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tegory Archives 觀光
  • 高雄市如何追求國際友善?

    4 月 3 日的公視晚間新聞有一則報導是「追求國際友善城市 高市待努力」。報導中訪問在地的外國人,發現他們眼中的高雄既不國際也不友善。我看了這則新聞,十分難過。因為報導中提到兩大問題,都是我這個在地的高雄人長期關心的問題。政府只要有同理心,這些問題其實是很容易可以避免的。

    第一,路標配置、拼音及英譯的問題。報導中提到,外國人抱怨路標與地圖上的街路及機構名稱的拼音與英譯常有錯誤,許多路標的空間配置也不恰當。這不用等到外國人告訴我們,任何本地人只要細心觀察,一樣可以發現這些問題。會有這麼多錯誤,代表政府不僅做事不仔細,更欠缺同理心。對於高雄路標配置、拼音及英譯的問題,我早就作過不少觀察與評論:

    第二,髒亂與違規的問題。報導中提到,外國人抱怨「三成以上的計程車都有檳榔味」、「騎樓堆滿雜物,迫使行人必須走到馬路上」是「有法律但不執行」的生活方式。對於高雄髒亂與違規的問題,我同樣也早就作過不少觀察與評論:

    高雄市到底要如何成為一個高水準的國際都市?不用等到外國人來告訴我們,很多事我們早就應該知道、也早就應該開始改變了。我今年年初寫過一篇文章:

    在文章中,針對高雄人應該作些什麼改變,我已指出非常明確的方向:

    高雄人需要多一點自信,不是那種帶著傲慢的自信,而是為自己的與眾不同感到喜悅與驕傲的自信。高雄人需要讓自己的生活變得更精緻,不是懂得辨識各種名牌那種表象的精緻,而是從根基做起,讓每一位高雄人都成為有同理心且遵守法律的一流公民。高雄人也需要試著開始紀錄高雄人眼中的高雄與世界,讓高雄人的聲音能夠被全台灣、全世界聽見。

    高雄人更需要開始為這個城市的發展多投入一分心力,不用瘋狂爆料也不須粗魯漫罵,只要問自己和身邊的親友:我們心目中理想的高雄是什麼樣子的?為了實現理想,我們可以做些什麼?我們如何說服身邊的人一齊改變?我們如何讓高雄更乾淨整齊?我們如何讓高雄更有秩序與內涵?我們如何讓每一位高雄人都有更安全舒適的生活?我們如何讓高雄的下一代健康快樂地成長?

    年底高雄市長即將改選。讓我感到遺憾的是,目前表態參選高雄市長的人,沒有一位有這樣的視野,也沒有一位比我觀察得更深入。至於議會,那就更不用說了;高雄市議員向來就沒有足夠的文化素養與國際視野。讓我更遺憾的是,有意參選者現在就已經到處設看板和發文宣品了,還上網裝模作樣弄個部落格。到年底還得了?整個城市又要淪陷在粗糙又原始的選舉文化中之了。

    高雄人真的要徹底反省,用全新的思考方式來看待年底的選舉。讓我們團結起來,擺脫政黨的包袱,選出真正能帶領高雄市成為高水準國際都市的人。

    你或許想問我:「你為什麼不出來選?」參選市長要繳兩百萬元的保證金,我不可能繳得起。參選市議員保證金二十萬,我還勉強可以負擔。如果參選市議員,有足夠多的人認同我的想法嗎?有足夠多的人願意幫忙拉票嗎?嗯,我很嚴肅地問,不是開玩笑。

    延伸閱讀:高雄人的蛻變



  • 痰與檳榔汁的一中各表

    3 月 17 日,我在「難道台灣不髒嗎」這篇文章裡,附了一張高雄市七賢路與民族路口北側中央分隔島上的垃圾照片。3 月 22 日,再經過這個我每天必經的路口,發現路口南北側的安全島上都出現一個告示牌,上面寫著:「親愛的市民,您好。請勿亂丟瓶罐、垃圾,共維環境整潔。最高處罰新台幣 6000 元。高雄市政府提醒您。」

