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運動延年益壽,即使你動得不夠(當然,動好動滿更好)

    你只有週末有空運動,或是有運動但沒有達到每週一百五十分鐘中等強度或七十五分鐘高強度?別太擔心,根據這篇今年一月發表於《美國醫學會內科醫學期刊(JAMA Internal Medicine) 》的研究,你的健康狀況還是會比完全不運動好。

    Exercise

    Gary O’Donovan 博士及其同事調查了 1994 到 2012 年間將近六萬四千名四十歲以上英國成年人的運動習慣,並與之後的死亡記錄對照。他們發現,只要有運動,因疾病死亡的風險就較低。以心血管疾病死亡為例,與完全不運動者相比,風險比(Hazard Ratio)分別是:

    • 有運動但不足每週一百五十分鐘中等強度或七十五分鐘高強度者:0.60。
    • 週末一到兩天運動做足時數與強度者(週末戰士):0.59。
    • 每週至少運動三次、累積足夠時數與強度者:0.59。

    癌症死亡率的風險比也很類似。前述三種不同程度的運動族群相較於完全不運動者分別是 0.83、0.82 與 0.79。

    還有一些很有意思的發現。在所有調查對象中,完全不運動者高達 62.8%;有運動但不足者 22.4%,週末運動者 3.7%,規律運動者 11.1%。看來人們缺乏足夠的運動,舉世皆然。

    性別比例上,規律運動者男女比例接近,週末戰士男性多一點(56%),運動不足者女性多一些(55.5%),完全不運動者也是女性多一些(54.9%)。但差異都不太大。

    週末戰士的運動時數不如規律運動者,但高強度運動佔總時數比例更高。運動的強度很重要。因為高強度運動比中低強度運動更能有效促進心肺適能。

    我們很難直接從相關研究推論因果關係。但既然運動促進健康的生理機轉是已知的,這些結果還是有參考價值。對一直擔心自己運動量不夠的人來說,至少能強化他們持續下去的信心。

    也不要就覺得隨便動一動就夠了。要改善體適能,你還是得每週運動至少三次、每次至少三十分鐘、每次最高心率達一百三十以上,或每週累積一百五十分鐘中等強度或七十五分鐘高強度運動。

    別忘了,有更好的體態與體能,你才真正能過更有價值的生活。生理上,你會更有能力探索與體驗世界。心理上,你會有更強的自我效能,讓你更積極面對挑戰。社會上,你會跟人建立更豐富的連結。

    如果你完全不運動,先動起來吧!每週一天也行。有動總比不動好。但也不要只是維持最低限度的運動。儘量把次數與時數做足,儘量做到高強度,儘量做到心肺與肌肉適能兼顧。

    延伸閱讀



  • 從運動用品銷售到休閒社群經營

    從騎公路車開始建立完整運動習慣至今已一年半。這段期間經常造訪捷安特迪卡儂門市。它們的共同點是不只賣產品,更帶你探索運動。後者才是價值之所在。若能更積極經營實體運動與休閒社群,必能與顧客共創更高價值。

    Giant

    捷安特其實已經做得不錯。例如高雄二聖店定期舉辦騎乘或教學活動。雖然有活動的週末往往我也有工作無法參加,一年多來還是能有幾個空檔跟過幾次。前年騎墾丁,去年騎台東。認識不少朋友,騎車技能也精進不少。

    辦這些活動對門市來說大概都不敷成本。不收費的純約騎就不用說了,至少用掉一位員工一整天的工時。就算是收費的,除了用掉一位或多位員工一整天、甚至到晚上的工時,還有租小巴與後勤補給物資的支出。

    大部分的人多少都需要一些引導,才能動得更好,也休閒得更好。不論從教買車的顧客騎車或促進品牌認同來看,這類活動都有幫助。但也因為成本不低,門市無法經常舉辦。前陣子跟著去騎了一趟台東回來,就聽到經常跟活動的資深車友說這兩年活動愈來愈少了。

