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tegory Archives 觀心
  • 公路車日記:下淡水溪鐵橋

    清明連假最後一天起了個大早,跟幾位車友從捷安特高雄二聖店騎到屏東的下淡水溪鐵橋。非常輕鬆的路線,全程來回僅 34 公里。小折都騎得到。

    Old Railway Bridge

    上午八時,六位車友與兩位二聖店的同仁準時出發。九時抵達位於屏東縣高屏溪畔的下淡水溪(高屏溪舊稱)鐵橋下。路線很簡單,從高雄沿台一線往東過高屏大橋再轉進溪畔。

    Old Railway Bridge

    這座有百年歷史的鐵路鐵橋早已停用,經歷幾次颱風也被沖斷。高雄與屏東兩端圍繞著鐵橋遺跡的河岸皆修建為濕地公園。高雄端較廣為人知,屏東端相對冷清一些。

    十多年前第一次來的時候,一片荒煙漫草。僅有一間由廢棄的藍皮普快車廂改裝的咖啡店。基本的服務設施,例如讓遊客可以安全地行走的步道,或是公廁,皆付之闕如。

    Old Railway Bridge

    這些年總算有些改善。現在有個與橋面同高的觀景平台,遊客可步行登階而上。騎自行車來亦可牽車上下。也有公共廁所。唯無障礙設施仍較欠缺,例如沒有電梯供輪椅上下。

    Old Railway Bridge

    來到鐵橋旁的平台,可以沿著鐵橋走一段。牽著自行車亦無問題。

    Old Railway Bridge

    在舊鐵橋上可以遠眺(其實就在旁邊)的台鐵新高屏橋。三不五時就會有火車通過。

    Old Railway Bridge

    平台的另一端是由幾列舊的藍皮普快車廂改建的展覽空間。這是屏東縣文化處委託屏東縣社區大學文教發展協會、屏北社區大學、凌雲國小與屏東縣愛鄉協會等單位將鐵橋火車舊車廂布置成介紹鐵橋歷史、溪畔生態與凌雲國小理念教育等主題的常設展。

    此時就突顯冷門景點的好處。去過高雄端的舊鐵橋的人都知道那裡遊客總是很多。此地人少,走走逛逛,清靜些。拍照也方便,比較不會干擾別人或被別人打擾。

    Old Railway Bridge

    如果在秋天來到此地,會看到高屏溪沿岸從高屏大橋到台鐵高屏溪橋之間的河岸長滿了甜根子草。白茫茫一片非常壯觀、漂亮。

    Old Railway Bridge

    大家在舊鐵橋停留約一小時。上午十時離開,十一時返抵二聖店。今天沒事先報名,臨時決定參加。騎得很愉快。感謝捷安特二聖店,以及同騎的車友們。

    延伸閱讀



  • 大叔自拍(九):邊緣型車友的日常

    自行車筆記臉書專頁看到一系列的車友分類圖。其中「邊緣型車友」的前兩項敘述是:總是一個人騎車,照片不是風景就是自拍。好吧,分享一下邊緣型車友的日常。

    Cycling Selfie

    先說騎車習慣。我平日最常騎乘的方式是兩小時內的一個人的健身騎:找個離家最近的小山,例如壽山,認真繞圈一個多小時爬爬坡,儘量讓運動強度上來。若時間或距離再長一點,就比較喜歡團騎。

    Chih-Hao Tsai(@hao520)分享的貼文 張貼

    不論自己騎或跟團,我都有個完騎儀式:自拍。通常很隨興。抓個空檔,因地制宜,有拍到就好。只看單次會覺得沒什麼。長期累積下來就是很有意思的記錄了。

    Chih-Hao Tsai(@hao520)分享的貼文 張貼

    像我們這樣的半百大叔,你知道,也只能自拍。沒人會想拍你啊。就算請人幫拍,大概也是草草了事。所以我真的鼓勵大家多多自拍,才不會到了天年所限才遺憾地發現不記得自己的樣子。

    Chih-Hao Tsai(@hao520)分享的貼文 張貼

    不要太在意裝備。手機總會帶著吧?讓它找個角落靠著,設好倒數十秒連拍三張,自己就定位擺好姿勢即可。不滿意就多拍,熟能生巧。也可以帶個輕量的手機架與小腳架,固定手機更方便。

