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Twitter 與 Plurk:我的觀察

Facebook | Chih-Hao Tsai

Chih-Hao Tsai (hao520) on Twitter

Chih-Hao Tsai on Plurk

我從 2007 年開始使用 Facebook,2008 年初開始使用 Twitter,同年年底開始使用 Plurk。三者之中,Twitter 是最主要的發表平台。我會把在 Twitter 分享的訊息再同步分享至 Facebook。至於 Plurk,我不發布訊息,只閱讀朋友動態,偶而參與討論。過去一年,我對三個平台都有一些觀察,也分享在 Twitter 上。

在這篇文章中,我整理了 2009 年 5 月至 2010 年 5 月間分享的心得,共 51 則。分成四大類:特性比較、Facebook、Twitter 與 Plurk。特性比較的部分再細分為異中有同與同中有異兩部分,Facebook 的部分則再細分為文化差異、行為觀察與個人經驗三部分。如果你有興趣,歡迎追蹤(follow)我的 Twitter 帳號:@hao520

特性比較

異中有同

  • 「微網誌與部落格都是輔助記憶的工具。微網誌以記錄當下思考的方式輔助短期記憶,部落格以記錄較長時間深層思考的方式輔助長期記憶。」(2009-11-29)
  • 「 一些關於噗浪臉書推特行銷的論點都繞著粉絲人數打轉,我總覺得跟『跪在火車站門口之類人潮多的地方賣口香糖會賣得比較好』意思好像差不多……」(2009-11-06)

同中有異

  • 「同樣浪費時間,巧妙各有不同:玩 Twitter 浪費別人的時間,玩 Plurk 浪費自己的時間,玩 Facebook 浪費所有人的時間。」(2010-05-13)
  • 「我不喜歡 Facebook 或 Plurk 那種押著你回去向朋友給你的每則迴響或留言致意的通知系統,感覺像躁症發作。Twitter 的好處是訊息發出後不會陰魂不散,但想看迴響與 RT 還是很容易找到。」(2010-05-10)
  • 「推特:亞斯伯格症候群。噗浪:注意力不足過動症。臉書:威廉氏症候群。」(2010-01-24)
  • 「今日統計:30 位網站開發者中,Facebook、Plurk 與 Twitter 的使用率分別是 100%、20% 與 0%。」(2009-12-08)
  • 「剛剛作了個快速調查(估計),在一班 50 位大一學生之中,Facebook、Plurk 與 Twitter 的使用率分別是 50%、30% 與 0%。」(2009-12-01)
  • 「今天的簡易調查(大略估計):300 名高三學生之中,Facebook、Plurk 與 Twitter 的使用人數分別是 20、5 與 0。」(2009-11-25)
  • 「我演講時都會公布個人的 Facebook、Twitter 與 Plurk 帳號,方便聽眾日後聯絡。也會順便調查有多少人使用這些服務,通常趨勢非常一致:Facebook > Plurk > Twitter。」(2009-11-25)
  • 「Twitter 與 Plurk 的比較:Twitter 介面簡單,概念抽象;Plurk 介面複雜,概念具體。」(2009-05-28)