    這時就需要社群的力量了。在地門市可以藉由各種活動更積極將有共同興趣的車友與能人異士組織起來,讓車友間開始交流。原本幾乎所有的事情都得由上往下,現在就可以更平行、更去中心化。例如車友可以籌畫並發起活動,不論是騎乘或課程,門市或分公司的負擔也減輕一些。

    當然在地原本就有發展建全的獨立社群,例如高雄的柴山鐵騎。但像捷安特與迪卡儂這樣的運動用品品牌引導建立的社群仍有其獨特與互補的價值。尤其迪卡儂涵蓋的面向更廣,觸及的消費者市場更大,能做的也更多。

    對業者來說,社群是服務接觸點的延伸,也是更深入了解顧客需求的機會。對顧客來說,社群則促進了休閒與運動能力的累積、行為的觸發與動機的提升。還有什麼社群更能共創價值呢?

    經營社群當然不容易。但這是休閒產業完全可預期的下一步。別忘了休閒運動首先是休閒,再來才是運動。台灣運動風氣不盛並不是人們不了解運動的重要性,而是人們原本就沒有休閒生活。社群是讓人們重建休閒生活的最佳機會,運動則是最好的媒介。

    當然這些事由非營利組織(專業運動協會、學校或公部門)來做也可以。但我覺得從跟市場最接近、對市場最敏感的企業著手,會更能夠同時促進產業發展與生活品質的提升。而這也是台灣最迫切需要的。

    (或許產業不同,方法未必能直接套用,但悠識經營 HPX 社群的經驗值得參考。這幾年 HPX 的成長、異質性的增加、以及逐漸獨立與去中心化,都是很健康的發展方向。)

    延伸閱讀



  • 老年人仍需要中高強度運動

    台灣的老年人對運動的態度往往比較負面。不是覺得自己老到不能運動,就是覺得老到不需要運動。就算有運動,強度也不夠。事實上,老年人仍然需要持續做中高強度運動。

    Pollock 等人 1997 年發表在《應用生理學期刊(Journal of Applied Physiology)》的縱貫研究花了二十年的時間追蹤年長(開始研究時平均年齡五十歲,二十年後平均七十歲)田徑運動員的有氧能力與身體組成。

    Figure 1

    他們發現維持高強度(△)與中強度(□)訓練的運動員的最大攝氧量雖然不可避免地隨著年齡退化,但仍然比不運動的同齡老人(●)好得多,且與過去的運動員研究(▲)一致。但低強度訓練者(○)則逐漸退化到一般人的水平。

    老化當然不可避免。但你的體能其實可以比你以為的更好。只要持續維持中高強度運動,還是可以讓你比同齡不運動老人(對,就是原本運動強度不夠或不運動的你)老得更成功,活得更優雅。

    下圖綜合了十幾個最大心率與年齡的相關研究。如同估計最大心率的公式「220 – 年齡」,最大心率隨著年齡增加而下降,而且訓練無法逆轉這個退化的過程。

    Figure 3

    研究者也發現,維持中、高強度訓練者的體重在二十年間維持得相當穩定,僅管如此,去脂體重(包括骨骼、肌肉等)仍受老化影響逐年降低。低強度訓練者的體重顯著隨著年齡增加,也就是變胖。

    也不要因為退化不可避免就不運動。就像有氧適能,肌肉適能一樣可以經由訓練強化。你還是可以比不運動的你更強,不論你多老。之前閱讀郭家驊等著《老化與體能》,整理過一些資料如下。

    六十歲開始,肌肉質量開始下降。七十歲以後,體重與肌肉質量更迅速下降。七十六至九十二歲的老人進行三個月的阻力訓練可以增加肌肉量。阻力訓練增加肌肉量的效果,在老人身上不如年輕人。老人的阻力訓練期間必須更長,才會有效。

    有氧運動與阻力訓練都能促進血糖的吸收。但對於有高血糖的中老年人來說,阻力訓練的改善效果比較顯著。

    說到底,老年人需要的運動還是中高強度的有氧運動與阻力訓練。年輕時養成習慣,活到老動到老最好。

    如果一輩子不運動,老了才開始動,是得謹慎一點。充分了解自己的身體狀況,在負荷程度內先動起來,再透過漸進超負荷一點一點推上來。運動,再晚也不嫌晚。你永遠可以比不運動的你更強。

    最後,看看這位九十一歲仍然勤上健身房做阻力訓練的姊姊吧。有為者亦若是。

    延伸閱讀



  • 用「心」運動:為什麼你需要心率錶/手環?

