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裡的回憶

Twitter 是我的儲思盆。通常我記錄的都是當下的觀點或感想,但偶而也會記下當時的回憶。本文彙整 85 則「回憶裡的回憶」,依回憶情節最初發生的時間從 2009 年開始以五年為單位回溯,直到 1970 年。如果你有興趣,歡迎跟隨我的 Twitter:@hao520

2005-2009

  • 「想起一件三年前的往事。某日我開車到高鐵左營站準備搭車到台北訪談,卻發現停車場滿了,站外路邊繞了幾圈也沒位子。當下決定開回家再搭計程車來。一路著急,最後當然還是遲到。結果受訪者也遲到,跟我幾乎同時抵達。」(2011-01-12)
  • 「九把刀公佈成績事件讓我想起很多年前寫過這篇〈成績公佈與學生隱私〉:『每位學生都會收到我以電子郵件寄出的成績單。成績單上只有收件人的成績和排名,沒有其他學生的成績。』」(2011-01-20)
  • 「我的導航王似乎很不希望我回家,每次設定目的地為回家就有 60-70% 的機率當機。我應該試試看去哪裡最不會當機。呃,想起 2005 年的電影《鬼訊號(White Noise)》……」(2010-06-03)

2000-2004

  • 「上次來宜蘭已是七年前。在那個沒有小筆電、智慧型手機、WiFi 與 3.5G 的年代,我還得到網咖才能上網。回想起來,那幾年出門在外時還蠻常上網咖的。」(2009-07-26)
  • 「十年前我在高雄金石堂作了第一場社區演講,從樂透談認知。十年來我的社區演講都以認知心理學為核心,但以符合各種生活脈絡的面貌呈現。回想起來,這種挑戰也讓我磨練出現在擁有的溝通知識與掌握脈絡的能力。」(2012-02-22)
  • 「一早起床,Wonder Boys (2000) 的情節又浮現腦海。越接近電影中 Grady Tripp 的年紀越常想起、但也越怕想起這部電影。」(2011-05-26)
  • 「我最近常想起 2000 年在美國看過的一部電影《Left Behind》,算是製作成本相當高的基督教電影。原著小說的設定很有趣:世界各地許多人突然消失,留下來的人開始尋找事件的真相。可惜的是電影拍得真的不夠好。」(2009-10-30)
  • 「非常意外地在 Discovery 頻道的『新時代武器』節目看到 MV-22 Osprey 這架有著漫長發展歷史的飛機的介紹。我對 2000 年那次造成 19 人喪生的意外仍然記憶猶新。」(2009-01-18)

