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tegory Archives 電影
  • 《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如此真實,卻又如此疏離

    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Billy Lynn’s Long Halftime Walk)》的關鍵體驗是「抽離」。不只是主角的體驗,更是我們的體驗。抽離之後,才可能找到意義。一如蘑菇在伊拉克的樹下藉毗濕奴的故事對比利的提示。

    Billy Lynn's Long Halftime Walk (2016)

    隨著電影展開,我們看著比利被迫或主動從各種矛盾的真實之中抽離出來:戰場與故鄉、袍澤與親人、軍隊與家庭、個人與團體、角色與自我、情感與責任、愧疚與喜悅、生存與死亡、單純與複雜……

    3D 技術的不完美在這裡反而促進了觀影的體驗。在某些時刻我們的確看到更真實的世界,但那些視覺上不自然、讓我們分心的地方反而帶我們體驗到比利體驗的:我在那裡、但我又不在那裡的疏離感。

    這也是一部後設的電影。比利三不五時就要從他和世界的關係中抽離出來,我們三不五時就要從我們和電影的關係中抽離出來。比利尋找人生的意義,我們尋找電影的意義。然後冷不防又被拉回去。

    電影的質地,不論是換幕時聲音先於畫面出現,或是同樣困惑與空洞的表情帶出截然不同的脈絡,甚至是主角的抽離,都讓我想起 1967 年的經典電影《畢業生(The Graduate)》。

    甚至體驗的結構都像。達斯汀霍夫曼飾演的大學畢業生班哲明被同學伊蓮的媽媽引誘上了床,就像那場伊拉克戰爭。看似荒謬,但是很多時候在荒謬關係以外的真實世界顯得更荒謬。

    班和比利最後的選擇不同,但同樣都只是帶著點茫然的暫時解脫,從疏離回到某一個版本的真實。比利或許還沒有找到更大的自我,一如班和伊蓮不確定自己最後的選擇會帶他們走到哪裡。

    《比利‧林恩》可能是迄今李安企圖心最強也最成熟的電影,也是風格最獨特與強烈的電影。觀影當下你或許還不會有感覺,但是當你回顧你的體驗,你會感受到李安的強烈自信;僅管他受訪時總是表現得特別謙虛。

    這部電影跟李安之前的電影都不一樣。你原本以為家庭與人際關係會是焦點,但它們在這部電影裡都只是建構風格的元素之一。強烈的風格把看似平淡的情節、角色、情緒與理念緊密統整,帶來同樣強烈的觀影體驗。

    風格強烈的電影總會引發非常分歧的評價。欣賞《比利‧林恩》需要一點心理準備:你不需要刻意做什麼功課,只需要把你對特定導演、主題或類型電影的期待留在家裡。放空自己,把自己交給電影就好。

    你會同時體驗到兩個既真實又疏離的世界。比利的,以及你的。當電影結束,你會不斷回味那樣的體驗。那正是意義之所在。意義不在電影裡的世界,也不在你的世界。在你和電影的關係之間,以及之上。

    延伸閱讀



  • 一場電影一場夢

    昨夜夢到二十五年前過世的爺爺。夢境很短,但是情緒很多。

    The Good Dinosaur (2015)

    夢中,我搖搖晃晃在一個人高的鋁梯頂上試著站直。過年全家都上梯頂站著望遠。我怕摔下來,伸出一隻手扶著旁邊的牆壁。爺爺在旁邊叫我放開手,說我不該扶著。又指著我的腳,要我換個方式站。

    我衝下梯子跑上樓。關了門又關了燈,躺在床上哭了起來。我邊哭邊說:「爺爺,我那麼久沒見到你,為什麼一見面就是這樣?你知道我原本平衡感就非常不好嗎?你知道我有很多事都比這件事做得好嗎?」

    蚊子在耳邊嗡嗡嗡,把我吵醒。我發現自己滿臉淚水,還聽得到自己沙啞的哭泣聲。

    我睡前做的最後一件事就是站在矮凳上拿著電蚊拍打天花板上的蚊子。在那之前,我看了電影《恐龍當家(The Good Dinosaur)》。夢境直接以這兩件事為基礎。情境來自家中,情節來自電影。

    我在夢中見到爺爺,就像阿羅暈倒時見到父親。甚至主題(theme)都一樣:恐懼,以及克服。只是夢境總是充滿焦慮,不會有電影的溫暖。甚至是現實反面的投射,而這也是我為什麼會在夢裡哭。