    我從兩年半前開始戴心率錶並以相關服務記錄運動。歷經 MIO ALPHA 與 ALPHA 2,現在來到 Garmin vívoactive HR。不論你想要運動或已在運動,心率裝置都有幫助。讓我告訴你為什麼。

    Heart Rate Monitor Watches

    運動契約

    333」或「150」是最簡單的運動契約:每週運動至少三次,每次至少三十分鐘,每次最高心率達一百三十以上;或每週累積一百五十分鐘以上運動時間。

    怎樣才算運動?心率是最好的指標。運動時記錄心率,就能計算有效運動時間及強度時間分布。我用的 Garmin Connect (左)和 JoiiSports (右) 各有自己的運動契約算法。

    Exercise Contract

    Garmin 的是「150」,一百五十分鐘中強度運動或七十五分鐘高強度運動。一百五十分鐘是預設值,可以更改。JoiiSports 則是「333」,每週三天、每天至少三十分鐘(或每週五天、每天至少十五分鐘)有效運動。

    我比較喜歡 JoiiSports 的設計,每週至少需要運動三天比較符合運動處方的建議。Garmin 的熱血時間有時一天就達標了。所以我每週運動天數的安排還是以 JoiiSports 為主。

    Garmin Connect 可以自動同步到 JoiiSports,但你需要購買開通碼。JoiiSports 本身也有直接支援的心率裝置

    強度評估

    漸進超負荷」是運動處方的原則中最重要的:強度要漸進超出身體目前能夠負荷的程度,才能提升體適能與促進健康。心率是負荷程度的最好指標。

    有了心率裝置與心率記錄,漸進超負荷就變得容易許多。例如你用某種方式做運動,一開始強度很高,一段時日適應後強度就降下來了。你可以從心率分布的改變看出來。下次運動你就知道要增加負荷了。

    Exercise Heart Rate Distributions

    安靜心率

    安靜心率是休息狀態下的心率。教科書上說正常成年人的心率是每分鐘 72 下,但如果你有運動習慣、強度也夠的話,安靜心率就會下降。以我為例,目前在 49 到 50 之間。

    安靜心率反映運動訓練的成果,也可用於運動強度的評估。當你的安靜心率下降,儲備心率(最大心率 – 安靜心率)百分比會比最大心率百分比更適合評估運動強度。

    Garmin 的裝置記錄全日心率,也會自動估算安靜心率。如果你的心率裝置運動時才開啟,你可能就要每隔一兩週自己手動測量一次。

    Resting Heart Rate Charts

    裝置選擇

    「不要」買太廉價的裝置。運動時心率變化快且幅度大,有些入門等級心率裝置在靜態時看起來蠻準的,一運動就跟不上,誤差也大得多。

    延伸閱讀



  • 漸進超負荷:懂運動,才懂人生

    漸進超負荷(Progressive overloading)是運動處方的原則中最基本也最重要的:運動強度要持續且漸進超出身體目前能夠負荷的程度,才有提升體適能與促進健康的效果。其實不只運動,人生也是如此。

    Exercise

    你一定有這種經驗:有些運動剛開始做的時候覺得強度很高,一段時日後就覺得輕鬆許多。我們的身體會逐漸適應重覆的動作,到後來的強度已經不像剛開始那麼高了。很多人就這樣輕鬆地重覆下去,但這是不對的。

    你需要超負荷。當你做發現身體開始適應某種運動方式、強度開始下降時(不論是透過主觀感覺或心率量測),就要立即調整方式,增加負荷。也就是說,要讓你的運動經常能夠來到中高強度。

    記住,任何的調整都要漸進。超出負荷程度太多會增加受傷的風險,就算幸運沒受傷也會有失敗的挫折。你得先了解目前的體適能並仔細評估目前的運動強度,才知道如何謹慎調整負荷。

