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

Provincial Highway 21我們這一生,總在離開。離開這些人,離開那些人。離開這個地方,離開那個地方。離開這些事,離開那些事。而我們好像總是沒有準備好離開。

我們一把鼻涕一把淚地離開幼兒園來到小學。我們依依不捨地離開相處四年的大學同學來到另一群人的身邊。我們心不甘情不願地離開故鄉來到城市打拼。

我們一生中的第一次離開,離開母親子宮的第一件事就是哭。不是嗎?我們總是沒有準備好。

正因為從來沒有準備好,我們也總是對於會來到哪裡感到孤獨、陌生、焦慮。而當我們終於不再孤獨、陌生、焦慮,往往又到了再一次離開的時候。

我們一生中的第二次離開,是在發展依附關係的幼兒時期。我們離開母親身邊一段距離,探索這個充滿新鮮感的世界。我們從來不會離得太遠,我們也總是會回到那個安全堡壘。如果離開的時間長一點,我們又要大哭了。

隨著年歲的增長,我們離開的距離也越來越遠,探索的世界也越來越大。或許我們總是有家可以回,但也僅止於此。大部分的時候,我們再也回不去我們離開的那些人、那些地方、那些事。就算回得去,也不會再有以前的感覺了。

而當我們開始數不清離開的次數,我們哭的次數也開始變少了。我們開始學會壓抑情緒。我們以為那是成熟,我們以為那是成長,我們以為我們終於準備好了。

不,我們沒有。我們還是沒有準備好。我們不哭,因為我們不知道該怎麼反應。我們不哭,因為我們僵住了。我們不哭,因為我們怕一哭就憶起之前那些數不清次數的離開。

那很孬。

釋出全部的情緒放聲大哭一場吧,如果你還記得怎麼大哭。那才是告別過去的最好方式,那才是離開的最強力量。讓放射的情緒串連生命中的每一段重要回憶,讓奔流的淚水衝擊人生中的每一個重要階段。

我們當然永遠不會準備好離開,但至少可以也應該用真實真情真心的自我面對與揮別過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