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tegory Archives 觀光
  • 獅山胡椒園(高雄六龜)

    獅山胡椒園位於高雄縣六龜鄉新發村,是胡椒伯陳振山種植本土胡椒三十餘年的農場,也是台灣唯一種植胡椒的地區。獅山胡椒園除了種植胡椒,也開放遊客參觀與用餐。日前,在老樹部落格《樗樹》作者帶領下,我們一行十九人來到此地參觀訪問。這是一個有趣的地方,如果你計畫到六龜旅遊,獅山胡椒園是一個非常值得一遊的景點。

    • 獅山胡椒園就在省道台 27 線旁。往北過新發村獅額頭橋後,依路旁指標行駛,不久即可抵達。
      Shishan Pepper Farm Shishan Pepper Farm Shishan Pepper Farm
    • 胡椒園內有一些看板,介紹獅山胡椒園、胡椒的種類及胡椒生產的流程。
      Shishan Pepper Farm Shishan Pepper Farm Shishan Pepper Farm
    • 胡椒伯非常好客,很親切地跟我們介紹胡椒園,並用他的電動胡椒研磨罐現場研磨胡椒請我們品嚐。
      Shishan Pepper Farm Shishan Pepper Farm Shishan Pepper Farm Shishan Pepper Farm
    • 胡椒果穗上的胡椒籽,是鮮綠色的。曬乾或烘乾後,就成了咖啡色的胡椒粒。再經過研磨,就成了一般人熟悉的胡椒粉。
      Shishan Pepper Farm Shishan Pepper Farm Shishan Pepper Farm Shishan Pepper Farm Shishan Pepper Farm Shishan Pepper Farm
    • 原本我們只打算稍作停留,後來臨時決定留下用餐。雖然沒有預訂,胡椒伯的太太還是幫我們準備了一頓以招牌菜胡椒雞為主菜的豐盛晚餐。因為食材需事先準備,若想要用餐,最好還是先預訂。
      Shishan Pepper Farm Shishan Pepper Farm Shishan Pepper Farm

    獅山胡椒園

    延伸閱讀(站外):人物列傳/陳振山試種胡椒有成,農業轉型典範胡椒伯 10 年樹 4 月育成



  • 新中橫二日遊

    新中橫公路於 1991 年全線通車,包括南投縣水里鄉頂崁村至信義鄉塔塔加遊客中心 70 公里的省道台 21 線,以及塔塔加至嘉義縣中埔鄉隆興村約 85 公里的省道台 18 線阿里山公路。我熟悉阿里山公路,對水里到塔塔加這段卻很陌生。七月初剛好要開車到南投竹山演講,就決定利用回程的機會走一趟。演講當天在日月潭教師會館過夜,隔天展開兩天一夜的新中橫之旅。新中橫果然名不虛傳,讓我這個喜歡公路旅遊的人印象十分深刻。

