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tegory Archives 文化
  • 公路車日記:奮起攻頂

    六月二十三日參加捷安特南區聯合活動奮起攻頂,一百位車友從嘉義市區騎上奮起湖。騎車四年參加過無數活動,第一次未能完騎。但是出乎意料的轉折永遠是最有啟發性的體驗。

    奮起攻頂

    二二八紀念公園,0K,0:00

    奮起攻頂

    十幾位高雄車友清晨四點半從高雄搭遊覽車北上,六點十分抵達二二八紀念公園旁的空地。各地車友會合報到後,七點準時出發。第一段路下了點雨,但不大。

    159甲與 124-1叉路口,14K,0:50~0:55

    七點五十分抵達第一補給點。在此短暫休息五分鐘後繼續上路。

    124-1 與159甲叉路口,20K,1:40~1:45

    八點四十分回到 159 甲。路口設有簡易補水站。今日悶熱,水的消耗量很大。補水,短暫休息五分鐘。

    三泰商店,26K,2:15~2:30

    九點十五分爬完第一段長坡,抵達第二補給點。到這裡體能都還沒有問題。在此上個廁所,休息時間長些。十五分鐘。

    第二段長坡起點,29K,2:35

    離開第二補給點後就是三公里的下坡路段。其實頗辛苦。路面不是特別好,有些地方有坑洞與泥沙。已經儘量減速了,騎過去車子還是會彈跳起來。

    第二段長坡有十七公里。距離雖比第一段短,但是更陡,難度更高。尤其縣道的坡度限制不如省道嚴格,其中分布大量的 10% 以上的陡坡。

    開始爬坡之後沒多久就開始抽筋。坡較緩處尚可邊騎邊緩解,遇陡坡則加劇,不得不下車。就這樣騎騎停停,我覺察到這差不多就是體能極限了。是可以一直騎騎停停下去到終點,但會花掉太多時間。

    光華國小,36K,4:05

    爬了七公里之後看碼錶,到目前為止總爬升一千公尺出頭,離完騎的一千七百公尺還差得遠。心想關門前到不了了,十一點零五分上了收容車。

    苦楝老樹,38K,4:15~4:35

    十一點十五分跟著收容車來到兩公里後的第三補給點。路程陡坡不斷(之後到台 18 線亦然),都超出我當下的體能。捷安特的夥伴問我要不要載我到陡坡路段結束再讓我下來騎到終點。

    我想了一下,覺得如果要騎就騎全程。不然停在這裡就好。我沒那麼在意一定要騎進終點。平日練不夠,藉由此次活動知道身體當下的極限,這就是豐富的訊息了。就停下來吧。

    奮起湖中和國小,49K,5:10~6:10

    奮起攻頂

    十二點十分來到終點。領獎牌與證書(雖然沒完騎領得有點心虛),吃便當,跟車友們交流心得。下午一點十分遊覽車發車,四點半返抵高雄。

    心得

    由於平日耐力練得少,表現得不好是正常的。挫折與遺憾倒不至於。反倒是因為在此之前從沒上過收容車,覺得是難得的體驗。

    奮起攻頂

    雖然實際上大部分的時候都還是自己一個人騎車,跟熟識的車友一起參加活動樂趣還是比較多。起點、補給站、終點與遊覽車上睡不著的閒聊,都很有意思。

    捷安特南區的聯合活動當然還是一如既往,把車友們照顧得無微不至。好得沒話說。其實參加活動除了騎車,當然也想看看這些有時也只有在大活動才遇得到的捷安特夥伴,像看老朋友一樣。

    奮起攻頂

    這也是我剛買一週的 Garmin Forerunner 945 運動錶第一次記錄騎車。開始,結束,儲存,搞定。雖然第一次騎車用它但是感覺熟悉到像是已經用了好幾年了。是隻好錶。

    延伸閱讀



  • 好奇、觀察、重新發現世界:讀劉克襄《福爾摩沙大旅行》

    讀一百五十年前西方人的台灣遊記,最讓我讚嘆的是他們的好奇心與觀察力。好奇心帶著他們去探索未知世界,觀察力則讓他們的體驗能夠被注意與記錄下來。

    福爾摩沙大旅行

    好奇心

    好奇心是人類存在的本質。對未知的好奇觸發我們探索的動機與冒險的勇氣。新體驗帶來的啟發與新發現帶來的驚喜則又回過頭來強化了我們的好奇心、動機與勇氣。

    人類從演化到這個世界上以來的文明一直都是這樣推進的。只是隨著知識的累積,好奇心也在接受教育的過程中逐漸被磨光。我們都在學別人發現的知識,自己卻忘了如何探索世界。

    很多時候我們變得膽小。當我們想探索什麼的時候,心裡就有個小聲音說:「以前一定有人做過。上網查一下別人怎麼做吧。」於是我們永遠跨不出第一步。

    到最後,這個社會上大多數的人一輩子都活在同質性很高的親友與同事組成的小圈圈,對世界不了解且充滿偏見。還保有好奇心的人很少。

    觀察力

    觀察力也是人類與生俱來的能力,在科技不發達的一百五十年前更顯重要。沒有照相機,沒有錄音機,沒有攝影機,一切就只能依賴人的感官與紙筆了。

    隨著科技的進步,我們的觀察力反而愈來愈少磨鍊的機會。我們經常視而不見,聽而不聞。到處拍照、錄音、錄影,好像記錄了很多資訊,卻很少真正注意與觀察到有意義的現象。

    到最後我們也不觀察了。旅遊就是跟著前人的腳步,這個景點這樣拍,那個景點要打卡。還有那些一直叫你看這看那、做這做那、說一些很瑣碎又沒重點的故事把你時間佔滿滿的導覽。你不會有機會主動觀察、探索與體驗。

    日常生活更是如此。我們知道的愈多,觀察得愈少。我們一直在學習那些已知,卻忘了這世界的已知永遠只是冰山一角。

    人生的大旅行

    過去一百五十年這個世界經歷了翻天覆地的改變。從工業革命到兩次資訊革命,世界變化愈來愈快,不確定性也愈來愈高。我們熟悉的世界逐漸消失。突然之間,我們又跟十九世紀的西方旅行家面臨一樣的挑戰。

    在二十世紀,生涯路徑有明確結構與方向。幾歲的人應該或不應該有什麼樣子,應該或不應該做什麼,都有明確的定義。大部分的人也就順著走下去。來到這個世紀,傳統的生涯路徑逐漸消失。我們愈來愈難有前人的經驗可以參考,也愈來愈難有前人走過的路可以走。

    換句話說,我們比我們的上一代更需要找回好奇心與觀察力,持續重新發現這個世界。《福爾摩沙大旅行》裡一百五十年前遊台灣的西方旅行家的故事,以及劉克襄對這些故事的重返與考證,是最好的啟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