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反婚禮,是反愚蠢

6 月 12 日,AXN Taiwan 播出 CSI 第 6 季第 21 集 婚禮羅生門(Rashomama),故事關於一場婚禮中發生的命案。因為從現場採集的證物遭竊,CSI 組員必須回憶並記錄搜證的每一個細節,提供政風室調查之用。每個人(Grissom、Sara、Nick 與 Greg)回憶的觀點都不一樣,反映了不同的婚姻哲學觀,非常有趣。

有一幕,Sara 跟 Nick 解說伴娘的由來。她說:「因為要防止新娘在大喜之日被惡靈奪走,才由打扮得很像新娘的女子來混淆惡靈。」Nick 有點諷刺地驚嘆:「一個反婚禮的人竟然這麼了解婚禮。」Sara 的回應非常經典:「我不是反婚禮,是反愚蠢。你知道,那些為了傳統而做某些事、卻不知道為什麼的人……」

台灣的婚禮何嘗不是如此?太多人重覆做著一些不知為何而做的事。想一下你對婚禮的印象。有多少次,你高高興興去參加婚禮,結果不僅得繳一筆為數不小的費用,還只能嘴油油、頭歪歪、坐得遠遠地看著新人?想跟新郎新娘說幾句祝福的話?沒問題,你有十五秒鐘的時間。是的,那正是他們來你這桌敬酒的時間,比你用提款機快速提領現金所需的時間還短。

這算什麼婚禮?邀請別人來分享你結婚的喜悅,還要人家繳費?說得好聽點是送禮金,但有多少人送禮金送得心甘情願?若為了表示祝福,一定得透過送禮金這麼俗不可耐的方式嗎?再換個方式說,花兩百五十塊買電影票,你至少有個好位子可以舒舒服服看兩個小時的電影。送了數千元的禮金,你可能只能隔著電影院最後一排到銀幕的距離,遠遠看著你想祝福的那對新人。更慘的是,可能不只距離遠,位子還背對著他們,你還得扭脖子歪著頭才看得到。然後,回過頭來發現同桌的人手髒髒嘴油油地在分享喜悅;不是婚禮的喜悅,而是吃大餐的喜悅。這樣的婚禮,還有任何意義嗎?

Sara 說得好,不是反婚禮,是反愚蠢。用高成本但無效能的方式邀請親友分享喜悅,還要讓遠道來祝福的親友付費,這不是愚蠢是什麼?大家都認為只有一種分享喜悅的方式與一種祝福的方式。即使明知那樣的方式並不適當,還是不斷重覆同樣的行為模式,也不想去探索與嘗試其他的可能性。台灣人的從眾與缺乏想像力的程度,有時實在令人難以想像。

稍早(證物遭竊之前),Sara 和 Nick 還有一段有趣的對話。Sara 說:「啊,傳統,像是自己變成從父親手中交易到丈夫手中的財產。」Nick 說:「不,婚禮的意義不是那樣的。婚禮是對愛的宣言。」之後,Sara 回憶搜證過程中注意到拱門上的花是塑膠的,又感嘆地說道,「如果花都不是真的了,愛有可能是真的嗎?」

父親挽著女兒的手走過紅毯,把女兒交給新郎,這真的比較像財產交易的儀式,不像是愛的宣言。華人傳統對女性「嫁出去,娶進門」的想法,何嘗不是將女兒當作財產來交易?我們台灣的婚禮就更慘了,新人只是各種奇異禮俗中的道具、或是婚宴上作為娛樂用途的電動花燈,連財產都算不上。至於塑膠花,那實在不算什麼。我們的新郎新娘連喝的酒都是假的了,敬酒時的敬意有可能是真的嗎?

婚禮,最重要的目的,應該是新人公開宣告並承諾彼此對對方的愛,並與親友分享喜悅。或許,很久以前,各種儀式確實曾是實踐這些目的的有效方式。但是,今天看來,許多儀式都流於形式了。我希望台灣的年輕人能夠擺脫傳統束縛,設計出低成本但有效實踐婚禮目的的方式。更希望年輕人的長輩們也能不要太拘泥於傳統的形式,並學會享受改變的樂趣。當人們變得不愚蠢,婚禮,才會變得有意義。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