    新中橫地圖
    點圖放大。地圖來源:交通部公路總局

    第一天:日月潭 → 阿里山青年活動中心

    • 日月潭(台 21 60.8K):一早起來,開車沿著約 33 公里長的環潭公路(台 21 甲線)繞了一圈。整條公路只有一小段可清楚看到湖景,路邊也沒有太多設有停車位的觀景點。因為日月潭不是此次旅行的重點,環潭一圈後我就離開了。
    • 信義鄉明德村(台 21 92.2K):上午十時三十分抵達信義鄉明德村,信義鄉公所所在地。這裡有入山前最後一個 7-11 統一超商,也有加油站。加油站倒不是入山前最後一個;最後一個加油站在105.3K 的和社。因為要在 7-11 和同在明德村的信義鄉農會農特產品展售中心購物,就順便在明德村把加油這事一併解決。
    • 信義鄉農會農特產品展售中心(台 21 93.5K):這是個設有酒莊的現代化農會商店,我在這裡買了許多梅製品。產品品質不錯,而且包裝精美。你會發現你什麼都想買,這就是為什麼幾乎每位入店的人都買了上千元的商品。錢不夠怎麼辦?別擔心,可以刷卡。在這裡短暫停留後,十一時三十分左右離開。
      Xinyi Township Farmers Association Store Xinyi Township Farmers Association Store Xinyi Township Farmers Association Store Xinyi Township Farmers Association Store Xinyi Township Farmers Association Store »
    • 神木村(台 21 113.4K):中午在約 113.4K 的松泉橋旁轉進岔路,約十二時十五分抵達神木村。路面常見落石,可以想見若逢大雨或颱風就未必能順利通行。新建的神木大橋前立有「土石流源訖」石碑,提醒大家土石流曾經帶給神木村的苦難。來到神木村當然是為了看樟樹神木,這是全台十大巨木中唯一的闊葉樹,也是東南亞最高大的樟樹巨木。
      Shenmu Village Shenmu Village Shenmu Village Shenmu Village Shenmu Village »
    • 玉山國家公園界碑(台 21 123.8K):下午一時抵達玉山國家公園界碑,正式進入國家公園的範圍。
      Provincial Highway 21 »
    • 公路:那天天氣很好,很少遇到起霧,更沒有下雨。路況也不錯,絕大多數路段都有平整的柏油路面以及清楚的標誌與標線。整條路的速限都是 40 公里,我也就維持在 40 公里的時速,一邊開車一邊欣賞美景。高度愈高,氣溫愈低。打開四個車窗和天窗讓涼風灌進車內,真是全身舒暢。
      Provincial Highway 21 Provincial Highway 21 Provincial Highway 21 Provincial Highway 21 Provincial Highway 21 »
    • 夫妻樹(台 21 145.9K):下午二時抵達這個知名的景點。兩棵殘存的紅檜,1963 年森林火災的見證。
      Fuqi Tree Fuqi Tree Fuqi Tree »
    • 塔塔加遊客中心(台 21 149.1K,台 18 96.1K):從夫妻樹再往前不到五公里就是塔塔加遊客中心,在此稍作休息。這裡是新中橫的最高點,海拔 2610 米。當天天氣實在太好,這麼高的地方氣溫竟然還有十七、八度。穿著短褲短袖到處跑,事先準備的外套完全派不上用場。在遊客中心二樓號稱是全國最高公辦民營的餐廳用餐,肉燥飯、高麗菜、貢丸湯,每人 50 元吃到飽。
      Tataka Visitor Center Tataka Visitor Center Tataka Visitor Center Tataka Visitor Center Tataka Visitor Center »
    • 獼猴天橋(台 18 91.8K):下午三時離開塔塔加後續往前行,看到一座為台灣獼猴架設的天橋,讓獼猴可以安全地過馬路。這一帶也的確有非常多獼猴,我總共看到兩個家族。其中一個家族帶小猴子到路邊,猴爸猴媽帶小朋友來看坐在會動的鐵籠裡的無毛大猴子。牠們不是來要食物,因為只要我一靠近全家就退回樹上了。這是好現象,因為之前才聽說此地獼猴因為被遊客餵食而出現一些行為習慣的改變。
      Formosan Macaque Formosan Macaque Formosan Macaque Formosan Macaque Formosan Macaque »
    • 鹿林神木(台 18 89.3K):下午四時經過鹿林神木,全台灣省道旁最大的活巨木。這棵巨大的紅繪神木非常壯觀,樹圍 20 米,樹高 43 米的,有 2700 年的樹齡。神木位於路旁山崖下方約 40 米,須沿階梯步行一段路才能抵達。因為沒有無障礙設施,行動不便者可能只能在路邊遠觀神木。
      Lulin Sacred Tree Lulin Sacred Tree Lulin Sacred Tree Lulin Sacred Tree Lulin Sacred Tree »
    • 阿里山青年活動中心(台 18 71.5K):下午五時抵達阿里山青年活動中心。二十幾年前念中學時因為參加救國團自強活動的關係在許多青年活動中心住宿過,就是沒來過阿里山青年活動中心。即使如此,我還是覺得像回到家一樣。我住攬月樓,包含晚餐與第二天的早餐,住宿一晚只要兩千多元。房間很乾淨很舒服,一般旅館有的這裡都有。訂房時就訂了晚餐,用餐前在餐廳前的白板先找到自己桌子的位置。晚餐都是家常菜,很好吃,而且不用跟別人搶位子。
      Alishan Youth Activity Center Alishan Youth Activity Center Alishan Youth Activity Center Alishan Youth Activity Center Alishan Youth Activity Center »