    記憶中,爺爺從沒對我兇過。

    小學畢業那年,他買了台相機送我。那時已有自動對焦的技術,但他買了手動對焦的版本。他說,要學會自己對焦。還請懂攝影的同事教我。更小的時候,他常帶我到重慶南路看書。有一次他買了一整套的多湖輝的《頭腦體操》給我。(那時連我自己都沒想到後來會成為心理學家。)

    我念國中的時候爺爺已罹癌,不久人世。他說要看著我上高中。後來他不只看到我上高中,還看到我上大學。升大三那年的夏天我參加救國團海外營,從韓國回來,爺爺病危。我還記得在加護病房握著他的冰冷的手。沒多久他就走了。

    人生是由一個又一個的遺憾組成的。我們被遺憾推著向前,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但有些未竟事務(unfinished business)終究還是得回來面對。爺爺如果今天還在,看到的是怎樣的我?我不知道。

    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喜不喜歡現在的自己。這也是焦慮之所在。爺爺(還有已經過世的阿嬤、外公、外婆)或許會像《恐龍當家》裡的爸爸說「你是更好的我(You are me and more)」。但我自己的知覺又是如何?

    我完全沒料到《恐龍當家》的後勁這麼強。或許正因為它的單純,劃破了過去那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累積的思續。直接穿進內心深處,喚起那些我們以為已經忘了的遺憾與焦慮。

    喔,還有那隻讓我得在睡前爬上矮凳的蚊子。就當它被電影裡的小巴吃掉了吧。

    延伸閱讀



  • 跟四、五、六部曲道別:星際大戰七部曲《原力覺醒》

    星際大戰七部曲《原力覺醒》十二月十七日上映。我當天看過後寫了〈既是續集,亦是重拍:星際大戰七部曲《原力覺醒》〉,但總覺得還有疑惑。今日再看一次,更清楚辨識出電影的焦點。感想如下。無劇透。

    The Force Awakens (2015)

    第一次看《原力覺醒》,相信所有的人都一樣,為了當年那個故事的重現感到振奮。就像老友重逢。看第二次,才比較能從過於強烈的期待抽離,重新分析這部電影與自己的體驗。

    再看一次的原因是要確認電影的主軸。1977 年的四部曲《曙光乍現》聚焦在劇情,電影的角色、情緒、理念、風格都圍繞著那個超出觀眾想像的劇情展開。故事的格局也是四到六部曲在影迷心中留下深刻印象的主要原因。

    既然《原力覺醒》結構上幾乎是重拍,焦點就不可能是劇情。想傳遞的理念幾乎也源自之前的系列,風格與情緒也沒有強烈到成為焦點。這些都排除了,可能的焦點就剩下一個:角色。全都想過一輪以後,也覺得的確這是最能統整這部電影的主軸。

    這個主軸角色就是芮。那些我們再熟悉不過的劇情與理念,新電影的新風格,以及觀眾被喚起的情緒,焦點都在芮的身上。是的,每部電影都有主角,但主角也是主軸的很少。《原力覺醒》就是那樣的少數。

    意識到這一點後,心中的感傷與期待同樣強烈。

    感傷,因為我們真的要告別舊三部曲的時代。我一直想起 2002 年的《前進天堂(In America)》片尾,小女兒 Ariel 跟爸爸說:「跟法蘭基說再見。」要他從心中放下多年前意外死亡的五歲兒子。

    「跟《星際大戰》四、五、六部曲說再見。」這是七部曲《原力覺醒》要跟星戰迷說的話。我們對經典三部曲的愛不會改變,但也到了該放手的時候了。觀眾能放下羈絆繼續向前,電影也才可能會有新的形貌,為觀眾帶來新的體驗。

    感傷的另一面,是期待。芮同時有當年路克與莉亞的影子,但她不是他們。在《原力覺醒》,我們開始理解芮而且很快愛上她,即使所知仍十分有限。這部電影把星際大戰的焦點從劇情平順轉到角色,八部曲才會帶來真正的驚喜。

    看過第二次後,更加肯定《原力覺醒》是《星際大戰》四、五、六部曲之後最成功的續集,而且兼具重拍性質。而在看過第二次後我也終於理解,重拍不只是致敬,更是告別。首部曲到三部曲沒讓我們準備好,現在是時候了。

