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台灣不髒嗎?

埔里鎮第一對也是唯一簽約的日本國籍長住村民中村伸大夫婦,因為「來埔里長住,有被騙的感覺」,「埔里到處有摩托車跑來跑去,路邊有狗屎可能散發霉菌,我住的房子溼氣重,又沒有烘衣機可用,我快要得肺炎了」,決定中止長住計畫。 面對批評,有部分埔里人無法接受,甚至出言痛罵中村夫婦不厚道。

中村夫婦對台灣的批評或許重了些,諸如「埔里不適人居」的說法也有些言過其實。即使如此,中村夫婦的批評也並非全無事實依據。台灣真的那麼完美,完美到如果有外國人批評台灣,都是因為「文化差異」、「不了解台灣風土民情」?這樣吧,我就用陳總統的語氣問:「台灣不髒嗎?台灣不髒嗎?難道台灣不髒嗎?」

告訴我,你在台灣的哪一個城鎮,不會看到汽機車到處亂停?你在台灣哪一個城鎮走在路上不會看到地上有狗屎、檳榔汁、菸蒂、垃圾、飲料瓶罐?如果你住在大城市裡,請你走到各個十字路口的汽機車停止線附近看一看。安全島上一定堆滿垃圾,地面上一定是一灘灘紅紅的檳榔汁。下圖是高雄市七賢路與民族路口北側中央分隔島上的垃圾,拍攝時間是今天下午 5:00。

Kaohsiung Trash

如果今天中村夫婦批評台灣人都不會說日語,所以不適人居,那當然是中村夫婦不對。問題是,中村夫婦批評的是可以改善的環境問題。我們有沒有能力把台灣變得更有整潔?當然有。但我們有沒有做到?抱歉,並沒有。那麼,就像一個家裡有熱水有肥皂明明可以每天洗澡可是硬是要一個月才洗一次澡的人被人嫌臭一樣,我們有什麼理由生氣?埔里鎮長馬文君又有什麼理由覺得公所尊嚴受辱?

很多人不覺得台灣有中村夫婦說得那麼髒亂,那是因為我們已經習慣了(habituated),不代表台灣真的是乾淨的。就像一個小學生背十公斤的書包,背久了就習慣了,不再覺得像剛開始背的時候那麼重。但是,小學生背十公斤重的書包,不對的事就是不對,不會因為背久了不覺得重就變成對的。當局者迷,旁觀者清。中村夫婦注意到我們因為太習慣而逐漸忽略的問題,我們應該感謝中村夫婦的直言才對。

為什麼我們在面對批評的時候,不再有「有則改之,無則加勉」的謙卑態度?為什麼我們在面對批評的時候,只因為覺得被冒犯就連批評中的事實部分都拒絕接受?台灣這幾年最大的問題,就是人們失去了反省的能力。每個人都覺得自己是對的,別人是錯的。如果自己被批評,一定是別人誤解,而不是自己有錯。台灣人拒絕成長,環境就會一直髒亂下去,社會與文化也會一直粗俗下去。

希望這次因為中村夫婦的批評引起的反應,能喚醒台灣人失落已久的反省能力。馬鎮長也好,其他城鎮的首長也好,一般百姓也好,如果真的覺得尊嚴受辱,就應該坦然面對台灣的髒亂問題。台灣人應該深切反省,下定決心,把台灣搞得跟日本一樣整潔,甚至,超過日本的標準。只要有心,我們絕對做得到。

延伸閱讀:以開放與接納的胸襟面對批評我們需要怎樣的高雄二十年之後不會排隊全民違規的國家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