    第二天:阿里山青年活動中心 → 中埔鄉

    • 阿里山青年活動中心(台 18 71.5K):不想去看日出或從事任何需要太早起床的活動,所以睡到早餐時間才醒。在餐廳用完早餐後,在活動中心附近走走,看看各種山區的有趣昆蟲與植物。大約上午九時三十分,就收拾行李離開青年活動中心,準備下山了。
      Alishan Youth Activity Center Alishan Youth Activity Center Alishan Youth Activity Center Alishan Youth Activity Center Alishan Youth Activity Center »
    • 公路:熟悉的阿里山公路。天氣還是很好,路況也不錯。愈往山下開,氣溫愈高。開到後來,就關上了車窗和天窗,開了冷氣。
      Provincial Highway 18 Provincial Highway 18 Provincial Highway 18 »
    • 達娜伊谷自然生態公園(台 18 36.5K):十時三十分左右來到 36.5K 附近的龍美村,再轉 129 縣道,約半小時後抵達達娜伊谷自然生態公園。十多年前山美村全體鄒族村民為了對抗污染與濫捕,主動發起封溪護魚。如今保育有成,也促成由社區發展協會管理的自然生態公園的形成。園區有規畫好的步道,遊客可以欣賞自然景觀,也可以在特定地點走到溪邊賞魚。在此地停留一個多小時,再回到阿里山公路時已經是下午一時。
      Danayigu Ecology Park Danayigu Ecology Park Danayigu Ecology Park Danayigu Ecology Park Danayigu Ecology Park »
    • 林務局觸口工作站(台 18 15.0K):大約一時四十分抵達林務局觸口工作站,在此稍作停留,並參觀工作站主建築。觸口工作站是林務局第一座木構造工作站辦公廳,於 2006 年 12 月落成啟用,與週邊之南區樹木銀行及森林生態公園共同組成觸口生態教育園區。
      Chukou Station Chukou Station Chukou Station Chukou Station Chukou Station »
    • 中埔鄉社口村(台 18 13.4K):約下午二時來到中埔鄉社口村,算是正式結束了新中橫之旅。看了一下油表,可以直接開回高雄。不過我想知道新中橫之旅確實的耗油量,所以還是找了間加油站加滿油箱。從前一天在南投縣信義鄉公所附近加油,到這次加油之間,共行駛 190 公里,耗費九五無鉛汽油 17.23 公升。以當時油價每公升 29 元計算,剛好是 500 元。
    • 國道三號中埔交流道(台 18 7.0K):加油之後繼續上路,從中埔交流道上國道三號南下。到東山服務區休息時,看到難得一見的 Starbucks 行動咖啡車。服務區正在整修,Starbucks 就改用行動咖啡車來提供服務。很有趣。
      Starbucks Truck Starbucks Truck Starbucks Truck »

    心得

    • 整體來說,我很滿意這次兩天一夜的新中橫之旅。雖然大部分的時間都在開車,因為步調不是特別快,還是有很多時間可以停下來玩。沒有颱風或豪雨影響旅遊的方便性與行車的安全性,兩天都非常輕鬆愉快。除了日月潭以外,其他事先規畫或臨時想看的景點都沒有讓我失望,甚至帶給我許多驚喜。
    • 我很喜歡開車旅遊。很多時候,公路本身與開車這件事就是旅遊的目的。記得多年前在美國時,曾有兩次單日連續駕駛超過 1000 英里(1600 公里)的紀錄。台灣的公路系統其實相當不錯,很適合公路旅遊。不過很多時候問題不在公路本身,而在週邊設施。例如,日月潭環潭公路的問題。我最常去的墾丁國家公園,為汽車駕駛人規畫的設施就還算不錯。
    • 資訊取得的方便性是另一個問題。這次我隨車攜帶的是戶外生活出版的《玩樂吃喝便利旅圖系列》中的「南投縣」與「嘉義縣市」兩冊,資訊的詳細與正確程度足以讓我順利完成旅程。但我還是希望台灣各地能廣設遊客服務中心,並提供一般駕駛自用交通工具的遊客最需要的地圖。目前台灣各地已有許多縣市鄉鎮設有遊客服務中心,但提供的資訊性質卻很不一致。例如地圖,就未必在每個遊客服務中心都找得到。這不僅讓駕駛人必須每年花錢購買最新版本的公路及旅遊地圖,也增加了行前準備工作的複雜度。
    • 再說住宿,在美國開車旅遊一定是住便宜又乾淨的汽車旅館。在台灣,除了大城市與主要觀光景點有品質較佳的旅館,在其他地方要找便宜又乾淨的地方過夜並不容易。一些民宿與小旅館品質參差不齊,若沒有事先花很多時間作功課,還真不知該從何住起。這次就是因為對阿里山地區的旅館都沒什麼信心,才選擇了青年活動中心。

    延伸閱讀:恆春半島景觀公路



  • 高雄世運吉祥物

    高雄市政府於八月一日公佈了 2009 高雄世運吉祥物「水精靈」,八月底前開放民眾上網發揮創意為吉祥物命名。水精靈的造型很可愛,但是藍色的男生水精靈讓我聯想到《天線寶寶Teletubbies)》裡的「丁丁Tinky Winky)」。

