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不去

我沿著這棟五層樓高的、典型的高中職教室大樓往上走。樓梯間的日光燈年久失修,昏暗、閃爍。每層樓的走道都是空的。教室也都很安靜。事實上,我只聽得到我的腳步聲。

Dream

通往頂樓的門滿布鐵鏽與灰塵。門沒鎖,隙縫透出外面的陽光。我伸手推開門走出去。陽光耀眼,好一會兒我才看得清楚。而我沒有預期我會看到這樣的景象。

那不是樓頂,是另一個世界。那是一望無際的、種滿了各種農作物的翠綠丘陵。而且很多物種我從來沒看過。我沿著小路走下去,每走一段都有新的發現。新的地貌,新的植物。

「原來的樓頂呢?」我突然想起這問題。我回過頭,眼前沒有樓,更沒有樓頂。帶著點驚慌,我憑著記憶沿著原路往回走。我在曠野中看到一間破舊的小木屋,門虛掩著。我試著推開門走進去。

啊哈!多幸運!我回來了。我頭也不回地用最快的速度衝下樓,衝出大樓。正在我慶幸約於可以結束這場惡夢的時候,我發現自己又回到了那個詭異得美麗的世界。這次我沒再往前,直接退回室內。

我開始逐層探索。來到一間不知道是哪一科的辦公室,隔著玻璃窗看到裡面有人。我走了進去,走向一位看似助理的女士。

「您好,請問我要如何離開這間學校?」我攔下她,急著拋出我的問題。

「這地方太完美,沒有人會想要離開這裡的。」她面露疑惑地看著我說。

「我是不小心走進來的。不好意思打擾了。可以告訴我如何回到校外嗎?」我嚇壞了。這是個了不起的地方,但我不屬於這個世界。我想離開。我再問一次,覺察到自己的聲音有點顫抖。

「那你一開始為什麼要走進來?」她繼續面帶疑惑地問我。

是啊,我為什麼要走進來?

我只記得這天跟之前的每一天一樣。我重覆一模一樣的路線,要從家裡走到三公里外的辦公室。同樣的一條路,同樣的人行道。同樣的,每次都會經過的,這所學校。

這天天氣特別好。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一時興起,想說經過這麼多次都沒進來過。就逛逛吧。警衛沒攔我(事實上我不確定有警衛),我跨進大門,走向眼前那樓貼著磚紅色馬賽克的大樓。

「等等,我是不是見過你?」正在我交待事情經過的時候。那位女士突然盯著我。

「我不確定。」我說。心想怎麼可能,這是兩個不同的世界。

「之前我們去看一場職棒比賽。買不到票了。有個人因為朋友臨時沒來,手邊多了張票,就給了我。那個人好像就是你。」她說。

「或許是吧。所以你們的確可以離開?」我記得這件事,時間地點都對。但不記得把票給的那個人的長相。也許是她,但我真的不確定。

「我們偶而會出去看球賽。我剛剛只說沒有人會想要離開這裡,沒說不能離開。」她從抽屜裡翻出那張票根,拿給我看。

「所以我要如何離開?」我再問了一次。

「我送你出去吧!」她笑著說。

於是我跟著她下了樓梯,來到一樓。她引我走向長廊的另一頭,來到一扇同樣滿布鐵鏽與灰塵的門。門同樣沒鎖,隙縫同樣透出外面的陽光。

「這就是了。門外就是大馬路了。」室內有點暗,頭頂的日光燈還是不亮。我不太看得清她的身影。但是聲音聽得很清楚。

「我還有機會回來嗎?再回來我還會再見到你嗎?還有機會離開嗎?」在推開門走出去前,我突然猶豫了一下。

「你還是會每天經過。但就算你再走進來,也不會來到這個世界了。今天的事可能是個管理上的意外。警衛上廁所去了,或許。」我還是看不清楚她的身影,只能聽到聲音。

「也許是那張票根。我根本不該帶回來的。」她繼續說著,然後把票根塞到我的手中。

「那……好吧。再見囉!」我推門走出去。陽光耀眼,好一會兒我才看得清楚。

我回到了原來的大馬路上。而剛剛那扇門也在我身後輕輕關上。我回頭查看,門消失了。就只剩一堵牆。你知道,就是再普通不過的、那種古老的高中職的斑駁的外牆。

我握著那張票根,再往前走了一段,想走回大門看看。快走到的時候,票根掉了,夢也醒了。

從這間學校裡的世界、到這間學校外的世界──那條路、那個家、 那間辦公室,我都再也回不去了。

或許,我想要的從來不是離開,而是,回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