都會消失,我們和機器的關係必須重建,倫理與價值觀必定受到衝擊,存在的本質與生命的意義也會改變。

    但是我們熟悉的一切並不完美。就說工作吧。工業革命之後的典範其實是非常扭曲的:工作過度集中在大都市,過度分工,過度階層化,很難促進個人成長,也很難和休閒共容。

    再回顧歷史,工作不盡然都是「被取代」,更多工作是「自然就會消失」。例如年輕一輩的人可能不知道以前台北車站是有擦鞋匠的。隨著商務活動與穿著習慣改變,穿皮鞋的人少了,擦皮鞋的工作也跟著消失。甚至可以說,沒有哪個工作是永久的。

    而科學的進步本來就會促進新倫理的形成。例如隨著心理學知識的累積,以往很多基於族群、性別與年齡等的歧視性的制度都逐漸消失。你可能難以想像,一百年前的美國還曾經用智力測驗篩選移民呢。

    我們所熟悉的一切或許終將消失。人工智慧或許也的確會加速這個進程。但只要我們仍有理想主義,懂得透過合作(人與人、人與機器)逐步邁向理想,那麼舊世界的消失或許是件好事。

    從來不是科技控制我們,而是我們放棄了主宰人生

    我們都喜歡活在舒適圈:一個規律的、可預測與可控制的世界。於是談論未來時,很常出現「失控」這個詞。這就回到了老問題:如何面對無常?世界變化愈來愈快。不用等到未來,我們現在就已經面臨大量的不可預期性了,不是嗎?我們有沒有試著賦能自己,讓自己更能主宰人生,而不是被影響?

    舉例來說,過去二十五年科技進步了,生活便利了,這個世界上的人們反而變得更不健康:肥胖盛行率在大部國家都增加了。包括台灣。為什麼?你有沒有意識到,我們一直在尋找阻力最少的、最「舒適」的生活方式,卻逐漸偏離了有足夠的身體活動、更均衡的飲食及睡眠的、最「理想」的生活方式。

    在做設計研究的時候就經常觀察到,消費者很少真的知道自己真正需要什麼,或是知道但不願實踐。但是從另一個角度,從基礎知識卻能推論出人們應該做什麼。而那個應該,往往不是最舒適的,而是耗費腦力與體力的。

    面對人工智慧的進展,在想像與設計未來時,我們要思考的還是一樣:不是我們「喜歡」過什麼生活,而是我們「應該」過什麼生活。你會發現多半的時候我們會需要增加自己的阻力,而不是只想著舒適與方便。

    這麼說吧。我們把機器訓練得更強的同時,也別忘了把自己訓練得更強。

    設計更好的未來,就從現在開始

    理想的未來是需要想像與設計的。人工智慧當然不可避免地會成為設計的一部分,或許還能促成更好的設計。但成功的設計從來不會只有技術。需求、商業及技術要能平衡,設計才能實現,改變才會發生。

    把人工智慧當成一面鏡子,時時注意它的進展,也時時檢視我們自己。人性的本質是什麼?我們為了什麼存在?如何在基礎知識的協助下更了解自我與世界?什麼是我們真正(而不是自以為)需要的?

    活在當下,面向未來。你所熟悉的一切在人類歷史上都不過是一段極短的時期。世界的變化只會愈來愈快。日復一日年復一年重覆同樣的事的時代已經過去了。重新啟動你的大腦,重新發現世界,學習面對不確定性,用理想與視野驅動行動。

    你得從現在開始就朝理想邁進。你要開始意識到自己的生活偏離理想有多遠,然後重建自己的生活。你或許必須放棄一些方便的科技,或許也必須用上一些新科技。無論如何,如果你現在就無法主宰人生,以後也不可能。

    一九五三年的經典科幻小說《華氏四五一度》(Fahrenheit 451)曾預測電視會讓人類停止思考。這事沒有真的發生。未來永遠有多重可能,就看我們現在如何決定。正如《二○六二》作者所說的,「要確保二○六二年的世界會是我們想要的樣子,我們就需要大開大闔來思考現今的社會該做的改變。那就開始吧!」

    延伸閱讀



  • 不只恐龍復活了,你的初心也是:音樂劇《Musical TARU 恐龍復活了!》

    AM 創意製作的音樂劇《Musical TARU 恐龍復活了!》十月起北中南巡演,今天下午在高雄首演。去年看過。今年再看,又有新感受。雖然主要對象是兒童,成年人也一樣會得到啟發。

    Musical Taru!