    高雄世運吉祥物水精靈 Tinky Winky

    水精靈與丁丁的身體比例,都接近兒童。兩者身體的形狀與顏色類似,臉部區域的形狀與顏色也類似。除了外觀類似,功能也類似。水精靈的頭上有個小球,吸收太陽能量後,身體就會發光。丁丁頭上有個三角形的天線,接收無線電波後,肚子上的電視螢幕就會顯示節目。

    我相信這樣的相似應該純屬巧合,不過總覺得水精靈還是太像穿了丁丁道具服的人了。印象中,大型運動會的吉祥物很少有這麼像「人」的。

    例如,1988 首爾奧運Hodori1992 巴塞隆納奧運Cobi2000 年雪梨奧運Syd、Olly 與 Millie 都是動物造形。即使是人形,好像也會比較抽象一些,或是複雜一些。例如,2004 雅典奧運Athena 與 Phevos2008 北京奧運福娃。還有根本看不出來像什麼的,例如 1996 年亞特蘭大奧運Izzy

    至於世運的吉祥物,動物造形的例子是 2005 杜易斯堡世運Allwin,人形的例子則是 2001 秋田世運Huggy 與 Nummy

    或許是因為我沒有藝術與設計天賦,我盯著水精靈看了一整個晚上,還是無法理解它的設計精神。如果一定要說我看出了水精靈的什麼特色,我大概會說:很樸實,很純真。樸實與純真,不正是台灣人的精神嗎?愛台灣,就快點幫水精靈命名吧!要發揮創意呀,千萬不要叫它「丁丁」……



  • 高鐵一日生活圈:一個高雄人的觀點

    七月份經常搭高鐵,對「高鐵一日生活圈」有相當深刻的感受。高鐵通車後,高雄人早上可以搭高鐵前往包括台北在內的主要城市,工作或休閒至少八小時。晚上搭高鐵返回高雄後,回到家還來得及看九點播出的電視影集。最近在台北連開兩天的會,我就連續兩天搭高鐵當天來回,而不在台北過夜。我的高鐵經驗並不全都是愉快的,但整體來說還是比搭飛機好很多。

    一、購票

    每個人的高鐵經驗都從購票開始。非常不幸的是,高鐵的票務系統永遠帶給旅客最惡劣的旅行經驗。

    其實,高鐵任何班次發車前都一定買得到票,不用事先訂票。只是很多行程是一定得在某個時間之前抵達某地,為了避免突發狀況,我還是習慣先把票買好。高鐵不能使用網路訂票,電話訂票又總是忙線中,逼得我每次都得在出發前幾天到左營站利用自動售票系統購票。我都是利用中午時間到左營站買票兼用餐,不浪費時間,但每次都還是覺得很不高興。

    高鐵自動售票系統設計不當,不易使用,絕大多數的旅客都選擇在人工售票窗口購票。我這個月利用自動售票系統買了十張票,還是覺得太難用。即使通過重重考驗,都不犯錯,買一張票花費的時間還是太長。事實上,你不可能不犯錯。我就不相信有人從頭到尾都可以只按一次就按到下方觸控式螢幕上想按的按鈕。我每次為了按一個按鈕不斷重新嘗試,在螢幕上戳來戳去,就很想把那個螢幕給砸爛。

    二、左營站

    從高雄市區上國道一號再轉國道十號,經由大中路快速道路匝道可以直接進入高鐵左營站的停車場頂樓。到了停車場後也不難找停車位,上午八點之前到的話,還可以停到室內的二、三樓非常靠進車站大廳的車位。就算二、三樓車位都被停滿了,頂樓多半也都還會有空位。停好車後,不管停哪一層,從停車處慢慢走到月台上車,不會超過五分鐘。我通常會早一點到車站,先在摩斯漢堡舒服地看報吃早餐

    反觀小港機場,只有室外風吹日曬雨淋的停車位。停好車後得先走到航空公司櫃檯,然後走到行李檢查處,再走到候機室,走到登機門,最後再走到飛機旁。如果要停下來休息,機場大廳不見得有椅子坐,進了候機室還是不舒服。想吃點東西,機場餐廳的食物又難吃又貴。一路走走停停,就算人不累,心也累了。

    三、去程車上

    如果搭早上七點的高鐵,通常六點多就出門了。如果要六點多出門,六點之前就要起床。所以,上了車就準備補眠。高鐵的椅子其實不大,但腿部的空間夠大,而且可以把腿直直伸進前排座椅下方。如果坐的是靠窗的位子,不用擔心身旁乘客進出,上了車就可以一路睡到台北。不睡覺的話,看看窗外向後飛掠的影像,可以直接感覺到自己在空間中快速移動。那種主觀的空間與時間的連續性,也是搭飛機感受不到的。