    昨天上午經過時,注意到旁邊還架了攝影機,中午經過時就沒看到了。不曉得是收起來了,還是被偷了。今天上午再經過時,連牌子都不見了。

    難道台灣不髒嗎」上線後不久,在 Yahoo! 奇摩搜尋「中村」,Taiwan 2.0 網站就已經排在搜尋結果的第二位。高雄市政府相關單位的員工,或許因此讀到了這篇文章。當然,也可能純屬巧合,我們同時注意到這個路口有許多垃圾。無論如何,市政府重視環境整潔的問題,總是值得肯定。我還要強調,髒亂不是只在這一個路口。幾乎所有的路口,都有類似的情況。

    今天我也想再講一件事:在車流量比較大、紅燈時間比較長的路口,例如,小港機場和市區之間的中山路,接近停止線的慢車道路面,都早已被檳榔汁染成暗紅色的了。記得我為了拍「『高鐵左營站』拼音奇景」中的照片時,曾經在那段中山路的幾個路口徒步來回走過幾趟。那段路根本沒有人行道,當時很難找到地方站著拍路標。我都是走到快慢車道間的分隔島上去,也因此注意到那段檳榔汁彩繪路面。

    那段路行人很少,一般人除非經常騎車往返該路段,大概不太有機會注意到高雄市竟有這麼髒的路面。上回拍完路標後,因為吸了太多廢氣覺得身體不適(講到這裡,突然想起中村夫婦的抱怨……),匆匆逃離現場,就沒機會拍路面。今天我特地回到民族路和中安路口(就是前一陣子新聞報導過天降蜜蜂排泄物那一帶),拍了幾張照片。

    下圖是快車道上的檳榔汁,等紅燈時搖下車窗拍的。顯然只有我搖下車窗是為了拍照,大部分的人都是搖下車窗吐檳榔汁:

    Betel Nut Spit Stains

    下圖是慢車道上的檳榔汁,我停好車後走下來拍的。慢車道的路面新鋪了柏油,所以檳榔汁彩繪的路面主要集中在機車待轉區和行人穿越道:

    Betel Nut Spit Stains

    昨天,看到七賢路與民族路口號那面警告不要亂丟垃圾的告示牌,也讓我覺得,台灣的文明如果沒有衰敗,也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停滯不前了。台灣人不是很了不起嗎?怎麼到了二十一世紀,政府還得到處立牌子警告大眾不要亂丟垃圾?

    北京「精神文明辦公室」的一項市民調查顯示:隨地吐痰、亂扔垃圾和寵物隨地便溺是目前北京市民的三大陋習。北京為了辦好奧運,正努力讓市民進入現代文明。看看我們台灣,台灣人溜狗不清狗大便,走到哪垃圾扔到哪,跟中國唯一不一樣的地方就是隨地吐痰的少,吐檳榔汁的多。看起來,台灣還真的是中國的一部分呢!至於吐到地上的東西不一樣,就算「一個中國,各自表述」吧!

    延伸閱讀:難道台灣不髒嗎文明衰敗的台灣



  • 難道台灣不髒嗎?

    埔里鎮第一對也是唯一簽約的日本國籍長住村民中村伸大夫婦,因為「來埔里長住,有被騙的感覺」,「埔里到處有摩托車跑來跑去,路邊有狗屎可能散發霉菌,我住的房子溼氣重,又沒有烘衣機可用,我快要得肺炎了」,決定中止長住計畫。 面對批評,有部分埔里人無法接受,甚至出言痛罵中村夫婦不厚道。

    中村夫婦對台灣的批評或許重了些,諸如「埔里不適人居」的說法也有些言過其實。即使如此,中村夫婦的批評也並非全無事實依據。台灣真的那麼完美,完美到如果有外國人批評台灣,都是因為「文化差異」、「不了解台灣風土民情」?這樣吧,我就用陳總統的語氣問:「台灣不髒嗎?台灣不髒嗎?難道台灣不髒嗎?」

    告訴我,你在台灣的哪一個城鎮,不會看到汽機車到處亂停?你在台灣哪一個城鎮走在路上不會看到地上有狗屎、檳榔汁、菸蒂、垃圾、飲料瓶罐?如果你住在大城市裡,請你走到各個十字路口的汽機車停止線附近看一看。安全島上一定堆滿垃圾,地面上一定是一灘灘紅紅的檳榔汁。下圖是高雄市七賢路與民族路口北側中央分隔島上的垃圾,拍攝時間是今天下午 5:00。