    《原力覺醒》為星際大戰新三部曲踏出了成功的第一部。期待新三部曲能夠超越經典,雖然這是個相當艱難的目標。或許保守一點,先期待《原力覺醒》被八部曲超越,就像《曙光乍現》被《帝國大反擊》超越一樣。

    延伸閱讀



  • 既是續集,亦是重拍:星際大戰七部曲《原力覺醒》

    星際大戰七部曲《原力覺醒》十二月十七日上映。這可能是有史以來受到最多人期待的續集電影。我當天看過後的感覺是,它不只滿足了高度的期待,甚至帶來新的驚喜。就快速聊聊觀影的體驗吧。無劇透。

    The Force Awakens (2015)

    首先你必須了解,這不只是一部電影,更不只是一部續集電影。1977-1983 年的《星際大戰》三部曲不只早已是流行文化密不可分的一部分,更是跟著電影成長的我們這一代的人生的信念、價值、情感與回憶的一部分。

    這就是為什麼兩個月前初次看到預告之後我會寫下這段感想:「銀幕上的韓索羅和莉亞從青年變成了爺奶,銀幕前的我們從少年變成了大叔。《星際大戰》不是一部電影,而是我們的人生。那些信念與價值會一直跟著我們,從過去、現在到未來。」

    回到《原力覺醒》。它不只是 1983 年六部曲《絕地大反攻》的續集,亦是 1977 年四部曲《曙光乍現》的重拍。很多朋友覺得看到很多向經典致敬的橋段,但其實不只如此。整部電影在脈絡與結構上和《曙光乍現》幾乎完全一致。

    這是個有點保守的作法,我必須說。但考慮觀眾對這系列電影的情感與回憶,考慮 1999-2005 不算太成功的前傳三部曲,我倒是歡迎這樣的怕再搞砸了的謹慎。而且細想,同時是續集與重拍,企圖心是很強的。

    經典電影的續集總是特別難拍。例如 1968 年的《浩劫餘生》經歷無數續集與重拍,到去年《猩球崛起 2:黎明的進擊》才成功重現原版精神。《原力覺醒》之於 1977-1983 的《星際大戰》三部曲也類似,而且難度更高。

    總之,在 1983 年的《絕地大反攻》三十二年之後,再度回到那個古老遙遠的銀河系。這是兩個世界從少年到白頭的重逢。這部電影成功地連結了電影劇情與角色的、以及觀眾情緒與記憶的過去與現在,同時展開了新的未來。

    如果你不覺得《星際大戰》是你人生的一部分,對這系列電影不熟悉,沒有完整看過,甚至一部都沒看過,怎麼辦?沒問題,我相信你還是會愛上這部電影。就像當年《曙光乍現》把我們帶進《星際大戰》的世界一樣。

    話又說回來,雖然你的確可以把《原力覺醒》當成獨立的電影來欣賞,能夠熟悉 1977-1983 的四到六部曲還是會讓你更能享受觀影樂趣。如果想做功課但沒太多時間,至少先複習 1977 年的《曙光乍現》再進電影院。

    願原力與你同在。



  • 大叔看電影

    看完電影如果有時間也有感覺,我會在沉澱思緒之後寫成一百字以內的心得。這篇文章彙整三年來分享過的二十五部電影。如果你有興趣,歡迎關注我的 Twitter

    Theater

    • 危機女王(Our Brand Is Crisis) (2015)

      • 「在挑戰道德界限的黑暗英雄和下意識撕衛生紙的焦慮小女孩之間、在躁與鬱之間,真正的危機不是選舉,而是從人生碎片中找回自我。《危機女王》的主軸是珍柏汀這個角色,也是我們自己的投射。珊卓布拉克詮釋得非常精采!」(2015-11-30)
    • 星際大戰:原力覺醒(Star Wars: The Force Awakens) (2015) (預告)

      • 「十二月十七日看《星際大戰》之必要。」(2015-11-30)
      • 「銀幕上的韓索羅和莉亞從青年變成了爺奶,銀幕前的我們從少年變成了大叔。《星際大戰》不是一部電影,而是我們的人生。那些信念與價值會一直跟著我們,從過去、現在到未來。願原力與你同在。(奏樂:星際大戰主旋律)」(2015-10-20)
    • 007:惡魔四伏(Spectre) (2015)

