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出發

2011 年 8 月 1 日,我正式離開了任教多年的大學。這不是容易的決定,卻是如釋重負的決定。此刻我的身分回歸單純的個人,就像 2000 年的電影《天才接班人(Wonder Boys)》裡麥克道格拉斯飾演的葛迪崔普教授在最後說的:「我失去了我曾經認為重要的一切,但我終於知道該往哪裡去了。

Rainbow

從今天開始,我的智慧、能力與觀點都會是更開放的資源。

我會有更多的時間協助業界朋友了解使用者經驗並發現潛在需求,也會有更多自由度規畫各類教育訓練課程。過去幾年一直有出版社邀我寫書,我都因為沒足夠的時間而不敢簽約。如今也終於有時間寫了。

在過去,地方政府、各級學校與非營利組織邀請演講,只要我能夠提供符合需求的內容且時間允許,我都會很高興地答應。今天以後也是如此。更棒的是,我會有更多時間做這些事。我希望在未來我可以有機會幫助更多人,並藉由分享影響更多人。

單純只是認識而與我沒有工作上的往來的朋友也請放心。我還會是一個有趣的人,而且希望可以變得更有趣。我會繼續做一些有趣的事情,分享一些有趣的想法。我也會和過去一樣,繼續對你們做的事情以及分享的想法感到好奇並從中學習。

我也會繼續在我的部落格TwitterFacebook寫作。寫作可以幫助我把事情想清楚。想清楚了就不需要再為舊事煩心,可以再想別的事。寫作讓我的頭腦隨時準備好接收新的事物,思索新的問題。在網路上的分享是我一定會持續做下去的事。

青少年青年中年時期,這一路上我的理想主義與任性為我帶來不少麻煩。但也正因為我的理想主義與任性讓今天的我擁有能夠快速跳脫框架思考的創新能力,讓我永遠都以新鮮的觀點分析並解決問題。更重要的是,讓我能夠持續擁有探索世界的好奇心,以及感動人與被感動的能力。

高教圈的朋友請不要覺得遺憾。是非審之於己,毀譽聽之於人,得失安之於數。當大學不再擁有創新的能量與包容的環境,而我們無論怎麼做都無法改變現狀,也該離開了。生命是短暫的,不該為了遷就無意義的遊戲規則犧牲自己的聰明才智。是的,離開之後會有許多的不確定性。但如果所有事情都確定了,活著又有什麼意義。

過去幾週,幾位在企業任職的朋友和自己創業的朋友都給了些很有幫助的建議。我們總是沒有準備好離開。但只要過去的經驗能轉化為成長的動力,離開就不會是完全歸零,而是平緩但有力量的重新出發。

地球沒有停止轉動。我也沒有。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