織夢

Qixian 2nd Rd.夢很有趣。夢與現實有關,卻總是以迥異於現實的形式呈現。你永遠不知道會夢到什麼。2010 年的最後一個月,我每天早上起床時都會儘快把還記得的夢寫下來分享在 Twitter 上。整個月共記錄了 47 則夢境。我將這些夢境依內容重組,編織成由十一個類別組成的鬆散結構:疏離、迷途、異境、怪事、生命、巴士、鐵路、汽車、旅宿、科技、講台。如果你有興趣,歡迎追蹤(follow)我的 Twitter 帳號:@hao520

疏離

  • 「四人計畫進入一間公司行竊。在約定地點集合展開行動的前一刻,其中一人未出現,另三人則被發現而開始逃亡。背叛朋友那人每天活在罪惡感之中,擔心朋友被抓到,也擔心自己因為和朋友的關係被抓到。」(2010-12-05)
  • 「親友十數人都在我的客廳睡覺,我想用電腦又怕吵到人。印表機不見了,後來在房間的某個角落找到。下一刻我發現自己在遊覽車上,親友包車出遊。我從車窗看出去,車子在倒車下山。坡陡路彎,我很擔心煞車失靈。」(2010-12-10)
  • 「我住在一棟透天厝。從三樓走到二樓發現淹了水,很熱的溫泉水。有一些我不認識的人在那裡泡湯看電視。」(2010-12-11)
  • 「我和友人合租一層公寓。大門有兩層,外面和裡面的門之間是廁所。室友出去買東西忘了鎖最外面的門,結果我回來時發現一堆陌生人在用我們的廁所,還在門口自拍。我請他們離開,他們說這不是公廁嗎?」(2010-12-25)
  • 「我回家後看到有工人在整修我的廚房,還有另一些人在旁邊聊天。我並沒有打算整修廚房,工人不是我找來的,其他人我也不認識。但是看他們跟我說話的樣子,他們好像都認識我。」(2010-12-25)
  • 「夢到我的高中同學林明謙。我在他家附近的街角看到他,他還是上大學前的那個暑假我們一起上台北玩的時候的樣子。我想著,這是十八歲那年還是現在?在我還在困惑的時候,他又從街角消失了。」(2010-12-23)

迷途

  • 「一整排有走道相連的類似建築像是教室或宿舍。我在各棟之間來來回回上上下下尋找我的房間,但就是找不到。最後來到一間自己也不知道對不對的房間。開門一看,裡面都是不認識的人。」(2010-12-01)
  • 「我在花蓮的一個公園裡草地邊的步道上,看著人們從我身邊經過。我應該是要離開了,但心裡又不那麼想離開。好像在擔心什麼。」(2010-12-11)
  • 「夢中,我在山上的公路邊醒來,蓋在身上的樹葉早已凝滿一層霜。我撥開結了霜的葉子,環顧四方想知道自己置身何處。想起曾反覆出現的山路夢境:駕車經過一座森林,想著如果再開一段會到一個我覺得很久以前去過的小鎮。」(2010-12-03)

異境

  • 「我抵達火星。觀測站內維持地球氣候,但仍需輪流派一人著太空裝待命。稍後我和隊員乘小巴士尺寸的探測車離開,沿途觀察各種地貌。前方突然出現未著太空裝的人騎車經過,我們才驚覺這是騙局:我們從未離開地球。」(2010-12-24)
  • 「我正要入境一個像朝鮮的極權國家,審查甚嚴,所有奢侈品(包括智慧型手機)都不得攜入,必須扔進一旁的大垃圾桶中。入境後,被安排住進一個風景優美的宿舍區。此區三面環海,海是深綠色的,非常漂亮。」(2010-12-18)
  • 「住進這個極權國家的宿舍區,發現有一群台灣人在辦婚禮。場地佈置很台式,連婚宴菜單都是台式的。我聽到有人在討論韓國人做這些菜做不出台味。此時會場突然響起很難聽的音樂,主人很尷尬,急著想找人關掉。」(2010-12-18)
  • 「在這個極權國家宿舍區的台灣人婚禮,會場被深綠的大海環繞。舞台上擺了照片,好像是認識的人,但不記得在哪認識的。他的朋友輪流發表感言,還有人提到他獨自照顧一個小孩很辛苦。台下好像沒人知道他有小孩。」(2010-12-18)
  • 「我試著逃離極權國家的宿舍區。有人成功過,但我不幸地被警衛發現了。他擋在我前面要我回去。我跟他打了一架,但打不倒他。我正想試著出拳重擊他的心臟,眼角餘光看到海上的夕陽,然後就忘了為什麼要打他了。」(2010-12-18)
  • 「我又來到這個極權國家,入住邊境的旅館。停留一天,到附近街上走走。公園裡大人小孩都在踢足球,還有個拿木質衝浪板的人。一輛囚車經過小巷,車上囚犯表情驚恐。遠處是海邊,夜空中有藍綠色的光,很像極光。」(2010-12-30)