    透過持續漸進超負荷,你的身體就會不斷重新適應愈來愈高的強度。直到來到遺傳極限之前,體適能都會愈來愈好。如果只是有動有流汗但強度不夠,你連維持體適能都有困難。因為運動的效果是可逆的。負荷降低,體適能也會跟著降低。

    以我為例,還記得去年年初做二十幾下伏地挺身就無力了。用一整年的時間漸進超負荷,到年底已經可以做一百下了,狀況好的時候還可以連續兩天。這個漸進超負荷的過程在今年當然還是會持續下去。

    再說另一個動作,舉臂單腿深蹲(pistol)。去年八月我從單腿先能蹲坐到膝蓋高度的椅子再站起開始,用兩個月的時間降低輔助椅的高度,降了兩次。到最後終能撤掉輔助椅,直接蹲到腳跟再站起。接下來到年底就是逐漸增加組數,維持足夠的負荷程度。

    騎自行車也是。不論練爬坡長程耐力都是一樣的道理,不論是漸進增加坡度、次數、速度、距離,或是漸進減少休息或心率在某個區間以下的時間,都是漸進超負荷。當然啦,偶而還是會休閒輕鬆騎。

    運動從來不是重覆一樣的事,而是每天都要有一些調整。那些要靠意志力或遊戲化才願意運動的人都不是真懂運動。如果你懂漸進超負荷的原則,你會發現它已經很遊戲化了。運動本身就很好玩了。而且你會在玩的過程中逐漸變強。

    不是真懂運動的人總以為自己目前的身心水平已經是遺傳極限了,只能無助地看著它們逐漸退化。只有當你真的懂運動,才會意識到自己可能變得更好,而且知道如何運用漸進超負荷持續提升自己。

    人生如運動。有些道理唯有透過實踐才能掌握。運動就是最好的開始。

    延伸閱讀



  • 運動是最好的休息

    不運動的人總有很多藉口,第一名就是「上班一整天,回家累到不想或不能運動」。但是與你的直覺相反,在工作一整天之後,運動其實才是最好的休息。讓我告訴你為什麼。

    Exercise

    運動作為一種轉換心境的儀式

    白天的工作讓你煩了一整天。回到家中,通常你只會繼續煩。你不想煩都不行。家裡就那麼點大,工作的東西扔得到處都是。有太多線索提醒你那些工作中烏煙瘴氣的鳥人鳥事。躺在沙發上看電視只會讓你覺得自己更廢。

    運動讓你專注在自己身上,從那個煩人的世界抽離。我知道你覺得身體很累,所以你並不需要做強度很高的運動。吃飽飯洗把臉,穿個輕鬆的衣服與好走路的鞋子,到家附近的公園走個半小時就好。

    你甚至不需要走很快。就用你能接受的最快節奏專注持續走完半小時。不要看手機,就是專注地走,持續地走。甚至時間都不要那麼在意。你要少走幾分鐘或多走幾分鐘都行。多走當然更好。

    這是一個離開那個煩人的世界、回歸自我的儀式,也是讓你找回自己的時間、身體與心靈的儀式。唯有如此你才會得到真正的、完全的解脫與休息。回家沖個澡睡覺,一夜好眠。

    運動作為一種正念療癒的過程

    這半個小時,不論你做的是低強度的運動,例如到公園快走,或是中高強度的運動,例如我自己常在家做的徒手重訓,都好。你試過覺得喜歡、自在且能負荷就好。總之,這些活動能夠讓你專注在自己的身體與心理。

    就說走路吧。你就專注在「走」這件事。用穩定的速度一步接著一步,一步接著一步,找到走路的節奏。當然也專注在呼吸,呼,吸,呼,吸,找到呼吸的節奏。你會發現當你找到了節奏,你也進入了某種冥想的狀態。

    強度高一點的運動也一樣。例如伏地挺身,每一下都是先調整好身體的姿勢,穩穩地將身體放下,撐住,再穩穩地將身體推回來。從第一下到第一百下的每一下都一樣。

    這些動態的活動其實又有點像靜坐。眼觀鼻,鼻觀心。從專注在身體上,再逐漸專注到心靈。你會發現在這個時刻你真的從那個煩人的世界抽離了。整個世界就剩下你自己。你的思緒無比清明。在和自己對話的過程中,你不只會產生很多頓悟,也能找到真我。

