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tegory Archives 政策
  • 文創瘤

    鳳儀書院是高雄市的市定古蹟。歷經五年整修,於上週末正式對外開放。我帶著期待造訪,卻帶著失望離開。因為這古蹟長了文創瘤:前前後後放滿了裝可愛的塑像。

    Fengyi Academy (Historic Site)

    文創瘤,指的正是這些為了吸引遊客駐足拍照到處可見的裝可愛塑像。這種操作方式經常能達到效果,而且非常反射性。設計再粗糙脈絡再不宜,也一定會有人哎呀好可愛拍照拍不停。

    或許是我們的生活環境真的太缺乏美感吧。以至於只要有個東西醜陋的程度比平常生活中常見的事物低個百分之一,大家就覺得那真是太可愛了。文創瘤倒也不是多邪惡的東西,只是台灣實在太體弱多病,才讓它長得到處都是。

    二十多年前我的大學美術老師曾有個比喻。剛開始學畫,覺得夜市買的風景靜物油畫就很漂亮了。學到某個程度,開始看得出來畫廊的畫厲害在哪裡。再進入下一個階段,就開始看得出來美術館裡的館藏為什麼值得收藏與展覽了。

    不僅對藝術的欣賞如此。對表達的掌握,對設計的要求,對文化的感受,對古蹟的理解,無一不是如此。我們總是要不斷的學習與成長,才能培養出足夠的鑑別力,讓我們看出微小但重要的細節。

    我們的生活太目的導向。不懂得體驗探索世界的過程,也不懂得享受過程中的不確定性帶來的驚喜。我們還是停在看到某類型的題目就反射性地套用解題公式的學生時期,連生活也需要公式。例如看到可愛的東西就拍照。

    我們的生活不太習慣留白。修復了古蹟,我們通常不會讓它用原本的面貌與造訪的遊客互動,也不會給遊客足夠的空間與時間體驗古蹟的歷史與文化層次。我們總要玩些什麼,吃些什麼,喝些什麼,賣些什麼,裝飾些什麼,行銷些什麼。以及最近流行的,策展些什麼。

    就像我在〈留白〉說過的,我們需要「留白」的文化。每個人都要有一些時間認識自己,觀察環境,發現自己與環境的關係。此外,每個人也都要有一些沒有任何目的的自由發想時間。這是一種解放,讓人們重獲創造力與體驗生活的敏感度。

    少就是多。台灣的文創產業如果能少做一些明明只是套公式操作卻佯稱創新還過度行銷讓台灣長滿了文創瘤的事(什麼事都不要做更好,一切回歸基本),台灣或許能獲得更多的學習與成長空間,更多的自由度,更多的想像力,以及更多的創新能量。

    延伸閱讀



  • 台中 BRT:再次體驗

    七月初次試乘台中 BRT ,印象不佳。如果打個分數,39 分。最近正式營運後再次搭乘,感覺好一些了,49 分。但這是個永遠不可能及格的系統。沒有 A 型路權又造成台灣大道交通混亂,就算其他的一切做到完美,頂多就是 59 分。

    Taizhong BRT

    先說加分的項目。一、的確有很多人使用這套系統。我在上週六上午從台中車站往返科博館,來回的車上都塞滿了人。二、即使班距仍不夠密,等候時間還是比一般公車短一些。三、有步道連接快慢車道之間的車站與路口的人行道。

    Taizhong BRT

    Taizhong BRT

    Taizhong BRT

    再說扣分的項目。一、驗票閘門感應速度超慢,影響進出站效率。二、月台門全程開啟,候車乘客可能有意或無意進入車道產生危險。三、車站動態資訊系統未顯示下班車到站時間。四、重要提示如開關門提醒並未由系統自動化廣播。

    Taizhong BRT

    Taizhong BRT

    Taizhong BRT

    還有一些分數是上個月就扣掉的。當時在交通尖峰時間的台灣大道上以汽車駕駛人的角色再次體驗這個系統,真是災難一場。讓原本習慣開車的人受苦,並不會讓他們更願意改變習慣嘗試 BRT,只會讓他們更討厭這個系統。

