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tegory Archives 推特
  • 驚夢

    夢是潛意識對現實的超現實演繹。延續 2009-2013 的〈捕夢〉、〈織夢〉、〈追夢〉、〈入夢〉與〈說夢〉,本文彙整 2014 年我在 Twitter 上分享的 26 則夢境。分成六類:自我、虛實、電影、公路、教育、消失。

    Taipei Mass Rapid Transit

    自我

    • 「我走進不知哪國的捷運車廂,幾個小孩看到我立即空出一個位子拉著我去坐。我趕緊解釋我只是頭髮白了一點,年紀不是真的那麼大。但是他們顯然聽不懂我的語言,我只得尷尬地坐在那邊。」(2014-12-14)
    • 「我來到系辦公室。『博士論文終於完成,可以口試了。』『但是你的指導教授退休了。』『(驚)那怎麼辦?』『系上老師沒一個懂你過去幾年做了什麼。算了吧,再找一位指導教授,從頭開始。』『啊~~』(醒)」(2014-07-03)
    • 「昨夜夢到我要參選台中市長(別問為什麼是台中,我也不知道)。夢中的我有點猶豫:如果當選,現在喜愛的一切怎麼辦?能把它們結合嗎?還能做現在在做的這些事嗎?做滿一任之後就五十歲了,那時又何去何從?」(2014-06-15)

    虛實

    • 「半年前花四十萬買了輛二手白色福斯廂型車。之後換新車,舊車暫時放在別處。久了就忘了曾有過這輛車。有一天突然發現自己想不起來它在哪了。(直到睡醒還在想,想了很久以後才察覺那是夢,不是真有那輛車。)」(2014-12-11)
    • 「半夢半醒之間我在手機 Facebook 即時通誤觸,撥了電話給一個不熟的朋友。他接了電話,我連忙道歉。想結束通話,手機卻沒任何反應。關機重開,桌面所有圖示都亂掉了。(然後真的醒了,發現那是夢。)」(2014-07-09)
    • 「有人拿著鋒利的剃刀壓在我頸部用力往下刮,直到肩膀。我全程都感受到金屬的銳利與冰冷,不敢移動。突然間那些感覺都消失了。我伸手觸摸剃刀劃過的皮膚,似乎沒有流血。正想再去照鏡子確認時就醒了。」(2014-04-14)
    • 「補記今晨嚇醒我的夢。我想把 iPad 收進書包,結果卻扔進一桶滾燙得冒著泡的熱水裡。」(2014-03-06)
    • 「一位中年女性來到某機場。『我要買一張飛機票。』『班次?』『(指向空中的雙座戰鬥機)我想坐那個。』『阿姨,那是韓國的戰鬥機,不是民航機。』『韓國戰鬥機來台灣幹嘛?』『韓國統治台灣十幾年了。』*醒*」(2014-01-11)

    教育

    • 「鄉間小路旁有一座巨大的孔子雕像。底下有張大椅,坐了個自稱老師的人在改作文。我站到旁邊一看,給所有文章的評語都一樣。我說你這傢伙到底懂不懂?他搖頭,繼續寫。我抓起他,把他扔到十米外。」(2014-09-14)
    • 「我選修了一門『C++ & Riddick』的課。教室在街角某棟大樓,學生在門口等候。一位陌生人經過,我們覺得他是老師就跟著進去。講堂超大,可容納一千多人,但只來了十幾人。我挑了個前排位子坐下。」(2014-09-07)

    電影

    • 「捷運新增一條高架路線,類似楚浮 1966 年的電影《華氏 451 度》裡的單軌電車。有三條平行軌道。列車經過曲度大的彎道,就即時換到外側軌道了。」(2014-12-09)
    • 「夢中我在電影院看《星際大戰》第七集。前三十分鐘都是迪士尼風格動畫,在快看不下去時有三個未來世界的軍校生從銀幕上走出來把我帶進電影中。彷彿置身平行宇宙,那是大家都講英語的台灣。我仔細觀察,希望儘快適應。」(2014-07-04)
    • 「蝙蝠俠與超人的對話。『你刀槍不入?』『是啊。』『子彈打到身上不痛?』『沒感覺。』『觸覺呢?例如螞蟻在手上爬。』『感覺得到。』『你的腦子好奇怪。用 fMRI 看看?』『好啊。』影像一片空白。」(2014-01-14)
    • 「一九八七年,殉職警官被改造成機器黃色小鴨。二十七年後,警官的兒子也被改造成機器黃色小鴨。父子重逢,見彼此形貌,不禁悲從中來。(這夢好像把《機器戰警》和《星際大戰》融合了,再套上鴨鴨佈景主題……)」(2014-01-12)

