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阿扁的足球夢

陳水扁總統在最新一期的「阿扁總統電子報」發表了一篇題為「十年一圓足球夢」的文章。在文章中,他建議「由政府選拔二十位年齡不超過十歲,體能優異的小朋友,提供每人每年一萬美金的公費,送到巴西最好的足球學校訓練十年,全部經費不超過兩百萬美金,畢業後並幫助爭取到世界第一流的職業球隊踢球,目標訂在2018年台灣要打進全球32強,揚威於世界杯的球場上。」

我立即聯想到 1998 年由 Paul Anderson 導演、Kurt Russell 主演的電影「兵人(Soldier)」。

在電影中,1996 年,一批嬰兒被挑選出來集中以軍事化的方式撫養至成年,目的是去除這些人的人性,同時給予各種訓練,將他們訓練成絕對服從且不怕死的殺人機器。

2036 年,另一批由基因改造方式製造出的更強壯的士兵出現了,老兵將被取代。在一場基改士兵與老兵的激烈競賽中,許多老兵死亡。他們的屍體(包括因為昏迷被誤以為死亡、由 Kurt Russell 飾演的的 Todd 中士)被丟棄在垃圾場星球。

後來,Todd 被這個星球上來自地球的移民所救。在和這些人互動的過程中,Todd 幫助他們,同時也逐漸找回自己的人性……

「十年一圓足球夢」竟然讓我想到這部電影,我嚇出一身冷汗。2006 年,一批十歲兒童被挑選出來送到巴西最好的足球學校訓練,目的是讓他們在 2018 年時成為能持續打敗對手、進入世界盃足球賽 32 強的比賽機器。我們的總統不正是要製造兵人嗎?

十歲的孩子不可能完全清楚自己以後要做什麼。他們即將進入面臨自我認同任務的青少年階段,他們將要探索自己的能力與個性,也將要探索他們所處的世界。等到他們中學畢業,他們才可能比較清楚自己是什麼樣的人,適合做什麼樣的事情。我們台灣的孩子,甚至有許多到了大學畢業還不能回答這些問題。

在台灣,即使是那些非常傳統的父母,就算在孩子成長過程中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孩子能考上醫學系或法律系,當孩子考不上或不想考時,他們還是會接受。陳總統的計畫卻完全忽略了孩子的個別差異與自由意志,真的就像電影情節一樣殘忍。

事實上,陳總統的計畫可能比電影情節更殘忍。在電影中,Todd 那一輩的老兵從未擁有、也從未見識過正常生活。他們無從比較,因此也不會去想自己是否失去什麼。陳總統要送出去的是已經在台灣生活十年的孩子,在異鄉,這些孩子不會有適應問題嗎?不會想家嗎?不會有自我認同的問題嗎?和父母親的關係不會因為長期分離而改變嗎?若有任何負面影響,這些影響都將是永久的、不可逆轉的。台灣過去三、四十年間送出無數小留學生,大家學到的教訓還不夠多嗎?

陳總統的足球夢,如果只是跟四年前一樣單純地表達無法實現的理想,大家頂多一笑置之。問題是,他的想法顯示了他對兒童與青少年的不了解與不尊重,不把他們當人看。他比那個要孩子在地上爬學狗吃飯的父親還可怕。國家元首如此病態,讓人覺得憂心:不只憂心他的健康狀況與判斷能力,更憂心台灣的未來。

延伸閱讀:解讀阿扁心中的斷背山阿扁的小我與大我幫阿扁尋回快樂與希望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