Facebook

文化差異

  • 「 (CNN) Facebook statuses reveal happiness (台灣的國民幸福總值〔GNH〕應該不會太高,如果有華語系國家的統計的話。)」(2010-05-08)
  • 「@william_yeh本地使用者不習慣與不認識的人分享』這個傾向沒有太大改變。看看我們在 Facebook 上的朋友,真正分享動態的仍是少數。大部分的人還是藉著社交遊戲與他人互動,像打麻將一樣。」(2010-01-04)
  • 「《孫傳雄的中時部落格》Facebook社群行銷案例深度解析-民視《夜市人生》粉絲專頁 (三個月前大概誰也沒想到,為《夜市人生》帶來最多忠實目標顧客群的竟是『麻衣子出車禍』的片段。)」(2010-03-22)
  • 「《數位之牆》台灣為什麼做不出一個 Facebook?:『台灣的上班族社交網絡市場還是空白的。』 (兩年多前大家開始搶做社群網站時我也提醒過,要注意華人人際關係的獨特性。)」(2010-01-04)
  • 「面對來自 Facebook 的競爭,無名小站如果能讓現有的人脈管理工具更符合本地使用者的人際關係特性,應該還是大有可為。別再開發什麼互動遊戲了,那根本搞錯了方向。」(2009-10-23)
  • 「大馬地區對 Facebook 有『面子書』的譯法,我覺得頗為貼切。華人人際關係中『人情』與『面子』的特殊性,透過 Facebook 運作並呈現之後看得更清楚了。」(2009-10-21)
  • 「@minipai 在 Facebook 用英文名字再加上姓氏的拼音,我覺得是可以接受的。畢竟要完全從匿名文化走出來並不容易,願意跨出一小步就值得肯定了。」(2009-09-17)
  • 「@minipai Facebook 規定必須使用真實姓名。」(2009-09-17)
  • 「《聯合新聞網》台灣瘋 Facebook 成長世界第一 (最值得注意的是,從小被教導不要在網路上用真實姓名的台灣人,竟能在這麼短的時間接受實名制的系統。)」(2009-09-17)

行為觀察

  • 「如果孔子也玩 Facebook:『益者三友,損者三友;友直、友諒、友多聞,益矣;友瘋測驗、友迷遊戲、友狂發測驗遊戲通知,損矣。 』」(2009-12-07)
  • 「我每次看到新一代的網路使用者『玩』 Facebook,就覺得跟十六、七年前老一輩網路使用者玩 BBS 聊天室的感覺很像。」(2009-11-18)
  • 「在台灣,『玩』 Facebook 的人太多,『用』 Facebook 的人太少。」(2009-11-14)
  • 台灣大哥大 HTC Tattoo 電視廣告裡的男生把『Facebook』 /feɪsbʊk/ 念成 /fɛsbʊk/,聽起來好刺耳。」(2009-11-12)
  • 「(Facebook 首頁新介面)『News Feed』適合每天最多只看一兩次首頁的一般使用者,『Live Feed』則適合已經習慣每天追蹤大量即時資訊的重度使用者。」(2009-10-24)
  • 「政府限制公務員上網也許會刺激 3.5G 行動網路(網卡/智慧型手機)產業的發展。電信業者應該趁此時機推出『開心農場卡』或『臉書機』之類的專案。」(2009-10-15)
  • 「《中時電子報》上網偷菜夯 江宜樺:不宜鼓勵偷搶:『郭素春批評,虛擬偷菜行為破壞個人道德觀念,應在大流行之前設法阻止……』 (新聞眉批:囧,郭委員用過 Facebook 嗎?)」(2009-10-08)
  • 「前 Web 時代,人們為了應用軟體買電腦。Web 1.0 時代,人們為了瀏覽網頁買電腦。Web 2.0 時代,人們為了網路服務買電腦( @andytn 拍到的『 「Facebook 機」廣告』)。」(2009-10-01)
  • 「晚上在大遠百威秀影城看電影,開演前旁聽後座觀眾聊天。主題? Facebook。聊的不是遊戲,而是 Facebook 手機版。根據對話用詞判斷,他們不是特別年輕,也不是網路重度使用者。」(2009-09-27)
  • 「中午開車進廠保養,等候的時候注意到兩個高中女在用電腦。偷偷觀察,發現她們竟然在用 Facebook。當然是在玩遊戲,什麼遊戲我就不清楚了。」(2009-08-03)