    Kaohsiung Trash

    如果今天中村夫婦批評台灣人都不會說日語,所以不適人居,那當然是中村夫婦不對。問題是,中村夫婦批評的是可以改善的環境問題。我們有沒有能力把台灣變得更有整潔?當然有。但我們有沒有做到?抱歉,並沒有。那麼,就像一個家裡有熱水有肥皂明明可以每天洗澡可是硬是要一個月才洗一次澡的人被人嫌臭一樣,我們有什麼理由生氣?埔里鎮長馬文君又有什麼理由覺得公所尊嚴受辱?

    很多人不覺得台灣有中村夫婦說得那麼髒亂,那是因為我們已經習慣了(habituated),不代表台灣真的是乾淨的。就像一個小學生背十公斤的書包,背久了就習慣了,不再覺得像剛開始背的時候那麼重。但是,小學生背十公斤重的書包,不對的事就是不對,不會因為背久了不覺得重就變成對的。當局者迷,旁觀者清。中村夫婦注意到我們因為太習慣而逐漸忽略的問題,我們應該感謝中村夫婦的直言才對。

    為什麼我們在面對批評的時候,不再有「有則改之,無則加勉」的謙卑態度?為什麼我們在面對批評的時候,只因為覺得被冒犯就連批評中的事實部分都拒絕接受?台灣這幾年最大的問題,就是人們失去了反省的能力。每個人都覺得自己是對的,別人是錯的。如果自己被批評,一定是別人誤解,而不是自己有錯。台灣人拒絕成長,環境就會一直髒亂下去,社會與文化也會一直粗俗下去。

    希望這次因為中村夫婦的批評引起的反應,能喚醒台灣人失落已久的反省能力。馬鎮長也好,其他城鎮的首長也好,一般百姓也好,如果真的覺得尊嚴受辱,就應該坦然面對台灣的髒亂問題。台灣人應該深切反省,下定決心,把台灣搞得跟日本一樣整潔,甚至,超過日本的標準。只要有心,我們絕對做得到。

    延伸閱讀:以開放與接納的胸襟面對批評我們需要怎樣的高雄二十年之後不會排隊全民違規的國家



  • 小港機場拼音奇景(下)

    (前情提要)上個月的某一天,我到小港國際機場接機。等候的時間,環顧四方,發現國際線的入境大廳有兩張很大的地圖:「機場鄰近街道圖」與「機場聯外交通圖」。地圖上除了中文,還有拼音。出於好奇,我拿出數位相機,想把兩張地圖上拼錯的部分拍下來。拍著拍著就發現的錯誤多到我按快門按到手軟,拍照拍到相機發燙。我挑出一些比較顯著的錯誤,分兩次在此展示。本文是第二部分,第一部分請見小港機場拼音奇景(上)

    八德一路

    「八德」不論用通用或漢語拼音,都應拼為 Bade。地圖中的 Pade,在通用拼音拼出的六合、七賢與建國路中間,顯得格外突兀。

    也請注意 Road 後面畫蛇添足的縮寫點號。這在圖上的每一個 Road 後面都出現,當然也包括接下來的幾張圖。

    八德一路

    高鳳路

    「高鳳」被拼成了 Gunfong,而不是通用拼音的 Gaofong 或漢語拼音的 Gaofeng。這個奇怪的拼法讓我想到,這兩張地圖上的拼音是不是請來自越南或泰國的勞工朋友拼的,因為跟前一篇提到的鳳山 Frongshan 一樣,實在不是國台語中的發音。

    高鳳路

    過埤路

    「過埤」被拼成了 Guabei,而不是通用或漢語拼音的 Guopi。「埤」有人念 pi 有人念 bei,這部分或許不算大錯。但把「過」拼成 gua,就真的太離譜了。

