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能,台灣為什麼不能?

法國巴黎大區議會二月一日宣佈Google 英文翻譯),將為十七萬五千名高中生提供每人一個預先安裝各種開放原始碼軟體的隨身碟。這些軟體包括辦公室軟體、網頁瀏覽器、電子郵件軟體、即時通訊、影音播放軟體等。此一措施的主要目的是縮減數位落差,並持續在巴黎大區推廣開放原始碼軟體。採用開放原始碼軟體是縮減數位落差的最佳途徑,此一道理極為簡單,但台灣政府一直搞不懂。

我們可以用教育部的「創造偏鄉數位機會專案」來對照。專案網站上的「計畫介紹」與「數位機會中心介紹」完全沒有提到開放原始碼軟體,「文件下載」所提供的文件絕大多數也都是微軟辦公室軟體封閉檔案格式的 doc 檔。一些數位機會中心(例如金門太武山嘉義船仔頭宜蘭頭城南投新民)甚至還直接教微軟的 Word、Excel、PowerPoint 等價格高昂的商業軟體。這實在非常荒謬。

想想看,最需要跨越數位落差的,往往也是沒有能力在軟體上投資的人。目前各種商業軟體的售價,已遠超出他們能夠負擔的限度。如果數位機會中心提供的教育訓練是以微軟辦公室軟體等商業軟體為基礎,社區民眾學了以後想要在自己的電腦上使用,誰來幫他們取得這些商業軟體的使用授權?當「數位機會中心」變成了「商業軟體機會中心」,數位落差就只會持續擴大,而不會縮減。

相較於商業軟體,電腦硬體的成本其實是很低的。因此,縮減數位落差的關鍵在軟體。任何縮減數位落差的方案,都必須避免依賴特定商業軟體。教育部如果真的有心縮減數位落差,就應該限制商業軟體的使用,並積極推動開放原始碼軟體。

教育部應明確規範,如果是舊電腦,隨機版的 Windows 版本太舊,就應該安裝最新版的開放原始碼 Linux 作業系統及各種開放原始碼軟體。如果是有隨機版 Windows 作業系統的新電腦,或已有堪用 Windows 作業系統的舊電腦,就在 Windows 的基礎上使用各種開放原始碼軟體,不要再購買包括微軟辦公室軟體在內的商業軟體。

請注意,我的建議並不是「反微軟」,而是節制商業軟體的使用。我的立場其實非常溫和。例如,只要價格合理,我並不反對購買安裝隨機版 Windows 作業系統的電腦,即使明知這會強化微軟的獨占能力。理由很簡單:我們的目的是縮減數位落差,而不是推動一場反微軟的聖戰。但在作業系統以外的應用軟體層面,我就非常堅持應該在縮減數位落差的政策中明確訂定「開放原始碼軟體優先」的規範。

法國能,台灣為什麼不能?法國人比較聰明,台灣人比較笨?當然不是的。兩邊的差別,在於有沒有用心。法國政府有心縮減數位落差,因此可以想出大規模採用開放原始碼軟體的具體方案。台灣政府無心縮減數位落差,因此未能深入了解開放原始碼軟體可以扮演的關鍵角色。到最後,台灣政府投入了許多資源,卻對縮減數位落差沒有任何幫助。

延伸閱讀:推廣開放原始碼軟體:一些個人經驗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跨越數位落差」不等於「微軟化」開放原始碼軟體;其他「開放原始碼軟體應用」文章。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