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器能否產生意識(四):「桶中之腦(Brain in a Vat)」實驗

讓我們再回到 Moravec 對「義腦」實驗的功能主義觀點。這樣的觀點,雖然是許多心理學家、人工智慧學家與哲學家所喜歡的,但也有其限制。最大的限制,在於它不能解釋意識的主觀性(qualia)。

我們可以用另一個思考實驗,「桶中之腦(brain in a vat)」,來幫助我們分析這個問題。假定我可以把一個人的腦從你的身體中移出來,放在一個超級培養皿中繼續運作與發展。同時我也用一部超級電腦模擬一個虛擬的世界刺激這個大腦,而從你大腦傳出的動作訊號也被電腦用來改變虛擬的世界。

是的,這正是電影「香草天空(Vanilla Sky)」與「駭客任務(Matrix)」的基本假定。不過,電影和「桶中之腦」實驗,還是有些不同。第一,在電影中,身體是被保留的。在「香草天空」中,目的是等待以後更進步的醫學能治療目前無法治療的問題。在「駭客任務」中,目的是把人的身體當作 Matrix 的電源供應器。第二,兩部電影中的電腦都有臭蟲(bugs),所以「香草天空」中的 David 夢境會出問題,所以「駭客任務」中的某些人會察覺到自己並非活在真實的世界。

在「桶中之腦」實驗中,我們暫時不管身體的問題,也假定電腦是沒有臭蟲的。如果一個桶中之腦跟現在你的腦接收到完全一樣的剌激(只不過前者的刺激來自電腦、後者來自真實世界),而兩個腦作出反應後知覺到世界的改變也完全一樣,你覺得你和桶中之腦會不會有完全一樣的主觀經驗?從旁觀者的角度,我們是可以看出兩個腦處於截然不同的環境。但是,兩個腦的主觀經驗,「應該」是一樣的。不過,經驗完全是內在的,我們也只能如此推測。

就以色彩為例,電磁波是沒有顏色的,神經衝動也是沒有顏色的。色彩不存在於外界,完全是內在的意識經驗。你或許可以推論,不同的人看到同樣波長的光線,主觀感覺到的色彩經驗「應該」也一樣。但那只是推論,你永遠不會知道我經驗到的紅色跟你經驗到的紅色是不是完全一樣的。就好像你看到一隻狗在草地上打滾,你覺得牠「應該」很舒服。但那狗究竟感受到怎樣的舒服?你永遠也不會知道。

想像一下以下狀況:假定某甲的神經系統從小就和常人不同。我們的視覺系統能分辨的波長他都能分辨,但他對一般人稱為「紅色」的電磁波的感覺經驗,是一般人對「綠色」的經驗,反之亦然。當他和你走在路上,看到紅燈亮起,他和你一樣看到「紅燈」,也一樣停下腳步。但是,主觀的「紅色」經驗,是完全不一樣的。

「機器能否產生意識」全文分五部分,自 2006-06-19 至 2006-06-23 分五日發表,此為第四部分。全文結構如下:

  1. 人工智慧與意識心靈
  2. 「義腦(Brain Prostheses)」實驗
  3. 「中文室(Chinese Room)」實驗
  4. 「桶中之腦(Brain in a Vat)」實驗
  5. 結語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