1995-1999

  • 「我喜歡跟台北的計程車司機聊天。回想起來,我好像一直都是從在台北搭計程車時訪談司機的過程認識台北…」(2009-04-08)
  • 「看國家地理頻道《火星漫遊車》紀錄片,發現片中提到的大部分事件我竟然都還記得。回想起來,大概是因為當年每天都會訪問任務首頁注意最新進展。」(2009-04-12)
  • 「台北市人口密度那麼高,個人空間總是不斷被陌生人侵入,生活品質很不好呀!哪能稱為天龍國?想起十二年前在〈末班公車〉說過:『你能阻止鉛筆盒裡的筆彼此不踫到對方嗎?』」(2011-06-04)
  • 「在大雨中的高雄搭公車又讓我想起了台北。」(2011-07-18)
  • 「台北的雨瀰漫著回憶的氣味。」(2011-04-22)
  • 「如果把寫作當成一種治療,我經常憶起動輒能用一兩天時間寫出一篇數千字多段式散文的十多年前。那種規模的寫作,療效真的比較好。部落格的數百到數千字或推特的數十到數百字不是完全沒有效果,但頂多只能緩解症狀吧。」 (2010-12-10)
  • 「逛誠品時買了黃春明的《九彎十八拐》與《大便老師》,回家跟書櫃裡的《放生》擺在一起;黃國峻的《度外》就在旁邊。突然想起當年在《聯合文學》讀到黃國峻的『留白』時的感動,而那已經是十二年前的事了。」(2009-06-02)
  • 「《宅男特務》第 2 季第 10 集,Morgan 為他的 1981 DeLorean 申請的車牌是 DEMORGAN,真宅男也。這一幕也喚起了我當年學 formal logic 的,呃,美好回憶。」(2009-12-01)
  • 「想起一個 Lisp 的老笑話。一名駭客費盡心思從國防部最高機密人工智慧電腦偷出某個重要程式原始碼的最後一頁。他得意地檢視自己的戰利品時,卻看到:一整頁的右括號。」(2010-07-02)
  • 「南韓軍艦在黃海沉沒,海軍向不明船艦開火。這情節,讓我想起 1997 年的《Tomorrow Never Dies》。」(2010-03-27)
  • 「IE8 讓我憶起一件往事。1996 年 IE3 剛推出時安裝檔有問題,執行後作業系統就爛掉了。我悲慘地熬夜重灌作業系統,那時我的全新 Windows 95 筆電才剛啟用不到 95 小時……」(2009-03-21)
  • 「突然想起我的第一台筆記型電腦就是 Dell Latitude,型號 P133ST,售價美金 3000 元。1996 年用了兩張信用卡的全部額度(各 1500 元)買的。」(2009-07-05)
  • 「梁詠琪要結婚了。想起十多年前我有一次從美國搭飛機經東京回台灣時見過她本人。我坐經濟艙第一排,她就坐在我右前方的商務艙最後一排。途中一直有人去找她簽名。我看著覺得那女生真漂亮,但當時並不知道梁詠琪是誰。」(2011-10-02)
  • 「憶起 1995 年秋天在倫敦的某個午後,我走進麥當勞點了套餐。剩下三分之一包薯條吃不完。準備離開時有個人走過來問:『你還要吃嗎』。我搖搖頭。就在我對他為什麼問感到困惑時,他已經伸手把薯條拿去吃了。」(2011-09-20)

1990-1994

  • 「無意間聽到 Amy Grant 的 Lucky One,喚起好多 1994 年的回憶。」(2009-05-20)
  • 「回想起來,我不在口袋放東西的習慣和機場安檢程序多少有些關係。當年就是覺得每次都要把東西一件件從口袋拿出來再放回去很麻煩,乾脆全放進包包裡。」(2010-10-30)
  • 「@swpave 我想起十多年前在美國的時候,研究室裡有個同學打字也是超級用力,好像在拆房子。後來另一個同學受不了了,就跑去跟他說:你再這樣下去會腦震盪的。」(2010-08-19)
  • 「回想起來,上次參加黃韻玲的演唱會已經是 1993 年的事了,在高雄圓山大飯店。我坐第一排,害羞得不敢伸出手去跟走到台下的她握手呀。」(2010-10-12)
  • 「想起當年我對中正大學的『中正』有點意見,便想了個新校名:南台灣嘉義大學(University of Southern Taiwan at Jiayi),簡稱南嘉大。那個年代還沒有南台科大與嘉義大學呢。」(2010-07-09)
  • 「回想起來,我在舞台上用全身說故事的態度還是受曾志朗老師的影響。當然,我們的個性、興趣與經驗以及展現出來的語言、聲調、表情與肢體語言都不一樣。但他說故事的精神與說服的強度始終是我自己舞台角色的重要原型。」(2012-07-01)
  • 「大學畢業那年我們在一家西式自助餐餐廳辦謝師宴。跟餐廳談條件讓學生免費使用 KTV 包廂,學生中午提前進駐後就一直唱到晚上。晚宴單純用餐,師生相敬如賓。回想起來,二十年前學生的玩功完全不輸現在的學生呀。」(2011-04-12)
  • 「記得在我大四那年謝師宴前的班會上,有人堅持不要邀請某些老師。大家討論一陣,還是和諧地決定每位都邀請。記憶中當時我應該是鄉愿派,但一直很敬佩那少數幾位異議的同學。」(2010-06-11)
  • 「凡走過必留下痕跡,網路時代更是如此。我們在網路上的許多活動以文字記錄的形式保存了下來,我上網十八年就留下了十八年的痕跡。這很棒。『網前時代』的生活回憶起來有些困難就是因為不像網路時代留下了那麼多線索。」(2010-10-27)
  • 「中午在摩斯坐靠窗的位子,窗外天色陰暗。想起黃韻玲〈三個人的晚餐〉:『越過落地玻璃窗,我努力把眼光放向遠方。隔著白色的煙霧,沒有人說抱歉,也沒有人哭……』」(2010-10-08)
  • 「下午來到汀州路三段,憶起二十年前在三總精神醫學部見習的日子。」(2011-04-22)
  • 「突然想起薛岳的〈如果還有明天〉:「如果還有明天,你想怎樣裝扮你的臉。如果沒有明天,要怎麼說再見。」」(2010-06-24)
  • 「櫻桃可樂在台灣每隔一段很長的時間才會復出一次很短的時間。這就像一種分散在時空中的記憶索引。喝櫻桃可樂的時候,那獨特的味道會喚起並串起過去喝櫻桃可樂時的記憶。回憶未必清晰,但感覺非常獨特。」(2012-04-02)

