削足適履的英文路標

最近一兩年,高雄市的四維、五福與民生路這幾條主要幹道上,出現了一些與太陽能路燈共桿的內照式路標。這些路標就像一般商家內置光源的壓克力招牌一樣,在夜間看起來比傳統的反射式路標亮。遠遠看過去,搭配海鷗造型的路燈,其實蠻漂亮的(見圖,點圖放大)。

Street Sign

可惜的是,這些路標就只是「看起來漂亮」,徒具形式而已。就功能性而言,其實大有問題。主要在於相對於中文字,英文的字體實在太小。某些路標上的英文字,甚至小到即使距離只有三米也認不出來。認不出字的路標,比沒有字的路標還糟糕。如果一片空白,駕駛人忽略它們就是了。如果還有密密麻麻的小小字,駕駛人為了認字,或許一不小心就會發生意外。

在這些超小字路標之中,最糟糕的就是比較小的正方形路標。在有限的面積之中,放幾個中文字還沒什麼問題。但為了能塞進一長串英文,英文字體往往就被縮得很小,小到無法辨識。這種削足適履的作法,充分反映了國人只重表象不重實質的形式主義心態。

為了記錄這荒謬的現象,也為了想知道那些英文字到底有多小,前幾天,我在廣州一街和忠孝一街之間的一小段五福路上,隨手拍下十二面方形路標。我在高雄市政府交通局的網站上查不到這些路標大小的規格;根據目測,有顏色(藍、綠或咖啡色)的部分長寬大約各 40 釐米。

路標很高,我不可能爬到它的正前方拍照。我通常是利用等紅綠燈的時間拍照,不然就是在路邊臨時停車時拍照。這樣拍到的路標,影像的形狀就不可能是正方形的。為了計算中文和英文字的大小,我在我的 Ubuntu Linux 筆記型電腦上,用開放原始碼影像處理軟體 GIMP 的「透視工具」,將每一面路標的影像都還原成同樣大小的正方形。(見圖,點圖放大。)

GIMP 透視工具

然後,把十二面路標分成兩組,貼在兩張白色底色的影像上。(見圖,點圖放大。)

方形路標第一組

方形路標第二組

在這十二面路標之中,英文字最小的是這一面(見圖,點圖放大):

國稅局

圖上的路標含外框長寬約 50 釐米,上面的中文字是「國稅局」,英文字是 “Kaohsiung National Tax A Diministration"。注意到了嗎?英文不只字小,還拼錯了。

接下來,我用 GIMP 的「測量工具」,以像素為單位,測量這面路標中的中文和英文字的寬度。(見圖,點圖放大。)

GIMP 測量工具

中文每個字 120 像素,換算成實際尺寸約 9.38 釐米。第一列英文寬 415 像素,共有 39 個字母及空隔,平均每個字母 10.64 像素,換算成實際尺寸約 0.83 釐米。中文字的大小,是英文字母大小的 11.3 倍。

我也測量了 Harry Potter and the Order of the Phoenix哈利波特:鳳凰會的密令)中英文版的字體大小,作為對照。中文版直印,每行高度 15.8 釐米,有 44 個字,平均每個字 0.36 釐米。英文版每列寬度 10.1 釐米,約有 65 個字母,平均每個字母 0.16 釐米。中文字的大小,是英文字母大小的 2.25 倍。和之前的 11.3 倍相比,你就知道路標上的英文字真的太小了。

在 30 釐米的距離,兩本書都很容易閱讀。在此距離下,每個中文字的視角是 0.67 度,每個英文字母的視角是 0.29 度。所謂視角,是指將一個物體(例如一個中文字或英文字母)的左、右兩側以直線連到眼睛中心,這兩條直線形成的角度。在閱讀的研究中,通常都是以視角為單位來計算文字的大小。

最後,讓我們回到街頭。要在什麼距離,那面路標上的字,才會和在 30 釐米的距離看到的書上的中文字或英文字母有一樣的視角呢?如果是英文,答案是 1.6 米,差不多就是人站在路標下,頭頂到路標的距離。比 1.6 米還遠,就看不清楚了。例如,即使離路標僅有一輛車的距離,要認路標上的英文字,就已經很吃力了。如果是中文,在 8 米的距離,路標上的中文就和在 30 釐米外看到的哈利波特中文版上的中文字有一樣的視角了。

不曉得這種削足適履的愚蠢路標是誰設計出來的?高雄市政府交通局的官員每天上下班都看得到這些路標,看多了不會覺得很難為情嗎?

註:更多高雄市的路標怪象,請見:大港拼音奇景「高鐵左營站」拼音奇景小港機場拼音奇景(上)小港機場拼音奇景(下)國王的拼音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