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Chih-Hao Tsai

大雨過後的深夜,倒了一杯 Martell XO,坐在電腦前。看著那杯酒,不知道為什麼,一切都變得有些陌生。很久沒有在這個時候仍然醒著感受深夜的寧靜了,更不記得上回是什麼時候在這樣的夜裡還獨自醒著而且有一杯烈酒在手中。

Read More 酒話

四年前的九月,各位同學成為本系的新鮮人。而我則是在同一年的八月底回到母系擔任教職,只比各位早了兩個星期。在我的心中,我一直不覺得我是各位的老師。對我來說,各位就像是我的同學和朋友一樣。所以,既然四年前和各位一齊來到此地,在今天這樣的場合,我一直覺得我也應該跟各位一齊畢業。

Read More 我會想念你們

烈日下,我避開路人的目光,快步走向停車場,溜進停在樹下的車裡。車窗外不遠處的那隻黑狗,正把頭埋在不知誰留在地上的便當裡,大口吃著剩飯剩菜。那食物未必美味,那被曬得發燙的水泥地也未必舒適,但牠似乎就這樣接受了牠的命運,兀自吃著。那景像再次提醒了我,為什麼此時此刻會來到此地。我鎖住車門,戴上墨鏡,發動引擎。感覺自己像是剛從綁匪手中掙脫的肉票,又像是剛剛越獄成功的死囚,迫不及待,我準備逃亡。

Read More 逃亡

「天龍八部」及「臥虎藏龍」兩部武俠小說的部分章節,最近成為中國大陸高二學生語文課的選讀教材。蔡明亮導演的電影「天邊一朵雲」在柏林影展得獎,回到國內,國人關注的卻只有「口交鏡頭是不是真槍實彈」。這兩則新聞,在本質上其實是有關聯的。

Read More 為什麼看不懂?

受虐的邱小妹妹成為醫院人球案,震撼了台灣社會。涉及此案的每一個醫療專業人員都認為自己沒有錯,而社會大眾則急於找出那些該為此案負責的人。於是,事發兩天後,我們就看到台北市衛生局長遭撤職,仁愛醫院兩醫師被記過。

Read More 邱小妹曾流失的機會

「我幫你先全部染這個顏色,然後再用比較淺的顏色挑染。這樣黑頭髮長出來不會變成很明顯的兩截,白頭髮長出來也比較看不出來。」

Read More 髮事

網際網路並不是單純的「電腦」網路,而是由使用網路的人、人與網路互動的軟體界面、與各種網路通訊協定與硬體設備結合而成的複雜系統。討論人與網路的關係時,如果只著重網際網路的技術面,或是只著重網際網路對人的外顯行為所產生的影響,所得到的印象將不可避免地不完整且沒有代表性。

Read More 心理學與網際網路

二十年前,台灣正處於解嚴前的轉型期,面臨許多改變的可能性。每個人都在問:台灣要往哪裡去?柏楊的「醜陋的中國人」與龍應台的「野火集」剛出版,很能反映當時的社會趨勢。現在三十五歲以上的人應該都記得,那個時代的台灣人對台灣社會的自我批判非常強烈,反省也非常深刻。

Read More 二十年之後

時值暑假,前往公共場所的人比平常多很多。人多,不管做什麼都要排隊。上個月,我在海生館排了一個半小時的隊,才進得了該館最有名的白鯨生態教室。排隊是小事,但如果仔細觀察人們排隊的習慣,可以看出行為背後的基本思考特性。

Read More 不會排隊

上周末,高雄市議員補選投票日當天,和另外近七成市民一樣,我沒有投票。我選擇了參觀兩場當天在高雄市正式開展的展覽:高雄市立美術館「懷德史密斯繪本原畫展」與國立科學工藝博物館「人體大探索展覽」。

Read More 高雄人的蛻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