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tegory Archives 社會
  • 宜居、永續、地方創生

    行政院宣示明年為台灣地方創生元年。達到區內移入與移出人口均等的目標是好的,但五大戰略一開始就失了準頭。其實真正要解的還是兩個基本問題:宜居與永續。

    地方創生

    想想陶淵明在《桃花源詩》描寫的桃花源不正是如此?宜居:不分老少都跟隨自然的韻律,過著健康快樂的生活。永續:自給自足,均衡發展。連觀光都解了:外人看了心生羨慕,一心想著還要再來。

    當然,現代的城鎮不可能也不需要像傳說中的桃花源那麼封閉。但即使過了一千六百年,從宜居到永續,頂多再加個觀光,很多事情的本質還是沒有改變。

    不管哪個區域,以人為中心思考,宜居的目標狀態都很類似:營養均衡的飲食、充足的運動與休閒、良好的睡眠,以及個體從自我認同、實現、成長、創生與傳承等不同人生階段發展任務的完成。

    目標清楚,地方創生要做的就跟著清楚了:妥善盤點在地(也許結合鄰近社區)資源,創造出能夠促成態度與行為改變、達到與維護上述狀態的產業與基礎公共建設。最重要的是,能夠永續發展,不過度依賴外部資源。

    講得白話一點,只要專注運用在地脈絡設計能豐富休閒促進健康、讓在地人好好吃飯、好好運動、好好睡覺的獨特環境,讓在地人的生活品質好到外地人想來體驗甚至移居,健康、產業與觀光的問題都一併解決了。均衡當然也解了。

    不要以為這很容易。閉上眼睛想一下,你過去這週都吃了些什麼?做了些什麼運動與休閒?你的體適能(包括體重與身體組成)好嗎?睡得好嗎?身心健康嗎?知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在忙些什麼?有多少煩惱與壓力?知不知道自己的存在有什麼價值?

    這事不分城鄉。即使是最繁華的都會區,人們的身心狀態也未必良好。反過來看,傳統意義的郊區與偏鄉也許更有機會變得宜居。只是以往我們都以城市為參照點,就覺得自己什麼都不如人家。若以促成某些目標狀態來重新檢視在地資源,你會發現其實充滿了機會。

    再看國發會的五大戰略:企業投資故鄉、科技導入、整合部會創生資源、社會參與創生以及品牌建立。這些事情本身沒有不好。但不能沒有方向。十多年來我在產官學界看過太多「有很多解決方案但解錯問題」的例子。通常結果不會更好。或許還會更糟。

    一個地方必須真正宜居,而且能夠永續維持,才能逆轉人口流出趨勢。要從傳統的「別人有,我也要有」的框架轉為改為「我有些什麼是別人沒有的、而且能解決重要問題的資源」來思考,才能扣緊問題,設計翻轉才有價值,地方創生也才會實現。

    延伸閱讀



  • 宜居,從宜步行開始

    上週日從高雄小港騎自行車回市區,路上看到兩位坐輪椅的長輩被推在慢車道上。這當然是因為人行道的缺失,甚至缺乏。我們的政府總愛大型建設,忽略了最重要的基礎建設:步行環境。

    Walkability

    良好的步行環境對城市的宜居至關重要。曾有加拿大學者研究發現,可步行性(walkability)愈高的社區,居民騎自行車或利用公共運輸的比率較高,而肥胖與相關疾病的盛行率也愈低。

    可步行性是公共運輸的基礎。一個城市就算有再綿密的軌道與公車路網,市民仍然必須依賴步行,而且是大量的步行,才能順利從一點移動到另一點。

    可步行性也是健康促進的基礎。讓市民離開坐式生活,開始動起來,最簡單的活動就是步行。如果這都做不好,每個開車騎機車的傢伙都病懨懨,誰會相信你的城市樂活宜居。

    換句話說,可步行性直接連結了經濟學人宜居性調查的「基礎建設」,也從預防的層級間接連上「健康照護」。可以說是基礎中的基礎。它不只是公共運輸的基礎,也是健康促進的基礎。

    Walkability

    只是這永遠是台灣的公共建設中最被忽略的一環。以這一兩個月的台鐵台中高架通勤車站與高雄地下通勤車站的啟用為例,實際體驗與觀察發現,其實也就是車站開始營運。站外的步行環境都還沒有跟上。

    環境永遠不會完美。在督促政府改善步行環境的同時,市民自身的行為也要改變。不能因為環境不完美,你就什麼都不做。去做,才知道環境多糟,也才知道如何對政府施壓。

    別怕步行。騎機車也得曬太陽。你騎車會防曬,步行照辦便是。若在某些路段必須走上車道,靠左。順便記錄違規佔用騎樓人行道者,提出檢舉。自己先改變,環境才可能改變。

    也有一些時候,環境改善了,但人的行為還是照舊。例如很多高雄人還是習慣汽機車點對點移動,很少利用公共運輸與步行,也就感受不到城市的改變。如果你願意步行,就能你以新的方式探索城市,也能獲得驚喜。

