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包包

我以前跟很多我這個年紀的男性一樣,習慣把手機,皮夾、鑰匙、面紙等雜物就往上衣及褲子口袋塞。後來覺得口袋塞得滿滿的又醜又不舒服,就開始使用可以裝各種小東西的側背包。最近幾年,我出門的時候口袋裡已經不放任何東西了,所有東西都放包包裡。

背包包出門偶而也會遇到不便,例如許多店家會要求顧客將包包置於寄物櫃中。背的包包愈大,愈容易遇到這樣的要求。我不喜歡這種把顧客當賊的態度,所以都是直接背著包包走進店裡。有一些店家不介意,但另外一些店家就會有店員來「提醒」我不能背包包進去。

遇到這種情況,如果我已經知道要看什麼,我會說那我不進去了,我列個清單,請派一位店員幫我把我想看的商品拿來。如果我想逛一下,我會說重要物品必須隨身攜帶,請派一位店員陪我入店。聰明一點的店員多半聽得出我真正的意思,會讓我背著包包進去。如果第一線店員作不了主,我就會請他們找主管來談。

這不是小題大作。我們要學會保護自己,不能順從不合理的要求而讓自己受到侵犯。我總覺得台灣人太容易順從,以致許多店家仍然敢擺出這種把顧客當賊的態度,而且私毫不覺得自己有錯。我們應該教育這些店家,讓他們了解什麼才是良好的服務。

嚴肅的事就說到這裡。聊聊我的包包吧!日常生活愈來愈依賴包包,也就開始針對不同的需求使用不同的包包。這幾年買過、用過、也換過許多包包。這一兩年經常使用的,共有四個。

Kipling Focus 系列

Kipling Focus這個綠色的 Kipling Focus 是四個包包中最小的一個。說小也不算小,可以橫著放進四、五本一般大小的書。當然,平常不是拿來裝書的,而是裝一些只要出門、不管去哪裡都一定得帶的東西:例如皮夾、零錢包、名片夾、各種卡片、PDA手機相機、桌上型腳架、鑰匙、筆、面紙等等。

裝了這些基本的隨身物品以後,包包還是有很多空間。所以如果臨時有需要,還可以再裝很多東西。例如到書店買了書,結完帳就可以直接放進去。即使如此,這個包包還是沒有大到能放進 A4 尺寸的物品。因此,它比較適合假日使用,不太適合當公事包。

Kipling 的包包有幾個讓我很喜歡的特性:造型可愛,色彩迷人,隔層夠多,而且還蠻耐用的。我買了好幾個不同系列的 Kipling 包包。

Kipling Europa 系列

Kipling Europa這個薰衣草色的 Kipling Europa 比 Focus 大一些,裝得進 A4 尺寸的物品,但又比一般的公事包小一些。當我需要稍微大一點的包包時,就會用到這個。我通常把它當成簡易公事包,除了裝前段提到的基本隨身物品外,會再裝進一本筆記本與我的簡報工具包

有時到外面演講,因為基本上只需要帶著簡報工具包,我就會用這個包包。這個包包適合搭配比較休閒的穿著。如果是穿襯衫打領帶、或是穿整套西裝時,我通常會用 ARNE 系列的公事包。

Kipling ARNE 系列

Kipling ARNE這個紫色的 Kipling ARNE 是公事包,內部還有一個可以放筆記型電腦的隔層。因為是公事包,這也是三個 Kipling 包包中最常用的一個。除了裝基本隨身物品、筆記本與我的簡報工具包外,有時還會再裝進一些檔案夾或一兩本書。因為我不帶電腦,那個放筆記型電腦的隔層就被我用來放簡報工具包與相機了。

早期的 Kipling 包包都是搭配黑色的背帶,但這系列的卻是搭配同色的背帶。例如,這個包包的背帶就是紫色的。這個包包有公事包的造型,但顏色很活潑,所以既可以搭配比較整齊的穿著,也可以搭配比較休閒的穿著。這也是我用它用得很頻繁的主要原因之一。

CTU Messenger Bag

CTU Messenger Bag這是 FOX 的電視影集《24》的主角 Jack Bauer 在劇中使用的包包,我在這部影集的官方線上商店買的。這個包包的材質和設計基本上和我們中學時期背的帆布書包很像,但是隔層多了一些。前方和兩側共有四個不算小的隔層,內側還有一個附拉鏈的小隔層。最外側還有一個劇中虛構的反恐小組(CTU)的封印。

這個包包的容量比我的 Kipling 公事包要大一些,但大部分隔層沒有拉鏈。如果劇烈搖晃的話,東西是有可能掉出來的。若現實世界中果真有個 Jack Bauer 背此包包上山下海東奔西跑衝鋒陷陣,他雖然可能像劇中一樣從包包中掏出各種槍炮彈藥刀械與電子儀器用品,但一定也得常常停下來撿掉到地上的東西。不過一般常態使用的話,應該是還好啦!

這個包包不適合搭配較正式的穿著,但平常穿得非常輕鬆(例如牛仔褲加 T-shirt)的時候拿來代替 Kipling 的公事包就很合適。Kipling 的公事包造型,相較之下還是太精緻了些。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