    Chih-Hao Tsai(@hao520)分享的貼文 張貼

    要拍自己騎車時的樣子稍微麻煩一點,但原理類似。手機架好,倒數時間與連拍設好,按快門,騎車遠離相機再繞回來,在倒數結束時騎進鏡頭範圍再騎出去。這種動態的情境通常獨立的小相機更適合一點。手機就要看相機功能的強弱。但多試幾次總會有一張可以接受的。

    Chih-Hao Tsai(@hao520)分享的貼文 張貼

    總之不管是你心甘情願還是心不甘情不願一個人騎車,你永遠都可以找到更享受一個人騎車的方式。畢竟,每個人都得找到一些時間遠離世俗的紛紛擾擾,專注和自己相處。

    Chih-Hao Tsai(@hao520)分享的貼文 張貼

    歡迎追縱我的 Instagram,如果你有興趣的話(雖然我知道不太可能)。

    Chih-Hao Tsai(@hao520)分享的貼文 張貼

    延伸閱讀



  • 公路車日記:雙進中寮

    今天參加捷安特南區活動騎了趟雙進中寮。從燕巢崎溜北極殿往東翻過中寮山到旗山再原路回北極殿。全程 31 公里。好久沒爬坡,非常過癮!

    Zhongliaoshan

    起點:北極殿

    這是捷安特高屏地區所有門市共同的活動。一部分車友直接從各門市騎過來,另一些則自行開車來北極殿。上午七點報到,七點半出發。天氣陰涼,非常適合騎車。

    Zhongliaoshan

    燕巢→中寮社區→旗山

    從北極殿到中寮社區八公里的路程前半坡度約 2%,後半 6%。兩年前第一次騎,進到後半沒多久,過殺人坡到四間厝就爆心率了。可見當時體能多差。

    Zhongliaoshan

    殺人坡還是照樣殺人。這次到坡頂依然乖乖下來牽車。其實抽車應該可上。但兩週前跑步拉傷右大腿,尚未完全恢復。為避免受傷,還是不要硬拼。

    Zhongliaoshan

    雖然老了兩歲(過了今年農曆春節就虛歲五十啦),但體能明顯比兩年前好很多。上次只有西進。這次多爬一倍的坡,全程心率最高也就是儲備心率的 85% 左右。算是游刃有餘。還可以跟車友說話、看風景、自拍。

    Zhongliaoshan

    很快到了香菇亭。再爬一段到昊天宮,就一路下滑到 15.5K 的折返點。

    Zhongliaoshan

    Zhongliaoshan

    旗山→中寮社區→燕巢

    從旗山回中寮社區這七公里的路程坡度分布跟燕巢到中寮社區剛好相反。前五公里約 6%,接下來就只有小小的起伏。

    Zhongliaoshan

    再度回到中寮社區。稍微休息一下,看看風景,然後下山。

    Zhongliaoshan

    終點:北極殿

    上午十點平安回到北極殿。經過時間兩個半小時,移動時間兩小時。總里程 31 公里,總爬升 673 公尺。

    Zhongliaoshan

    兩年前騎車上中寮山是獨自一人,而且是平日。當時覺得有點荒涼,深怕顧路或摔車找不到救援。今天上山的除了捷安特一大團,還有各地來的車友。路上非常熱鬧,也比上次少了點焦慮。

    當然最大的驚喜還是體能進步了。這其實是我這次最想知道的事。今天騎到四間厝的時候我還有點訝異:這麼快、這麼容易就到了?跟兩年前的感覺截然不同。記得兩年前過四間厝還休息了幾次,這次都不落地了。

    今天的雙進中寮是武嶺前哨戰系列的第一個活動。接下來三、四、五月還會有難度漸增的活動,六月就要再上武嶺了。

    感謝捷安特舉辦活動。也感謝每一位同騎的車友,不論認識或不認識。

    延伸閱讀



  • 大叔自拍(八):不只人與景,更是心與境

    自拍不只是為了拍人與景,更多的時候是為了留下心與境。當然,你可以請人幫拍。但如果你像我一樣是個普通大叔,醒醒吧,沒人會認真拍你的。既然只有面對自己才能放鬆,找到感覺,何不自己來呢?