    公路

    • 「我上了渡輪來到數十公里外的陌生小島開會。會議結束,駕車環島。途中爆胎,換了備胎繼續向前。傍晚停車欣賞夕陽入海,不小心錯過最後一班渡輪。島上沒有旅館,我敲了一戶民宅的門,想問可否讓我過一夜。」(2014-10-21)
    • 「我帶著兩個行李箱搭公車,中途下了車把行李放在車站。去參加活動回來發現行李箱不見了,慌張四處尋找。看到兩個內容物已被偷光的空箱子很像我的,又不十分確定。甚至不確定自己有沒有帶行李出門。」(2014-11-02)
    • 「我用 Google 地圖規畫一個到陌生地方的路線。它要我從高雄搭客運到台南,轉客運到嘉義,再轉客運到雲林……轉十幾次客運。我看著地圖上的街景,試著記下每一個客運站的樣子。」(2014-06-13)
    • 「我拿著像是高鐵回數票的卡片要搭公車,上車時猶豫著應該要刷磁條、讀條碼、感應 RFID、或交給司機剪洞。」(2014-05-17)
    • 「我駕著一輛紅色小車,後座載著一隻鯨魚。窗外下著雨,廣播電台播報著颱風消息。這鯨魚是人類行為專家,任務是幫我辨識某些行為,讓我可以做進一步處理。牠不能說話,但我和牠可以透過心靈直接溝通。」(2014-05-12)
    • 「夜裡,計程車行駛在全新鋪面與標線的路上。來到一座橋。河道很寬,橋很長。橋下隱約可見滾滾洪流,但沒有聲音。接近對岸時,車子開到雙黃線對側。我在後座擔心逆向行駛會撞上來車,但司機似乎不在意。」(2014-01-16)
    • 「我駕車在高雄的青年路上,轉個彎突然來到鳳山的青年路,再轉個彎又來到南投的山上。眼前這條路的鋪面已被土石砸爛。我往山上開,但滾滾泥流由遠處路的盡頭傾瀉而下。我開始感到車身向後滑動,無處可逃。」(2014-01-03)

    消失

    • 「一群流氓來到社區,說要把居民全趕走。警察來維持秩序,街上依然很亂。我被人潮阻隔回不了家,從另一條街繞回去。回到家門口,發現社區其他人與房子全都消失了。也有可能是我和我的房子被送到一個奇怪的行星。」(2014-07-09)
    • 「我必須在上午八點五十分之前抵達某家企業位於岡山沙漠的總部,預計七點半開車出門。七點換好衣服,心想一定來得及。一看錶,竟然八點半了!我完全不知道那一個半小時是怎麼過的。」(2014-07-06)
    • 「不知哪國的總統和包括我在內的幾位護衛被困在有數不清的小房間的大房間。恐怖分子即將破門而入。我們帶著總統逃往深處,在經過的每道門設下障礙。突然間我發現自己回到第一道門後,同事和總統卻都消失了。」(2014-05-09)
    • 「男子結束外星任務返回地球得了怪病被隔離,對外宣稱死亡。妻子領回遺物,眼鏡一副。戴上後異物從鏡片進入眼睛,身體不適就醫。檢查發現體內有拳頭大的怪異生物。立即強制穿上約束衣送走,目的地不詳。」(2014-03-01)
    • 「夜裡醒來,我從海港邊小旅館高樓層昏暗的小房間望向窗外。海嘯正在淹沒我眼前的一切。清晨下樓查看,風景很美:一望無際的海岸線,遠山罩著一層薄霧。海港和周圍的房子消失了;我不確定它們是否本來就不存在。」(2014-01-17)

    延伸閱讀



  • 說夢

    夢是住在腦中的另一個陌生的自己在夜晚說的超現實故事。延續 2009-2012 的〈捕夢〉、〈織夢〉、〈追夢〉與〈入夢〉,本文彙整 2013 年我在 Twitter 上分享的 37 則夢境。分成八類:迷失、異境、疏離、猶豫、慌亂、遞迴、研究、旁觀。

    Zhongxiao E. Rd.

