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夢

夢是潛意識對現實的超現實演繹。延續 2009-2013 的〈捕夢〉、〈織夢〉、〈追夢〉、〈入夢〉與〈說夢〉,本文彙整 2014 年我在 Twitter 上分享的 26 則夢境。分成六類:自我、虛實、電影、公路、教育、消失。

Taipei Mass Rapid Transit

自我

  • 「我走進不知哪國的捷運車廂,幾個小孩看到我立即空出一個位子拉著我去坐。我趕緊解釋我只是頭髮白了一點,年紀不是真的那麼大。但是他們顯然聽不懂我的語言,我只得尷尬地坐在那邊。」(2014-12-14)
  • 「我來到系辦公室。『博士論文終於完成,可以口試了。』『但是你的指導教授退休了。』『(驚)那怎麼辦?』『系上老師沒一個懂你過去幾年做了什麼。算了吧,再找一位指導教授,從頭開始。』『啊~~』(醒)」(2014-07-03)
  • 「昨夜夢到我要參選台中市長(別問為什麼是台中,我也不知道)。夢中的我有點猶豫:如果當選,現在喜愛的一切怎麼辦?能把它們結合嗎?還能做現在在做的這些事嗎?做滿一任之後就五十歲了,那時又何去何從?」(2014-06-15)

虛實

  • 「半年前花四十萬買了輛二手白色福斯廂型車。之後換新車,舊車暫時放在別處。久了就忘了曾有過這輛車。有一天突然發現自己想不起來它在哪了。(直到睡醒還在想,想了很久以後才察覺那是夢,不是真有那輛車。)」(2014-12-11)
  • 「半夢半醒之間我在手機 Facebook 即時通誤觸,撥了電話給一個不熟的朋友。他接了電話,我連忙道歉。想結束通話,手機卻沒任何反應。關機重開,桌面所有圖示都亂掉了。(然後真的醒了,發現那是夢。)」(2014-07-09)
  • 「有人拿著鋒利的剃刀壓在我頸部用力往下刮,直到肩膀。我全程都感受到金屬的銳利與冰冷,不敢移動。突然間那些感覺都消失了。我伸手觸摸剃刀劃過的皮膚,似乎沒有流血。正想再去照鏡子確認時就醒了。」(2014-04-14)
  • 「補記今晨嚇醒我的夢。我想把 iPad 收進書包,結果卻扔進一桶滾燙得冒著泡的熱水裡。」(2014-03-06)
  • 「一位中年女性來到某機場。『我要買一張飛機票。』『班次?』『(指向空中的雙座戰鬥機)我想坐那個。』『阿姨,那是韓國的戰鬥機,不是民航機。』『韓國戰鬥機來台灣幹嘛?』『韓國統治台灣十幾年了。』*醒*」(2014-01-11)

教育

  • 「鄉間小路旁有一座巨大的孔子雕像。底下有張大椅,坐了個自稱老師的人在改作文。我站到旁邊一看,給所有文章的評語都一樣。我說你這傢伙到底懂不懂?他搖頭,繼續寫。我抓起他,把他扔到十米外。」(2014-09-14)
  • 「我選修了一門『C++ & Riddick』的課。教室在街角某棟大樓,學生在門口等候。一位陌生人經過,我們覺得他是老師就跟著進去。講堂超大,可容納一千多人,但只來了十幾人。我挑了個前排位子坐下。」(2014-09-07)

電影

  • 「捷運新增一條高架路線,類似楚浮 1966 年的電影《華氏 451 度》裡的單軌電車。有三條平行軌道。列車經過曲度大的彎道,就即時換到外側軌道了。」(2014-12-09)
  • 「夢中我在電影院看《星際大戰》第七集。前三十分鐘都是迪士尼風格動畫,在快看不下去時有三個未來世界的軍校生從銀幕上走出來把我帶進電影中。彷彿置身平行宇宙,那是大家都講英語的台灣。我仔細觀察,希望儘快適應。」(2014-07-04)
  • 「蝙蝠俠與超人的對話。『你刀槍不入?』『是啊。』『子彈打到身上不痛?』『沒感覺。』『觸覺呢?例如螞蟻在手上爬。』『感覺得到。』『你的腦子好奇怪。用 fMRI 看看?』『好啊。』影像一片空白。」(2014-01-14)
  • 「一九八七年,殉職警官被改造成機器黃色小鴨。二十七年後,警官的兒子也被改造成機器黃色小鴨。父子重逢,見彼此形貌,不禁悲從中來。(這夢好像把《機器戰警》和《星際大戰》融合了,再套上鴨鴨佈景主題……)」(2014-01-12)