    過埤路

    海汕路

    「海汕」,不論依用通用或漢語拼音,都應拼成 Haishan,而不是圖上的 Haisan。

    海汕路

    和平一路

    「和平」應該以詞為單位拼寫,只有詞首大寫,拼為 Heping,而不是圖上的 HePing。

    和平一路

    瑞隆路

    「瑞隆」,通用拼音 Rueilong,漢語拼音 Ruilong。圖上的 Rueilung,看起來像是通用拼音和韋氏拼音的混合體……

    瑞隆路

    學府路

    「學」,通用拼音 syue,漢語拼音 xue。圖上的 shiue,是注音第二式的拼法。

    學府路

    中華四路

    「中華」,通用拼音 Jhonghua,漢語拼音 Zhonghua。圖上顯然是依通用拼音拼的,但是只拼了 Jhong,hua 不見了。

    中華四路

    中山高速公路

    「中山」,通用拼音 Jhongshan,漢語拼音拼為 Zhongshan。圖上的 Thongshan,根本不是國台語的發音。

    中山高速公路



  • 小港機場拼音奇景(上)

    上個月的某一天,我到小港國際機場接機。等候的時間,環顧四方,發現國際線的入境大廳有兩張很大的地圖:「機場鄰近街道圖」與「機場聯外交通圖」。地圖上除了中文,還有拼音。根據我對本地拼音使用方式的長期觀察,我連看都不用看,就知道這兩張地圖的拼音不可能完全正確。

    出於好奇,我還是拿出數位相機,想把兩張地圖上拼錯的部分拍下來。原本我想,既然是國際機場的國際線入境大廳,就算有拼錯的地方,也不至於太多。沒想到,後來發現的錯誤多到我按快門按到手軟,拍照拍到相機發燙。兩張地圖的範圍類似,而大部分的錯誤也都是在兩張地圖上同時出現的。我挑出一些比較顯著的錯誤,分兩次在此展示。本文是第一部分,第二部分請見小港機場拼音奇景(下)

    台灣人做事情真的很不仔細,非常欠缺把小事做好的精神。如果連幾個字母都搞不定,還有什麼本事談「正名」?如果連小事都做不好,還能做什麼大事?

    大寮鄉

    「大寮」,不論依通用或漢語拼音,都應該拼成 Daliao 而非 Taliao。而「鄉」,應譯為英文 Township。就算要用通用拼音直譯,也應該是 Siang 而不是 Hsiang。

    大寮鄉

    大林埔

    就連相鄰的兩個「大林埔」都能有不一致的拼法。一個拼成通用或漢語拼音的 Dalinpu,另一個則拼成韋氏拼音的 Talinpu。另外,注意 plant 詞首應大寫而未大寫。

    大林埔

    壽山動物園

    「壽山動物園」正確的拼法應該是 Shou Shan Zoo,而這個地圖上竟然拼成一個詞:Shoushanzoo!

    壽山動物園

    鳳山車站

    「鳳山」依通用拼音,應拼為 Fongshan,而地圖上拼成 Frongshan。地圖上的 Railway 與 Station 間,也未以空白隔開。

    鳳山車站

    高雄市政府

    市政府所在的建築應譯為 City Hall,而不是 Municipal Government。

    高雄市政府

    紅毛港

    「紅毛」,不論依通用或漢語拼音,都應譯為 Hongmao 而非地圖上的 Hungmau。另外,「紅毛港」譯為 Hongmao Harbor 似乎比 Hongmao Port 適合。

    紅毛港

    凱旋路與布魯樂谷

    注意到那個倒反的 Kaisyuan Road 了嗎?注意到那個 Road 被畫蛇添足地加了一個縮寫的點號嗎?還有,「布魯樂谷」,Blue Lagoon Water Park 被拼成一個詞:Bluelagoonwaterpark!

    凱旋路與布魯樂谷

    勞工公園

    「勞工公園」竟然沒有拼音和英譯。我們的勞工朋友也一樣需要國際化,不是嗎?

    勞工公園

    旗津海岸公園

    「旗津海岸公園」應拼為 Cijin Seashore Park。在圖中,「旗津」的拼音並未連寫成詞。更離譜的是那個 Seahore Park!

    旗津海岸公園

    三鳳宮

    「三鳳」,依通用拼音,拼成 Sanfong,圖上倒是拼對了。不過,又把 Sanfong Temple 拼成了一個詞:Sanfongtemple!

    三鳳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