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動的力量

THSR Zuoying Station台北不是台灣的地理中心,卻是商業、教育、文化與其他各類活動的中心。因此住在高雄的我必須經常往台北跑。又因為演講的關係,我也經常造訪台北以外的地區。這些多半當天來回的行程看起來累人,卻也帶來力量。

所有的事情都一定可以用一種以上的觀點來看,包括「移動」這件事。

移動是有價值的。對我來說,移動的核心價值是「取樣」:我可以在一天之內快速觀察到從北到南從城到鄉從公路到鐵路上的人事物的各種面向。也許每次只有一點點,長期累積下來也是相當可觀的了解。

而這也是一個磨鍊敏感度的過程。人總有個最熟悉的地方,以我為例,高雄。在移動的過程中,如果不帶偏見仔細觀察,就會開始注意不同地方的人事物之間的差異。經常親身體驗這些差異,會讓自己對世界的觀察力與感受力越來越強。

日前在一場聚會中,我和喜歡騎摩托車的徐子涵(Schee)剛好聊到這個話題。他的移動幅度可能比我還大,移動頻率也比我頻繁。我請教他的看法,他也認為移動對於維持敏感度是很重要的。

相對來說,大台北地區就像一個自給自足的區域。台北人不論工作或生活都很少需要離開那個區域。這當然是好事,例如我如果住在台北很多長途交通的時間就可以省下來。但如果減少了目前這種頻繁移動的取樣機會,我現在比大部分人敏銳的洞察力必然會受到一些影響。

我很幸運。四年多前高鐵通車之後沒多久,我剛好也逐漸開始需要經常以高雄為基地往返台灣各地。我現在已經很難想像沒有高鐵的日子了。回顧這幾年的轉變,我會說:在台灣,網路讓從前不可能的工作與生活型態變得可能,而高鐵則讓可能變得可行。

Jakob Nielsen 在 2004 年發表過一篇很有意思的文章,〈網際網路逆轉工業革命(Undoing the Industrial Revolution)〉。主要的論點是:工業革命兩百年來的趨勢是「集中」,而網際網路則重建了工業革命前的更平衡且去中心化的田園生活。

工業革命兩百年來的趨勢是把人集中到大公司與大城市,運用大眾媒體行銷大量生產的商品,並將人們的工作與休閒分開。網際網路的出現則逆轉了這趨勢:公司與服務都可以在地理上是分散的,口碑取代了形象,商品更容易客製化,工作與生活更融合。

身處遠離台北的南部,我們當然必須充分利用這樣的逆轉。藉由網路,我讓各地對我的專長有興趣的人認識我,也讓我認識了許多我感興趣的人。之後,還可以再透過網路作進一步的交流與合作。所以我說,網路讓從前不可能的工作與生活型態變得可能。

但這只是起點。不論是會議討論、顧問諮詢、研究合作或授課演講,都還是有需要面對面交流的時候。這時高鐵就發揮了功能,讓可能變得可行。台灣其實不大,有了高鐵,你可以在一天之內從高雄往返絕大多數的行政區,中間還有足夠的休閒與工作時間。

就像我在四年多前高鐵剛通車時寫的〈高鐵一日生活圈:一個高雄人的觀點〉說的,高鐵讓我早上可以搭高鐵前往包括台北在內的主要城市工作或休閒至少八小時。晚上搭高鐵返回高雄後,回到家還來得及看九點播出的電視影集。而我早已經將以高雄為中心的高鐵一日生活圈推進到宜蘭了。

我的行程雖然都是很典型的商務行程,但我從來沒有把搭高鐵在內的移動過程當成工作的一部分。我把它們當成因為工作而為生活帶來的附加價值:因為多了這些移動的機會讓我能夠充分體驗這個世界的多樣性,而這些體驗為我帶來洞察世界的力量。

我會繼續移動,希望你也一樣。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