1985-1989

  • 「讀陳金山老師的〈堅持保留大體解剖學實驗的理由〉,想起自己十七年前的舊文。(《Taiwan 2.0》005 實驗室:『如果問我醫學院四年有什麼最難忘的經驗,我想就是大體解剖實習吧。』)」(2010-04-10)
  • 「@dajuin SU-47 讓我想起二十年前美國的 X-29」(2009-06-26)
  • 應該是高醫人集體回憶的一部分吧。」(2011-05-22)
  • 「我如果有一天得了失智症開始失去當年在醫學院念書的記憶,那一聲聲像洗腦聽了四年照三餐聽的「捏可死」一定是撐到最後才消失的。甚至有可能不會消失,因為它已進入記憶最深處了。」(2011-01-11)
  • 「經過將近三十年都沒有太大改變的高醫 A1 講堂。應該會喚起許多人青春歲月的回憶吧!」(2011-01-11)
  • 「聽到黃韻玲新專輯《美好歲月》的〈岸邊〉裡的『當愛靜止在那年夏天』,憶起黃韻玲 1988 年作曲陳淑樺演唱的〈二十五歲那年〉裡的『別問我美夢是否成真』。一段旋律就這樣喚起二十二年前的複雜回憶與心境。」(2010-09-25)
  • 「《Taiwan 2.0》未完成的事:『這些年我常常想起《非關男孩》裡的那句「沒有人是一座孤島」,但從來沒有機會感受這句話在片中最後一次出現時的那種釋懷感。直到我終於憶起三年高中歲月,我才明白,沒有人是一座孤島。我也不是。』」(2010-10-29)
  • 「我也從來不相信『老師用心良苦你現在不懂以後就會懂』這回事。二三十年前我覺得很機車的老師,現在回想起來還是覺得很機車。你如果真的為學生設想就一定會從學生的立場去感動與說服,學生不可能感受不到。」(2010-06-11)
  • 「從求學到初次就業,人生的重要階段永遠在秋天展開。秋天的記憶較獨特且較不易受到先前記憶的干擾,這就是為什麼秋意濃時秋憶也濃。」(2009-09-25)
  • 「秋天的回憶總是最濃郁的。」(2009-09-20)
  • 「日前聽一場關於正念(mindfulness)療癒的演講,想起二十四年前我還是高中生時就讀過 Deane Shapiro 的著作。中文書名《觀心與觀想:結合東西的心靈智慧》,呂政達譯,張老師出版。」(2011-06-06)
  • 「夜深人靜就想起二十四年前同樣在夜深人靜時每天按時收聽的廣播節目,司馬中原的〈午夜奇譚〉。」(2011-01-28)
  • 「突然憶起當年三更半夜聽《今夜星辰》倪蓓蓓說的某個故事。男子每天晚餐都在飯上灑些東西,來訪友人以為是補品,趁男子不注意翻櫃子,發現那竟是男子亡妻的骨灰。原來男子仍然深愛亡妻,想藉著吃骨灰讓兩人再度結合。」(2011-02-01)
  • 「回想起來,我對 A-10 的喜愛可能還超過 F-14。幾年前看《變形金剛(Transformers)(2007)》,讓我最興奮的就是美軍召來 A-10 用穿甲彈攻擊狂派變形金剛那一幕。」(2010-10-23)
  • 「1987 年的流行音樂回憶當然少不了鄭怡的〈心情〉:『可不可以用多雲的你,幫助我隱藏自己。可不可以用不同的你,好讓我表現我的心情。我的心,我的情。』」(2010-10-16)
  • 「想起伊能靜 22 年前的歌〈星期六的下午〉:『星期六的下午,沒有忙碌的功課,別急急忙忙的回家。把書包掏得空空,把制服丟向天空,把腦袋也掏得空又空…』(當年星期六上午是要上班上課的)」(2009-01-10)
  • 「開車走了一小段中橫到太魯閣,想起上次走這段路已經是 1986 年初的事了。高一寒假,救國團中橫健行隊。」(2011-07-29)
  • 「在青年活動中心吃早餐,不論是環境或心境總會讓我想起十六歲那年。不用等到有阿婆走來給我一隻懷錶要我回到她身邊我就想回到過去了。待我把筆電、數位相機、智慧型手機和平板電腦都藏到床下……呃,好吧,還是算了。」(2012-05-08)
  • 「今天中午走在街上,腦中突然浮現江文也〈台灣舞曲〉的旋律。我完全不知道是內外環境中的什麼線索觸發了多年前的回憶。(YouTube: 江文也的台灣舞曲)」(2010-12-07)
  • 「晚上的摩斯滿滿都是念書的高中生,讓我想起當年念高中時常去高雄市文化中心圖書館念書。(有點模糊的)記憶中有個早上一大群學生在圖書館門口等開館,門一開大家幾乎同時往裡衝。玻璃大門竟然就這樣被推倒了。」(2010-11-07)
  • 「說到學歷,想起很多年前曾經讀到過這麼一段話:『當你不只有那張文憑時,文憑並不重要;當你只有那張文憑時,文憑便相對地重要了。』」(2010-10-15)
  • 「我也一直很不喜歡夏都沙灘酒店,因為它把我青春歲月回憶中重要的一部分——墾丁海水浴場——據為己有。」(2010-07-12)
  • 「今天是馬克吐溫誕辰,我想起高中時期學英語的經驗。我討厭反覆讀同樣的內容,教科書讀一遍就膩了。我都買小說來讀。回想起來,我的英語語感就是透過大量閱讀磨出來的。」(2011-11-30)
  • 「還有一段更久遠的搭國光號的記憶。二十五年前常獨自從高雄搭國光號到恆春。我知道那就是美國的灰狗巴士,而且當年就已經是自排的。我超級好奇,每次都到前座問司機問題。幾乎每位司機都用非常驕傲的語氣談他的巴士。」(2010-08-20)
  • 「赴正修科技大學演講,憶起 1985 年五專聯招。那年我就是考上正修工專,還為了沒考上高雄工專感到遺憾。後來因為在高中聯招的表現比預期好,就去念雄中了。」(2010-03-10)
  • 「@jchristabelle 當年(解嚴前)我的高中週記都寫社會觀察與政治評論。每週四頁,導師多半會在後面寫整一頁的回應。於是,每學期的週記到最後都是兩本的合訂本。(回想起來,導師讀到我的週記應該覺得很囧。)」(2009-12-10)

