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tegory Archives 政治
  • 從來沒有奇蹟

    高雄大爆炸的第二天,我想起所謂的經濟奇蹟。十大建設就有三項在高雄:造船、煉鋼,以及這次釀災的石化。威權時期,台灣的經濟發展抄了太多捷徑。就像高雄市區那些沒有人搞得清楚哪些公司在哪幾年在哪條路埋設了運送哪種物質的管線。

    View From THSR Window

    從來沒有真正的經濟奇蹟。快速發展的背後一定會有代價。過去幾十年,台灣一直在還債:從環境保護、生態保育、職業傷害、工業安全、歷史文化、社會結構到心理健康的債。可能再過幾十年都還不完。

    十年前的電視影集《怪醫豪斯(House)》第一季第六集,豪斯與柯蒂有這麼一段對話。豪斯又想跳過一切規範、甚至藉著偽造文書來讓病人接受他認為需要的手術。柯蒂反對。她回應:「我們有這些規範是有理由的。」

    是的,這個世界上有些規範真是天殺的愚蠢。但當一個社會足夠自由開放,且有健康的民主政治,由下往上的力量匯聚起來還是勝過一個大有為的威權政府。

    我又想起從國會全面改選到總統直選到政黨輪替再到政黨再次輪替的所謂政治奇蹟。表面上,台灣平和快速地從威權過渡到民主,沒有革命與政變。但在民主的形式之下,我們選出的總統與立委、市長與議員,一個個都成了笑話。

    我們需要更健康的民主,而不是走威權的老路。我在看完賈樟柯編劇、導演的中國電影《天注定》之後就說過:「中國的發展太快速,快到傳統凝聚自我與社會的價值觀跟不上。像是一個人被火箭往前推,猛烈的力道扭斷了頸子。身體還在往前衝,頭卻掉了下來。」

    回到高雄。前鎮區這幾年多了些現代都市風貌的點綴:夢時代、IKEA、貝拉莫里、一品花園、高雄展覽館、中鋼大樓、軟體科技園區、亞州新灣區,諸如此類。但那些就只是點綴。外人到前鎮只會去這些光鮮亮麗的地方,不會進工廠與舊聚落。久了就忘了前鎮的工業區本質。

    金耀基在一九七八年的《從傳統到現代》提到台灣生猛淋漓的現代化缺乏人文價值的爬梳導引,以致缺乏歷史的立體感。高雄這些年的現代化又何嘗不是如此?

    我們把這座城市打扮得光鮮亮麗,想讓它看起來像是現代的大都市。但在這個快速變漂亮的過程中,我們可曾認真思考過這個城市的本質是什麼?獨特性又在哪裡?如果我們連自家門口大馬路下埋了什麼管線都不知道,我們又如何能說我們了解自己居住的城市?

    人在受傷或大病一場之後都會重新檢視自己的人生。大爆炸傷了高雄與高雄人,我們無論如何一定要找出意外的原因。但是我們更需要重新認識高雄。當我們能連結過去與現在,才看得到未來。那會是我們走出傷痛的力量,以及繼續向前的方向。

    延伸閱讀:高雄產業轉型的方向高雄大爆炸的省思意外事件的原因與層次尋找台灣的價值留白



  • 憤怒背後的社會脈絡

    台灣人民一直有很多憤怒。憤怒的不是只有年輕人,也有中年人。人們領著不能反映自己付出程度的低薪,緊抓著沒有成就感但需要它來養家活口的工作,掙扎著尋找能夠發揮能力的舞台卻不可得。有些人原已習得無助,又被這陣子年輕人佔領立法院與行政院的衝撞喚起了希望。

    National Flag of Taiwan

    抗爭的訴求、論述與手段或有爭議,違法的行為當然也必須處理。但當政府派出鎮暴警察以強硬的方式驅離闖入行政院的年輕人,一切都無關宏旨了。我們清楚地看到,政府高層完全沒有感受到早已瀰漫於社會各階層的挫折、挫折引發的憤怒、以及無法脫離困境的無助。

    學過人因工程的人都知道,每一個意外事件的原因都可以分為兩層。顯性(active)錯誤:直接觸發意外的人事物。潛伏(latent)錯誤:事件脈絡中存在已久的設計、管理、組織與文化問題。人們容易注意到顯性錯誤,卻也容易忽略更重要的事實:因為存在著一系列的潛伏錯誤,顯性錯誤才可能引發意外事件。

    這一陣子的衝撞,表面上是一群年輕人的抗爭。但隨著事件的展開,如果你願意不帶偏見地仔細觀察,你會發現有太多問題是早已存在於這個社會與政府之中的。政府未能積極促進台灣產業升級,未能促進高等教育的自由與創新,未能為人們的生活帶來希望。

    人們對政府如此絕望,卻有越來越多人希望能夠當公務員。不是他們對這個國家還有什麼期望,而是那是他們唯一能找到的穩定工作。不要怪人民沒有競爭力。李安都得到了美國才能發光發熱實現夢想。創造力的實踐需要一個支持創造的環境,而台灣沒有那樣的環境。這個國家面臨的問題還不夠明顯嗎?

    在很多產業,都有越來越多台灣的專家被中國公司以高薪挖角。我的朋友一個接著一個到中國企業工作了。他們不愛台灣嗎?當然愛,跟你我一樣愛。但是台灣沒有給他們機會。人的青春是有限的,他們已經在台灣從非常年輕等到不太年輕了,不可能等你一輩子。

    年輕人是這個國家的希望,但政府高層真的不懂他們。面對吃軟不吃硬、聰明敏感又容易溝通的這一代,你派鎮暴警察對付他們?你知道大學課堂上老師的話如果稍微有點敵意,台下都會用更強的力道嗆回來了。你用最粗暴強硬的方式,想過反彈的力道會有多大嗎?原本只有年輕人,現在全民都要加入。原本只要改革,現在喚起一場革命。

    台灣人經歷過解嚴與兩次政黨輪替之後日子還過得這麼辛苦,就是因為政府高層缺乏能力、視野與同理心。這幾天聽馬總統、江院長及相關部會首長發言,沒一個搞得清楚狀況。別再總是怪別人,你們就是問題的根源。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