    新版本在內容上作了不少調整,尤其下半場。結構上更完整,也更能引起孩子們的共鳴。跟去年的場地文化中心至德堂相比,今年的衛武營戲劇院的體驗更是好了幾十倍。

    Musical Taru!

    如果這衛武營戲劇院的體驗是 4K,文化中心至德堂大概是 VHS 吧。跟去年比起來,我的位置和舞台距離差不多,視覺上就是乾淨得多。音質更是沒話說得好。

    衛武營續劇院今天下午這場爆滿,而且一半以上是小小孩。你看得出來、也聽得出來孩子們的好奇與投入。家長一定可以在這過程中更了解自己的孩子。

    我想說的是,戲劇院裡的孩子們的反應,以及家長與孩子們的對話,也是觀劇體驗的一部分。你看著台上的演出,但同時也看到、聽到身邊的人的反應。那是一種即時的互動與共鳴。

    那是一種療癒。

    Musical Taru!

    台灣的成年人小時候往往還來不及當個無憂無慮、自在探索自我與世界的小孩,就被父母師長用力塑造成某種他們期待的樣貌。我們都忘了當個孩子的體驗是什麼。

    我自己在帶業界設計創新、引導洞察力的時候,常會強調一點:「注意到『有』什麼很容易。困難的是注意到『沒有』什麼。而很多時候,意識到自己沒有注意到什麼或不知道什麼,才是最重要的洞察。」

    置身在觀劇的互動氛圍之中,你才會意識到自己在成長的過程中失去了什麼:像孩子們那樣對細節的觀察,對環境的感受,對世界的接納,對美好事物的欣賞,以及自然與自在地表達自己的情感。

    你也會意識到需要把它們找回來。當然這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但總要有個開始。而我覺得沒有什麼比置身一大群孩子之中體驗他們最真誠自然的反應更好了。

    我再一次毫無保留地推薦《Musical TARU 恐龍復活了!》給我的每一位朋友,不論有沒有小孩。

    演出場次(兩廳院售票

    • 2019-10-19(六) 14:30 高雄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戲劇院
    • 2019-10-19(六) 19:30 高雄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戲劇院
    • 2019-11-16(六) 14:30 新竹縣政府文化局演藝廳
    • 2019-11-16(六) 19:30 新竹縣政府文化局演藝廳
    • 2020-01-17(五)19:30 國家戲劇院
    • 2020-01-18 (六) 14:30 國家戲劇院
    • 2020-01-18 (六) 19:30 國家戲劇院
    • 2020-01-19 (日) 14:30 國家戲劇院
    • 2020-02-15 (六) 14:30 臺中國家歌劇院大劇院
    • 2020-02-15 (六) 19:30 臺中國家歌劇院大劇院

    延伸閱讀



  • 最後一滴血,致青春

    《藍波:最後一滴血》老派直白得太精采。畢竟藍波就是個善惡分明、有仇必報的老派直白角色。或許不可能超越第一集,但依然是成功的完結。

    Rambo: Last Blood

    故事用一句話就是「你害死了我的至親。恁伯要殺光你全家。」藍波的電影主軸永遠是復仇。我們要的就是這個不是嗎?療癒心裡的委屈,多一點勇氣面對明天。

    老派直白。沒有高科技,沒有太多內心戲(你已經知道藍波的恨,以及悔恨)。這也是這部電影經典之處。它用了三十七年前、《第一滴血》第一集那個年代的動作電影的結構、節奏、視覺與動作來說故事。連預告都是。

    或者說是致敬。光第一幕就讓你想起第一集。當然各種傳統武器與殺人機關,壞人的各種死法,以及經典畫面重現,都一樣不會讓你失望。藍波一樣要先受折磨,你也再一次感到心疼。

