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屏溪畔,八八水災一個月後

我住高雄市,週末假日喜歡開車到鄰近縣市走走。有時上午起床,突然想上阿里山,中午前已經在奮起湖老街吃便當了。有時中午在外用餐,開車回家的路上突然想到郊外放鬆心情,方向盤一轉就到林園仁武大樹旗山美濃茂林新發六龜寶來或甲仙了。莫拉克颱風重創的大部分災區,受災前我都去過。過去一個月,心情一直十分沉重。9 月 6 日,我決定到離高雄市最近的高屏溪畔看看。

走台 1 線接台 21 線往北,先來到舊鐵橋下高屏溪畔的人工濕地。以前很喜歡來這裡看橋、看火車,也喜歡在河畔的大片綠地走走。來之前我就聽說濕地整個毀了,但那一望無際厚達數米的淤泥與數不清的漂流木,是完全無法想像的。在現場看到的時候,我有好一陣子說不出話來。我拍了幾張照片,回家從我的舊鐵橋相簿中找出過去在類似位置與角度拍的作為對照:

Gaoping Riverside, Before and After Typhoon Moroak

Gaoping Riverside, Before and After Typhoon Moroak

再沿台 21 線繼續往北,來到國道三號斜張橋。橋下的高屏溪畔原本規畫為生態園區,可以直接開車進入,然後穿過園區來到溪邊的斜張橋橋墩旁。在過去,這一直是個賞橋觀景的好地方,而且日夜皆宜。這次重返此地,只看到跟舊鐵橋下一模一樣的景象:一望無際數米厚的淤泥與數不清的漂流木。我還是拍了幾張照片,再從我的斜張橋相簿中找出幾張舊照片來對照:

Gaoping Riverside, Before and After Typhoon Moroak

Gaoping Riverside, Before and After Typhoon Moroak

Below the Cable-Stayed Bridge (National Highway 3) Below the Cable-Stayed Bridge (National Highway 3) Below the Cable-Stayed Bridge (National Highway 3) Below the Cable-Stayed Bridge (National Highway 3) Below the Cable-Stayed Bridge (National Highway 3)

這兩個地方都有很多怪手在挖淤泥,顯然已經挖了將近一個月了。要恢復舊日風貌,可能至少得等好幾年吧!而且,這還只是沒住人的地方。如果是有人居住的城鎮,重建難度又更高了。這種規模的天災發生在南台灣,讓在南台灣出生、成長、生活的我不斷反思自己與世界的關係。站在高屏溪畔,我深切感受到這片土地的脆弱以及自身的渺小。

天災過後,我們還可以作什麼?我們可以學會更謙卑面對自然,更主動保護環境,更深入同理他人。以及,活在當下。我們可以更積極經營生命中的每一天,更用心感受生活中的每一個細節,並且更真諴與別人分享自己的感動。如果八八水災讓足夠多的人反省自我並作出改變,匯聚起來的力量必定能夠讓台灣更堅韌,更健康,也更有智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