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專業與權威變成無知與傲慢

在一般人心中,醫師可能是所有專業中最具權威性的。人們未必會聽建築師的話,未必會聽律師的話,但一定會聽醫師的話。建築師或律師還得依客戶意見做事,醫師作判斷與決策時甚至可以不太受到病患意見的限制。

這個社會賦與醫師非常崇高的地位,甚至有點「寵」醫師。隨便舉個例,網路上有許多有心、用心寫作的人,他們的創意與文筆不會比那些出了很多書的所謂「醫師作家」的文筆差。但就因為他們不是醫師,不容易受到重視,出書的難度就高得多。再舉個例,每到了選舉季節,有醫師身分的候選人,就是會比其他候選人受到更多的關注。

即使如此,絕大多數的醫師都是謹守分際的。他們知道他們所享有的地位與寵愛,源自於他們的專業能力及維護生命的承諾。他們知道自己或許在健康問題上有建議甚至命令別人的權威,但他們也同樣清楚地知道,他們是人不是神,不是全能全知的。一旦面對非醫學領域的問題時,他們沒有同樣的權威,也沒有資格享有同樣的地位與寵愛。

非常遺憾的是,還是有少數醫師濫用了自己的社會地位與來自人民的信任。在今年年底的三合一選舉競選期間,民進黨籍立委黃昭輝請來慈惠醫院精神科主任陳正宗醫師開記者會,「診斷」屢屢爆料的立委邱毅有譫妄(confabulation)的症狀。尤有甚者,民進黨籍醫師立委林進興連同台中醫界聯盟的十一位醫師,公佈據稱是台中市長候選人胡志強的病歷。這些醫師試圖以自己的醫師身分迫使他人接受自己的政治立場,一點都沒有謹守醫師該有的分際與道德標準。

一般人有話想說給別人聽,只能冒著被當成網路小白的風險,千辛萬苦找討論區發言,而且還不見得有人想聽。這幾位醫師只不過打打嘴砲,而且是頗低級的嘴砲,卻受到全國媒體與民眾的矚目。所以說社會對醫師過於寵愛,所以說這些醫師濫用了自己的社會地位。當醫師將專業的權威帶進自身專業以外的領域,那就不再是權威,而是無知與傲慢。

希望我們在競選期間看到的那幾位無知與傲慢的醫師只是特例, 更希望年輕一輩的醫師與現在還在學的醫學生引以為鑒。千萬別忘了,「上醫醫國」只是成語,強調的是預防的重要。不要只看到字面上的意義,就以為醫師真的有本事治國、有資格讓別人都聽命於自己了。

醫師是受過高等教育的知識分子,而關心國家社會原本就是知識分子的責任。但是,關心國家社會也不要忘了自己是誰,不要忘了把權威留在自己的專業領域,更不要忘了你不是全能全知的。

知所進退,謹守分際,才是真正的關心。如果像那幾位醫師一樣無知與傲慢,就不是關心,而是惡搞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