嘆中年

在人生的各個階段中,中年或許不是最值得歡樂慶祝的,但也不是最低落絕望的。在這個階段,最多的大概就是感嘆吧。以下是 2009 年 3 月至 2010 年 9 月間我在 Twitter 上分享的關於中年這個階段的觀察與感想,共 20 則,分兩部分。如果你有興趣,歡迎追蹤(follow)我的 Twitter 帳號:@hao520

第一部分

  • 「中年男子的豬頭味跟外貌、體態、穿著都沒有太大關係。相由心生。過度圓滑給人噁心的油膩感,空洞談話透露出的無知,以及同理心的欠缺,這些才是豬頭味。」(2010-09-13)
  • 「三十幾歲時被說看起來很年輕是幸福,被說很年輕是奢華的幸福。四十以後看起來不像豬頭是幸福,不像豬頭且看起來還算順眼是奢華的幸福。(中午等一碗麵等了半小時,於是邊吃小菜邊觀察麵館內的男性顧客。頗有感觸。)」(2010-09-13)
  • 「果然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近阿伯者大叔也。現在我是這間摩斯用餐區域最年長的顧客(其實幾乎每次都是),在我之後進來的男性顧客看起來與我年齡越接近的通常坐得離我也越近。」(2010-08-24)
  • 「很討厭那些模仿年輕人言行舉止穿著打扮試圖讓自己看起來年輕的中年人。如果你的心境不再年輕,無論學得再怎麼像都不可能看起來年輕。就像穿了全套西裝的猴子,前看後看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怎麼看都還是隻猴子。」(2010-06-20)
  • 「南部中年大叔週末逛賣場的典型『休閒』穿著:露出腳趾腳跟的涼鞋 + 褲管永遠不夠長的西裝褲 + 金銀頭皮帶 + 下擺塞進褲子裡的橫紋 Polo 衫 + 掛在腰際皮套的手機。」(2010-04-27)
  • 「昨天中午抽空參觀了台北當代藝術館的動漫美學雙年展,很有趣的展覽。但參觀的人潮幾乎全是未成年少男少女,我這至少 2.5 倍年紀的怪叔叔置身其中顯得有點怪就是了。現場還有另一個怪叔叔,看來像是記者。」(2010-01-22)
  • 「年輕人早已成為這個世界的主體,長輩們實在不需要太擔心年輕人的競爭力問題。長輩們應該要擔心的是,自己因為無法理解與適應不斷變遷的世界而失去競爭力。」(2009-12-14)
  • 「@peod 中年男子是服務經濟的藍海呀!」(2009-11-02)
  • 「阿伯與熟男,大叔與型男,都只是一線之隔。」(2009-10-21)
  • 「【阿伯心理學】中年男子進速食店與咖啡館的困擾是,如果打算坐在年輕人、特別是年輕女性視線可及的鄰桌,還沒入座就被投以『非我族類』的防禦(如果不是嫌惡的話)眼光了。」(2009-10-20)

第二部分

  • 「凌晨看世界少棒比賽轉播頗有時光倒流三十年的懷舊感。」(2010-08-24)
  • 「年紀對體能的影響不在熬夜的能力,而在熬夜隔天起床後身心功能復元的能力。」(2010-07-12)
  • 「七吋小筆電 Eee PC 701 一直是我在客廳的上網機。上網時抓起小筆電往肚子上放,一手打字一手托螢幕。經常覺得要是肚子上沒東西就更好了。當初 iPad 的需求一定是在中年阿宅的上網情境中觀察到的……」(2010-05-30)
  • 「憂鬱少年=甩炮,憂鬱青年=水鴛鴦, 憂鬱中年=大龍炮。」(2010-03-05)
  • 「四十歲就像是二十歲再來一次。同樣有著強烈的審視自我尋找自我認同的驅力,同樣面臨新的人生階段的不確定性,也同樣感受到有些事現在不做以後就會後悔的焦慮與期待。」(2010-01-11)
  • 「『一個四十歲的人忘了車鑰匙放哪,他會覺得困擾。一個六十歲的人忘了車鑰匙放哪,他會上網 Google 阿茲海默症。』(《Total Recall》第三章 )」(2009-10-21)
  • 「中午看到一位阿嬤帶著幼兒到摩斯漢堡用餐。一年老一歲的我要了解永遠十八歲的大學生都覺得有點辛苦了,我實在很難想像這位六十五歲的阿媽要如何了解比她小六十歲的幼兒。」(2009-10-08)
  • 「在台南市也路過早就拆光光的水交社。三十多年前常到水交社理髮,當時還是小學生的我體型很小,理髮師傅還得在理髮椅的扶手上架個洗衣板讓我坐在上面。」(2009-07-12)
  • 「今天在台南市路過三十年前的母校,進學國小。當年的建築早就拆光了,只剩這尊民國六十六年的蔣公銅像來自我那個時代。而且這銅像還比我晚進進學……」(2009-07-12)
  • 「年紀越大,記憶越差。現在看國家地理頻道的紀錄片都要作筆記,再利用廣告時間上網查資料作一些進階閱讀,幫助自己記住片中的重要訊息。」(2009-03-11)

延伸閱讀:說人生中年感傷髮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