    相較之下,搭飛機得繫安全帶,而且起飛或降落時椅背不能往後倒。腿部空間小到膝蓋總會頂到前排的椅背,腿怎麼伸都伸不直。民航機機艙是個密閉空間,艙壓和濕度都與地面不同。你或許會習慣,但永遠也不會喜歡。在高空中的機艙內,就像被關在鮪魚罐頭裡面一樣,會失去正常的空間與時間的連續感。能睡得著的話最好,睡不著就很痛苦了。而且還不能用電腦,更別想上網了。我搭飛機已經有經驗到還沒起飛就能睡著,但我就是不喜歡搭飛機的感覺。

    四、目的地車站

    三鐵共構的台北車站就在市中心,不論是轉乘捷運或搭計程車,都很容易解決搭高鐵抵達台北後的交通問題。其他的高鐵車站多半都在郊區,例如台中站在烏日,新竹站在竹北。抵達目的城市後的接駁交通,是個大問題。我很幸運,到台中與新竹都有人開車接送,幫我解決問題。

    不過,到了回程,優點就成了缺點,而缺點就成了優點。我在第七節會再說明。

    五、台北的計程車司機

    這幾次搭高鐵到台北,為了省時間,出了車站後都是直接搭計程車。很久以前我在「台北之戀」一文中就提到過,我很喜歡台北的計程車司機。如果他們不主動跟我說話,我也會找個話題聊一聊。台北計程車司機的觀點,總是會給我一些啟發。有時聊一聊遇到同鄉,大家都很高興。

    六、回程換票

    高鐵車票逾時作廢的政策,讓我寧可購買比預定搭車時間稍晚班次的回程票,保留一些時間上的彈性。若回到車站的時間比預定搭車時間早很多,就更換班次。但這樣一來就得在人工售票窗口換票,而那個窗口任何時候都大排長龍。

    台中與新竹站還好,高鐵台北站的人工售票窗口排隊的人最多。在高鐵台北站的人工售票窗口,每個人平均要花三分鐘購票。如果六點的時候你的前面有十幾個人,你就一定趕不上六點半的車。

    我已經說過,高鐵的票務系統永遠帶給旅客最惡劣的旅行經驗。再加上高鐵台北站的候車環境,就成了一場惡夢。在高鐵台北站,每次等換票都等到腰酸背痛,等進候車室找位子坐等到頭暈眼花。在我的高鐵經驗中,台北車站帶給我最多不舒服的經驗。

    七、回程候車

    高鐵台中與新竹站雖然不在市區,但因為是獨立的車站,有很舒適的候車環境。能夠很放鬆地等車,對忙了一天(或玩了一天)等待返家的人特別重要。

    台北車站因為三鐵共構,高鐵的區域只佔很小的一部分。台北車站總是人山人海,到台北車站搭高鐵,除非進候車室,否則沒地方坐。而且進候車室還得排隊,得等到接近開車的時間才能進去。就算進了那個比左營站的男廁所還小的候車室,也還是沒多少位子可以坐。

    八、回程車上

    在回程的車上,因為忙了一天(或玩了一天),一定很累,所以就算車廂吵一點還是可以睡。但也因為比較累,歸心似箭且不耐久候,搭直達車較好。若搭每站都停的車,過了一小時三十六分後,半睡半醒之間就會一直想「怎麼還沒到」。想到後來就真的會覺得忍無可忍了,因為那多出來的二十四分鐘感覺就像是兩小時四十分一樣長。

    九、回家

    回到左營站,直接奔向停車場繳停車費。走向自己的車子,按下汽車遙控器的開關,就像開了家門。坐進駕駛座關門上鎖,就像回到家裡。自己開車搭高鐵,才有這種「提前回家」的好處。駛離停車場,直接開進國道十號再轉國道一號,下交流道後再開一小段路就真正回到家了。

    若是搭計程車,無論如何就是不像自己開車一樣放鬆。而且若是當天往返,往返市區的計程車車資也比一天的停車費多很多。

    十、票價

    到目前為止,我搭高鐵都不是為了私人行程,比較不用擔心票價的問題。如果是為了私人行程自己花錢買票,我也覺得高鐵的票價的確偏高。如果有其他成本較低的選擇,我也不會選擇搭高鐵。例如,到雲嘉南高高屏地區我會自己開車,到台中以北若不趕時間我會搭台鐵。如果是旅遊行程,不論遠近一定是自己開車。

