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tegory Archives 觀心
  • 光陰,2015

    每年的最後一天把一整年的 Facebook 動態時報封面製作成三分鐘影片,也是把一年的體驗濃縮成三分鐘。今年的影片由 339 張照片組成,每張都反映當日的體驗與心境。 我藉著這支影片回顧今年,也展望明年。

    這一年……

    • 來到四十六歲,離五十歲又近了一年。健康成了生活與工作中顯著的關鍵詞。個人生活,包括飲食與運動,都改變許多。工作上也在尋找能協助人們建立更健康的生活習慣的方法。不論是生活與工作,我都學到很多。
    • 持續跨領域。通常都是先成為特定產業的顧問,才開始了解那個產業甚至成為專家。今年參與的紡織、運輸、運動與穿戴科技,都是如此。世界變化太快,你很難等到準備好了才去做什麼。快速理解、學習與反應才能跟上並超前。
    • 持續認識許多新朋友,不論是年輕的,同輩的,或是年長的。新朋友打開我的視野,讓我看到以往未曾看過的世界。老朋友們也持續帶給我成長的線索。對於不喜歡也不擅長社交的我來說,這可能是我最感動也最珍惜的事。

    在一年的最後幾個小時,我們都應該思考:這一年,這世界讓我成為一個怎樣的人?為什麼?這世界因為我而改變了什麼?為什麼?試著回答,你才能為你的明年以及你在明年的繼續存在找到意義。

    延伸閱讀



  • 大叔自拍(一):讓自拍像側拍

    中年男性可能是最不喜歡自拍的族群。我們之中的大部分既沒有美貌又沒有身材,想拍也不知從何拍起。我厚著臉皮試了一陣,悟出一些道理。大叔們真的應該多多自拍。為什麼?怎麼拍?分享一些近日的練習心得。

    Selfie

    以自拍為鏡,可以觀心。只有經常親身體驗連拍幾十張每張都很難看的感覺,才會意識到原來自己平常看起來多麼猥瑣。相由心生,你真的會開始反省自己。你不需要分享不好看的照片,甚至不需留下。但需要體驗這個過程。

    如果要跟別人分享自拍,你又不是喬治克隆尼,那要拍什麼?我喜歡的玩法是讓自拍看起來像側拍。這需要讓環境脈絡儘量進入畫面,也會需要從不尋常的角度拍攝。不能比姿色,只能比技巧了。

    我所謂的自拍是嚴格定義的自拍。也就臂距內自拍,不利用自拍棒與腳架等輔助工具。你需要非常靈活地往身體各方向轉動打直的手臂,也需要能夠單手握住並操作相機盲拍。如果是手機,要將實體按鍵設為快門鍵。

    基本程序是,抓著啟動的相機,伸直並轉動手臂到某個定點連續盲拍數張。手臂先不收回來,左右或上下略為移動相機,再盲拍數張。若有需要,自己的身體或頭也試著左右轉些角度,再盲拍數張。最後再把相機收回檢視。

    運氣好的話,你會挑到一張堪用的。都不行就再來一次。嘗試個四、五次總會至少有一張堪用的。適當調整水平與裁切後,就可以分享啦。別嫌麻煩。一張成功的自拍之前通常累積了數十張的失敗。

    以下以一些個人的自拍來說明如何把臂距內自拍設計得像側拍,大部分都是不會拍到臉的。有些動作難度較高,你或許需要考慮先暖身。你若想露臉當然好。那就沒有技術難度,主要看臉皮厚度。