    在這半小時過後,你會發現自己恢復了許多,不再感覺那麼疲累。你也會覺得更準備好面對明天的挑戰。運動真的是最好的休息。

    別急。先從每週一天開始,然後逐漸增到每週三天。當你為自己保留每週三天、每天至少半小時的時間,也習慣運動的感覺,你自然會發現你想嘗試一些新的運動。然後你會運動得更好,也休息得更好。

    延伸閱讀



  • 減去肥胖,迎來希望

    根據國民健康署的調查,台灣成年人過重及肥胖者(BMI > 24)達 43%。如果你的生活習慣與身體組成都很好,恭喜!但如果已經有過重問題,就應該嚴肅面對它。減去肥胖,才能迎來希望。

    Exercise

    為什麼維持適當的體重如此重要?肥胖不只是體態問題,更會增加第二型糖尿病及心血管疾病的風險。你不把體重當回事,就是增加個人(疾病)、家庭(照顧)與社會(健保)的負擔。講白一點,中年是成功老化的關鍵。 如果一個人在中年階段沒有積極改變行為與心態,老了就會直接壞掉。

    肥胖造成健康問題,但肥胖本身是哲學問題。它是我們無法藉由反思自我與世界的關係意識到世界正逐漸失去平衡、以至於無法更積極維持自身平衡的後果。

    體態反映生活型態。如果你過重,代表你的生活型態失去平衡:生活不規律又缺乏運動,營養不均衡又吃得太多。嚴肅面對自己的體重,其實也可以促使你重新檢視與調整生活。

    除了個體的努力,政府也應該為了促進民眾過更健康的生活多做一點事。

    之前看過報導,英國國民健康署擬拒絕過度肥胖者與吸菸者接受(非生命威脅的)手術,除非他們在一年內減重百分之十或戒菸。手段當然有點激烈,但也的確值得我們參考。面對高危險群,在第二級預防的層次,是該有一些較直接的處遇。

    當然,處罰只是輔助,直接強化正確行為才是最有效的。就像英國的弗利特伍德(Fleedwood)正在將自己重新設計成更健康的城市:教育小學生健康的飲食知識,與地方運動中心合作促進更多人運動,創造更多的活動空間。這是第一級預防,直接促進大眾的健康行為,避免他們日後成為高危險群。

    台灣大眾很少過健康的生活。愈來愈多人還沒有很老的時候就壞了,然後長期大量消耗醫療資源。政策往往也跟著短視。例如目前大部分的銀髮設計都在第三級預防的層次,處理那些不可逆的退化或疾病造成的問題。

    最好的設計(不只產品與服務,也包括法律與政策)要能促進大眾過更健康的生活。真正有未來性的設計應該聚焦在第一級預防,也就是積極促進尚未進入銀髮階段的中年人建立健康的生活習慣。

    回到個體的層次,你終究還是得為自己的生活與健康負責。在不那麼理想的環境之中,你還是得努力找回主控權,重建更健康的飲食與運動習慣。當你重建了生活,體重自然也不需要你擔心了。

    你還會發現,當你能夠重建生活型態,你就能夠一步步重建你的人生。你也會逐漸擺脫別人的影響,開始發揮自己的影響力。而這一切的起點,就是體重計上的數字。

    減去肥胖,迎來希望。何不從今天就開始!

    延伸閱讀



  • 讓運動成為你新年願望的第一位

    再過幾天就要迎接新年了。不論你的新年願望是什麼,都應該把運動加進去,排在第一位。而且不要真的等到新年才開始。今天就可以開始了。晚一天開始,就多浪費一天生命。運動的價值比你以為的高得多。

    Exercise

    一、運動多一分鐘,怨氣就少一分鐘。你平常不是一天到晚抱怨生活與工作中的人事物浪費了你的時間?不是一天到晚抱怨都在為別人做牛做馬?那你不是更該把握時間做一點對自己好的事?