    迷失

    • 「我置身郊區環境舒適居民良善的社區。但我感覺陌生,只想回真正的家。走了一整天,連這是什麼城市都不知道。拿出手機想看地圖,卻發現手上握著十多年前的摺疊手機。我困惑地看著遠方,不確定現在到底是哪一年。」(2013-12-20)
    • 「一位前輩駕車載著我的三位同學離開一所學校前往中正大學,但我們離開的其實就是中正大學。我開另一輛車跟著,經過一段像是新港到民雄的小路就跟丟了。抵達之後已是深夜,我跟大家失去聯絡,又忘了要到哪棟樓。」(2013-11-20)
    • 「開車到陌生城市,停在陌生街區。搭公車去城裡同樣陌生的另一區,再回來。下車繞了幾圈,就是不見自己的車。不知道是否下錯站,也不知道自己在哪。對照 GPS 軌跡,似是來時路,但完全認不出身邊景物。」(2013-09-22)
      「昨夜的夢境是類型片,迷路。不確定是步行或騎車也不確定位置,唯一確定的是想回家。每次看著手機上的地圖以為走對了,實際上卻越走越遠。這一秒以為繞過一座機場就到家了,下一秒卻發現置身一百公里外的廢棄車站。」(2013-09-01)
    • 「昨夜又進入那種反覆出現的夢境。打開宿舍房門,裡面有陌生人。我走錯了。宿舍區很大,我穿過幾棟建築來到我記憶中的房間。打開房門,景象依然陌生。我環顧四方,懷疑自己的記憶,也擔心可能永遠都找不到也回不去了。」(2013-04-23)
    • 「我置身有多處出口的建築,像是辦公大樓或醫院。傍晚五時,天色漸暗,室內也跟著變暗。我沿著陰暗的走道來到一間星巴克,門口立牌寫著此店已遷移到另一個出口。我往那方向看過去,什麼都沒看到。」(2013-04-21)
    • 「昨夜的夢是隔幾年就會反覆出現的那種。我獨自駕車行駛在東部海岸,夜裡頭燈照亮前方曲折但乾淨的鋪面。山壁漆黑,海面映著星光。認識的另一群人在火車上,但我不知道他們要去哪裡。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哪裡或要去哪裡。」(2013-02-28)
    • 「我大約小學年紀,住在寄養家庭,每週都要走路到鄰近小鎮的教堂上課。上課時,我拿著螢光筆畫重點,但不知老師在講什麼。有一次請假兩週再回去上課,走著走著竟然找不到教堂,往回走也找不到回寄養家庭的路了。」(2013-02-03)

    異境

    • 「走進高鐵車廂的廁所,不鏽鋼地板角落的垃圾桶上有暗紅色污漬。細看驚覺是血跡,一路滴到洗手台。另一個角落傳來心跳聲。回頭一看,深棕色的毯子包裹著一個人形物體。我猶豫著要不要掀開看看到底是什麼。」(2013-12-19)
    • 「男女在蜿蜒山路飛車追逐,一側是山壁另一側是海。遇懸崖,女未煞車直接衝出去,車頂展開一對機翼飛向海面。男亦跟著衝出去,車底噴射引擎向量噴嘴讓車懸浮於空中。追逐持續,從山上到海上,從路面到海面。」(2013-10-27)
    • 「我走進一節高鐵車廂,裡頭像是早年的台鐵普通車,墨綠色的座椅,車頂掛著電扇。來到下一節車廂,像是現代的台鐵區間車。再到下一節車廂,方塊形狀的藍色小椅子散在地上,走道盡頭有個不鏽鋼蹲式馬桶。」(2013-10-20)
    • 「我在夢中駕駛一輛看起來像拼裝車的車輛,載著友人來到公園。工作人員說機車禁止進入,要停門口停車場。我說這是汽車呀,只是樣子怪了點。他不信。正當我要拿出行照證明這真的是汽車時(我自己也好奇),就醒了。」(2013-09-14)
    • 「寂靜的夜裡,巴士沿環湖公路行駛,然後駛入湖中。我獨自一人在巴士裡,在湖面漂浮。浪有點大,我有點擔心會沉下去。巴士緩慢航向湖心,我看到幾個被水淹了三分之一的收費亭。亮著燈,但沒有人。」(2013-04-23)
    • 「我在樹林裡躲避追捕,最後還是被找到。被帶走前,我問:你們沒看過透明相機吧?我拿出一顆小燈泡塞進大燈泡。小燈泡開始發光,我準備拿這奇異組合拍照,卻不知道怎麼用。(隨身相機閃光燈壞了害我做這夢。)」(2013-02-23)
    • 「高雄地震,市區發生海嘯。我在跟著土石流移動的建築物裡往外看,所有高樓樓頂都盤旋著一架 CH-47。再遠一點的地方,太空梭已經點火升空。建築物終於停止移動,我走到戶外查看,不知自己身在何方。」(2013-02-19)