個人經驗

  • 「每次在 Facebook 分享連結都得應付 CAPTCHA。熟練以後的策略是:只看個模糊的大概就開始根據直覺(詞彙知識與拼字規則)快速猜測,基本上都會猜對。」(2010-03-30)
  • 「在 Facebook 上我刻意不把朋友分類,目的是讓我的人際知覺不會受到類別刻板印象影響。」(2010-01-15)
  • 「在《Taiwan 2.0》放上了附統計數字的 Facebook Share 按鈕,跟 funP 推推王的按鈕擺在一起還蠻搭的。」(2009-10-28)
  • 「我在 Facebook 對加友請求的處理原則是:來者不拒。好處是觀察到的使用者行為比較有代表性,代價則是必須忍受較多的雜訊。」(2009-10-15)
  • 「Facebook 的各種邀請,只有加朋友的我一定詳讀並審慎決定。不能決定就先保留,等我想起這人是誰或更了解這人再決定。其他的邀請,不分朋友親疏也不分內容類型,一律略過。」(2009-08-08)
  • 「(Facebook)我搶到 chtsai。」(2009-06-13)

Twitter

  • 「不僅是推特備份,也是記憶備份。2835 推,838 KB HTML。」(2010-05-05)
  • 「Twitter 使用者不論網頁瀏覽或利用 API 都只能看到自己最新的 3200 則訊息。所以如果你的推數接近這個數字,又不希望找不到舊推,這時應該要備份了。」(2010-05-05)
  • 「覺得網上找到的 Twitter 免費備份工具都不符合需求,於是自己動手。程式粗糙,邊改邊跑,問題不少。但也總算完成之前 2833 推的備份(含時間與網址)。以後只要處理新增的部分,輕鬆許多。」(2010-05-04)
  • 「Twitter 是我的儲思盆。」(2010-02-03)
  • 「若暫不考慮訊息同步(人工輸入訊息)且能順利固定,這種可攜式的 USB 充電 LED 字幕機應該很適合用來當作後擋風玻璃 Twitter 訊息播放器。」(2010-02-01)
  • 「每次看到別人車上各種強迫我接收訊息的貼紙,我都會想反擊。剛剛想到,也許可以在後擋風玻璃內側裝 LED 字幕機同步顯示自己的 Twitter 訊息……」(2010-02-01)
  • 「今天是 @IvyBean104 一百零四歲的生日,她是全世界最年長的 Twitter 使用者。」(2009-09-08)
  • Flickr: Flickr Twitter Beta:使用者現在可以用 BLOG THIS 功能貼照片到 Twitter 了!」(2009-06-13)

Plurk

  • 我的 Plurk 頁面有了『擁有超過 50 位粉絲』的圖示,但我連一個噗都沒發過。」(2009-12-22)
  • 「Plurk 的介面有一些變化。原本只有『Plurk』與『Search』兩個分頁,現在多了一個『Daily Photo』。」(2009-11-05)
  • 「每次看 Plurk 都讓我聯想到一大群麻雀聚在地上搶東西吃的畫面,而且不時會有新麻雀加入。」(2009-10-31)
  • 「Plurk 每則訊息未展開的情況下,中文顯示 13.5 個字,約等於 9 個詞;英文顯示 24 個字母,約等於 4.2 個詞。中文訊息量是英文的 2.1 倍。」(2009-10-13)
  • 「以訊號雜訊比(而不是人際關係)為依據,把我的 Plurk 帳號上的『互為好友』刪到剩下不到 20 個,再把『我追蹤的使用者』刪到剩下 10 個。河道看起來清爽多了。」(2009-09-04)
  • 「用 HiNet ADSL 上網,在 Linux 環境 Firefox 經常連不上 Plurk。上網查了一下,不少人遇到此問題。原因不詳,但有解法:設代理伺服器為 proxy.hinet.net。」(2009-08-12)
  • 「Plurk 的信號雜訊比(SNR)已經低到非常離譜的程度,我現在上站越來越常在三秒內完成下列動作:『xxx new responses: View』→『mark all as read』→離開。」(2009-07-16)
  • 「每次看到自己 Plurk 帳號的 Karma 歸零就很高興,我喜歡『零噗零卡馬』的感覺。」(2009-05-11)

延伸閱讀:推特語言處理Facebook 與我我的電子記憶台灣 Web 2.0.10台灣 Web 2.0.08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