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歲女孩的夢想

又到了每個月到熟悉的美髮店找熟悉的設計師剪髮的時間。這次為我洗髮的是位看起來還在念書的年輕女孩。開始洗了一小段時間後,她看我放下手上的雜誌,邊洗邊跟我聊了起來。

她問我怎麼來的。我說走路。然後聊起今天突然颳起強風的怪怪天氣。又問我是否吃過午餐。我也問了一下,她說大部分設計師或助理都還沒吃午餐。我就覺得我約這個時間真是不太好意思了。

從今天的天氣聊到這陣子的颱風,再聊到颱風假。聊到她是建教生,放假跟著學校,和正職員工不太一樣。繼續聊下去才知道,她今年才高一,來這家店也才兩個月。

真的看不出來她只做了兩個月。一切都很專業,沒有任何生澀之處。從對話的時機、話題的選擇到眼神接觸都很準確。我在她這年紀時完全沒這種能力,到現在都未必比她好。

她說九月來的時候先洗一次假人,再來洗店長,然後店長就直接讓她幫客人洗頭了。還有客人會指定要她洗頭。她說不見得是她洗得好。每個人洗的方式都不一樣,也許客人剛好喜歡她的洗法。

她又說她其實很內向。但是因為她喜歡的跳舞和唱歌都必須放得開才會表現得好,她學會讓自己多跟人接觸。洗頭時跟客人聊天也是一種練習。我說很多年輕人不敢跟陌生人說話。她說她就是訓練自己跟每一個人都聊。

如果這 EQ 不是天賦,什麼才是天賦。我好奇問了一下她想成為髮型設計師嗎?她說或許吧,但她更愛跳舞。國一到國二參加社團,國三因準備會考中斷。現在想先存錢,之後到國外學舞。

我問這樣中斷了不會有點可惜嗎?她說她的社團指導老師也這麼說。但是她說家境不好,先工作有些收入,再逐夢也不遲。而且這份工作也跟跳舞有關。例如她學會了化妝,和整理自己的頭髮。

聽到這裡我真的覺得我們的國家充滿了希望。我看到一個年輕人在青少年時期就知道自己喜歡什麼、適合什麼、需要什麼,也知道如何持續學習、解決問題與在妥協中繼續向前。她才高一。而我們大部分的人在高一的時候都超廢。

我當然覺得如果她念高職這幾年能繼續學跳舞更好。但她找到了自我認同,順著天賦發展,總有一天會來到屬於她的舞台。不論那舞台是字面意義的,或是比喻的。我相信她做什麼都會做得很好的。

你呢?你認識你自己嗎?你知道你的天賦嗎?你認識這個世界嗎?你知道自己的天賦和這個世界如何連結最好嗎?如果都不知道,好好想想。社會或許有點冷酷,但我們可以先讓自己有溫度。大環境是不理想,但我們可以先讓自己變強。

延伸閱讀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