    疏離

    • 「高醫 A2 教室大燈關了,只留暗黃色的小燈。台下稀疏坐著幾十位面無表情的醫師等著上課。我把講桌往旁邊推,順便把電腦開機。三十分鐘後我還在原地推講桌,電腦還在開機,台下醫師們也還是面無表情。」(2013-11-20)
    • 「家門口有兩棵大樹,這天爬滿了貓。好奇到樹下探看,很多東西開始落下。一個掉在我的手臂,是隻貓。踫牠,沒反應。定神一看,死了。環顧四方,驚恐發現所有的貓都死了。(這下貓下狗的天氣害我作惡夢啊。)」(2013-08-31)
    • 「我駕車繞過島嶼。有點像港仔到旭海的台 26 線,但地勢更高,路況更差。六十公里無護欄且滿是碎石。越來越荒涼,一小時後來到路的盡頭。眼前是間擠滿人的渡假村。這太不真實,或許都是亡魂?趕緊折返離開。」(2013-04-05)
    • 「一群陌生人在陌生客廳和我聊陌生話題。我覺得身體不舒服,進了醫院。來了個精神科醫師,拿了些藥給我。我立即吞下。之後,我覺得好多了,纏著我聊陌生話題的陌生人也消失了。」(2013-03-17)
    • 「我能在水裡呼吸,小象能瞬間移動。都是遠離各自物種過著自我放逐生活的異類,在過程中互相認識成為好友。小象累了,我說你回家吧。他想了一下,瞬間出現在家中。他與家人驚訝對望, 大家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2013-02-26)
    • 「我駕駛電動車載著朋友在賣場美食廣場移動,尋找另外幾位朋友。途中注意到幾個陌生人在看我的書。停下來跟著看,發現自己並未寫過也沒出過這本書,但書裡的故事確實是我的也像是我寫的。我開始懷疑我是不是我。」(2013-02-20)

    猶豫

    • 「駕車與機車輕微擦撞,不是我的錯也沒人受傷,但還是得入獄服刑一個月。起初,入夜後警衛都會讓我離開,要我天亮前回來即可。有一天在城裡被典獄長發現,叫我回監獄。我猶豫著要依指示回去,或是再也不回去了。」(2013-04-09)
    • 「置身《星際大戰》莉亞公主的船上,但是沒有公主。事實上,一個人都沒有。我望向船外,沒有帝國軍隊追擊,也沒有反抗軍的其他船艦,只有一片漆黑的太空。目的地是一顆藍色行星,但我擔心到不了那裡。」(2013-04-08)
    • 「我走向擠滿人的大宴會廳正前方所有人視線焦點的廁所,進去把門關上。門鎖壞了,只用一根鐵絲勾著,外面的人可以很容易把門拉開。我試著把鐵絲多繞幾圈,還是無法鎖緊。我站在廁所內的門邊,忘了自己為何進來。」(2013-02-24)
    • 「小鎮所有居民都愛尬車。我原本承諾為鎮民免費改車四次,後來重新評估成本,其中兩次必須收費。看著鎮民開著車在我的修車廠外面排隊,我等著準時開門,卻又為了不知如何開口說收費的事而困擾。」(2013-03-01)