    最後的大決戰時間不長。我沒仔細計算,可能十分鐘左右。但那十分鐘真是滿足。不只是這部電影的高潮,也是系列電影的終章,更是觀影者青春回憶的重燃。

    是的,青春。《第一滴血》上映那年,我還是個十三歲的少年。

    現在的人大概很難想像藍波這個角色在那個年代的青少年心中的意義。我們為這個角色著迷。日常生活的對話都是滿滿的藍波梗。對充滿挫折的青少年來說,一個可以投射的英雄無比重要。那是個還沒有太多超級英雄的年代。

    首映日看《藍波:最後一滴血》,前後左右坐了幾對夫婦,差不多就我這年紀。感覺起來他們好像好久沒進電影院了。特地為這部片來的。有一對甚至跟我一樣坐到最後的最後,影廳的燈亮起。

    我不知道他們的理由是什麼。當第一到第四集的片段在眼前閃過,有那麼幾秒鐘我覺得閃過的也是我的一生,從十三歲的少年到五十歲的中年。我們跟著藍波一起變老,而這個世界好像沒有變得更好。烏煙瘴氣的事依然環繞著我們。

    我們終究得跟藍波告別,跟我們自己的青春歲月告別。電影完結了,我們的人生還要繼續走下去。我們依然得保有信念與希望,堅持對的價值,盡全力去奮戰,相信這世界終將跟上。就像我之前的文章標題:

    我們對了,世界就跟著對了。



  • 我的三高對抗史

    年屆半百,加上大半輩子生活型態不是特別健康,體重又過重,慢性病很難躲得掉。直到近年認真運動,飲食與睡眠跟著改善,三高問題也逐一解決。

    Blood Pressure

    血壓

    高血壓是困擾我最久的問題。家族病史與生活型態都有影響,我在三十歲的時候血壓就高到得依賴藥物控制,過了四十歲還得用上複方藥。

    四年前開始運動,整個生活習慣跟著改變。血壓也明顯地改善很多。但因為信心不夠,藥還是繼續用。直到一年前,每日測量的數字終於穩定到讓我有信心準備停藥。

    另一個觸發點是心臟內科的候診區幾乎都是七、八十歲的長輩,目光無神,也沒有活力。置身其中,我算相對年輕。每次回診我其實都覺得有點挫折,看著身邊的人彷彿在看著自己的未來。

    跟醫師討論後,先試一季減量,每兩天吃一次。然後就真的停了。到目前為止共停了三季。血壓都蠻穩定,平常就是 125/75 上下,非常標準。

    經過一整年的評估,最近一次回診,醫師說可以不用再吃藥了,也不用再每三個月回診一次。就只交待如果連續一週每天收縮壓都在 140 以上才要用藥及回診。

    於是二十年來每三個月回診一次心臟內科的日子就這樣結束了。

    血脂

    高血脂的歷史跟高血壓差不多長。就是低密度膽固醇偏高,又沒有高到必須用藥。但長期以來我也是都放著不管,就覺得好像也拿它沒辦法。

    也是在開始運動之後低密度膽固醇的問題才略為改善,但依然略高。這不只得靠運動,飲食的調整更重要。總之直到一年前,數字終於回到正常範圍。

    尿酸

    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痛風發作是十五年前的事。就像每個痛風患者都經歷過的,一早起床痛到沒辦法走路。通常我都站著講課,還記得那天我傳了訊息給同學說下午的課幫我備張椅子。

    然後我想辦法把自己拖到診所。吃了藥,病狀很快改善。下午也能站著上課了。不然要我坐著講課我還真不會講。

    驗血尿酸果然高,但也沒非常高。猜想是那一兩天高普林食物吃太多。在那之後飲食就比較謹慎,尿酸一直都正常,痛風也再沒發作過。

    血糖

    我唯一沒遇上任何問題的就是血糖。也希望永遠不要有問題。

    延伸閱讀



  • 中正大學三十週年,憶林清江校長

    無意間翻出一張一九九三年十月中正大學四週年校慶、當時剛升碩二的我從林清江校長手中接下校長獎的畫面。看著就讓我覺得該寫下那段和林校長的緣分。

    National Chung-Cheng University

    一九九二年我考上中正大學碩士班。次年春天、第二學期學校就發生了一件教師騷擾學生的性騷擾事件。那個年代的性平意識不如現代,學校也沒有處理相關事件的委員會。媒體報導得很快,各種陰謀論滿天飛,而校方始終沒有正式、公開處理這個事件。