    就像我在台北遇到的一位計程車司機同鄉說的,一家四口回老婆在高雄的娘家,交通費就要一萬多塊了。還不如自己開車;油價再高,來回高雄的油錢也不用這麼多。不過他也說,如果是自己一個人南下,或許就會選擇搭高鐵。原因是他覺得一個人開長途很累,而且他不喜歡在高雄市開車,覺得交通太亂了。

    結語

    總結我的「高鐵一日生活圈」經驗,大部分都是正面的,我蠻喜歡高鐵通車後帶來的這種新形態生活經驗。帶給我最多負面經驗的,就是票務系統和台北車站。票務系統的問題在軟體與服務層面,應該比較容易改善。台北車站的問題就比較麻煩,我看不出來短期內有改善的空間。

    若再考慮票價因素,目前的「高鐵一日生活圈」其實比較像是「高鐵一日工作圈」。單純的休閒旅遊通常是自己負擔交通費,包括我在內的一般人,可能只有真的要趕時間的行程才會選擇高鐵。如果高鐵的票價能夠降到只比台鐵自強號票價高一些,以高雄到台北為例從現在的 1.76 倍降到 1.5 倍或更低,才可能讓更多人有機會經常體驗「高鐵一日生活圈」的生活形態。

    延伸閱讀:商務高鐵與鄉土台鐵台灣高鐵自動「考試」系統



  • 商務高鐵與鄉土台鐵

    七月十一日的公視晚間新聞報導,七月二十七日起高鐵將會增加班次。報導提到,「班次增加了,但乘客幾乎都是商務客。」我最近剛好有機會在一周之內搭三趟高鐵,從左營站出發,分別往返台中新竹台北。從台中回來的那晚,看到公視的這則報導,印象特別深刻,因為我也覺得高鐵的商務味重了些。

    年初至今,我搭了非常多次高鐵。都是為了開會或演講,從來沒有一次是純粹的私人行程。在月台上看著等候同班車的人,或是在車廂內看著身旁的乘客,也覺得絕大多數的乘客看起來都是為了工作目的搭車的。這或許跟我多半在上下班時段搭車有些關係,但基本上和公視新聞的觀察是一致的。

    在最近搭的某一班北上列車上,我對高鐵的商務味就有特別深刻的感受。一如以往,乘客以商務客為主。商務客基本上是不太說話的,如果不是在閱讀,就是在使用電腦,再不然就是睡覺。但因為已經放暑假了,同車有一些要搭車去旅遊的乘客。出遊的心情很興奮,講話的音量自然大了些。發車沒多久,就聽到擴音器傳來列車長的廣播,請乘客降低說話的音量。

    我搭高鐵的習慣跟搭飛機很像,上車就睡。我當然喜歡安靜的車廂,但這次列車長的廣播還是讓我有些驚訝。因為那群乘客的音量其實也還在合理範圍,不是特別大聲,只是用正常音量說話。至少,我覺得不會比民航機經濟艙、台鐵或台北捷運吵。

    那時,列車長的廣播讓我覺得整個車廂像是一間辦公室。是的,辦公室。不論從低彩度的藍灰色系,到塑膠與金屬的材質,再到頭頂上的日光燈,都像典型的辦公室。對商務客來說,這個環境當然提供了相當的熟悉感,可以讓他們很自然地做他們最習慣的行為。

    其實,任何現代的大眾運輸工具的設計都很類似,但高鐵剛好落在特別不活潑的那個端點。高鐵車站的設計也是如此。極低彩度的灰色與簡潔的線條固然傳達高度的現代感,卻也顯得有些保守,像是一座大型的辦公大樓。

    還有一點。高鐵服務人員普遍年輕,體型或外貌都不差,而且同質性很高。再加上制服,感覺就很像電視廣告裡的年輕上班族。這樣的服務人員散佈車站與車廂,就更加突顯了高鐵的商務味。或是,辦公室風格。

    台鐵不論是車廂或車站都比高鐵土了些,服務人員也不見得都是俊男美女。但在改搭高鐵以後,台鐵的這些特點也讓我特別懷念。

    走進台鐵的車廂與車站總有一種自在感。並不只是因為熟悉,而是因為它沒有高鐵那麼單調,不論是色調或配置。比起高鐵,台鐵的車廂與車站或許有點土,沒有什麼設計感也不怎麼華麗。但,那不正像是一般人的生活環境嗎?走進高鐵車廂像進辦公室,走進台鐵車廂像回家。走進高鐵車站像是進教堂,走進台鐵車站像是來到社區附近有點俗氣但大家都來散步的公園。