      • 「Sam Mendes 之前導過幾部相當好的電影,例如《美國心玫瑰情》與《非法正義》。就連他的《007:空降危機》也還可以。但把《007:惡魔四伏》搞成這樣實在是……再厲害的導演都會有失敗的作品啊。」(2015-11-10)
      • 「《007:惡魔四伏》混了太多電影類型的結構卻彼此衝突,無法統整成清楚的主軸:家人是恐怖份子的,反派是瘋狂阿宅的,童年創傷的,為朋友復仇的,任務完成退出組織的,無法愛人的,為愛不惜一死的,螳螂捕蟬的……」(2015-11-10)
    • 絕地救援(The Martian) (2015)

      • 「《絕地救援》是很成功的火星探險科幻電影,幾乎所有的想像都基於現實的假定。之前那些有殺人機器狗或是火星文明 3D 展示館的,情節可信度相較之下就低了許多。」(2015-10-04)
    • 福爾摩斯先生(Mr. Holmes) (2015)

      • 「四十五歲以後,只要靜下來就會回顧過去,從角色中找回自我並尋找意義:之於世界,之於自己。看過太多來不及的例子,我要趁狀況還好的時候就啟動。所以當我看著《福爾摩斯先生》的故事時,同時也疊了一層自己的故事。」(2015-09-16)
    • 破風 (2015)

      • 「《破風》的很多片段讓有騎公路車經驗的人特別能夠投入。劇情與角色稍嫌單薄,但都還算可信。有台灣景無台灣味有點可惜,或許卻也讓故事更能聚焦。整體來說,中規中矩,瑕不掩瑜;娛樂勵志,雙效兼具。彭于晏好帥。」(2015-08-11)
    • 不可能的任務:失控國度(Mission: Impossible – Rogue Nation) (2015)

      • 「《不可能的任務:失控國度》就像中年大叔在一成不變的生活中試著回到再也回不去的過去找靈感,找到了溫暖但少了驚喜。跟原版的《虎膽妙算》相比,這系列電影不缺虎膽,但始終沒有妙算。也到了該再次重拍的時候了。」(2015-08-04)
    • 魔鬼終結者:創世契機(Terminator Genisys) (2015)

      • 「《魔鬼終結者:創世契機》劇情夠有趣也夠可信,除了連結前三集的重要元素,更帶來不少驚喜。阿諾的老機器人角色不差,可惜沒能充分發展。整體來說還是非常精采,幾乎來到第二集的水平。這是非常難得的成就。」(2015-07-08)
    • 侏儸紀世界(Jurassic World) (2015)

      • 「1968 年的《浩劫餘生》經歷過無數續集與重拍,直到 2014 年《猩球崛起 2:黎明的進擊》才終於重現原版精神。以此推估《侏儸紀公園》要到 2039 年才會有像樣的重拍。屆時或許都可以用真恐龍拍了。」(2015-06-20)
      • 「當年《侏儸紀公園》上映時,我已經念研究所了。這次看《侏儸紀世界》比較沒有年輕朋友們那種喚起童年回憶的感動。而且這個版本真的不夠好。除了視覺效果其他都不行:情節不可信,情緒不強烈,角色不真實。」(2015-06-18)
      • 「《侏羅紀世界》及最近一百部電影的共同啟示:大企業亂做焦點團體會帶來災難。」(2015-06-16)
    • 麻辣賤諜(Spy) (2015)

      • 「《麻辣賤諜(Spy)》不是企圖心很強的電影,但的確是很好的電影。誇張卻不會太卡通,歡樂卻仍有真實性。在這個脈絡下,主角的特質顯得可信且值得在意。不過兩小時實在太長,剪成一個半小時應該更精采。」(2015-05-28)
    • 模仿遊戲(The Imitation Game) (2014)

      • 「看《模仿遊戲》想起 David Marr。他的遺作《Vision》對心理學及我個人都影響深遠且持續至今。他在 1980 年因血癌過世時才三十五歲。」(2015-02-27)
    • 金牌特務(Kingsman: The Secret Service) (2014)

      • 「《金牌特務》成功混搭各種間諜電影類型,就像《功夫》成功混搭各種武俠電影類型。前者的企圖心當然更強,水平也更高。我甚至覺得正反派主角的幽默感讓這部電影比丹尼爾克雷格主演的三部龐德電影更像現代的龐德電影。」(2015-02-23)
    • 愛的萬物論(The Theory of Everything) (2014)