    此案不是發生在我的系所,雙方當事人我都不認得。但我還是在當時的網路討論區具名發表意見。然後自費排版影印貼到各宿舍公佈欄,還夾到一級主管座車擋風玻璃上。

    我在幾份文件中都點名校長和學務長回應。學務長頗不高興,透過我的所長轉知如果我不道歉就要告我誹謗。我當然沒理他。我的表達字斟句酌,我確定沒問題。

    也因為這場大戰讓我被很多師生認識。收到很多電子郵件表達關切與鼓勵。甚至還有來自海外的問候。

    很多近年才認識我的朋友會覺得我因為有某些學經歷才有這麼強烈的個人觀點與風格。剛好相反。我本來的性格就是這樣。事實上我高中時就這樣了;有文為證

    後來林清江校長主動約我聊了一下午。見面第一件事就是同理我對此案的關注及感受到的委屈,要我放心,沒有人會告我。我把對整件事的觀點表達清楚,也聽他花了點時間解說將會如何處理此案。

    最後,聊到我們對這所學校的情感,以及對未來發展的看法。結束前他送了我一本他寫的《國立中正大學的成長》。直到今天我都還記得那天在校長室裡看到的、他的溫暖神情。

    沒多久後學校開了場說明會,宣布調查結果及懲處方式。我舉手發言,嫌懲處太輕。校長也作了些解釋。當時我年輕氣盛,黑白分明。直到多年後我才比較能理解他在那個時空氛圍作決定時必須顧及的各個面向。

    這事後來落幕,我的碩士班一年級也念完了。那個學年我的成績是全班第一名,得到下學年度的教育部獎學金每月一萬兩千元,以及那個學年度的校長獎。

    過完了暑假,來到校慶。主要活動之一就是頒獎。我還記得主持人是學務長。不記得是他還是我比較尷尬了。當然對我來說正好作為前一個學期衝突的完美完結。

    但我的確記得領獎的那一刻,也就是這張照片記錄的那一刻。校長不只是形式上的頒獎恭喜,還多說了些勉勵的話。對特立獨行的學生來說,有個懂你的師長非常難得。

    二十六年過去,中正大學三十週年校慶即將到來。我從青年變成中年,林清江校長也走好了多年。但往事依然歷歷在目。校長當年對我的照顧,我會一直感懷在心。

    National Chung-Cheng University



  • 老得好的設計思考

    年歲漸增,退化不可避免。但只要你一輩子都能把自身的特性當成資源來盤點,懂得為這些資源找到最適合的應用情境,你就能一輩子持續成長,創造價值。

    Aging

    (圖為五十歲與二十五歲的我。)

    人生是一種設計。自我與世界的交集就是你存在的意義。這世界在交集中改變就是你這一生留給世界的傳承。但這交集從來不是被給予的,而是你去試探、發現與經營出來的。

    好設計是滿足各方限制的平衡。對人生來說,不論是青年、中年或老年,你都得平衡三個面向:

    • 資源:你的性格、能力、經驗與人際連結。任何你的與眾不同之處都是資源。所有的特質,包括那些刻板印象認為是缺點的特質,都能創造價值。資源盤點要有全貌觀。
    • 需求:這個世界的樣貌與變化。在充分盤點自身資源、了解自己的同時,也要能持續積極探索這個世界,一如當年那個好奇、少年的自己。如此你才知道你能在哪些面向連得上。
    • 永續:做只有你能做、而且做了能幫助自己成長的事。如果你能做但別人也能做,放掉。如果只有你能做但只是單純責任感,也放掉。要能和世界共創價值、共同成長,投入資源才值得,人生也才能永續經營。

    如何平衡,只有你自己知道。每個人和世界的關係都是獨特的。最好的人生永遠是自己動腦筋設計與實驗出來的。不要每天去參考別人的生活,去套用別人的成功模式或解決方案。那個大家都走一樣的生涯路徑的時代早就結束了。

