椅子的考驗

2013 年 11 月 15 日,我應邀到高雄醫學大學人文社會科學院教師研討會演講。回到與我的人生有十四年交集的學校,很高興。地點在剛啟用的國際學術研究大樓(國研大樓)階梯教室。新大樓,新教室。座椅的設計是自動收合的,看起來很棒。但實際使用時就遇到問題了。

Kaohsiung Medical University

如下圖所示。要使用這種座椅,你必須:(1)先用一隻手把椅背往後推,(2)再用另一隻手把椅面向下按。我原本做完(1)之後就要直接坐下,後來發現椅面的傾斜角度很難用臀部施力,會往下滑。必須在雙手忙著維持椅子的狀態的同時想辦法把身體挪進那個空間,才能坐下。

Kaohsiung Medical University

要固定椅面,需要將非常重的重量施力於某些特定區域。這造成一個立即的易用性問題。通常我們會把包包放在旁邊的座位,如果人不多的話。但即使我裝滿筆電與簡報工具的背包真的很重,還是壓不住。稍微移動一下座椅就開始收合了。後來我只得把它放在旁邊桌面。

Kaohsiung Medical University

安全問題更值得注意。即使是成年人,身體如果稍微離開椅面,也會明顯感覺到被座椅夾住。我立即想到的是,小孩坐這椅子不太安全吧。小孩原本就輕,雙腳也未必踫得到地面。就算壓得住椅面,坐不住扭來扭去的時候還是可能被椅背夾住。要是像我的背包一樣被勒喉就糟糕了。

Kaohsiung Medical University

校方在作採購決策時應該沒有想得很仔細。只想到典型的使用情境,甚至連典型的使用情境都沒想完。所以才沒考慮到把包包放在旁邊座位的情況,更不用說是小孩、只有單臂能施力或其他有特殊身體狀況的使用者的通用設計問題了。

高醫國研大樓階梯教室椅子的考驗也是台灣的縮影。我們總喜歡追求華麗氣派的建築外觀,對內部的設計卻很隨便。很少考慮使用者經驗,也因此這些建築的空間經常既不符需求又很難用。

Kaohsiung Medical University

椅子以外,這間教室的投影環境也不太適當。正前方有兩個並排的銀幕,教室中段還掛了三個液晶螢幕。就像我在〈戀投影片癖(Slideophilia)〉這篇文章中說的:

「很多演講場地會在正前方設置二至三個銀幕,甚至在空間的後半部再架幾台液晶螢幕,目的是為了讓聽眾能夠看清楚投影片。但很諷刺地,在這類場地,聽眾通常很難看清楚台上的講者。尤其有些液晶螢幕擺設的方向和講者的方向垂直,聽眾如果看螢幕就看不到講者。這樣的空間根本是為了敬拜投影片設計的神殿,台上的講者成了活人獻祭的供品。」

最後,回到這場演講。我的講題是「從教學中豐富自己的生命」。很多大學教師都早已習得無助,覺得不管怎麼做都無法改變也無法脫困:教學挫折,升等壓力,行政耗竭。我分享自己這些年在學校牆裡牆外的觀察與體悟,試圖由觀點的轉讓老師們重新點燃對自己生命的熱情。

延伸閱讀:更多「人因工程與使用者經驗」、「簡報與教學技巧」相關文章。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