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人生,只有你能決定

莎莉賽隆主演的《極凍之城》襯著我們這世代中年人成長的八〇年代背景,以現代的節奏與動作串起在簡單與複雜間平衡得恰到好處的劇情。是部傑作。而從電影到現實,跨了一個世紀,「中年」的意義也改變了。

Atomic Blonde

莎莉賽隆四十二歲。飾演現任龐德的丹尼爾克雷格四十九歲。喔,湯姆克魯斯五十五歲了。演員當然是比較極端的例子,但電影畢竟反映現實。這世紀的中年人的確更不受上世紀年齡角色的限制。

在上個世紀,生涯路徑有明確結構與方向。年齡不只是個人屬性,也是社會角色:幾歲的人應該或不應該有什麼樣子,應該或不應該做什麼,都有明確的定義。大部分的人也就順著走下去,沒有選擇,也不易突破。

世界變化愈來愈快。來到這個世紀,舊的社會結構已跟不上世界的變化。傳統的生涯路徑逐漸消失。我們愈來愈難有前人的經驗可以參考,也愈來愈難有前人走過的路可以走。

舊的結構失去意義,傳統的年齡角色也是。我們應該是或不應該是什麼樣子,應該或不應該做什麼,不再由年齡決定,而是由個體與世界的獨特關係決定。只要能持續與這世界共創價值,就對了。

上世紀最後十年退休的長輩首先體驗到這個落差。他們不是因為能力、而是因為年齡的關係卸下了某個社會角色。而那個退休制度原本是為了他們的長軰設計的。在長輩的長輩的年代,六十五歲還真的很老了。

來到這個世紀,年輕人還沒離開學校就體驗到舊結構的落差與瓦解。中年人則愈來愈難像他們的長輩一樣在某個職涯領域從一而終,安穩做到退休。愈來愈多的人在進入中年後重新啟動人生,不論主動或被動。

八〇年代末期,冷戰逐漸結束,最終導致蘇聯的解體。同一時期的台灣也經歷也從社會力逐漸釋放到解除戒嚴的階段。舊的秩序消失了,新的秩序尚未建立。表面看起來混亂,但人心充滿希望。

然後是從個人電腦到網際網路的兩次資訊革命的衝擊。這個世界變得愈來愈快。人們逐漸意識到,上個世代期待的「穩定」不太可能繼續存在了。

上個世紀的人們為了進入某些穩定的人生軌道,必須放棄部分或全部的自我。當穩定的世界不復存在,人們也終於可以且必須回歸自我。在這個時代,我們必須持續在不斷變化的世界和自我中,找到兩者的交集。我們人生的意義,不論工作、學習或生活,就在那動態的交集之間。

當然,人生依然艱難,不論哪個時代。上個時代的艱難來自「被決定」的被迫放棄自我。這個時代的艱難則來自必須從無限的可能性中試探出可行性。承受風險,面對失敗,然後重新出發。

這個時代,你的人生,只有你能決定。不論哪個世代。

延伸閱讀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