怪事

  • 「偷渡入境的特務喬治克隆尼受到一位女士協助準備再偷渡出境,期間暫住我家。女士交待一些事之後離開。沒多久門鈴響了,有人送來一箱 IKEA 傢俱。喬治說那是他的,就搬進來組裝,又叫工人把我的傢俱搬走。」(2010-12-02)
  • 「我非常年幼的時候作過的夢,也是最驚恐的。我獨自在院子裡玩,有個指甲又長又尖的醜怪女巫走來。我試著躲開但回不了家,最後被追上。她伸出雙手刺向我的脖子,我嚇得尖叫但發不出聲音。就在這時,我醒了過來。」(2010-12-07)
  • 「跟著專家爬上森林裡數百公尺高的巨木。在高空中,專家指著某個角落說晚上在此過夜。我心想睡到一半摔下去怎麼辦?之後我們準備向下爬。我想伸手拿相機拍照又怕沒抓牢摔下去。這才發現專家有安全繫繩,我沒有。」(2010-12-06)
  • 「一個男孩的頭部可以離開身體攻擊別人。這男孩在逃避某個不知是正是邪的人的追捕,另一群有特異功能的成年人則趕來協助這男孩,這些人全身有著明亮的光線輪廓且能快速移動。」(2010-12-11)
  • 「我站在人來人往的人行道上。一位女士經過,在我旁邊空地圍籬大約一個人高的水泥柱上的平面放了一朵百合花之後就離開了。沒多久花被風吹落地面,她又回來撿起那朵花放回原來的地方,然後又離開。」(2010-12-14)
  • 「我來到一座公園。被樹林環繞的湖中央還一棵大樹,樹的旁邊圍了一圈平台。我沿著步道走到樹下。一些工人正在整理環境。其中一位工人朝著另一位站在水中的禿頭工人的頭頂吐痰。禿頭工人潛入水中,再也沒有回來。」(2010-12-14)

生命

  • 「雨中城裡兩邊都是高樓的小路,下坡處有座白橋。小貓受困橋下,有人建議拆橋。有人阻止,說那橋未依規格施工,硬拆恐怕會傷到小貓。」(2010-12-16)
  • 「一隻松鼠從幾個青少年的手中逃脫,往我這衝過來,爬到我的背上。牠抓得太緊,以至於我自己或其他人都沒辦法把牠弄下來。我坐著的時候背不能靠著,睡覺的時候也不能躺著。就這樣過了一整天。」(2010-12-25)
  • 「一群人忙著在找什麼,突然一隻壁虎竄出。眾人大喊:抓住牠!有人抓到了,是《CSI: Miami》第八季開始出現的法醫 Tom。他說:我們來解剖吧。他拿著壓舌板在牠肚子劃了幾下,然後把牠放了。」(2010-12-25)

巴士

  • 「我一個人坐在公車最後一排座位,有個婦人走來給我一張某位候選人的傳單。我不認識傳單上那人。走到前面問司機,他也不認識。之後我下了車,發現自己置身一間住宅內,身邊都是不認識的人。」(2010-12-07)
  • 「我在公車上準備下車,發現上車時忘了付錢,急著從零錢包裡掏出十二元。」(2010-12-15)
  • 「我站在公車車廂內前方較高的位置,頭都快踫到車頂了。往窗外看只看得到路面,所以經常彎腰查看。下車之後發現自己還是坐過站了。應該只晚了幾站下車,但環顧四方,發現這地方很陌生,像是完全不屬於這座城市。」(2010-12-26)

鐵路

  • 「我拿著兩張高鐵票在車站等人,要一起搭傍晚的車。對方打電話來說趕不及,我說沒關係就搭晚一點的車吧。掛了電話才想到到了目的地還要轉車,搭晚一點的車就趕不上了。」(2010-12-14)
  • 「我來到一個像古厝的火車站準備離開小鎮,擔心沒有列車停靠此站。」(2010-12-15)
  • 「我在火車上。車廂非常乾淨明亮,陽光穿透車窗灑在紅色椅子上。我坐在靠近車廂門的位子,窗外好多工廠。列車停在某一站,有些乘客要下車。我注意到有一家人是我好久不見的朋友。想打招呼,但他們已經下車了。」(2010-12-17)

