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tegory Archives 政策
  • 宜居、永續、地方創生

    行政院宣示明年為台灣地方創生元年。達到區內移入與移出人口均等的目標是好的,但五大戰略一開始就失了準頭。其實真正要解的還是兩個基本問題:宜居與永續。

    地方創生

    想想陶淵明在《桃花源詩》描寫的桃花源不正是如此?宜居:不分老少都跟隨自然的韻律,過著健康快樂的生活。永續:自給自足,均衡發展。連觀光都解了:外人看了心生羨慕,一心想著還要再來。

    當然,現代的城鎮不可能也不需要像傳說中的桃花源那麼封閉。但即使過了一千六百年,從宜居到永續,頂多再加個觀光,很多事情的本質還是沒有改變。

    不管哪個區域,以人為中心思考,宜居的目標狀態都很類似:營養均衡的飲食、充足的運動與休閒、良好的睡眠,以及個體從自我認同、實現、成長、創生與傳承等不同人生階段發展任務的完成。

    目標清楚,地方創生要做的就跟著清楚了:妥善盤點在地(也許結合鄰近社區)資源,創造出能夠促成態度與行為改變、達到與維護上述狀態的產業與基礎公共建設。最重要的是,能夠永續發展,不過度依賴外部資源。

    講得白話一點,只要專注運用在地脈絡設計能豐富休閒促進健康、讓在地人好好吃飯、好好運動、好好睡覺的獨特環境,讓在地人的生活品質好到外地人想來體驗甚至移居,健康、產業與觀光的問題都一併解決了。均衡當然也解了。

    不要以為這很容易。閉上眼睛想一下,你過去這週都吃了些什麼?做了些什麼運動與休閒?你的體適能(包括體重與身體組成)好嗎?睡得好嗎?身心健康嗎?知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在忙些什麼?有多少煩惱與壓力?知不知道自己的存在有什麼價值?

    這事不分城鄉。即使是最繁華的都會區,人們的身心狀態也未必良好。反過來看,傳統意義的郊區與偏鄉也許更有機會變得宜居。只是以往我們都以城市為參照點,就覺得自己什麼都不如人家。若以促成某些目標狀態來重新檢視在地資源,你會發現其實充滿了機會。

    再看國發會的五大戰略:企業投資故鄉、科技導入、整合部會創生資源、社會參與創生以及品牌建立。這些事情本身沒有不好。但不能沒有方向。十多年來我在產官學界看過太多「有很多解決方案但解錯問題」的例子。通常結果不會更好。或許還會更糟。

    一個地方必須真正宜居,而且能夠永續維持,才能逆轉人口流出趨勢。要從傳統的「別人有,我也要有」的框架轉為改為「我有些什麼是別人沒有的、而且能解決重要問題的資源」來思考,才能扣緊問題,設計翻轉才有價值,地方創生也才會實現。

    延伸閱讀



  • 欲競選公職,先強身健體

    今年年底即將舉行九合一地方公職人員選舉。如果你有心競選公職,不論是村長或市長,當選後都要能提升大眾體適能並促進健康。既然如此,何不從你自己、從現在開始?

    Obesity and Election

    根據國健署調查,我國成人過重及肥胖盛行率 43%。國小、國中學童過重及肥胖比率分別為 30.4% 與 29.8%。皆為亞洲之冠。這反映了大眾的生活日漸失衡。地方選舉必須回應這個問題。

    如果你是擬參選人,生活失衡導致過重甚至肥胖,或是看起來不胖但實際上體適能不佳 ,應該立即開始改變生活,積極運動,健身減重,強身健體。還有半年多,你能做到相當顯著的改變。

    我知道你會說競選是件很忙的事。但這對你的選情是有幫助的。理由如下:

    一、展現智慧與毅力:你有智慧正視並理解一個愈來愈嚴重但很容易被大眾忽視的重要問題,而且有毅力親身實踐解決問題。這同時也為你的選民做了良好的示範。

    二、獲得政策的洞見:健康,天下莫不知莫能行。每個人都關心健康,但很少人展現出促進健康的行為。這反映了政策的失效。你只有身體力行,才會洞察到行為改變的困難,以及政策成敗的關鍵。別忘了健康促進是食衣住行育樂全面的建設,而不只是衛生局處的事。

    三、從這以貌取人的社會多拿一些選票:這社會以貌取人,大部分的選民又只看表面。光是你看起來變比過去更健康好看,就能獲得多一點的支持。當然不只體態,包括你的心態、神態、儀態與步態都會變好。