      • 「看完《愛的萬物論(The Theory of Everything)》憑著背下來的幾句對話上網搜尋,找到這個:完整的劇本。」(2014-12-13)
      • 「《愛的萬物論》場次少影廳小,就是戲院裡腦包特多。今晚就有一對男女像在家看電視一樣一直聊天。這部電影的情感比科學抽象,不夠專注是看不懂的。真希望他們有機會聽我講電影。懂得欣賞電影,自然就不會打擾別人了。」(2014-12-10)
    • 露西(Lucy) (2014)

      • 「《露西》差不多可以算是《2001 太空漫遊》的有趣但不太成功的重拍吧。」(2014-08-25)
    • 猩球崛起 2:黎明的進擊(Dawn of the Planet of the Apes) (2014)

      • 「《浩劫餘生》很難被重拍超越,不是因為原版多完美,而是原始設定很難被重覆。2001 年《決戰猩球》就是重覆舊結構搞砸的。2011 年《猩球崛起》重新啟動沒歪掉,也讓今年的《猩球崛起 2》能夠更上一層樓。」(2014-08-04)
      • 「《猩球崛起 2:黎明的進擊》把 1968 年的《浩劫餘生》最深植人心的視覺、音效、情節與情緒帶了回來,用現代的脈絡串成新的故事。即使無法超越原版,依然帶來驚喜。這是到目前為止這部經典電影最成功的重拍。」(2014-08-04)
    • 變形金剛 4(Transformers: Age of Extinction) (2014)

      • 「現在的電影都很喜歡酸焦點團體:不懂設計的傢伙才傻傻照著焦點團體的意見設計。在《變形金剛 4》看到 Joshua 得意地說 Galvatron 的名字是 focus grouped,我就忍不住笑了出來。」(2014-06-28)
      • 「《變形金剛 4》真的拖太長,再拖下去都要變成《世間情》了。」(2014-06-27)
    • 明日邊界(Edge of Tomorrow) (2014)

      • 「《明日邊界》有一點點《金甲部隊》的味道。例如士官長的刻薄,以及凱吉與小丑的媒體角色。但也就是一點點。」(2014-06-04)
    • 天注定 (2013)

      • 「《Taiwan 2.0》天注定:『直到我們起身離開座位,直到我們開車離開戲院,我們的心還被困在那裡,就像電影裡的角色一樣。沒有人救我們出來。』」(2014-03-08)
    • KANO (2014)

    • 機器戰警(Robocop) (2014)

      • 「看《機器戰警(2014)》諾頓博士調低墨菲腦中的多巴胺那一幕,我心裡想的是:再低,就要變成馬文(Marvin)啦。後來其實也差不多了。」(2014-02-02)
      • 「2014 年的《機器戰警(RoboCop)》拍得非常好。以新的視覺與邏輯統整的關鍵體驗重現二十七年前的原版風格,還帶來新的驚喜。不同世代的觀眾應該都會喜歡。如果你原本擔心經典被搞砸,現在可以放心衝了。」(2014-02-02)
    • 環太平洋(Pacific Rim) (2013)

      • 「我喜歡《環太平洋》。正面體驗的參照點不是現實世界或其他電影,而是年代久遠的童年回憶。不同世代有不同的記憶連結。我立即聯想到的是《鋼筋鐵力士》(操作)和《超人力霸王》(戰鬥)。」(2013-07-15)
    • 實習大叔(The Internship) (2013)

      • 「坦白說,《實習大叔》不是企圖心很強的電影。但只要別期待太高,它還是很有娛樂價值。(我看到第一幕的反應:「Ironic!我還有這張 Alanis Morissette 1995 年的專輯……」)」(2013-06-29)
    • 超人:鋼鐵英雄(Man of Steel)

      • 「看了《超人:鋼鐵英雄(Man of Steel)》。真的不能期待太高,預告片幾乎就是整部電影了。視覺效果除外,整體來說這個版本完全無法超越三十五年前的原版。」(2013-06-23)
    • 遺落戰境(Oblivion) (2013)

      • 「好像一直忘了講我看《遺落戰境》的第一印象:劇情比較黑暗的真人版《瓦力》。」(2013-05-05)
      • 「《遺落戰境(Oblivion)》無雷心得:閱讀很重要。」(2013-04-17)
    • 全面攻佔:倒數救援(Olympus Has Fallen) (2013)

      • 「《全面攻佔:倒數救援(Olympus Has Fallen)》動作非常精采,但僅止於此。情節與角色遠不及《空軍一號》。我還是看得頗緊張,原因不是電影而是憋尿。持平而論,降低期待,這片還是很有娛樂價值。」(2013-03-28)