    慌亂

    • 「我在台上作簡報,用了一台很小(七吋)的電腦。沒插電,講沒多久就快沒電。而且電腦和投影機的連接線一直被我踢到,我經常得接回去。有一次我還沒接回去,投影銀幕上已有畫面。不是我的,我困惑那畫面從哪來。」(2013-04-10)
    • 「演講時投影片進入某兩頁就卡住,無法換頁。我來到電腦前處理。台下僅有的兩位聽眾催我快一點,此時我又發現我準備的內容和聽眾期待的好像不一樣。我戴了 Google Glass,但它一直干擾我。」(2013-03-16)
    • 「我正在考試,似乎是高中國文。題目有三分之一竟然與音韻學有關,而且用了一堆注音符號。我邊寫邊抱怨幹嘛給高中生考這個,而且為什麼不用 IPA。題數也不對,有些題號重覆了,所以總數超過最後一題的編號。」(2013-04-06)
    • 「夢到上了台講不出話來。於是醒了。」(2013-03-10)
    • 「高中作文考試,我坐最後一排。才寫一行就發現錯字,拿出立可白想塗掉。蓋子掉了,整罐東西像一大坨濕衛生紙黏在考卷上。我試著清理卻越弄越髒,只得請監考老師再給一張答案卷。他不給,堅持要我寫在原來那張。」(2013-03-16)

    遞迴

    • 「目睹一連串的暗殺。火燒、槍擊、刀砍、撞車。好多認識的人死了。暫時沒人想殺我,但我總擔心遭遇不測。夜裡,輾轉反側,久久才入眠。醒來看了時間,大驚。這天我有一場演講,睡過頭了啊。(然後真的醒了。)」(2013-06-30)
    • 「我在夢裡醒來,發現自己睡過頭,趕不上預定要搭乘的高鐵車次。我記得來回票皆已訂妥且付款,於是用訂位代碼上網查詢。但已經查不到去程車票的記錄了。打電話詢問,他們也說查不到。於是我真的醒了。」(2013-04-21)
    • 「昨夜夢到睡前把衣服扔進馬桶裡洗,起床後又把衣服撈出來晾。這夢太離奇,所以真的起床(不是夢中的起床)後還去檢查馬桶裡面有沒有衣服。」(2013-02-22)

    研究

    • 「我在研究某牌智慧型手機的中文詩詞產生器,想把這功能的演算法用於通用的寫作輔助。例如,找押韻的反義或同義詞。有人問我要怎麼做。我說,我已有語料庫與漢字音節資料庫。但是語意的處理可能麻煩一點。」(2013-04-21)
    • 「我在實驗室觀察使用者用鉛筆捲錄音帶的行為,記錄的項目包括:哪隻手拿鉛筆,哪隻手拿錄音帶,選哪個孔,錄音帶朝哪個方向,動作控制準確度,完成時間等。@grichard 好像也站在旁邊觀察。」(2013-03-14)

    旁觀

    • 「昨夜的另一個夢像電影,也有字幕。夢以一部動畫的片段開場,然後我看到一家人。原來是這家人在回憶那部動畫。接下來的情節是關於這家人如何進入那部動畫中的世界,但我已不記得細節了。」(2013-05-14)
    • 「昨夜的夢像影集,還有字幕,而且譯得不太好。就像很多電影,以早晨看似平常的家中起床腳本開場,後來卻發生了奇怪的事。我只記得濫好人的男主角,創業中的女主角,以及廟口穿直排輪的狗。不記得故事是怎麼展開的了。」(2013-05-14)

    延伸閱讀:入夢追夢織夢捕夢



  • 群我關係:化「相看兩厭」為「相看兩不厭」

    群我關係是件麻煩事。人們經常看別人不順眼,更常擔心別人看自己不順眼。相看兩厭,困擾倍增。本文彙整過去一年我對群我關係的 30 個觀察與反思,分成三類:自己眼中的他人、他人眼中的自己、人己之間的關係。希望有助於化「相看兩厭」為「相看兩不厭」。(歡迎關注我的 Twitter:@hao520。)