    台鐵在環境上最大的問題,還是在於清潔。一般旅客在意的其實都一樣:舒適與整潔的候車環境與車廂,以及乾淨的廁所。如果台鐵的環境整潔程度能夠再提升,相信會讓人們覺得更自在。

    台鐵服務人員有老有少、有高有矮、有胖有瘦、有美有醜,就像我們生活中的鄰居一樣。服務人員在年齡、體型與外貌的異質性與代表性,這又是另一個讓我覺得有自在感的重要因素。

    走進高鐵車站,你會覺得進入一棟有警衛管制出入的辦公大樓,身邊的人好像都非我族類。走進台鐵車站,你會覺得這些服務人員就是普通人,而不是一群特別不一樣的人。總之,走進台鐵車站,你不會覺得來到一個特別不一樣的世界。

    台鐵的服務確實需要改進,但服務人員的年齡、體型、外貌與制服都不是重點。最重要的,還是要有真誠想要幫助旅客的心。畢竟,一般旅客最在意的,還是旅途中遇到的問題能否順利獲得解決。

    商務味與鄉土味,各自有其吸引人的獨特性。如果高鐵能有台鐵的溫暖,就可以吸引更多的非商務客搭乘。如果台鐵能有高鐵的整潔,也一定會更有競爭力。

    延伸閱讀:台灣高鐵自動「考試」系統高雄捷運初體驗



  • 台灣高鐵自動「考試」系統

    上星期因為要搭高鐵北上開會,我第一次使用了高鐵的自動售票系統。當我在高鐵左營站看到自動售票系統的使用者介面時,我覺得那像是放在實驗室裡由受過訓練的專業人員操作的複雜儀器,而非提供一般民眾自行操作的設備。我發現這個系統易用性非常低,幾乎像是在考驗使用者。就用考試來比喻,以下依序列出高鐵自動考試系統出的五個考題。針對每個考題,我寫下作答時的觀察並附上認知心理學的分析。最後,我會再回到工業設計的脈絡中討論。

    一、高鐵自動售票系統的使用者介面如何組織?

    THSR Ticket Machine 要順利操作高鐵自動售票系統,必須了解這個系統是由兩種介面組成的:下方的訂票介面與上方的付款介面,每個介面有獨立的顯示與輸入裝置。

    當使用者看到高鐵自動售票系統時,會以過去使用功能類似裝置的經驗來理解這個系統,例如台鐵與台北捷運售票機、自動提款機、自動販賣機等等。大部分的系統都是單一介面。也就是說,只有一種顯示與輸入裝置。

    使用者很容易受到高鐵自動售票系統下方訂票介面的螢幕吸引,因為它的尺寸大,亮度高,而且是彩色的。相對地,上方付款介面的螢幕就很容易被忽略。當使用者看到一個大機器和一個大螢幕,會以過去操作單一介面系統的經驗(心理模型,mental model)來理解這個新系統。如果一開始就沒有適當理解使用者介面的組織,在之後的操作上遇到各種困難,也就無法避免了。

    高鐵自動售票系統的功能很單純,訂票與付款的功能其實可以、也應該整合為單一介面。目前的系統不僅大部分使用者不熟悉,操作也沒有內部一致性,是一種非常糟糕的設計。

    二、如何在訂票介面選擇出發時間?

    訂票介面設計上的問題,在《大河馬的創意動物園》的「大河馬看高鐵自動售票系統」這篇文章中,已有精闢的分析。在此,我只針對我覺得最糟糕的設計,也就是選擇出發時間的介面,再作一些分析。

    THSR Ticket Machine 如圖所示,使用者要按「↑」、「↓」分別選擇時、分。「↑」、「↓」與「增」、「減」如何對映?我作過簡單的調查,使用電腦經驗豐富的年輕學生大約有 80% 認為「↑」是增加、「↓」是減少,另外 20% 則認為「↑」是減少、「↓」是增加。

    看出問題在哪裡了嗎?這個對應關係並不自然。如果連經常使用電腦的年輕學生心中對於「上下」與「增減」的對應關係都不一致,不常使用電腦的人更難理解這樣的設計。若一定要用方向來操弄數字的增減,「左右」比「上下」合適,因為所有受過義務教育的使用者都有「數線」的心理模型。

    現在的介面,即使對熟練的使用者來說,也要按很多次才能選定出發時間。選定出發時間後,還要再到下一個畫面選擇班次。有這麼大的顯示空間,其實不需要用這麼麻煩的操作方式。例如,可以直接把每個班次顯示成一個按鈕,在組織上分成上午、下與與晚上三個區塊,讓使用者直接選擇。

    三、在訂票介面操作完畢後,接下來該做什麼?