    右後

    高雄還是溫暖多了。

    Chih-Hao Tsai(@hao520)張貼的相片 於 張貼

    像游仰式一樣把右手臂「划」到正後方,手肘略彎,再用手腕調整相機角度。

    右斜後下

    到站,下車。

    Chih-Hao Tsai(@hao520)張貼的相片 於 張貼

    右手臂打直,伸向側方與後方中間並略為放低。

    右斜後上

    這個時段的直達車好少。

    Chih-Hao Tsai(@hao520)張貼的相片 於 張貼

    右手臂打直,伸向側方與後方中間並略為舉高。

    左斜後下

    累。

    Chih-Hao Tsai(@hao520)張貼的相片 於 張貼

    左手臂打直,伸向側方與後方中間並略為放低。

    右上

    好吧。今天的台北就是一整個鬱悶,跟地上地下無關。

    Chih-Hao Tsai(@hao520)張貼的相片 於 張貼

    右手臂打直,往側邊伸向右上方。

    正右

    很喜歡晚上的高鐵左營站月台那種「走出車廂,大家都回家了」的感覺。

    Chih-Hao Tsai(@hao520)張貼的相片 於 張貼

    右手臂打直,往側邊平舉。

    正左

    下車的時候看著人潮心想「感覺好像週末喔」。過了許久才意識到,今天就是週末啊。

    Chih-Hao Tsai(@hao520)張貼的相片 於 張貼

    左手臂打直,往側邊平舉。

    左斜前

    入夜後的新竹開始有點涼意。還好風不大。

    Chih-Hao Tsai(@hao520)張貼的相片 於 張貼

    左手臂打直,伸向側方與前方中間。要拍哪個角度的側臉就自己多嘗試囉。

    左斜前上

    移動。

    Chih-Hao Tsai(@hao520)張貼的相片 於 張貼

    左手臂打直,伸向側方與前方中間。你可能要多試幾次不同的頭部角度才會找到最好(看)的角度。

    左斜前下

    難得進星巴克,飲料都不知從何點起了(尤其晚上不敢喝咖啡)。

    Chih-Hao Tsai(@hao520)張貼的相片 於 張貼

    左手臂打直,伸向側方與前方中間並略往下移。如果你手臂沒有太多移動空間的話,就要靠頭部的轉頭調整角度了。

    左下

    左手臂打直,伸向側方並略往下移。同樣地,你可以將頭轉向鏡頭,或是遠離鏡頭。

    正前

    自拍真是挑戰臉皮厚度的活動。

    Chih-Hao Tsai(@hao520)張貼的相片 於 張貼

    左或右手臂打直伸向正前方。如果覺得全都正面太死板,就側個身吧。

    正前上

    左或右手臂打直伸向正前方並略往上移。

    正下

    窺。

    Chih-Hao Tsai(@hao520)張貼的相片 於 張貼

    這張的脈絡是這樣的。貓跳上桌,我就抓了相機伸到桌下從兩桌空隙拍上來。



  • 既是續集,亦是重拍:星際大戰七部曲《原力覺醒》

    星際大戰七部曲《原力覺醒》十二月十七日上映。這可能是有史以來受到最多人期待的續集電影。我當天看過後的感覺是,它不只滿足了高度的期待,甚至帶來新的驚喜。就快速聊聊觀影的體驗吧。無劇透。

    The Force Awakens (2015)

    首先你必須了解,這不只是一部電影,更不只是一部續集電影。1977-1983 年的《星際大戰》三部曲不只早已是流行文化密不可分的一部分,更是跟著電影成長的我們這一代的人生的信念、價值、情感與回憶的一部分。

    這就是為什麼兩個月前初次看到預告之後我會寫下這段感想:「銀幕上的韓索羅和莉亞從青年變成了爺奶,銀幕前的我們從少年變成了大叔。《星際大戰》不是一部電影,而是我們的人生。那些信念與價值會一直跟著我們,從過去、現在到未來。」

    回到《原力覺醒》。它不只是 1983 年六部曲《絕地大反攻》的續集,亦是 1977 年四部曲《曙光乍現》的重拍。很多朋友覺得看到很多向經典致敬的橋段,但其實不只如此。整部電影在脈絡與結構上和《曙光乍現》幾乎完全一致。

    這是個有點保守的作法,我必須說。但考慮觀眾對這系列電影的情感與回憶,考慮 1999-2005 不算太成功的前傳三部曲,我倒是歡迎這樣的怕再搞砸了的謹慎。而且細想,同時是續集與重拍,企圖心是很強的。

    經典電影的續集總是特別難拍。例如 1968 年的《浩劫餘生》經歷無數續集與重拍,到去年《猩球崛起 2:黎明的進擊》才成功重現原版精神。《原力覺醒》之於 1977-1983 的《星際大戰》三部曲也類似,而且難度更高。

    總之,在 1983 年的《絕地大反攻》三十二年之後,再度回到那個古老遙遠的銀河系。這是兩個世界從少年到白頭的重逢。這部電影成功地連結了電影劇情與角色的、以及觀眾情緒與記憶的過去與現在,同時展開了新的未來。

    如果你不覺得《星際大戰》是你人生的一部分,對這系列電影不熟悉,沒有完整看過,甚至一部都沒看過,怎麼辦?沒問題,我相信你還是會愛上這部電影。就像當年《曙光乍現》把我們帶進《星際大戰》的世界一樣。

    話又說回來,雖然你的確可以把《原力覺醒》當成獨立的電影來欣賞,能夠熟悉 1977-1983 的四到六部曲還是會讓你更能享受觀影樂趣。如果想做功課但沒太多時間,至少先複習 1977 年的《曙光乍現》再進電影院。

    願原力與你同在。



  • 小確幸現象透露的潛在需求

    台灣人只要有機會做一件或遇到一件能夠偏離鬱悶的生活常軌一點點的事,就能釋放相當強的正面情緒。或許可說是小確幸。這現象其實透露了重要的潛在需求:我們需要學習過生活並建立自己的生活風格。

    Scooters

    我們之中的大部分都過著相當規律卻未必快樂的生活。一生之中、以及一天之中最精華的時間,都獻給了不見得帶來成就感但為了養家活口不得不做的工作。不工作的時候也沒有太多休閒。很多時候,覺得休息時間都不夠了。

