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創,文愴

日前造訪了嘉義檜意森活村。原本對這個日式官舍建築群期待甚高,到了現場卻大失所望。不是建築的問題。林務局把建築修復得很好,但是這基本條件好到不可能搞砸的景點委外經營(檜意森活村股份有限公司)之後卻被搞砸了。

Kuaiyi Senhuo Cun (Hinoki Village)

看看嘉義市商圈文化促進協會的 KANO 故事館。要把建築的外觀搞成這樣,給你一個貨櫃屋就好了,不要這樣糟蹋日式建築。要說這是《KANO》電影中近藤教練的家,室內所有細節就要給人八十年前年日治時期的感覺,不要只是找一堆不同時期的舊物做出假掰的懷舊味。

檜意森活村的問題和近年台灣許多標榜「文創」的景點很類似:做了太多見樹不見林的包裝,甚至過度包裝,卻失去與人連結的核心價值。檜意森活村的英文名稱是檜木的日文拼音,網站上還刻意用了「郵便箱」這樣的日語詞彙。這都已經過度包裝到畫虎不成反類犬了。

這個區域與人連結的核心價值基本上就是「林業」與「歷史」。這裡原是林業村,林業原本就和人們的生活密切相關。這是個歷史建築群,透過古蹟讓人們有機會體驗到同一空間的不同時間的樣貌。藉林業讓人們體驗到生活的層次,藉歷史讓人們體驗到時間的層次,這是園區應該要為人們帶來的價值。

當林務局與經營的業者都忽略了核心價值,只想著非常表象的「古蹟活化」,把歷史建築的空間拿來做一些抽離脈絡的事,例如當成咖啡館或展場用,或是急著賣東西,這個地方也就失去了獨特性,變成一個俗氣的普通公園。

我 1992-1994 年間在中正大學念碩士班,在嘉義住了兩年。雖然只有兩年,嘉義卻給了我家的感覺。當年林清江校長跟我單獨聊過幾次,教了年輕氣盛的我許多做人處世的道理。嘉義對我來說始終不是異鄉,而是另一個故鄉。每次回嘉義,都覺得像回家。偶而甚至會有點近鄉情怯。

National Chung Cheng University

這次回嘉義,也回母校。駕車從市區走文化路經頭橋到民雄,如果把沿途的便利商店拿掉,感覺就像回到二十年前。整個嘉義在過去二十年都變得不多,像是保存得很好的時光膠囊。這些不變的嘉義,包括那有點亂的交通,反倒比都更後的嘉義(例如檜意森活村)帶給我更多溫暖。

回民雄,除了吃鵝肉,也去參觀了另一棟重新修復的日式建築,原民雄放送所之招待所。這裡很安靜也很乾淨,兩層樓的招待所大致修復完成。脫了鞋入內參觀,放鬆地坐在塌塌米上,頗有回到過去生活的感覺。周邊還有一些修復中的建築,希望完工後也能持續維持原貌,留白。拜託別再搞什麼文創了。

Minxiong Fangsong Suo (National Radio Museum)

延伸閱讀: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