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goro 的生活風格是什麼呢?

Gogoro 電動機車建議售價十二萬八千元公布後,嫌貴聲四起。貴的感覺多半來自和傳統機車的比較。然而來到這個價位,它的價值必定在休閒,而非通勤。也就是說,絕大多數的機車族不會是它主要的目標族群。

Gogoro

最可能藉由 Gogoro 豐富自己生活的或許是沒有機車的人。他們或許平常開車通勤,或許完全依賴公共運輸。這兩種移動方式的自由度都不如自行車與機車。開車有些小路進不去,停車也不方便。公共運輸的移動範圍則受到路線與營運時間限制。

這些限制在平日通勤或許影響不大。但是當假日到來,當人們想要離開通勤的軌道、自由探索城市或郊區的陌生角落獲得驚喜與樂趣時,自行車與機車帶來的額外的自由度就顯得特別重要。

自行車除了移動,還有運動的附加價值;但不是每個人都有足夠的體力與精神騎自行車移動一段顯著的距離。而平常沒有機車的人也不太可能為休閒買輛傳統機車,因為保養與維護非常麻煩。

人們斤斤計較通勤成本是因為工作沒有為他們帶來什麼價值。相較之下,休閒活動對人們不論是功能或情緒上的意義都更正面,當然價值也更高。任何能為人們創造更多價值的產品與服務都是有商機的。

就說自行車吧。對有固定騎乘習慣的人來說,一輛公路車五、六萬已經是很能被接受的價格;當然價格到二十萬的都有。此處不只是從一分錢一分貨的成本考量,更是價值判斷:這個等級的車能帶給我多棒的騎乘體驗?

在休閒的脈絡,對沒有機車的人來說,Gogoro 為他們帶來機車的自由度,但不會帶給他們傳統機車的保養麻煩與環境污染。對於嚮往騎自行車到處跑卻不想讓自己又熱又累的人來說,Gogoro 也是一種可能的替代方案。

如果能為休閒創造夠高的價值,一輛十二萬八千元的電動機車並不算貴。不信的話你可以到捷安特門市隨便逛逛。待一段時間,看看那些牽了輛自行車進來維修的人。很多人的車的價位可能都接近甚至超過 Gogoro 了。

Gogoro 現在的狀況是無法明確定位目標族群與使用情境,當然也就無法提出精準的價值主張。你當然可強調高科技,但不能只有科技。硬要跟一般機車比成本,也搞錯了對象。能為人們在生活脈絡中創造哪些別的運具無法創造的價值,才是關鍵。

目標族群、使用情境與價值主張都夠明確,行銷與服務系統才能有共同主軸與消費者溝通。就像捷安特門市不只賣車修車,更是引導消費者練習體驗生活與建立生活風格的場域。Gogoro 也應該是一套能帶來豐富體驗的更有價值的生活風格,而不僅是一輛機車。

Gogoro 的生活風格是什麼呢?

延伸閱讀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