    人們不是沒有動機改變,只是經常被「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思惟困住。覺得改變太難,覺得一定要在某些條件被滿足以後才願意放膽做一些嘗試。到最後,就是覺得什麼都不能做,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人生一天天流逝。

    倒也不是完全不能改變。像蘇迪勒颱風過後的歪腰郵筒畫面在社群網站散布後,就會觸發一些微幅的行為改變:花一些時間去看這兩個郵筒。並不是這兩個郵筒有多可愛,而是做這件事的過程中讓人們體驗到難得的生活樂趣。

    這些小確幸有點像訊息性從眾(informative conformity):想要過生活卻不知道怎麼過,那就參考別人的過生活的方法吧。每一個人都想參考別人過生活的方法,到最後大家都在做一樣的事。

    但是每個人的性格、智慧、喜好、成長背景、家庭組成、生活型態、居住環境都不相同,最適合的生活方式也必定是因人而異的。只是台灣人從小被教導不要跟別人不一樣,讓人們更不容易找到屬於自己的生活風格。

    懂得生活跟收入或工作無關,跟發現與解決問題的能力比較有關。就像我在〈旅行的意義〉提到的那位在街角賣早點的女士,抓到空檔就會跟坐在一旁板凳上的兒子專注地共讀繪本。生活就是這樣,有沒有品質取決於有沒有心。

    不是每個人都有靈活的頭腦,大部分的人還是需要協助。如果我們開發的產品與服務不只滿足外顯的需求,還能夠讓使用者更有能力探索自己的生活方式,並在探索過程中重新發現自己,就能啟動更重要也更深遠的行為改變。

    台灣人需要學習過生活並建立自己的生活風格。台灣的設計,不論是產品、服務或政策,都應該圍繞在這個核心需求上。先在既有結構中儘量提升個體生活品質,再讓生活動能由下往上推動社會與產業結構的轉變。

    什麼樣的文化就會出現什麼樣的產業。當大部分的台灣人都能過生活,而不只是過日子,台灣的產業才會在更多與消費者共創價值的過程中逐漸升級,由代工轉型為設計,由製造轉型為服務。沒有生活,就不會有這一切。

    延伸閱讀



  • 公路車日記:一輛自行車啟動行為改變的連鎖反應

    今年六月買了人生第一輛公路自行車之後,只要找到兩三小時的空檔就去騎車。雖然單趟還不超過五十公里,一個月來也累積了將近五百公里。我對騎乘體驗的喜愛遠超出預期,行為也產生許多改變。來聊聊第一個月的心得。

    GIANT Defy Advanced 2

    非關運動

    騎公路車當然有運動效果,而且有一定的強度。但是對我來說運動只是副產品。也就是說,就在享受騎乘的過程中,運動就自然發生了。我從來沒有為運動而運動的意志力,這輛車卻讓我的運動量非常顯著地增加。

    行為改變

    夏天很熱,騎車最好的時段是清晨。夜騎亦可,但比較危險。為了騎車,不知不覺間習慣了早起。如果是能騎車的日子,五點之前免鬧鐘自動起床。很像小朋友期待遠足。看氣象預報、打氣、著裝,天一亮就上路。

    如果某天有時間騎車但天候不佳無法出門,或是天氣好但沒有空檔騎車,我就會在家裡踩滑步機。這是另一個改變。倒不是多愛運動(家裡這台滑步機原本已經愈來愈少用了),而是擔心幾天都沒動的話下次騎車可能會騎不動。

    行為分析

    正強化(positive reinforcement):在路上時,即時強化這一秒的行為的,是下一秒的體驗。當然會有一些期待,但真實的體驗永遠不是完全能預期的。這些意外的驚喜成強化物,驅動我繼續騎下去。

    負強化(negative reinforcement):某些不是那麼舒適的體驗反而讓我騎得更快,當然是在安全的前提下。例如氣溫升高,或是車流量變大。這些體驗的移除就是負強化,驅動我增加運動程度與速度。

    後設認知

    有些改變在騎乘體驗之中自然發生,但你未必總是意識得到它。例如當距離、坡度、路況、天候等影響騎乘難度的因素出現時,就比較能覺察到自己身體的狀況。換句話說,騎公路車也是一個重新認識自己身體的機會。

    再往上一個層次,從人、車、路三者的互動中,你不只會體驗到自己的身體與心理,更會體驗到自己與這個世界的關係:不論是當下的你與當下這個世界,或是騎車上路之前之後的你與騎車上路之前之後的那個世界。

    路上觀察

    騎自行車上路也提供了一個獨特的觀察視角:比汽車近,比機車慢。例如清晨的高雄只要稍微來到郊區,沿途都是上班機車潮與工業區,空氣不是特別好。很多人每天工作與生活都得經歷這一切。市政府應該要更積極促成改變。

    還有一次停紅燈,一位女士騎機車載兩個小孩停在旁邊。女士的婆婆(看態度大概是)從後方喊著「你聾了?叫你載我沒聽到?」追上來,想爬上機車但沒有成功。不確定晚上她們會不會大吵一架。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