汽車

  • 「陽光下,開車在海岸公路沿著沒有盡頭的美麗海岸線行駛。我轉頭跟朋友介紹:嘉義很漂亮吧。轉過頭來,整車的人置身一間餐廳。前方落地窗外是外海黑色的天空和滔天巨浪,還有好多大船,但餐廳是靜止的。」(2010-12-01)
  • 「駕車在高雄市青年路上。前方有一輛白色 CR-V,車尾掛著一個數百公斤重的備胎,讓那輛車經常前輪離地整輛車「站」起來。我怕被它撞上,離得遠遠的。」(2010-12-09)
  • 「我即將開上一條美國的收費公路,通過收費站要繳 75 分錢,繳特定日期的報紙可以抵 25 分錢。我找出幾張報紙帶上車,這才想起它們是中文報紙。我看著那些國字印刷的日期,擔心收費員或許看不懂。」(2010-12-12)
  • 「在路邊停好車,離開之前看到右後輪完全沒氣,輪胎被人用刀劃出一條裂縫。拆下輪胎,發現固定座也變形了。我查看地圖,圖上的博愛路往北到大中路附近就沒路了。盡頭處標記出口,連接到一條綠色的彎彎曲曲的路。」(2010-12-13)

旅宿

  • 「我來到一間酒吧,門口大排長龍。後來大門開了,但進去之後還得等。之後終於有空桌,包括我在內的幾位陌生人決定共用此桌,不然還得再等很久。坐定後,我發現旁邊那位我原以為是陌生人的人變成了認識的人。」(2010-12-12)
  • 「我在旅途中住進一家小旅館二樓的房間。就像典型商務旅館房間。看來很好。但從外面看,門板破舊,走廊陰暗,牆上還被噴了漆。走下樓一看,竟是一間網咖。一堆國中男生又吵又鬧還人手一菸,讓我無法呼吸。」(2010-12-14)
  • 「我在旅途中投宿民宿,注意到民宿主人用大信封裝現金。我覺得頗危險,他說大信封裡還有隱藏隔層。錢放進去,看起來就沒那麼多。他又說支票其實也收,又拉開抽屜給我看。這時,我剛給他的支票被風吹了出來。」(2010-12-21)

科技

  • 「我來到一棵非常大的樹下,滿地都是巨大的枯葉。我拿起手機拍照卻模糊一片。我發現手機的使用者介面變成製造商提供的,而不是原本作業系統內建的。我試著更改設定,但始終改不回來,相機也還是不能用。」(2010-12-04)
  • 「我啟動一台三十年前的個人電腦,發現它還能用而且跑得很快。」(2010-12-15)
  • 「親友聚會,我拿出手機拍照並上傳。軟體是我熟悉的,介面卻很陌生。」(2010-12-16)
  • 「無人駕駛的計程車自己開到家門口。我上了車,車子又自己開了幾條街。一位穿白色長袖上衣紫色長裙的女士坐進駕駛座,拿起一個有紫色按鈕的搖桿接上車子。然後,她用這個搖桿邊開車邊操作路邊的工程機具拆房子。」(2010-12-04)
  • 「計程車行的老闆正用螢幕監看每輛車子在地圖上的位置。其中一輛計程車的移動軌跡特別怪,顯然沒有依照車行的規定。司機不熟這座城市的路,也不會開計程車。老闆忍不住用無線電呼叫那位司機,還罵了他。」(2010-12-14)

講台

  • 「有人翻著筆記跟我討論說要把它們出版。我還來到一間演講廳。我提醒自己要把夢記下來,於是起床拿出紙筆快速寫下大綱再回去睡。醒來才發現哪有什麼紙筆,那還是夢裡的事。」(2010-12-06)
  • 「我在台上開啟我的簡報檔,發現銀幕上的文字都變成類似我的中文假文產生器產生的那些假文。我怎麼改都不回來。」(2010-12-27)
  • 「我站在舞台上,一場演講正在進行。台下聽眾上百,而原本的報名人數只有十多人。我不知道整場的主題是什麼,只知道我正好講到某些和 UTF-8 有關的內容。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要講那個。」(2010-12-28)
  • 「我在台上談 iPad 應用程式使用者介面,說這是網站開發的歷史、尤其是 Flash 災難歷史的重演:每個程式的開發者都想設計一套獨特的使用者介面,導致使用者的經驗難以從一個程式類化到另一個。」(2010-12-28)
  • 「我來到一所高中的教室。這班學生正在考試,有國文與數學兩科。秩序很亂,同學們偷翻書還互相討論。教室後方坐著一位五十歲左右的中年男子,沒在監考,都在低頭做自己的事。我很想問他這兩科到底是不是開書考。」(2010-12-29)

延伸閱讀:捕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