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tegory Archives 政策
  • 從宏達電的困境看台灣的未來

    宏達電董事長王雪紅日前發信給全體員工說公司必須改變。內容非常絕望,因為唯一的重點就是降低成本。宏達電的困境以及面對困境的反應,正好反映了瀰漫在台灣企業間「不創造價值,只降低成本」的退縮思惟。

    2013 HTC One

    而且已經退縮到有點病態的程度了。這幾年從政府到法人到企業,大家都不敢談創造價值,只敢談加值。即使只談加值,語境往往也非常負面:我們花了這麼多錢開發這麼多技術,卻不知它們有什麼用途,怎麼辦怎麼辦?

    很多有這種退縮思惟的人也注意到了使用者經驗設計,但他們仍然只把使用者經驗當成加值的手段。他們想為那些從來不知道有什麼用的技術與產品加值,卻從來沒有搞清楚:使用者經驗本身就是價值之所在。

    最近政府宣布的生產力 4.0 也展現退縮症狀。表面上看起來是要連結德國的工業 4.0,實際上卻沒有足夠的深度。行政院副院長張善政說要「提升台灣製造業智慧化及加值空間,擺脫薄利的困境」。你看又是加值。

    台灣已經退無可退了不是嗎?我們的企業為了穩定的獲利不敢承擔探索市場創造價值的風險,到最後只能降低成本求生存。而我們的人民為了穩定的工作不敢承擔適應世界持續成長的風險,到最後也只能忍受低薪求生存。

    回到宏達電。行銷做得不好是事實。根本的原因還是企業缺乏獨特且能夠與消費者內心的深層連結的價值主張。沒有精準的價值主張引導,行銷與設計都不會做得好。行銷只會華麗而無焦點,產品只是技術的拼湊。整體小於部分的總和。

    是的,台灣擁有很多很厲害的技術,而且個別來看都不會輸給別人。但我們不知道如何將這些技術建構成可以解決真正重要問題的產品與服務。只會每天盯著這些技術想著怎麼加值,或是期待可以很輕鬆找到重要的問題。

    你看台灣各種創新趨勢的研討會一場接一場,也都不斷有產官學界參與。但是不論這些研討會是免費的或是收了天價的費用,台下的聽眾永遠都有 99% 不動腦也沒有想像力,永遠只會問「請你告訴我應該要做什麼產品。」

    不只宏達電必須改變,整個台灣都要改變。改變的方向當然不是繼續降低成本,而是跳出舊思惟與習慣的框架,尋找創造價值的機會。這些機會通常會出現在最尋常也最細緻的生活體驗裡,趨勢往往也就在生活的變與不變之間。

    真心盼望宏達電能平安度過此次危機。世界並不完美,只要用心,一定能找到更能滿足需求與連結深層價值的機會。那會是新的價值主張,也會是重新站起來的重心所在。更希望台灣的教育、社會與產業都能突破多年的停滯。而且不只是跟上世界的改變,更要改變世界。

    延伸閱讀



  • 從解決問題到發現問題

    台灣產業代工起家,核心能力是解決問題。從以前到現在,人家隨便丟個問題我們都有能力解得出來解很好。然而做品牌與創新要自己發現問題,而這也讓我們面臨困境。因為我們只被教導解決問題,沒有學過如何發現問題。

    Rainy Night

    我們在學校裡學習各種方法,然後學習區辨什麼問題要用什麼方法解決。通常到這裡就停了下來。我們解的問題都是從文獻找來的,或是被老師指派的。至於該如何從現象中發現重要的研究問題,很少被認真訓練。

    企業也一樣。員工被期待解決主管指派的問題。如果學校教得不夠,企業會透過教育訓練再教授一些方法,然後期待員工利用這些新方法解決問題。但是什麼樣的問題才是真正值得去解決的?沒有人知道,也沒有人知道如何去發現。

    發現問題非常困難。要做品牌與創新,你不能只有技術,更需要掌握市場。真正重要的問題在市場之中:各種不同的人們目前的生活狀態為何?有哪些機會可以為他們創造價值,讓他們來到更好的實體、生理、心理、社會與文化狀態?

    要找到這些值得解決的大問題,就必須深入研究消費者行為與使用者經驗。是的,市場研究的成本是很高的,風險當然也高。但也唯有如此,才有機會獲得高價值的產出。

    無奈的是,台灣企業很難參透這點。台灣企業創新的困境之一就是迷信方法中心主義。認為只要依流程操作某些創新方法就能有確定的創新產出,就像製造一樣。但如果只是盲目操作方法而缺乏思考,到最後還是垃圾進垃圾出。

    方法中心主義的思惟還反映在「複製成功模式」的心態上。大家都躲在安全的地方等著找方法套公式。看的做的都差不多,讓這個國家顯得很單調。而且這就像你小時候看全班第一名做什麼你就跟著做什麼一樣,最後他還是第一名你還是最後一名。

    大家倒也不是都不知道發現問題的重要,只是低估了難度。於是你會看到很多人覺得讀讀國外的報告就能發現問題,或是覺得訪談幾位專家就能發現問題,或是覺得上網收集資料就能發現問題。總之就是不願投入足夠的資源。貪小便宜,找到的就只會是無關痛癢的小問題。

    我再換個方式問:台灣從政府到法人到企業陷在「投入大量資源研發各種聽起來很炫、看起來很厲害、但實際上沒有解決什麼重要問題的解決方案、然後抱著這些解決方案到處找問題、找到的都是不重要的問題」的循環多久了?

    心態不改,台灣就會這樣一直追自己的尾巴繞圈圈。時間不等人,我們真的該跳出來了。把自己的能力從解決問題往上提升到發現問題的層級,我們才會重新找到方向。不論是國家發展的方向,或是個人成長的方向。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