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揆與郝揆 象徵意義不同

陳水扁廿九日宣布新政府將由現任國防部長唐飛組閣。以唐飛外省籍、軍方背景、及國民黨籍這三種背景,可以說是和陳水扁站在政治光譜的兩個極端。同日的中時電子報即時評論對這樣的安排提出「是否給人下藥過重、矯枉過正的感受」的看法,並以「軍隊國家化的成果已充分顯現」為由,質疑此時軍方人士組閣的適切性。

事實上,我們應該從心理層面來看這樣的人事安排。陳水扁必須說服國內的外省籍人士,他沒有省籍歧視。他必須說服全體國人,即使這是民進黨的出頭天,他還是有「用人唯才,不分黨派」的胸襟。更重要的是,他必須說服中共,他(某種程度上)認同一個中國,不會搞台獨。

陳水扁任命唐飛組閣,藉由同理那些被說服者的立場,來達到說服的目的,可說是非常高明的說服策略。

另一方面,固然軍隊國家化的成果已充分顯現,但是政黨輪替才是真正的檢驗機會。民進黨的陳水扁任命軍方的唐飛組閣,和當年國民黨的李登輝任命軍方的郝柏村組閣,看似相似,實則有著極不相同的象徵意義。

最後,在更高、也是最重要的層次,任命唐飛也是把陳水扁代表的「台灣」意識和唐飛代表的「中華民國」意識重疊、融合,對凝聚過去甚為分歧的國家認同共識,極有幫助。

因此,任命唐飛,除了純粹的「人才」因素外,其所能起的說服力與國家認同凝聚力,應該才是最關鍵的原因。

(原發表於 2000 年 3 月 30 日中國時報時論廣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