1980-1984

  • 「我喜歡《檀島警騎 2.0》。選角與娛樂效果都很棒。至於它保留多少我小時候看過的《檀島警騎》的原味就不重要了。(Hawaii Five-0 on CBS.com)」(2011-09-08)
  • 「國二升國三時中輟過一年,再回學校時原來的同學早已畢業,之後再也沒機會聯絡。昨日赴國軍左營總醫院演講,竟巧遇二十七年沒見過面的國中同學。甚感驚喜,也喚起好多過去二十七年從未浮現腦海的回憶。」(2010-06-19)
  • 「前幾天在高雄搭計程車,司機聽的電台是中國對台宣傳的《海峽之聲》。我還是第一次遇到有計程車司機聽這台。我又想起小時候(三十年前吧)出於好奇偶而會用短波收音機聽中國電台,但現在已經不記得當時的廣播內容了。」(2012-02-12)
  • 「不太喜歡 Google 地圖和導航軟體的地形圖模式。不是因為不好用,而是它總讓我想起國中時期的(不太愉快的)地理課:那些課本、畫不完的地圖作業,諸如此類。」(2011-11-26)
  • 溪頭青年活動中心前的廣場應該會喚起很多人的兒時回憶吧。上次來此地已是三十年前的事了,那時我還是未成年少年。」(2011-01-25)
  • 「我還記得小時候搭過花蓮輪。如果能用現代的高速渡輪載運人車往返蘇花,其實也是不錯的替代方案。(《龜趣來嘻反國光八輕石化》花蓮人,回家的路很多條給你選)」(2010-10-26)

