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tegory Archives 電影
  • 跟著《大黃蜂》重返最好的時光

    《大黃蜂》既可說是《變形金剛》系列電影的前傳,亦可說是重啟。系列電影愈拍愈爛,新導演的新作品當然令人期待。看過後覺得很成功。超越期待,帶來不少驚喜。

    Bumblebee Movie

    這部電影的時空背景設定在八零年代末期。不只設定,電影本身就像八零年代的史蒂芬史匹柏科幻電影。基本上它就是用變形金剛重拍的《E.T. 外星人》。

    所以你知道故事的焦點在大黃蜂,以及他與剛滿十八歲的女孩查莉的關係與冒險。背景當然是女孩對自我的追尋以及與家人的衝突,政府對外星生命的恐懼與誤解,以及人類的傲慢與自以為是。

    《大黃蜂》套用了這個熟悉的基模,但在此之上創造了不少驚喜。

    變形金剛的設計與之前的電影不同。這次的設計是基於八零年代的第一代變形金剛玩具。結構簡化許多,稜角剛硬了些。有濃濃的玩具感。看到的第一秒你會有點不習慣,但第二秒之後就立即愛上它們。

    電影裡八零年代的元素也很飽滿。電視機、電視節目、錄音帶、黑膠唱片、流行音樂。當然還有最重要的,汽車。

    那年代的汽車設計有著強烈的性格,有稜有角,有清晰的線條,以及尖銳的形狀。不像現在的汽車幾乎千篇一律圓滑。有些車你不細看還真無法立即區辨是哪家的車。

    電影的時空是一九八七年,女主角查莉剛滿十八歲。那年,我也是。那是個剛開始有個人電腦但大部分的活動仍然在實體世界發生的年代,也是對未來充滿希望的年代。尤其是那個時代的青少年。

    這部輔導級(PG-13)的電影當然有精采的動作場面,但沒有過多的血腥、暴力、裸露與性。女主角與暗戀她的男生到最後連手都沒牽到。人類被殺的畫面極少,而且非常抽象,比後期的《刀鋒戰士》裡吸血鬼被殺的畫面還抽象。

    就像我一開始就說過的,電影本身就像八零年代的史蒂芬史匹柏科幻電影。非常的古典、單純、節制、溫暖。到最後也一定有家庭衝突的化解,以及傳統家庭價值觀的強化。

    抽離脈絡來看,你或許會覺得這取向保守了些。得回到時代的脈絡,才看得出它的巧妙。

    變形金剛本身就是八零年代的產物,而那個年代的青少年就是在變形金剛的玩具與動漫的陪伴中成長。可以這麼說,《大黃蜂》講的不只是變形金剛的故事,更是我們這些八零年代看著變形金剛長大的一輩的人的成長故事。

    延伸閱讀



  • 真正的故事還沒開始:星際大戰八部曲《最後的絕地武士》

    星際大戰八部曲《最後的絕地武士》十二月十三日上映。首映當日看完寫了〈傳承與新生:星際大戰八部曲《最後的絕地武士》〉。隔天再看一次的體悟是:七、八、九三部曲其實不是真正的新三部曲,或許只是它們的前傳。

    The Last Jedi (2017)

    表面上,從七部曲《原力覺醒》到八部曲《最後的絕地武士》重現了從四部曲《曙光乍現》到五部曲《帝國大反擊》的歷史,甚至在結構與角色上都是對應的。就像我在《原力覺醒》上映後寫的〈既是續集,亦是重拍〉說過的。

    但多看幾次你就會發現,這樣的相似也就只在表面。在第四到六部曲,我們每多看一集,就對角色多一點了解。在這次的三部曲,即使來到第二集,幾乎每個角色都還沒真的展開。

    我們還是對芮一無所知。至於凱羅忍,我們好像對他的過去多知道一些,但對他的現在依舊難以理解。芬恩與波亦然。應該說,就連角色本身都還在試著認識自己。別忘了芬恩在還是 FN-2187 的時候是幾乎沒有自我的。

    而這次登場的、班尼西奧狄托羅(Benicio Del Toro)飾演的新角色 DJ 雖然戲份不多,但這個角色的特質讓你很難不聯想到韓索羅。對我來說這是九部曲讓我最期待的面向之一。

    迪士尼自己也宣布了,將由《最後的絕地武士》的導演雷恩強生(Rian Johnson)創造全新的星際大戰三部曲。所以我們可以期待,新世代的角色在九部曲的時候會逐漸成形,而舊世代的角色則會道別。

    至於七到九部曲的這些新角色會不會在全新的三部曲中出現?不知道。照《StarWars.com》網站的說法是整個故事砍掉重練,回到宇宙的另一個遙遠未知的角落從零開始。一如當年我們跟著路克天行者探索那個很久以前的遙遠銀河系,以及他自己的身分與命運。

    若以雷恩強生在《最後的絕地武士》的成就來看,之後全新的三部曲的確令人期待。不過這也表示我們得更照顧好自己的健康。活得不夠長可能還看不到新三部曲。

    回到《最後的絕地武士》。情節與角色以外,電影的視覺質地也相當清楚。星際大戰經典三部曲裡那種源自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的戰爭機器的設計,你知道的,那些有點粗糙但帶著強烈稜角的機械裝置與操作介面,精準再現。別的都不管,光看這些,就夠享受了。