  • 《破風》高雄模擬賽道

    以公路自行車賽為主題的電影《破風(台灣)》近日上映。去年七月在高雄拍攝時,市政府曾協助封路作為模擬賽道。電影中的畫面讓人印象深刻。我找出去年的交通管制公告,在 Google 地圖上把這段模擬賽道重新繪製出來。

    Pofeng

    時代大道→(左轉)中華五路、中華四路→(右轉)五福三路→(左轉)中山一路→(左轉)六合二路→(左轉)市中一路→(右轉)中正四路→經中正橋→大公路→(左轉)大勇路→(左轉)大仁路→(右轉)大智路→(左轉)五福四路→經五褔橋→(右轉)海邊路→(左轉)青年二路→(右轉)成功二路→(左轉)時代大道(終點)。全程 11.5 公里。

    Strava 路線:電影《破風》高雄模擬賽道

    去年交通管制還有另一小段路線,我就沒畫進去了:中山一路(新田路口起,九乘九文具行前)→中山一路→民生一路(至復興二路口)。

    電影終究是電影。在現實世界中,如果不封路,中華與成功路以外的路段大概都很難騎。如果你想體驗電影中的感覺,得起個大早。以我在高雄騎車的經驗,天剛亮的時候都沒什麼車。但是七點以後就開始出現上班車潮了。

    延伸閱讀



  • 《侏儸紀世界》的消費者洞察

    侏儸紀世界》的劇情,用一句話說,就是;大企業試著做出消費者想要的產品,結果釀成災難。電影演的當然總是比較誇大,但某些迷思其實與業界現實相去不遠。就讓我們來看看這部電影酸了哪些事吧。

    Jurassic World

    意見迷思

    克萊兒 :「製造基改恐龍能帶給消費者更多驚喜(wow factor)。」歐文:「牠們是恐龍耶。夠驚喜了。」克萊兒:「不,焦點團體(focus group)結果不是這樣。要製造帝王龍才能達到效果。」

    近期的科幻片好像都很愛酸焦點團體。《鋼鐵人 3》,電影裡的電視名嘴都在酸「鋼鐵愛國者」的誇張塗裝與名稱。羅德則無奈地回應史塔克:「焦點團體對它的反應很好啊!」《變形金剛 4》,KSI 負責人約書亞得意地說驚破天(Galvatron)的名字是焦點團體調查出來的。

    喔,還有 2014 年重拍的《機器戰警》,OmniCorp 的 CEO 聽完團隊簡報介紹焦點團體滿意度最高的塗裝後,說:「大部分的時候,人們不是真的知道他們想要什麼,直到你做給他們看。」

    不是說不要聽消費者的意見,而是你必須了意見背後的原因。消費者說要更厲害的恐龍,你要知道為什麼。如果要的是驚喜,就繼續分析既有產品與服務不再讓他們感到驚喜的原因。了解問題的本質,才能想出聰明的解法。

    團體訪談的目的應該是深入了解問題,而不是彙整意見。最好的解法通常不會是消費者能夠想得到的。

    數據迷思

    賽門馬斯拉尼問克萊兒遊客跟恐龍是否快樂。克萊兒很有自信地說遊客滿意度是百分之九十幾,但是說不出恐龍是否快樂。她說還找不到測量恐龍情緒的方法。馬斯拉尼說,你可以從牠們的眼神看得出來。

    我不知道你有沒有個很愛說「請用數據說服我」的主管或同事。會說這種話,表示他們不是真的懂科學。實徵資料的來源很多,獲得資料的方法很多,性質也很多樣。不是只有特定形式的資料才是證據。

    資料詮釋的過程需要與過去相關知識的連結。而這個過程涉及了演繹與歸納推理。真正有意義的解釋,以及有效的溝通與說服,都不會只有數據,更多的是知識與推理。如果缺乏知識也不能推理,給再多的數據也沒有用。

    最重要的是,「驗證」與「發現」是兩回事。驗證的過程通常比較單純,有流程與方法;大部分的人在學校受的訓練多半也在驗證的層次。但是發現新知識或產生新想法的過程完全不同。它的難度更高,也沒有特定方法或流程。

    不要把「科學」想窄了,更不要用「驗證」的思惟來引導幾乎完全沒有結構的「發現」過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