    Hualian Bus

    例如外地人來高雄因為沒有自用運具,反而比更地人更常步行。我就發現有時外地人比本地人更知道如何利用公共運輸及步行在城裡移動。就像我之前去花蓮就是利用公車與步行移動,而很多本地人還不太知道怎麼搭公車。

    我會建議,從現在開始,不論城鄉,每個人都要訓練自己,短程(例如只有兩三公里)汽機車旅次儘量改為步行。你如果願意改變,不只你自己,全家都會獲益,國家也會進步。

    宜居城市,就從宜步行開始。

    延伸閱讀



  • 改變,從自己開始

    每到選舉時節,候選人都會誇口說會帶來什麼改變。而大眾也期待誰當選後真能改變些什麼。然而正如所有事情一樣,改變,如果要發生,就要從自己做起。

    Zhengyi Station

    例如,了解你的城市。大部分的人即使在一個城市生活一輩子,對自己的城市所知仍十分有限。大部分的區域你從沒去過,大部分的街道你從沒走過。每個人的生活範圍都非常封閉。

    何不租輛公共自行車(有自己的車當然更好),離開你熟悉的區域,離開常走的街道,抽空探訪那些也許不算遠、但你卻從未造訪過的角落,看看不同地方的人的生活環境與方式?

    時間不需要太長。一般人飯後散步的時間,差不多一兩個小時就很夠了。經常這樣做,你的活動量會提高,對城市的認識也會增加,而過程中則會得到愉悅與驚喜。

    Caogong Zun

    當然,我們的生活環境永遠不會完美。你一定會有機會發現城市需要改進的地方。當很多人都跟你一樣跳脫習慣的腳本,探索自己居住的城市,這股由下往上匯聚、推動城市進步的力量就會愈來愈大。

    更好的生活是要自己積極經營的,不是政府賜予的。沒有人知道最適合你的生活是什麼,就連你自己也只有試過了才知道。你如果什麼都不做,就期待誰選上之後一切問題都自動解決,這種事是不會發生的。

    Gushan Station

    捫心自問,你是哪一種人?當遇到挫折或阻礙時,你會抱怨都是別人的錯,然後放棄,無助地期待被救援?或是想辦法去理解與克服,並在過程中持續成長?

    不是說別人都沒有錯。而是如果你永遠都只會外在歸因自己的挫折,你永遠都不會改變的。就算改變的機會來了你也抓不住。到最後,抱怨成了你人生唯一會做的事。

    當我們自己追求改變,為人生當責,我們才會更了解自己,也才會知道環境應該如何改變。在跨出舒適圈、追求改變的過程中,我們會變強,也會更有力量與機會為環境帶來改變。

    這就是為什麼我說「改變,從自己開始」。不是叫你不要對候選人有所期待,而是不要有不切實際的期待。不要期待他們承擔你的人生責任,不要期待他們解決你的人生問題。

    選擇當然很重要。但不只是投票,更要為自己的人生做出正確的選擇。如果你懂得選擇對自己最好的生活方式,包括但不限於最基本也最重要的飲食、運動或睡眠,並在各種限制條件下積極實踐,那麼不管誰選上,你都會變得更好。

    延伸閱讀



  • 高雄鐵路地下化:意義與展望

    上週末結合搭車與步行,在六小時內造訪了高雄鐵路地下化與捷運化之後的鳳山、科工館、民族、高雄、三塊厝、鼓山、左營等七個站。印象極好。我相信它對高雄的影響會比捷運還深遠。

    Kaohsiung Station Concourse

    捷運化之前的縱貫鐵路站距長,站與站之間的區域總是看得到卻到不了。就算從最近的車站轉乘,也未必有公車。如今沿線新設七個通勤車站,以往難以抵達的區域變得容易接近。

    Science and Technology Museum Station

    以往地面鐵道因為噪音的關係,某種程度上算嫌惡設施。一如運河邊的社區,鐵道邊的社區往往較封閉,發展也較停滯。如今通勤車站都設在這些區域(例如科工館、民族、三塊厝車站分別在大順、民族與自立陸橋下),也翻轉了城市的空間。

    Sankuaicuo Station

    結合以上兩個改變,市民將有更多機會抵達以往不易利用公共運輸抵達的地點,也會有更多機會造訪可能在城裡住了一輩子都沒去過的區域。市民多了探索的樂趣,也會從新的理解中形成新的城市認同。