    而我七月試乘時觀察到的一些問題依然存在。這些大部分都是先天設計不良的問題,很難補救。一、沒有 A 型路權。二、月台設計不良,車輛進站必須偏離車道中心才能減少月台間隙。三、優先號誌未啟用。四、車輛太陽春。

    平心而論,BRT 建置成本較軌道捷運低,的確很適合台灣的許多城市。但要做就要做好。如果只是像台中這樣拼裝幾輛最陽春的雙節公車再把候車亭加個罩子裝個閘門就說那是 BRT,根本就是詐欺。

    日前看到報導,我自己居住的城市,高雄,也即將興建 BRT 系統。沒有因為 BRT 的名聲被台中搞臭了就不做新嘗試,這是好事。但是高雄真的要記取台中 BRT 的慘痛教訓,別再搞砸了。也要確實了解民眾的生活脈絡與,才能讓系統的設計符合需求。

    延伸閱讀



  • 從降低成本到創造價值

    台灣人總有辦法用最廉價的材料做產品,例如加了劣質甚至危害健康原料的食用油,或是進口底盤自行拼裝的大客車。製造業思惟深植人心,從各產業上游、中游一路貫穿到下游。改變這種思惟的難度可能比改變宗教信仰還高。

    National Highway 1

    代工久了,降低成本成了制約反應,創造價值卻無比困難。很多台灣企業長期幫國外知名品牌製造產品,但這些企業的企業主與員工卻不知道那些產品會在什麼地方、被什麼樣的人、用於什麼樣的情境、解決什麼樣的問題。甚至自己都沒機會嘗試。

    創造價值需要的思考方式與降低成本是截然不同的。你必須進入人們生活的脈絡,才能從觀察人與環境互動的過程中發現潛在的需求,找出人們在意並珍惜的價值。進而透過設計的轉化,產出真正能為人們創造價值的產品與服務。

    當企業能為人們創造價值,人們自然也會為你創造價值。你的產品與服務的價格不會再被成本所限制,而能夠跟上它們能夠創造的價值。而人們也會持續購買與使用你的產品與服務,並發展出具正面情感的品牌認同。

    這道理不難,但即使這不難的道理懂的人也不多。還是有很多企業把品牌與行銷聯想在一起,覺得品牌就是行銷。沒有真正換腦袋,當然做得不好。甚至很多企業誤把銷售當行銷,連真正的行銷都做不好。於是台灣企業在斤斤計較成本的保守心態下,做了一點創新的嘗試失敗了就放棄,走回降低成本的代工老路。愈陷愈深,陷到走火入魔。

    人民也是。台灣人愛貪小便宜卻不愛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不也和那些人們口中的無良企業擁有同樣的思惟?到最後,每一個人與每一家企業都儘量降低內部成本,卻也產生極高的外部成本。這些外部成本由所有人共同承擔。沒有人佔到便宜,所有人都是輸家。

    如果企業不能藉由轉換到以人為本的思考為大眾創造更高的價值,如果人們無法藉由真正認識自我找到自己的人生價值,我們都會被困在同樣的降低成本惡性循環之中:在企業主眼中人的生命沒有價值,在人們的心中自己的時間也沒有價值。

    這一代的台灣人普遍受過高等教育,台灣早就有發展知識密集產業的良好基礎。台灣的問題在於還沒有完成從降低成本到創造價值的產業轉型,被困在降低成本的這端不敢放手,看著創造價值的那端覺得如此遙不可及。

    高雄氣爆之後又發生了食安危機。接連兩個人禍都提醒台灣必須加速改變。改變的過程中必然會破壞穩定性,不論是企業或個人。但如果我們不趁現在鼓起勇氣承擔這些不確定性,那麼下一次的災難只會更大,改變的路也會更艱難。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