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tegory Archives 社會
  • 高雄鐵路地下化:意義與展望

    上週末結合搭車與步行,在六小時內造訪了高雄鐵路地下化與捷運化之後的鳳山、科工館、民族、高雄、三塊厝、鼓山、左營等七個站。印象極好。我相信它對高雄的影響會比捷運還深遠。

    Kaohsiung Station Concourse

    捷運化之前的縱貫鐵路站距長,站與站之間的區域總是看得到卻到不了。就算從最近的車站轉乘,也未必有公車。如今沿線新設七個通勤車站,以往難以抵達的區域變得容易接近。

    Science and Technology Museum Station

    以往地面鐵道因為噪音的關係,某種程度上算嫌惡設施。一如運河邊的社區,鐵道邊的社區往往較封閉,發展也較停滯。如今通勤車站都設在這些區域(例如科工館、民族、三塊厝車站分別在大順、民族與自立陸橋下),也翻轉了城市的空間。

    Sankuaicuo Station

    結合以上兩個改變,市民將有更多機會抵達以往不易利用公共運輸抵達的地點,也會有更多機會造訪可能在城裡住了一輩子都沒去過的區域。市民多了探索的樂趣,也會從新的理解中形成新的城市認同。

    Gushan Station

    而當這十五公里的鐵道路廊周邊的道路(包括自行車道與人行道)完成後,鐵道兩側的區域合而為一,也真正重新定義了城市的空間。一如當年的台北捷運淡水線。

    Minzu Station

    相較之下,高雄捷運的兩條路線基本上還是依附既有空間,沿著汽機車移動的幹道興建。對很多市民來說替代性不強,衝擊性也不夠。當然一開始如此選擇路線也是為了替代地面車流,但成效十分有限。

    Zuoying Station

    此外,捷運仍然是比較「都會化」的,使用者多少還是中產階級為主。而台鐵的客群是真正不分階級的。台鐵的現代化與捷運化更能彰顯公共運輸的價值。這就是為什麼我相信台鐵捷運化的影響會比高雄捷運還大。

    Fengshan Station

    在這個脈絡看高雄輕軌第二階段的建設會更有意義。輕軌第二階段經過的區域有很多舊部落,或許離幹道不遠,但公共運輸就是不便。輕軌打通並串連這些空間之後,也會有同樣的翻轉效果。

    Minzu Station

    回到車站與服務。這幾個新的車站設計都很現代,不至於太土或太俗。簡易站有簡易站的精緻,又不會過度設計。大站有大站的氣派,也不會過於浮誇。不論小站大站,空間結構也都簡單,不太會讓人迷路。

    Sankuaicuo Station

    不過除高雄站外,其他車站,包括鳳山車站,都還沒有對號列車的自動售票與取票機(就算是高雄車站也只有四台)。所以你得臨櫃處理。有些小站站務人員不多,你還可能遇上售票窗口暫停服務的情況。

    EMU800

    另外就是區間車班次真的太少。你可以不要就在月台枯等。把等車的時間用來走到下一站再搭車,那也是探索城市、轉換視野的好機會。當然還是希望班次能多一點啦。

    延伸閱讀



  • 多發廢文,少喝酒

    看到一則 BBC 的新聞報導,二十五歲以下的英國年輕人不喝酒的比例在過去十年間逐漸增加。這是有益健康的好現象。我沒看過台灣的相關統計,不過趨勢應該類似。

    Selfie

    報導沒提到原因。我猜想跟社群網站有關。在社群網站之前的時代,社交是面對面的活動。在這樣的場合,就有酒精助興。我都還記得我們的上一輩以及我自己年輕時飲酒的瘋狂程度。

    那個年代,生活中的派對與工作上的應酬,都離不開酒精。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一瓶一瓶、一桌一桌地飲酒中,我們一點一點地建立自己的人際網絡。這當然沒有效率,健康也受影響。

    《時代》雜誌 2006 年的年度風雲人物是每一個網路使用者,2010 年的則是 Facebook 創辦人 Mark Zuckerberg。整個大脈絡就是社群網站的形成。人們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建立連結,改變了世界。

    也許這也間接改變了社交飲酒的文化。現在不用喝酒,甚至不用面對面,也能建立人際連結。而且某種程度上範圍更廣,目標更精準,效率也更高。

    就像我在九年前這篇〈太空站與部落格〉說的,每一篇文章就是我的「代理人」。全年無休,幫我和有共同興趣的人建立連結。社群網站則讓這件事更容易發生。

    隨著交通建設的進步,例如高鐵的出現,人際連結從線上到線下的轉換也更容易。我在七年前的〈移動的力量〉說過:「網路讓從前不可能的工作與生活型態變得可能,而高鐵則讓可能變得可行。」

    從前的不可能的變得可能:藉由網路,我讓各地對我的專長有興趣的人認識我,也讓我認識許多我感興趣的人。之後還可以透過網路進一步交流與合作。這是之前不太可能做到的。

    可能變得可行:不論是會議、研究或授課,都還是需要面對面交流。這時高鐵就發揮了功能。台灣其實不大,有了高鐵,你可以在一天之內從高雄往返絕大多數的行政區,中間還有足夠的休閒與工作時間。

    而這整個過程都不需要飲酒。回顧過去十年,我自己的確也愈來愈少喝酒。我常感嘆,如果沒有網路,我必須用上一代的應酬模式建立人脈,可能早餓死了。

    有趣的是就連獨酌都少了。寫作是一種療癒。部落格文章長些,不會每天寫。但 Twitter 和 Facebook 的短文可以每天寫。想到就寫,不論何時,不管在哪。這多少也替代了飲酒。

    社群網站不是沒有問題,每個人都看過也經歷過一些蠢事。但整體來說,我歡迎過去十年的改變。

    當然啦!大眾對健康的重視,以及運動的風氣,多少都有助於減少酒精的攝取。但我相信網路也扮演也重要的角色。多發廢文有益健康,你說是吧?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