    二、運動強化自我效能。你一直以為自己不能改變任何事,不論是體能與體態,或是生活與工作的悲慘處境。只有當你開始運動,你才會意識到自己是能改變的,也才有機會脫離惡性循環。

    三、運動讓你找回自我。承認吧,你不是真的認識自己。你每天做著不知為何而做為誰而做的事,做著做著就來到怨嘆青春喚不回的年紀了。運動讓你重新體驗自己的身心,在過程中重新認識自己。逝者已矣,來者可追。

    四、運動帶你認識世界。你沒有發現自己每天都過著一成不變的生活嗎?一樣的乾澀的小小世界,一樣的行為腳本,一樣的抱怨。你沒有發現自己早已經變成討人厭的老傢伙的樣子?運動可以帶你走出來重新體驗世界,從變化中找到新生活。

    五、運動改變你的人生。你總是用各種方式抱怨人生不是自己的,或是抱怨大環境如何糟糕。當你藉由運動提升自我效能、重新找回自我並認識世界,你會意識到自己對人生的重要面向其實可以有更多的主導權。

    六、運動提升你的創造力。大部分的時候,你的創造力都受到各種心向(mental set)限制。你經常遇到瓶頸,也經常鑽牛角尖。運動讓你能夠把注意力完全抽離這些盲點,讓你有機會產生更有價值的洞察。

    七、運動紓解你的壓力。「你有壓力,我有壓力。」就像巴士阿叔當年的名言,大家都有壓力。你都做些什麼紓壓呢?運動是紓壓最好也最積極的方法。它不只讓你從壓力中暫時解脫,還讓你變得更強,讓你更能抗壓。

    八、運動帶來社會支持。一成不變的生活通常也意味著一成不變的人際圈。你可能有很多同事,卻沒有很多朋友。藉由運動和世界重新連結,你會有機會認識更多新朋友,得到更多社會支持,讓你更能面對壓力與挫折。

    九、運動引你找到真愛。認真地說,如果你不愛自己,又如何期待別人愛你?運動是愛自己最好的方法。找回自我,真愛就不遠了。

    十、運動促進伴侶情感。牽手過一生。又有什麼比伴侶一齊運動更能同時促進身心健康、豐富家庭生活、提升互動品質並增進彼此了解呢?

    別等 2017 了。快去運動,之後再謝我!

    延伸閱讀



  • 《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如此真實,卻又如此疏離

    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Billy Lynn’s Long Halftime Walk)》的關鍵體驗是「抽離」。不只是主角的體驗,更是我們的體驗。抽離之後,才可能找到意義。一如蘑菇在伊拉克的樹下藉毗濕奴的故事對比利的提示。

    Billy Lynn's Long Halftime Walk (2016)

    隨著電影展開,我們看著比利被迫或主動從各種矛盾的真實之中抽離出來:戰場與故鄉、袍澤與親人、軍隊與家庭、個人與團體、角色與自我、情感與責任、愧疚與喜悅、生存與死亡、單純與複雜……

    3D 技術的不完美在這裡反而促進了觀影的體驗。在某些時刻我們的確看到更真實的世界,但那些視覺上不自然、讓我們分心的地方反而帶我們體驗到比利體驗的:我在那裡、但我又不在那裡的疏離感。

    這也是一部後設的電影。比利三不五時就要從他和世界的關係中抽離出來,我們三不五時就要從我們和電影的關係中抽離出來。比利尋找人生的意義,我們尋找電影的意義。然後冷不防又被拉回去。

    電影的質地,不論是換幕時聲音先於畫面出現,或是同樣困惑與空洞的表情帶出截然不同的脈絡,甚至是主角的抽離,都讓我想起 1967 年的經典電影《畢業生(The Graduate)》。

    甚至體驗的結構都像。達斯汀霍夫曼飾演的大學畢業生班哲明被同學伊蓮的媽媽引誘上了床,就像那場伊拉克戰爭。看似荒謬,但是很多時候在荒謬關係以外的真實世界顯得更荒謬。

    班和比利最後的選擇不同,但同樣都只是帶著點茫然的暫時解脫,從疏離回到某一個版本的真實。比利或許還沒有找到更大的自我,一如班和伊蓮不確定自己最後的選擇會帶他們走到哪裡。