    自己眼中的他人

    • 「每一個希望這個世界變得更好的人都在努力用自己的方式改變世界。沒有兩個人是完全一樣的,方式當然也不會一樣。不要只是因為別人沒有對你關心的事表示意見就覺得你比別人更有正義感更愛這個世界。那很傲慢無禮!」(2013-08-02)
    • 「如果你看不慣在你參與的社交聚會低頭滑手機的人,請自問:『我真的關心他們嗎?我比他們手機裡的世界有趣嗎?我想聽他們說些什麼?我又能說些什麼讓他們覺得有趣?』如果你不關心也不有趣,就讓他們繼續滑吧。」(2013-07-26)
    • 「在這個國家,人們太習慣用處罰與恐嚇來阻止他人做出自己不喜歡的行為,卻不懂得用鼓勵與設計來引導他人做出自己喜歡的行為。或許,這是因為每個人都是被嚇大的吧。」(2013-06-16)
    • 「四年級生嫌五年級生沒吃過苦,六年級生嫌七年級生不夠抗壓,八年級生要嫌九年級生什麼?老傢伙的優越感只會在小傢伙變成老傢伙之後換一種面貌繼續輪迴下去啊。」(2013-03-25)
    • 「台灣人建立自信的方式通常是否定別人,而不是表現自己。」(2013-03-15)
    • 「總覺得酸民文化和成長背景有關。台灣人小時候很少被稱讚,很常被嫌表現不夠好。小時候如何被對待,長大後就如何對待人。上樑不正下樑歪。」(2013-03-12)
    • 「討人厭指數最高的長輩:只因年長就覺得別人沒有資格教他什麼。年長,你一輩子吃進去與拉出來的東西當然多,但也僅止於此。腦子裡的東西不見得比較豐富啊。當我們年歲漸增,真的要時常提醒自己不要成為討人厭的長輩。」(2013-02-02)
    • 「很多長輩總愛以過去的標準評價新世代的行為或價值觀,例如『你今天如果連吃飽都有問題就不會去想或做那些有的沒的』。然而事實卻是,人類文明的希望通常正是由那些即使都要吃不飽了還能保有浪漫想像的人燃起的啊。」(2013-01-11)
    • 「台灣在各方面當然都不是那麼讓人滿意。但如果你只是看某些人事物不順眼甚至只是受了委屈就說這是『鬼島』,卻不嘗試做些什麼來改變身邊的小小世界並讓自己成長,那你只是在罵你自己罷了。」(2012-12-17)
    • 「這幾年我很少批評什麼。尤其對人,我訓練自己先注意優點。過了四十歲以後深感人生苦短,所以要把挖掘與批評缺點的時間移轉到發現與學習優點。」(2012-12-12)

    他人眼中的自己

    • 「如果你只是因為怕丟臉或別人說某個年紀的人不應該如何就不去做某些你喜歡的事,你的人生基本上已經沒有任何希望了。」(2013-09-02)
    • 「很多勵志話都是鬼扯。就說螺絲釘論吧。每個人都是複雜系統運作不可或缺的螺絲釘,做好眼前份內事即可?不積極理解系統,你不會知道自己或許被裝錯地方。不積極跟上世界,明年你這規格的螺絲釘或許就沒地方用了。」(2013-08-03)
    • 「我也不曉得大學生為什麼那麼怕學長姊。很多營隊裡學長姊做的蠢事都會被當成傳統一代代傳下去,只因學弟妹不敢冒犯學長姊。」(2013-08-02)
    • 「別人有什麼你也要有,不叫競爭,叫追趕。讓別人想追趕你,也不叫競爭,叫怕輸。積極追求自我成長但不以別人為參照點,那才是真正的競爭力。」(2013-06-08)
    • 「每天花時間參加各種活動,或許會讓你覺得在持續學習與成長。但如果你沒有留同樣多甚至更多的時間給自己、讓自己有機會反思這些經驗並將其與自己過去的所有經驗充分連結,那些學習與成長就只會是錯覺。」(2013-06-07)
    • 「不要用『書讀得少』為自己的不當行為合理化。都知道自己書讀得少了 ,那就多讀一點,多聽,多看,多問。你看吳寶春師傅為了把麵包做好讀了多少書啊。」(2013-05-09)
    • 「很多人不敢在高鐵上喝啤酒,擔心別人異樣眼光。對付刻板印象的方式只有一種:顛覆它!話說當年我就是因為看到鄰座日本帥哥買了罐啤酒來喝看起來很享受很帥氣的樣子,才開始在高鐵上喝啤酒的。」(2013-03-30)
    • 「不要為了台灣的生活步調比中國慢而感到焦慮。很多有長遠價值的觀點必須在充分體驗生活的過程中才會浮現。台灣的問題不在步調,而在人們還是和小時候一樣愛跟同學比較然後比了就焦慮,卻不願靜下來想清楚自己的價值。」(2013-03-20)
    • 「年節家庭聚會恐懼症發作。我真的覺得,長輩們多鼓勵晚輩分享他們的生活並多一點接納就好了,不要一直問惹人厭的侵犯隱私考古題或給一些沒幫助的空泛建議。長輩們平常問的說得也夠多了,就這一次有耳無嘴,多傾聽吧。」(2013-02-02)
    • 「每次看到小店的經營者積極反駁每一個在網路上找得到的負評,我都會很想跟他們說:以開放與接納的胸襟面對批評就好了。你如果真有本事讓每個人都轉變態度,全世界的人早就信同一個宗教了,而那個宗教的領袖就是你。」(2012-11-09)