公路

  • 「我上了渡輪來到數十公里外的陌生小島開會。會議結束,駕車環島。途中爆胎,換了備胎繼續向前。傍晚停車欣賞夕陽入海,不小心錯過最後一班渡輪。島上沒有旅館,我敲了一戶民宅的門,想問可否讓我過一夜。」(2014-10-21)
  • 「我帶著兩個行李箱搭公車,中途下了車把行李放在車站。去參加活動回來發現行李箱不見了,慌張四處尋找。看到兩個內容物已被偷光的空箱子很像我的,又不十分確定。甚至不確定自己有沒有帶行李出門。」(2014-11-02)
  • 「我用 Google 地圖規畫一個到陌生地方的路線。它要我從高雄搭客運到台南,轉客運到嘉義,再轉客運到雲林……轉十幾次客運。我看著地圖上的街景,試著記下每一個客運站的樣子。」(2014-06-13)
  • 「我拿著像是高鐵回數票的卡片要搭公車,上車時猶豫著應該要刷磁條、讀條碼、感應 RFID、或交給司機剪洞。」(2014-05-17)
  • 「我駕著一輛紅色小車,後座載著一隻鯨魚。窗外下著雨,廣播電台播報著颱風消息。這鯨魚是人類行為專家,任務是幫我辨識某些行為,讓我可以做進一步處理。牠不能說話,但我和牠可以透過心靈直接溝通。」(2014-05-12)
  • 「夜裡,計程車行駛在全新鋪面與標線的路上。來到一座橋。河道很寬,橋很長。橋下隱約可見滾滾洪流,但沒有聲音。接近對岸時,車子開到雙黃線對側。我在後座擔心逆向行駛會撞上來車,但司機似乎不在意。」(2014-01-16)
  • 「我駕車在高雄的青年路上,轉個彎突然來到鳳山的青年路,再轉個彎又來到南投的山上。眼前這條路的鋪面已被土石砸爛。我往山上開,但滾滾泥流由遠處路的盡頭傾瀉而下。我開始感到車身向後滑動,無處可逃。」(2014-01-03)

消失

  • 「一群流氓來到社區,說要把居民全趕走。警察來維持秩序,街上依然很亂。我被人潮阻隔回不了家,從另一條街繞回去。回到家門口,發現社區其他人與房子全都消失了。也有可能是我和我的房子被送到一個奇怪的行星。」(2014-07-09)
  • 「我必須在上午八點五十分之前抵達某家企業位於岡山沙漠的總部,預計七點半開車出門。七點換好衣服,心想一定來得及。一看錶,竟然八點半了!我完全不知道那一個半小時是怎麼過的。」(2014-07-06)
  • 「不知哪國的總統和包括我在內的幾位護衛被困在有數不清的小房間的大房間。恐怖分子即將破門而入。我們帶著總統逃往深處,在經過的每道門設下障礙。突然間我發現自己回到第一道門後,同事和總統卻都消失了。」(2014-05-09)
  • 「男子結束外星任務返回地球得了怪病被隔離,對外宣稱死亡。妻子領回遺物,眼鏡一副。戴上後異物從鏡片進入眼睛,身體不適就醫。檢查發現體內有拳頭大的怪異生物。立即強制穿上約束衣送走,目的地不詳。」(2014-03-01)
  • 「夜裡醒來,我從海港邊小旅館高樓層昏暗的小房間望向窗外。海嘯正在淹沒我眼前的一切。清晨下樓查看,風景很美:一望無際的海岸線,遠山罩著一層薄霧。海港和周圍的房子消失了;我不確定它們是否本來就不存在。」(2014-01-17)

延伸閱讀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