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tegory Archives 觀心
  • 最後一滴血,致青春

    《藍波:最後一滴血》老派直白得太精采。畢竟藍波就是個善惡分明、有仇必報的老派直白角色。或許不可能超越第一集,但依然是成功的完結。

    Rambo: Last Blood

    故事用一句話就是「你害死了我的至親。恁伯要殺光你全家。」藍波的電影主軸永遠是復仇。我們要的就是這個不是嗎?療癒心裡的委屈,多一點勇氣面對明天。

    老派直白。沒有高科技,沒有太多內心戲(你已經知道藍波的恨,以及悔恨)。這也是這部電影經典之處。它用了三十七年前、《第一滴血》第一集那個年代的動作電影的結構、節奏、視覺與動作來說故事。連預告都是。

    或者說是致敬。光第一幕就讓你想起第一集。當然各種傳統武器與殺人機關,壞人的各種死法,以及經典畫面重現,都一樣不會讓你失望。藍波一樣要先受折磨,你也再一次感到心疼。

    最後的大決戰時間不長。我沒仔細計算,可能十分鐘左右。但那十分鐘真是滿足。不只是這部電影的高潮,也是系列電影的終章,更是觀影者青春回憶的重燃。

    是的,青春。《第一滴血》上映那年,我還是個十三歲的少年。

    現在的人大概很難想像藍波這個角色在那個年代的青少年心中的意義。我們為這個角色著迷。日常生活的對話都是滿滿的藍波梗。對充滿挫折的青少年來說,一個可以投射的英雄無比重要。那是個還沒有太多超級英雄的年代。

    首映日看《藍波:最後一滴血》,前後左右坐了幾對夫婦,差不多就我這年紀。感覺起來他們好像好久沒進電影院了。特地為這部片來的。有一對甚至跟我一樣坐到最後的最後,影廳的燈亮起。

    我不知道他們的理由是什麼。當第一到第四集的片段在眼前閃過,有那麼幾秒鐘我覺得閃過的也是我的一生,從十三歲的少年到五十歲的中年。我們跟著藍波一起變老,而這個世界好像沒有變得更好。烏煙瘴氣的事依然環繞著我們。

    我們終究得跟藍波告別,跟我們自己的青春歲月告別。電影完結了,我們的人生還要繼續走下去。我們依然得保有信念與希望,堅持對的價值,盡全力去奮戰,相信這世界終將跟上。就像我之前的文章標題:

    我們對了,世界就跟著對了。



  • 我的三高對抗史

    年屆半百,加上大半輩子生活型態不是特別健康,體重又過重,慢性病很難躲得掉。直到近年認真運動,飲食與睡眠跟著改善,三高問題也逐一解決。

    Blood Pressure

    血壓

    高血壓是困擾我最久的問題。家族病史與生活型態都有影響,我在三十歲的時候血壓就高到得依賴藥物控制,過了四十歲還得用上複方藥。

    四年前開始運動,整個生活習慣跟著改變。血壓也明顯地改善很多。但因為信心不夠,藥還是繼續用。直到一年前,每日測量的數字終於穩定到讓我有信心準備停藥。

    另一個觸發點是心臟內科的候診區幾乎都是七、八十歲的長輩,目光無神,也沒有活力。置身其中,我算相對年輕。每次回診我其實都覺得有點挫折,看著身邊的人彷彿在看著自己的未來。

    跟醫師討論後,先試一季減量,每兩天吃一次。然後就真的停了。到目前為止共停了三季。血壓都蠻穩定,平常就是 125/75 上下,非常標準。

    經過一整年的評估,最近一次回診,醫師說可以不用再吃藥了,也不用再每三個月回診一次。就只交待如果連續一週每天收縮壓都在 140 以上才要用藥及回診。

    於是二十年來每三個月回診一次心臟內科的日子就這樣結束了。

    血脂

    高血脂的歷史跟高血壓差不多長。就是低密度膽固醇偏高,又沒有高到必須用藥。但長期以來我也是都放著不管,就覺得好像也拿它沒辦法。

    也是在開始運動之後低密度膽固醇的問題才略為改善,但依然略高。這不只得靠運動,飲食的調整更重要。總之直到一年前,數字終於回到正常範圍。

    尿酸

    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痛風發作是十五年前的事。就像每個痛風患者都經歷過的,一早起床痛到沒辦法走路。通常我都站著講課,還記得那天我傳了訊息給同學說下午的課幫我備張椅子。

    然後我想辦法把自己拖到診所。吃了藥,病狀很快改善。下午也能站著上課了。不然要我坐著講課我還真不會講。

    驗血尿酸果然高,但也沒非常高。猜想是那一兩天高普林食物吃太多。在那之後飲食就比較謹慎,尿酸一直都正常,痛風也再沒發作過。

    血糖

    我唯一沒遇上任何問題的就是血糖。也希望永遠不要有問題。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