    延伸閱讀



  • 傳承與新生:星際大戰八部曲《最後的絕地武士》

    星際大戰八部曲《最後的絕地武士》十二月十三日上映。相較於七部曲《原力覺醒》必須承先啟後且承受高度期待、只許成功不許失敗的保守與謹慎,這次我們看到的是故事與角色的傳承與新生。

    The Last Jedi (2017)

    就像《原力覺醒》是四部曲《曙光乍現》的續集與重拍,《最後的絕地武士》在結構上也大致對映到五部曲《帝國大反擊》。芮尋找她的自我認同與完成她的絕地訓練。於此同時,反抗軍在第一軍團追擊下節節敗退卻從未放棄希望。

    也正是結構上的映射,讓兩個世代角色的性格與命運的差異更被突顯出來。一方面,路克之於芮就像尤達之於路克。另一方面,芮不是路克,路克也不是尤達。而我們再也沒有下一個莉亞公主。看似相同的結構裡有傳承與新生。

    其他延續自《原力覺醒》的角色, 例如芬恩與波、在這一集裡面則分別展開兩線故事,也讓觀眾更了解與喜歡他們。更大的驚喜是凱羅忍。沒有辜負大家的期待,他不再是個中二屁孩,而展現了真實的複雜性。我們還是討厭他,但我們也開始喜歡他。但是同樣地,他也不是達斯維達。

    是的,當我們看到路克與莉亞時,還是會感動,還是會興奮,還是會忍不住要從椅子上跳起來。但我們的注意力已經轉移到下一代了,不論是好人或反派。這些新的角色讓我們著迷,這些新的關係讓我們在意,這些新的故事讓我們好奇。

    有人說《最後的絕地武士》是最好的星際大戰電影。如果指的是光劍對決與兩軍作戰的場面歷來最好,我不反對。但在情感衝擊的深度與強度上還差《帝國大反擊》一段距離。但這樣比也不公平。舊三部曲原本就很難超越。

    星際大戰系列電影很難完美。它必須有取捨,或是平衡。一方面,有太多的傳統必須延續。另一方面,又必須帶來足夠的新鮮感。你不僅得滿足跟著星際大戰電影成長的一代,還得吸引新世代的觀眾。

    可以放心說的是,《最後的絕地武士》超越了《原力覺醒》,一如當年的《帝國大反擊》超越了《曙光乍現》。這已經是很難得的成就了。跟著電影成長的一代不會失望,年輕世代應該也能看得津津有味。

    這部電影還是給我滿滿的感動。尤其當片尾字幕來到懷念嘉莉費雪公主「In loving memory of our princess – Carrie Fisher」那一段時,背景音樂轉換為莉亞公主主旋律。時間不長,但足以讓我落下幾滴眼淚。也很高興能看到星際大戰系列電影的傳承與新生,從演員、角色、關係、故事到觀眾,從一個世代到另一個世代。

    延伸閱讀



  • 重要的是記得,不是繼承

    當你離開人世,希望家人傳承什麼?家族責任與傳統都是虛的,家庭回憶與情感才是真的。我們都要和解,在一切太遲之前。《可可夜總會》出乎意料地精采!

    Coco

    沒有人能永生,所以傳承很重要。特別是當人們進入中年,開始意識到生命日漸消逝,多少覺得需要留下生命的傳承,不論是對家庭或對世界。但華人社會其實很少認真面對此事。

    我們想到的傳承,在家庭內,通常都只是財產與規範(繁衍、責任、傳統、職業,諸如此類)的儀式化的繼承。對這個世界,很多人甚至不曾思索自己存在的意義。

    我們每年三節拜拜祭祖,慎終追遠,然後呢?我們真的知道自己為什麼在做什麼嗎?我們做這些事是「應該」,或是「喜歡」?當家人逝去,家人間的關係真的能夠沒有遺憾地結束嗎?

    「和解」是《可可夜總會》的主軸。但是真實世界的人生不像電影。我們不會再有機會和逝者說話。塵歸塵,土歸土。我們永遠不會有第二次機會。

    我的祖父離開快三十年了。我一直很珍惜他留給我的回憶。小時候他常帶我到重慶南路看書買書,還買了一整套的多湖輝的《頭腦體操》給我。後來買了我人生第一台相機,又請懂攝影的同事教我。重要的不是買了什麼,而是那段充滿理解的關係。真正能夠被傳承下來的,還是情感與記憶。

    但是華人家庭內的溝通經常受到傳統價值(差序格局、內外有別、社會臉面等)的限制而顯得困難。親子之間很難真的理解彼此。總是卡在自己為是的「我是為你好」的惡性循環中。到最後想和解時,人已經不在了。

    我真的覺得全世界的華人家庭每年除夕都要看一次《可可夜總會》。不要為了勉強子女繼承虛無飄渺的家族責任與傳統而天天吵架,卻忽略了一分一秒流逝的當下。

    每個人,尤其即將或已經步入中年、甚至已進入老年的人,都應該經常思索這個問題:

    • 當你離開這個世界以後,你希望這一生留給了世界什麼?這個世界的哪些面向因為你而有了什麼改變?
    • 當你離開這個世界以後,你希望這一生留給了家人什麼?你的哪些面向在家人身上繼續存在?

    那是你存在的意義。如果不知從何開始,去看《可可夜總會》吧!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