    與自己相處

    不管是在小酒館獨酌或咖啡館放空,有些感覺過了就忘了。何不把它們記錄下來?你不需要離開吧台或座位,不需要中斷你正在享受的事。隨手抓著手機快速取景拍下便是。

    Selfie

    Selfie

    你和你自己

    鏡子,或是光滑的表面,永遠可以讓你同時體驗比喻與字面意義的「我和我自己」。怎麼玩就看心情了。

    Selfie

    Selfie

    你和全世界

    海邊,落日。這一刻,你和你眼前的世界就是一切了。不見得要補光,不見得要把人拍得多清楚。甚至全黑的剪影都好。讓自己融入背景中。

    Selfie

    Selfie

    探索與享受

    來到陌生的地方,總要細心探索一番,或是找個角落享受獨特的氛圍。獨特的環境觸發獨特的心境。在那當下,也只有你自己知道該記錄什麼線索了。

    Selfie

    Selfie

    相逢與告別

    在路上巧遇朋友,簡單聊個幾句又要各自上路。記下這一刻吧。同樣地你不一定要玩那種把每個頭都塞進畫面的老套。手機定時十秒,附近找個角落放著,你會留下更多也更真實的記錄。

    Selfie

    Selfie

    上車與下車

    我大概每週會搭個兩到三次高鐵,幾乎都是為了各種不同性質的工作。每次上車與下車,心境也跟著轉換。

    Selfie

    Selfie

    等車與沉澱

    候車的時間是另一種模式的獨處。某種程度你被困在月台上,無處可去。但換個角度,紛擾的世界也被阻隔在站外。這世界不可能比這個時刻更單純了。好好享受吧。

    Selfie

    Selfie

    出站與返家

    我很喜歡每次深夜搭高鐵返抵左營站,從走出車廂到走出車站的過程與體驗。通常都很晚了,車站沒什麼人。對照一整的的擁擠與緊繃,到站的感覺很像回家。

    Selfie

    Selfie

    Selfie

    無盡的港口

    經常在各主要城市間移動,在車上與車站的時間很長。不只高鐵,也包括台鐵、捷運、客運、計程車與公共自行車的轉乘。每一種運具都進入不同的情境,有不同的視野,連結不同的心境。

    Selfie

    Selfie

    Selfie

    Selfie

    Selfie

    Selfie

    延伸閱讀



  • 重要的是記得,不是繼承

    當你離開人世,希望家人傳承什麼?家族責任與傳統都是虛的,家庭回憶與情感才是真的。我們都要和解,在一切太遲之前。《可可夜總會》出乎意料地精采!

    Coco

    沒有人能永生,所以傳承很重要。特別是當人們進入中年,開始意識到生命日漸消逝,多少覺得需要留下生命的傳承,不論是對家庭或對世界。但華人社會其實很少認真面對此事。

    我們想到的傳承,在家庭內,通常都只是財產與規範(繁衍、責任、傳統、職業,諸如此類)的儀式化的繼承。對這個世界,很多人甚至不曾思索自己存在的意義。

    我們每年三節拜拜祭祖,慎終追遠,然後呢?我們真的知道自己為什麼在做什麼嗎?我們做這些事是「應該」,或是「喜歡」?當家人逝去,家人間的關係真的能夠沒有遺憾地結束嗎?

    「和解」是《可可夜總會》的主軸。但是真實世界的人生不像電影。我們不會再有機會和逝者說話。塵歸塵,土歸土。我們永遠不會有第二次機會。

    我的祖父離開快三十年了。我一直很珍惜他留給我的回憶。小時候他常帶我到重慶南路看書買書,還買了一整套的多湖輝的《頭腦體操》給我。後來買了我人生第一台相機,又請懂攝影的同事教我。重要的不是買了什麼,而是那段充滿理解的關係。真正能夠被傳承下來的,還是情感與記憶。

    但是華人家庭內的溝通經常受到傳統價值(差序格局、內外有別、社會臉面等)的限制而顯得困難。親子之間很難真的理解彼此。總是卡在自己為是的「我是為你好」的惡性循環中。到最後想和解時,人已經不在了。

    我真的覺得全世界的華人家庭每年除夕都要看一次《可可夜總會》。不要為了勉強子女繼承虛無飄渺的家族責任與傳統而天天吵架,卻忽略了一分一秒流逝的當下。

    每個人,尤其即將或已經步入中年、甚至已進入老年的人,都應該經常思索這個問題:

    • 當你離開這個世界以後,你希望這一生留給了世界什麼?這個世界的哪些面向因為你而有了什麼改變?
    • 當你離開這個世界以後,你希望這一生留給了家人什麼?你的哪些面向在家人身上繼續存在?

    那是你存在的意義。如果不知從何開始,去看《可可夜總會》吧!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