    四、讓這健忘的社會忘了你曾幹過的蠢事:人都會成長,誰不曾犯錯。但選舉最怕大家把焦點集中在你過去的蠢事。如果你這半年認真運動健身減重且有顯著改變,這健忘但良善的社會很可能就不會太跟你計較以前的事了。

    五、就算選不上,也得到了健康與口碑:就算到了年底沒選上公職,你的改變巳經發生了,而且還會持續下去。你這場漂亮的個人公關的成效也不會流失,而會成為你參與下次選舉的堅實基礎。

    大眾也應該用同樣的標準來要求自己與候選人。不只是這次的選舉,也包括之後的每一次選舉。唯有如此,我們才能一齊透過選舉為這個國家帶來改變。

    延伸閱讀



  • 減糖救國

    四月八日起,英國開始對進口與生產含糖飲料的業者課徵含糖飲料捐。含糖比率愈高,稅率愈高。目的是引導業者減糖,從而減少大眾肥胖。徵得之款項將用於促進兒童健康。

    UK Soft Drinks Industry Levy

    糖比菸的危害更大。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抽菸,但在現代社會幾乎每個人都攝取了過多的糖。於是肥胖盛行率愈來愈高。肥胖影響生活品質,增加疾病風險。整個社會都要付出代價。

    這個社會總不敢認真面對肥胖問題。深怕被扣上「歧視體態」的帽子。歧視當然不對,但體態反映了生活型態與健康狀況。這的確是每個個體都應該要認真面對的。

    所有事情都是環環相扣的。肥胖影響你的身體活動能力,讓你運動更不方便,也讓體適能的提升更艱難。當你身體愈來愈弱,在還不太老的時候就遇上重大傷病導致失能的風險就愈來愈高。

    你知道台灣人臨終前平均要過八年沒有品質的失能臥床生活吧。長照問題因此而起。個體如果不積極面對自己的健康問題,就會跟著陷入同樣的惡性循環。過早失能,長期臥床。

    如果對健康問題仍然無感,再換個方式看。我們都知道我們生活在一個天殺的(此處插入你最恨或最愛的粗話)以貌取人的社會。我們既然會在穿著打扮上下工夫,同樣也應該試著在體態上用點心。

    當然到頭來最重要的其實也不是體態,而是心態。你的自我效能夠不夠強?你相信自己能影響自己的人生嗎?或是悲觀地認為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體態反映生活型態。與其說要減重或改變體態,不如說是重建生活型態。當你能夠重建生活型態,你才有機會重建人生。而體重與體態自然會在這個重建的過程中往好的方向改變。

    不過我們也都知道,個體其實很少有能力選擇長期對自己最有利的生活。通常仍是以短期方便為主。便宜方便的外食與手搖飲料讓我們攝取的營養愈來愈不均衡,尤其是過多的精製澱粉與糖。加上依賴汽機車讓我們連步行的機會都少了。於是,人就胖了。

    談個體責任太沉重。一定要有國家層級的解法來促進個體改變。人當然有選擇生活型態的自由,我也曾反對過這樣的政策。但當我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我也認為政府面對可預防的健康問題應該更積極透過政策、法律與公共服務的設計來引導行為。

    再強調一次,全國性的問題要有全國性的解法。我們的政府一定要更積極面對肥胖問題。從兒少時期開始(你知道兒少肥胖的盛行率也愈來愈高吧)就讓公民建立更平衡、更健康也更永續的生活型態。

    延伸閱讀



  • 從宏達電的困境看台灣的未來

    宏達電董事長王雪紅日前發信給全體員工說公司必須改變。內容非常絕望,因為唯一的重點就是降低成本。宏達電的困境以及面對困境的反應,正好反映了瀰漫在台灣企業間「不創造價值,只降低成本」的退縮思惟。

    2013 HTC One

    而且已經退縮到有點病態的程度了。這幾年從政府到法人到企業,大家都不敢談創造價值,只敢談加值。即使只談加值,語境往往也非常負面:我們花了這麼多錢開發這麼多技術,卻不知它們有什麼用途,怎麼辦怎麼辦?

