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路車日記:清境到武嶺,第二次

上週末參加捷安特南區活動,再次騎上台灣公路最高點武嶺。我選擇從清境出發,跟去年九月那次一樣。高海拔爬長坡還是一樣困難。但是兩次體驗大不同。交相映襯,獲得不少啟發。

Wuling

去年第一次騎比較像挑戰。一切都沒有經歷過。你無法預期你會遇上什麼情境,身心會有什麼體驗,算不準什麼時候該怎麼做,甚至不知道騎不騎得完。比起平常爬坡的確更緊張一點。

Wuling

今年就意識到,爬坡其實是人與山的合作。當然這個關係的主導者還是山。隨著這位夥伴的海拔更高,路更長,坡更陡,你也得更了解自己,才知道如何跟它一起完成這趟旅程。

Wuling

如果只看總時間,今年騎得或許沒有更好。但騎乘與補給節奏的掌握更好。清境到昆陽這一大段,除了翠峰與鳶峰兩個補給點,其他暫停休息的次數沒有去年多。中途自行暫停休息喝水吃補給的時機也抓得更準。

Wuling

當然來到鳶峰到昆陽的陡坡還是躲不過抽筋,但只有兩三次,而且很輕微。看數據,這段也的確比去年進步些,雖然也只快了三分鐘。不過最重要的還是整體來說更享受整個過程。

Wuling

原本氣象預報這天天氣不太好。但我們運氣太好,今年全程灑滿陽光的當然這也表示前方繞著山壁盤旋向上綿延不絕的路與坡也看得更清楚。

Wuling

還是有點霧比較好。你不知道前方的路有多長、坡有多陡,就只能專注當下。一旦全展開在你眼前,心理上的負荷反而更大。就像人生,帶點不確定性反而是好的。

Wuling

去年我全程沒牽車。即使昆陽到武嶺也只是落地暫停頻繁些。也許因為心境的轉換,今年昆陽到武嶺我牽車走了一大段。覺得這段騎騎停停不如乾脆用走的。

Wuling

我騎車爬坡三年從沒牽車過。這是第一次。其實挺好玩。跟去年比起來可以多點時間享受一下沿路的風景。尤其這次天候狀況不錯,視野很好。不過穿卡鞋步行真的有點困難。所以最後還是上車騎完後半段。

Wuling

整段路程的體驗真的就是人生的縮影。清境到翠峰,無憂無慮的兒童時期。翠峰到鳶峰,開始從挫折中尋找自己的青少年時期。鳶峰到昆陽,在職場無情磨練中持續成長的青年期。昆陽到武嶺則是終於建立了自己人生哲學的中年時期。

Wuling

Wuling

Wuling

這次活動從交通的安排,補給的提供,維修的協助,以及終點的盛大歡迎式、熱騰騰的午餐與製作精美的獎牌,都好到沒得挑剔。(如果一定要挑什麼的話,事前提供的補給餅乾太乾了,運動中有點難下嚥。騎乘結束後當零食吃掉還不錯就是。)

Wuling

Wuling

捷安特南區今年聯合舉辦了一系列難度漸增的爬坡活動,從一月的高雄中寮山、三月的屏東霧台公路、四月的嘉義梅山三十六彎到五月的高雄藤枝林道。六月的武嶺是最終的挑戰。非常感謝捷安特用心舉辦活動,有系統地帶著車友體驗爬坡,訓練自己的體能與技能。

Wuling

捷安特這幾次活動的細節愈做愈好。很高興我剛好都有空參與,也都順利完成。當然最棒的是以車會友。幾次下來認識了不少有趣的新朋友。非常期待下次再跟大家一起騎車。

特別感謝

我的後輪在出發前一天突然洩氣,傍晚回二聖店檢修。因為是無內胎,氣密問題不是氣嘴就是襯帶。敬樺先換了氣嘴蕊重新打氣,到晚上看來都還好。

凌晨兩點出門又沒氣了。勉強騎到集合地點捷安特九如店時離出發時間只剩半小時。畢竟太突然,也借不到輪組,已經做好「這次去不成了」的心理準備了。

二聖店店長東興評估後,決定幫我裝個內胎進去應急,讓我還是能夠準時上車,順利成行。氣密問題就回來再修了。

我其實是很謹慎的人,週三就已經把車子帶回店裡檢查過。之後幾天雖然沒空騎車但還是隔一兩天就自己檢查一下。這次後輪出問題太突然。真的很感謝捷安特夥伴幫了大忙!

延伸閱讀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