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夢

夢是以超現實呈現的自己。記下自己的夢是件有趣的事,你可以像讀小說一樣讀自己。本文延續 2009 至 2010 年的〈捕夢〉與〈織夢〉,彙整 2011 年我在 Twitter 上分享的 22 則夢境,分成五類:異境、疏離、焦慮、詭譎、無措。如果你有興趣,歡迎關注我的 Twitter:@hao520

異境

  • 「我和組員搭太空船探索遙遠的行星。地表看似沒有生命,進入地下卻來到一個有人生活的建築空間。那空間與人都像地球,事實上就像把地球的文明整個搬到這個行星的地表以下。我們感到困惑,不確定自己究竟在哪裡。」(2011-11-18)
  • 「七位火星探險隊成員準備安葬兩位意外身亡的隊員。儀式間一位隊員突然發狂,拿斧頭砸爛基地再自殺。剩下六人別無選擇,只有緊急撤離。因為再也不會回來,升空前我們從太空梭內望向天際,試著記住對火星的感覺。」(2011-10-24)
  • 「我發現自己置身莫斯科火車站,站內正舉行珠寶展。我想離開。找到一扇門,走出去卻來到某個中國城市的火車站。此時又看到一扇門,我不知道該不該打開它。」(2011-10-02)
  • 「在港口看海。風浪很大,不少船隻急著入港。其中有兩輛行駛於海面的大巴士被浪打得搖搖晃晃幾乎要擦撞。不是水陸兩用那種,就是一般的大巴士。司機看起來很緊張,因為很難控制方向,也很難保持平衡。」(2011-09-15)
  • 「我想搭電梯上樓,電梯卻往下到 B5,水平移動到另一棟樓再往上。最後我走出電梯,不知自己身在何處。環顧四方,看到一群人在吃自助餐。我繞了一圈,不知道如何計算費用。有個人走過來,跟我說要秤重。」(2011-08-21)

疏離

  • 「一座蘊藏大量高價值礦產的山吸引許多人前來採礦。大公司用製造意外的手段消除競爭對手,連一些個人與家庭也難逃魔掌。小女孩在雙親遇害之後開始逃亡。但不管逃到哪裡,那些殺害她雙親的人都還是緊追不放。」(2011-12-26)
  • 「我駕車來到小山坡上的加油站準備加油。遠遠看到我的大學老師是加油站員工,在幫我前面那輛車加油。那車的油箱好像永遠加不滿。不耐久候,我把車停下來去上廁所。回來發現我的車不見了,加油站所有人車都不見了。」(2011-11-11)
  • 「與盲眼怪老頭為鄰,各居一屋。常見其邀朋友至家中,卻未見朋友離開。疑老頭殺害友人埋屍後院。夜裡從自宅隔窗窺視老頭行為。老頭睜大眼睛朝我走來,似乎看得到我。我驚呼『你這老頭快滾開』,然後醒了過來。」(2011-10-12)
  • 「我是帶著獵槍押解一名詐欺犯回去受審的探員。犯人逃逸,又被我追上。我把獵槍丟給他說賣得掉就放你走,但一路留記錄讓其他探員知道我們在哪。有一點點《細說從頭(Flashback)(1990)》的味道。」(2011-10-02)
  • 「我生了病,住進一間醫院中心。一位和我不是很熟的年輕朋友來幫我處理一些事情,抱怨在這間醫院會迷路。我說我常來這裡,還不是照樣迷路。然後我想,沒那麼熟也不好意思麻煩人家幫太多忙,就請她回去了。」(2011-01-02)

焦慮

  • 「我來到美髮店剪髮,幾位實習生起鬨說要猜我的年紀。我說,好啊,猜吧。他們想了一會兒,異口同聲說 57 歲。……57 歲?(驚醒)」(2011-11-21)
  • 「自己在念第十八年的博士班。(昨夜的夢。各位,博士班念不完的惡夢是不會消失的。不論你畢業或輟學,它都會一直伴著你,而且變得越來越恐怖。)」(2011-10-22)
  • 「我站在楓港溪橋上。午後的天空是陰的,像是即將降下一場大雨。我望向楓港溪出海口,看到一道完整的彩虹。」(2011-10-21)
  • 「就寢前有所思,入眠後有所夢。昨夜夢到自己成為中華民國總統,應該是因為睡前看了 HBO 播出的《打不倒的勇者(Invictus)》。但夢境少了體育,多了政治。和兩岸有關,而且我在找到解法前就被嚇醒了。」(2011-04-04)
  • 「昨夜竟然夢到自己是中華民國總統。」(2011-04-04)
  • 「溪頭,大學池。重遊此地,驚訝地發現這正是上個月出現在我的某個夢境中的湖,而在那之前我已經三十年沒來過了。」(2011-01-25)

詭譎

  • 「竟然夢到 Android 4.0。為什麼不是夢到 iPhone 4S?」(2011-10-20)
  • 「我在塑膠瓶理養了一隻鳥,Angry Birds 那隻紅色的鳥。我每天打開蓋子餵食,再蓋上蓋子。有幾天我忘了餵食,趕緊檢查。牠在瓶底,還活著。我倒了一點食物,正要蓋上蓋子前突然想著該把牠放出來。」(2011-02-07)

無措

  • 「我是醫學院院長,任期內學院因為財務狀況不佳沒辦法提供一本重要的教科書給學生。學院倒閉後我每天拾荒,但還是掛念這事。有空就逛二手書店,終於在多年之後湊齊三十本,逐一送到那些早已成為醫師的學生手上。」(2011-10-16)
  • 「我發現自己置身中正大學教育學院,穿著睡衣在一個像圖書館的地方裡面的休息室裡。不知所措的我被告知兩小時後要作一場演講,但我事前完全不知情。有人拿了一套西裝給我,說兩小時後來接我。←我好討厭這種夢。」(2011-10-15)
  • 「我站在講台上,明明已經講到某一個段落,應該要出現的投影片卻不見了。我前後翻了幾百頁都沒找到,驚訝地發現那根本不是我的簡報檔,當場恐慌發作。原來『迷路』這常見的夢境主題也會以這種形式呈現。」(2011-09-01)
  • 「下午四點要作一場事前沒機會準備的演講,我提早抵達會場坐在台下構思內容。準備到一半睡著了,醒來已是四點半。我匆忙帶著空白筆記衝上台。面對台下面露不悅的聽眾,我看著手上的白紙,完全不知道要說什麼。」(2011-01-10)

延伸閱讀:織夢捕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