    Gushan Station

    而當這十五公里的鐵道路廊周邊的道路(包括自行車道與人行道)完成後,鐵道兩側的區域合而為一,也真正重新定義了城市的空間。一如當年的台北捷運淡水線。

    Minzu Station

    相較之下,高雄捷運的兩條路線基本上還是依附既有空間,沿著汽機車移動的幹道興建。對很多市民來說替代性不強,衝擊性也不夠。當然一開始如此選擇路線也是為了替代地面車流,但成效十分有限。

    Zuoying Station

    此外,捷運仍然是比較「都會化」的,使用者多少還是中產階級為主。而台鐵的客群是真正不分階級的。台鐵的現代化與捷運化更能彰顯公共運輸的價值。這就是為什麼我相信台鐵捷運化的影響會比高雄捷運還大。

    Fengshan Station

    在這個脈絡看高雄輕軌第二階段的建設會更有意義。輕軌第二階段經過的區域有很多舊部落,或許離幹道不遠,但公共運輸就是不便。輕軌打通並串連這些空間之後,也會有同樣的翻轉效果。

    Minzu Station

    回到車站與服務。這幾個新的車站設計都很現代,不至於太土或太俗。簡易站有簡易站的精緻,又不會過度設計。大站有大站的氣派,也不會過於浮誇。不論小站大站,空間結構也都簡單,不太會讓人迷路。

    Sankuaicuo Station

    不過除高雄站外,其他車站,包括鳳山車站,都還沒有對號列車的自動售票與取票機(就算是高雄車站也只有四台)。所以你得臨櫃處理。有些小站站務人員不多,你還可能遇上售票窗口暫停服務的情況。

    EMU800

    另外就是區間車班次真的太少。你可以不要就在月台枯等。把等車的時間用來走到下一站再搭車,那也是探索城市、轉換視野的好機會。當然還是希望班次能多一點啦。

    延伸閱讀



  • 多發廢文,少喝酒

    看到一則 BBC 的新聞報導,二十五歲以下的英國年輕人不喝酒的比例在過去十年間逐漸增加。這是有益健康的好現象。我沒看過台灣的相關統計,不過趨勢應該類似。

    Selfie

    報導沒提到原因。我猜想跟社群網站有關。在社群網站之前的時代,社交是面對面的活動。在這樣的場合,就有酒精助興。我都還記得我們的上一輩以及我自己年輕時飲酒的瘋狂程度。

    那個年代,生活中的派對與工作上的應酬,都離不開酒精。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一瓶一瓶、一桌一桌地飲酒中,我們一點一點地建立自己的人際網絡。這當然沒有效率,健康也受影響。

    《時代》雜誌 2006 年的年度風雲人物是每一個網路使用者,2010 年的則是 Facebook 創辦人 Mark Zuckerberg。整個大脈絡就是社群網站的形成。人們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建立連結,改變了世界。

    也許這也間接改變了社交飲酒的文化。現在不用喝酒,甚至不用面對面,也能建立人際連結。而且某種程度上範圍更廣,目標更精準,效率也更高。

    就像我在九年前這篇〈太空站與部落格〉說的,每一篇文章就是我的「代理人」。全年無休,幫我和有共同興趣的人建立連結。社群網站則讓這件事更容易發生。

    隨著交通建設的進步,例如高鐵的出現,人際連結從線上到線下的轉換也更容易。我在七年前的〈移動的力量〉說過:「網路讓從前不可能的工作與生活型態變得可能,而高鐵則讓可能變得可行。」

    從前的不可能的變得可能:藉由網路,我讓各地對我的專長有興趣的人認識我,也讓我認識許多我感興趣的人。之後還可以透過網路進一步交流與合作。這是之前不太可能做到的。

    可能變得可行:不論是會議、研究或授課,都還是需要面對面交流。這時高鐵就發揮了功能。台灣其實不大,有了高鐵,你可以在一天之內從高雄往返絕大多數的行政區,中間還有足夠的休閒與工作時間。

    而這整個過程都不需要飲酒。回顧過去十年,我自己的確也愈來愈少喝酒。我常感嘆,如果沒有網路,我必須用上一代的應酬模式建立人脈,可能早餓死了。

    有趣的是就連獨酌都少了。寫作是一種療癒。部落格文章長些,不會每天寫。但 Twitter 和 Facebook 的短文可以每天寫。想到就寫,不論何時,不管在哪。這多少也替代了飲酒。

    社群網站不是沒有問題,每個人都看過也經歷過一些蠢事。但整體來說,我歡迎過去十年的改變。

    當然啦!大眾對健康的重視,以及運動的風氣,多少都有助於減少酒精的攝取。但我相信網路也扮演也重要的角色。多發廢文有益健康,你說是吧?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