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重「誰的」專業?

唐飛辭職前,陳總統對核四案「尊重專業」的聲明言猶在耳,民進黨中常會昨(十一)日又對拼音爭議作出了「尊重專業」的決議。老實說,語言政策問題,還有誰會比精通「政治語言學」的民進黨更專業呢?

核四案的「尊重專業」說的是「尊重贊成廢核的專業」,這次的「尊重專業」,說的是什麼?修了一學期民進黨政治語言學的社會大眾,在看到唐飛在期中考得了個F被退學後,多半都已更加勤奮向學,能理解「尊重贊成通用拼音的專業」才是本意。中常會又聲明,拼音方案不應因中國大陸使用而不用,也不應因中國大陸使用而使用。我們也能理解,後者才是本意。不表而達,不溝而通,此等靈活之語言運用,恐怕連身為語言學專家的曾部長都自嘆弗如。對民眾教育之成功,身為教育專家的曾部長也相形失色。

大陸說「回到九二共識,什麼都可以談」,陳總統說「回到九二精神,什麼都可以談」。陳總統對大陸的提案有所修正。但兩案不同的地方只有百分之十六點七,所以兩者相容,台灣與大陸可以接軌,又兼顧本土化(台灣「共識」不多、「精神」特多)與國際化(台灣中國,一邊一國,當然是國際化)。

這樣的專業表現令人印象深刻。所以,不夠專業的曾部長要幾案並陳,都不重要了。如果曾部長接下來接到陳總統或民進黨中央「尊重教育部」的指示,部長大概就能理解,意思是尊重你的專業,你可以打包回實驗室做研究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