    THSR Ticket Machine 完成訂票並選擇付款方式(我選擇金融卡)後,訂票介面的大螢幕會顯示「請插入金融卡並以鍵盤輸入密碼」。畫面左邊則出現上方付款介面的照片。那張照片的用意顯然是要提示使用者轉換操作介面,但如果使用者一開始就假定這是單一介面的系統,覺得可以在這個螢幕完成訂票與付款,那麼這個提示是不夠強的。

    THSR Ticket Machine 就我在現場的觀察,許多人知道在哪插卡,但插卡後就盯著下面的螢幕看。問題是,訂票完成後下面的螢幕就不再顯示任何新訊息,接下來的交易訊息是顯示在上面付款介面的單色小螢幕。許多人需要現場高鐵服務人員的提醒,才知道要看上面的螢幕。此外,下面的螢幕是觸控式的,上面的不是。這種單一系統內操作方式的不一致,也會造成使用者的困擾。

    總之,這部分最大的問題,就是沒有給使用者明確的指示(command)。除了附上照片,還應該以文字的方式具體且清楚地指示使用者轉換操作介面,並說明理由。當然,最理想的作法還是整合為單一介面,否則困惑與混淆永遠都無法避免。

    四、如何在付款介面插入信用卡或金融卡?

    THSR Ticket Machine 假定使用者已經將注意力轉移到上面的螢幕了,此時螢幕顯示「請插入金融卡」。這很好,直接給使用者指令,告訴使用者該做什麼。但,問題來了。

    THSR Ticket Machine 一張卡片可以用四種可能的方向插入信用卡與金融卡插入口,而只有一種是正確的。然而,在付款介面的信用卡與金融卡插入口旁,並沒有任何文字或圖像提示使用者正確的插卡方向。這就為使用者帶來極高的不確定性,使用者必須自行嘗試,找出正確的方向。

    較好的設計,可以參考自動提款機的作法。一般的提款機都會在插卡處附近附上卡片圖像,以標明卡號或磁條的位置的方式提示插卡方向,降低不確定性。

    五、在付款介面插入信用卡或金融卡後如何操作?

    大部分的使用者都有提款機的心理模型,也會用這個心理模型理解付款介面。在一般的提款機,插卡後第一個畫面通常是選擇語言,然後就是輸入密碼的畫面了。在這裡,使用者也有同樣的期待。

    THSR Ticket Machine 問題是,成功插卡後,螢幕顯示的是「交易將進行,進行後無法取消,輸入/取消」。既然不選擇語言,應該就是直接輸入密碼了。「交易將進行,進行後無法取消」兩句是系統狀態(status)的報告,而且非常不清楚,有各種可能的解釋。人們的主觀期待會影響他們對這類訊息的理解,例如我因為期待看到輸入密碼的畫面,就解讀為系統正在與銀行連線,稍等一下就會出現輸入密碼的畫面。試了兩次,都等到操作逾時。到第三次時,我才看懂第三行「輸入/取消」的意義。

    「輸入/取消」其實是指令,叫使用者按鍵盤上的「輸入」或「取消」鍵。但這種呈現方式表達不清,不易讓使用者知道這是指令。在其他需要插入信用卡或金融的設備並沒有這個步驟,系統設計上就應該給非常清楚明確的文字指令並以醒目方式提醒使用者注意,而不該只是簡單地顯示「輸入/取消」。

    較好的設計,是在插卡後直接顯示輸入密碼的畫面,並且讓使用者可以在那個畫面取消交易。

    結語

    在年初的新聞報導中,當民眾抱怨自動售票系統難用時,高鐵執行長歐晉德表示這是因為「民眾熟悉度不足」。歐執行長「讓人來適應機器」的想法,其實非常落伍,因為那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前的觀念。過去五十年工業設計的發展,愈來愈重視「人」的因素。現在的想法是設計能夠適應人類認知能力特性與限制的機器,而不是訓練人去適應不符合人類認知能力特性與限制的機器。

    這在國外不是新觀念,但台灣政府與業界在這方面的認識還是相當貧乏的。許多人想到產品設計,只想到功能與外觀,卻忽略了易用性。所以,台灣設計的產品在功能或外觀上或許有國際水平,但易用性相對來說總是比較差。事實上,易用性才是決定產品是否受歡迎、服務能否普及的關鍵因素。

    對於政府部門與民間業者,我的建議是在各種產品與服務的設計階段就要有心理學家、特別是認知心理學家的參與。如果在設計階段就能充分考慮使用者認知能力的特性與限制,不僅能減少事後測試與修改的成本,更能增加產品與服務被使用者接受的機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