    很多有這種退縮思惟的人也注意到了使用者經驗設計,但他們仍然只把使用者經驗當成加值的手段。他們想為那些從來不知道有什麼用的技術與產品加值,卻從來沒有搞清楚:使用者經驗本身就是價值之所在。

    最近政府宣布的生產力 4.0 也展現退縮症狀。表面上看起來是要連結德國的工業 4.0,實際上卻沒有足夠的深度。行政院副院長張善政說要「提升台灣製造業智慧化及加值空間,擺脫薄利的困境」。你看又是加值。

    台灣已經退無可退了不是嗎?我們的企業為了穩定的獲利不敢承擔探索市場創造價值的風險,到最後只能降低成本求生存。而我們的人民為了穩定的工作不敢承擔適應世界持續成長的風險,到最後也只能忍受低薪求生存。

    回到宏達電。行銷做得不好是事實。根本的原因還是企業缺乏獨特且能夠與消費者內心的深層連結的價值主張。沒有精準的價值主張引導,行銷與設計都不會做得好。行銷只會華麗而無焦點,產品只是技術的拼湊。整體小於部分的總和。

    是的,台灣擁有很多很厲害的技術,而且個別來看都不會輸給別人。但我們不知道如何將這些技術建構成可以解決真正重要問題的產品與服務。只會每天盯著這些技術想著怎麼加值,或是期待可以很輕鬆找到重要的問題。

    你看台灣各種創新趨勢的研討會一場接一場,也都不斷有產官學界參與。但是不論這些研討會是免費的或是收了天價的費用,台下的聽眾永遠都有 99% 不動腦也沒有想像力,永遠只會問「請你告訴我應該要做什麼產品。」

    不只宏達電必須改變,整個台灣都要改變。改變的方向當然不是繼續降低成本,而是跳出舊思惟與習慣的框架,尋找創造價值的機會。這些機會通常會出現在最尋常也最細緻的生活體驗裡,趨勢往往也就在生活的變與不變之間。

    真心盼望宏達電能平安度過此次危機。世界並不完美,只要用心,一定能找到更能滿足需求與連結深層價值的機會。那會是新的價值主張,也會是重新站起來的重心所在。更希望台灣的教育、社會與產業都能突破多年的停滯。而且不只是跟上世界的改變,更要改變世界。

    延伸閱讀



  • 從解決問題到發現問題

    台灣產業代工起家,核心能力是解決問題。從以前到現在,人家隨便丟個問題我們都有能力解得出來解很好。然而做品牌與創新要自己發現問題,而這也讓我們面臨困境。因為我們只被教導解決問題,沒有學過如何發現問題。

    Rainy Night

    我們在學校裡學習各種方法,然後學習區辨什麼問題要用什麼方法解決。通常到這裡就停了下來。我們解的問題都是從文獻找來的,或是被老師指派的。至於該如何從現象中發現重要的研究問題,很少被認真訓練。

    企業也一樣。員工被期待解決主管指派的問題。如果學校教得不夠,企業會透過教育訓練再教授一些方法,然後期待員工利用這些新方法解決問題。但是什麼樣的問題才是真正值得去解決的?沒有人知道,也沒有人知道如何去發現。

    發現問題非常困難。要做品牌與創新,你不能只有技術,更需要掌握市場。真正重要的問題在市場之中:各種不同的人們目前的生活狀態為何?有哪些機會可以為他們創造價值,讓他們來到更好的實體、生理、心理、社會與文化狀態?

    要找到這些值得解決的大問題,就必須深入研究消費者行為與使用者經驗。是的,市場研究的成本是很高的,風險當然也高。但也唯有如此,才有機會獲得高價值的產出。

    無奈的是,台灣企業很難參透這點。台灣企業創新的困境之一就是迷信方法中心主義。認為只要依流程操作某些創新方法就能有確定的創新產出,就像製造一樣。但如果只是盲目操作方法而缺乏思考,到最後還是垃圾進垃圾出。

    方法中心主義的思惟還反映在「複製成功模式」的心態上。大家都躲在安全的地方等著找方法套公式。看的做的都差不多,讓這個國家顯得很單調。而且這就像你小時候看全班第一名做什麼你就跟著做什麼一樣,最後他還是第一名你還是最後一名。

    大家倒也不是都不知道發現問題的重要,只是低估了難度。於是你會看到很多人覺得讀讀國外的報告就能發現問題,或是覺得訪談幾位專家就能發現問題,或是覺得上網收集資料就能發現問題。總之就是不願投入足夠的資源。貪小便宜,找到的就只會是無關痛癢的小問題。

    我再換個方式問:台灣從政府到法人到企業陷在「投入大量資源研發各種聽起來很炫、看起來很厲害、但實際上沒有解決什麼重要問題的解決方案、然後抱著這些解決方案到處找問題、找到的都是不重要的問題」的循環多久了?

    心態不改,台灣就會這樣一直追自己的尾巴繞圈圈。時間不等人,我們真的該跳出來了。把自己的能力從解決問題往上提升到發現問題的層級,我們才會重新找到方向。不論是國家發展的方向,或是個人成長的方向。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