    我們活在害怕失敗的文化中。但最好的解決方案永遠是在早點失敗、快速失敗、經常失敗、大量失敗的試誤過程中發現的。一旦你能訓練自己享受失敗,你就能一輩子享受這種創新的節奏。所以這心態其實不分年紀,愈早開始愈好。

    當然你也得懂得賦能自己。是的,你的體能上限是在逐年退化。但只要有清楚的訓練意識與強大的自我效能,你永遠可以比不訓練的自己更強。你永遠可以比不訓練的自己有更多的資源,更與眾不同。

    這也是為什麼我在〈不老人生,從還不太老的時候就該開始了〉要強調這幾個面向:持續提升體適能、真正認識自己、確認自己和世界的關係。如果一輩子沒想到要做這些事,或是一直迴避這些事,真的老了才啟動會非常困難。

    把自我當資源來盤點,把世界當市場來探索,把人生當產品來設計與經營。唯有如此你才有機會持續活出自我、創造價值,直到最後一刻。

    延伸閱讀



  • 持續運動四年記:維持運動習慣的秘訣

    持續運動第 209 週,滿四年。總共 1,365 次,1,124 小時。平均每週 6.5 次,每次 49 分鐘。各類型運動佔總時數比例大致是自行車 45%,跑步與步行 20%,肌力訓練 25%,其他 10%。歷年回顧過不少體悟,這次把焦點放在習慣的維持。

    Cycling

    考慮最糟的情況(worst case scenario)

    我的運動契約一直是每週至少三次、每次持續至少三十分鐘。每週累積至少一百五十分鐘中等強度或七十五分鐘高強度運動。皆以心率為判準。

    這個最低限度的契約考量的是最糟的情況,例如非常忙碌、生病或受傷時,如果一週至少有個三次到公園快走,也能達標。運動契約維持低標很重要。它讓你不會在某幾週因故無法達到高標而感到挫折。

    當然絕大多數的時候還是肌力訓練與有氧運動並進,持續漸進超負荷。

    維持運動類型與強度的多樣性

    每一種運動都只訓練特定的身體能力。要均衡提升體適能就不該只做一兩種運動。維持多樣性還可以維持新鮮感。而當你的狀況不適合做某種運動時,也找得到替代方案。

    多樣性不只類型,也包括強度。不要覺得每次運動都要有什麼訓練效果。那樣你不可避免很快會遇上中斷與挫折。還是要有一些強度或許不夠但好玩的活動:例如騎公共自行車兜風或沿著河岸健走。

    逐漸以運動取代其他休閒活動

    所有的休閒活動競爭同樣的休閒時間。要逐漸用運動取代一些靜態、甚至不那麼健康的休閒。就像富邦集團蔡明忠董事長原本有菸癮,後來「想抽菸的時候就去運動」。以運動取代抽菸,也開始建立運動習慣。

    設計各種觸發運動行為的線索與規則

    你要有夠多線索提醒自己運動。運動契約本身是一種基本的提醒。例如到週五了,這週只運動兩次,時數又不到一百五十分鐘,那是不是在這週結束前想辦法動到達標?

    排每週行程時,先把運動時間排好,再排其他活動。

    維持基本運動契約所需時間其實不多。再忙,時間都夠。重點是當你有一小段空檔時要想到可以運動,而且知道當下可以做什麼。

    郭富城說他每晚量體重,超過六十四公斤就立即去運動。運動跟體重的關係當然不這麼直接,但只要能簡單有效觸發運動行為都好。

    我自己做常規的肌力訓練有個「今天不痠就做」的原則。有時強度高一點隔天肌肉痠痛,就暫停改別的運動。但如果不痠不痛又有半小時到一小時的空檔,就鋪好健身墊去動一下。

    另一個規則是「覺得懶得動就去運動」。會覺得懶得動就表示你有時間,而且身體狀況還可以。此時不動更待何時。

    還有一些脈絡相依的線索。例如在通勤的路途中利用步行與公共自行車累積身體活動。或是假日步行探索城市的陌生角落。

    社群永遠是最強的提醒。例如社群網站上看到哪位朋友又去運動了,而自己這天有空,那就找機會動一下。當然,車隊的團騎活動我也會早早排進行事曆。

    持續運動即將邁入第五年,人生也將邁入五十歲。我會繼續動下去。希望你也一樣。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