    人己之間的關係

    • 「我不喜歡太在意公平性的人。以前在大學選修課評量方式較開放,我都要那些會來爭辯分數的學生不要選修。必修課不能選學生,就以選擇題評量。青春有限,我要把時間儘量用於知識分享與交流。應付公平妄想太浪費時間了。」(2013-07-24)
    • 「如果你被認為擁有專業與權威,即使某些狀況不是你的責任,你也要和緩應對。直接拒絕或排除,只會招致強烈的情緒反彈。有時候,只要多一點同理就可以減少雙方的麻煩。這是九年前我從很慘痛的親身經驗中學到的教訓。」(2013-05-24)
    •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時候若到,由神來報。不要一天到晚到處訴說挫折與怨恨,你的朋友又不是你的神。」(2013-05-22)
    • 「試圖藉由批評不關心你的人贏取他們的關心,只會讓你更得不到他們的關心。這不是說你不可以用製造罪惡感的方式爭取認同。而是一旦你想說服的對象感到受冒犯,這招就失效了。」(2013-05-06)
    • 「代溝,一言蔽之:老傢伙無心,小傢伙無力。老傢伙自以為什麼都懂了就不願嘗試理解小傢伙必須生存的新世界,小傢伙欠缺同理年長許多的老傢伙的心理所需的角色取替能力。只要老傢伙用心,小傢伙努力,還是跨得過去的。」(2013-01-11)
    • 「人才運用智慧創造自己的價值,庸才依賴人才認識自己的價值,奴才任由庸才決定自己的價值。」(2013-01-01)
    • 「冷漠求自保的心態未必利己。你犧牲自己的青春歲月順從組織,等到終於來到覺得出頭的階段,卻發現自己早已習得無助。對世界感到陌生,也無法自由面對。」(2012-12-21)
    • 「如果你懂得操作,《道德經》非常實用。例如『聖人執左契,而不責於人』之所以有效,是因為『可責而不責』這個精彩的表演定錨在旁觀者心中影響他們對另一方的評價,對方自然會受到社會壓力的影響而改變態度或行為。」(2012-12-06)
    • 「教學這事很容易受到自我應驗預言影響。你如果相信學生很厲害,就會積極以他們為中心設計更適性的教學方式並提供更多正面回饋。到最後他們多半會因此變得很厲害。反之,若你相信學生很混,最後你就會教出很混的學生。」(2012-12-01)
    • 「大部分的人從小就進入從正規教育到穩定工作到退休養老的軌道。少數人在人生的某個階段會被意外撞離軌道,然後再也回不去了。死腦筋一直想回去,只會抑鬱而終。不如接受獨特的人生狀態,設法把獨特的視野轉換為價值。」(2012-11-30)

    延伸閱讀:跨世代溝通溝通的法則怨社交你我他觀群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