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術

身為傻瓜相機的使用者,平時最大的樂趣之一就是把裝置的功能推到極限。例如,拍月亮,特別是拍出月球表面的顯著特徵。如果用全自動模式拍月亮,只會拍出一塊白色的圓餅。但這類裝置能由使用者控制的部分又不多,所以是個有點難度的挑戰。網上參考文件不少,例如林錫銘的〈傻瓜相機拍中秋月 圓滿意〉。我自己過去這段時間也作了些嘗試。剛好今天是中秋節,就把經驗分享出來吧。

Read More 傻瓜相機拍月亮

人的空間知識有兩種:路徑(route)知識與鳥瞰(survey)知識。兩種知識獲得的方式不同,在不同作業的表現也不同。智慧型手機地圖應用或任何適地性服務(location-based service)的開發者必須了解這些差異,才能設計出符合使用者需求的產品。我先介紹兩種空間知識,再以衛星導航與 Google 地圖為例說明認知與設計的關聯。

Read More 從空間知識談地圖應用

我從 2007 年開始使用 Facebook,2008 年初開始使用 Twitter,同年年底開始使用 Plurk。三者之中,Twitter 是最主要的發表平台。我會把在 Twitter 分享的訊息再同步分享至 Facebook。至於 Plurk,我不發布訊息,只閱讀朋友動態,偶而參與討論。過去一年,我對三個平台都有一些觀察,也分享在 Twitter 上。

Read More Facebook、Twitter 與 Plurk:我的觀察

在平面設計的過程中,常常會用一些無意義的假文(pseudo text)填充版面。目的是讓觀看者專注檢視排版效果,不會因為理解文句而分心。英文排版使用的假文通常由看起來像拉丁文的假詞組成,一般稱為 Lorem Ipsum。那麼,中文呢?我寫了個中文假文產生器(Chinese “Lorem Ipsum” Text Generator),可以產生由一般讀者認不得的中文字組成的假文。

Read More 中文假文產生器

在剛閉幕的 2010 年消費電子展(CES)上,電子書閱讀器大概是最風光的產品之一。台灣也趕上了熱潮,去年年底成立了「電子閱讀產業推動聯盟」。然而,當我看著過去這段時間國內外關於電子書的討論時,總覺得少了什麼。以裝置或內容為主軸的討論太多,但以讀者為中心的討論太少。身為閱讀心理學家,我想我就先簡短說說自己的觀察吧。

Read More 電子書閱讀器:以讀者為中心的觀點

從 2005 年底黑米共享書籤上線開始算起,台灣的本土 Web 2.0 服務已經發展了整整四年。看著這四年的後浪前浪網海沉浮,總不免有些感慨。幾乎所有的本土創新網路服務的爆發力都侷限於很小的範圍,而且持續不了太久。然後,就在 2009 年,Facebook 這個來自國外的大規模毀滅性武器突然在台灣引爆。即使如此,我對台灣的網路產業還是很樂觀。2009 年的最後一天,我想說說對過去的觀察、以及對未來的期待。

Read More 台灣 Web 2.0.10

我經常在各地演講。多年來,我在各地看過用過的所有資訊講桌都有嚴重的設計缺失。這就是為什麼在和邀請單位討論演講場地的軟硬體設備時,最怕聽到的一句話就是對方說「別擔心,我們有資訊講桌」。聽完這話以後,原本不擔心也開始擔心了。

Read More 資訊講桌的迷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