    《比利‧林恩》可能是迄今李安企圖心最強也最成熟的電影,也是風格最獨特與強烈的電影。觀影當下你或許還不會有感覺,但是當你回顧你的體驗,你會感受到李安的強烈自信;僅管他受訪時總是表現得特別謙虛。

    這部電影跟李安之前的電影都不一樣。你原本以為家庭與人際關係會是焦點,但它們在這部電影裡都只是建構風格的元素之一。強烈的風格把看似平淡的情節、角色、情緒與理念緊密統整,帶來同樣強烈的觀影體驗。

    風格強烈的電影總會引發非常分歧的評價。欣賞《比利‧林恩》需要一點心理準備:你不需要刻意做什麼功課,只需要把你對特定導演、主題或類型電影的期待留在家裡。放空自己,把自己交給電影就好。

    你會同時體驗到兩個既真實又疏離的世界。比利的,以及你的。當電影結束,你會不斷回味那樣的體驗。那正是意義之所在。意義不在電影裡的世界,也不在你的世界。在你和電影的關係之間,以及之上。

    延伸閱讀



  • 運動、心理學、使用者經驗

    今日應邀在台灣運動心理學會年會演講〈運動、心理學、使用者經驗〉。班門弄斧,戒慎恐懼。特別感謝運動心理學會秘書長聶喬齡老師的邀請,以及前理事長盧俊宏老師的主持。交流愉快,滿載而歸。

    Sport and Exercise Psychology

    這場演講是從今年七月 HPX84 那場〈運動的使用者經驗〉演化而來。內容結構沒有太大改變,但重心從運動本身移到休閒運動的脈絡。既然學術研討會聚焦在專業本身,脈絡的討論剛好互補。演講由四部分組成。

    • 我的運動:個人身為認知科學家與心理學家,從完全不運動到持續運動六十週的體驗、學習與洞察。
    • 休閒時間重分配:以個人為例,從三年前開始不看電視、原本用於看電視的休閒時間被釋放出來談起,分析運動成為主要休閒活動的長期脈絡。
    • 行為分析:利用 BJ Fogg 的行為模型(behavior model)分析運動的動機、能力與觸發等面向,探討運動行為出現的條件。
    • 促進大眾運動:延續前一部分,針對如何透過設計促進大眾運動提出初步建議,並鼓勵運動心理學家投入或協助相關產品與服務的開發。

    演講結束,聽幾位運動心理學諮詢老師分享經驗,收穫豐富。很高興知道國內的專業與職業運動員能夠獲得運動心理學家的協助。運動心理學家必須同時滿足運動員與教練(有時還有家長)需求,也讓我印象深刻。

    當然也討論到一些困境。例如體育系在台灣不是主流,運動心理學的處境又比諮商與臨床心理學更艱難一點。運動心理諮詢老師的專業不受重視,就業舞台不夠大,都是現場討論很熱烈的話題。

    幾位老師說在爭取專業認同與就業機會上可以參考心理師的作法。我被問到意見,簡單回了其實不需要參考。畢竟場域不同,而且心理師自己也沒怎麼能突破困境。運動心理學社群可以走一條更開創性的路。

    這就要回到運動的休閒脈絡了。如果我們能夠促成更多的人重新分配休閒時間,更積極地從事休閒活動,那麼運動就更有可能成為休閒活動的選項。在此脈絡下,就有很多促進運動的機會。

    如果台灣有更健康的運動環境與文化,專業運動的體質會更好,規模也會擴大。而且因為人們的生活更積極,體適能與健康促進相關的產業也能創造更高價值。這些都會增加運動心理學專業的工作機會。

    而這正是我的演講想傳遞的訊息。所有的學術研究始於脈絡中的現象觀察,學術的應用也還是得回歸脈絡中。也很高興在現場收到一些回饋,讓我更了解運動心理學社群的特性。

    再次感謝台灣運動心理學會。期待日後能有更多交流的機會!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