1975-1979

  • 「是男生小時候都跟同學互玩過吧!(《公視》小二男生互玩下體 導師怒甩 9 耳光 (影音) )」(2010-03-27)
  • 「松山機場恢復國際線讓我想起三廳電影裡那些在松山機場出國回國的畫面。那是個大部分人民還沒有能力出國旅遊的年代,電影裡出現國際機場的畫面對觀眾來說還是新鮮的刺激,而且還有很多象徵的意義。」(2010-10-27)
  • 「越來越多網站急著告訴你你的朋友推薦了什麼,所以到處是 Facebook 朋友的頭像。那總會讓我想起小時候讀過的《瀛寰搜奇》裡的那些白牆上突然出現洗都洗不掉蓋也蓋不掉的鬼影臉孔的靈異故事。很恐怖呀!」(2010-09-29)
  • 「『你也許不會喜歡你的發現。』電影裡的老梗也適用人們對古早味美食的追尋。人的記憶是不可靠的,你記憶的味道未必就是當年實際嘗到的味道。人的判斷是相對的,你記憶中覺得好吃的味道現在再嘗一次未必還會覺得好吃。」(2012-06-25)
  • 「館前路是我對台北最早的記憶之一。先祖父三十多年前就在館前路一帶工作,常帶著當時還在台南念小學的我去重慶南路買書。印象最深刻的大概是多湖輝的《頭腦體操》系列吧! http://t.co/dzH5TFq」(2011-06-18)
  • 「又到了元宵節。不論是各地民眾花錢買的燈籠或地方政府免費發的燈籠,包括電池在內的材料都會造成浪費與污染。不禁想起從前那個用牛奶罐自製燈籠的時代。」(2011-02-17)
  • 「想起小時候很愛玩橘子皮。朝向點燃的蠟燭擠壓橘子皮,讓噴出的細小油滴燃燒成煙火。這經典的科學遊戲應該是不分年代、現在的小孩子也愛玩的吧?」(2010-10-16)
  • 「中文字實在太難寫了。直到今天我還在用幼時自己發明的口訣『七田月』來回憶『膚』字裡面那一坨東西。(《NOWnews》不會寫『膚』國二生假單理由『皮在養』)」(2010-10-19)
  • 「看到牆上的『阝粦』字,想起小時候(咳,1970 年代)學寫字時,老師說『阝』在『粦』左右都可以。但過沒幾年,『鄰』的寫法就標準化了。」(2010-05-09)
  • 「搜尋 1970 年代我在台南成長的記憶,立即浮現兩個關鍵詞:一個是『洪通』,另一個就是『烏腳病』了。 instagr.am/p/HdXBqlHeQC/」(2012-02-26)
  • 「我們小時候不也常混淆現實和虛擬?例如,覺得自己真的可以跟海底小遊俠一樣嚼著氧氣口香糖潛入海底跟美人魚做朋友。」(2009-11-14)
  • 「F-14 與協和機都是冷戰時期的經典設計,我小時候對它們非常著迷。它們開始服役與服務的時間就在我進入小學前後,我念小學的那幾年世界對它們的關注也最多。也因此我當年有很多機會在書籍雜誌上讀到它們的介紹。」(2010-10-23)

1970-1974

  • 「直到今天,『開口說話』對我來說都還是一種像是空襲警報響起時不得不進入的特殊狀態,而且大概永遠不會變成常態。如果我小時候的台灣特殊教育就有今天的水平,我應該早就被送到資源班去了。」(2010-09-28)
  • 「小時候最可怕的惡夢是被怪物追,青少年時期最可怕的惡夢是考試睡過頭,現在最可怕的惡夢是自己成了窩囊廢。夢裡眼睜睜看著熟識的人被惡人攻擊,自己卻躲在隔壁房間不敢出手相救。最後終於走出房間,大家都已經死了。」(2010-05-15)
  • 「小時候在台南念幼稚園。有一次不知為何獨自一人跑到某間在地下室但有窗子可以看到一樓走廊的空教室,玩到一半發現自己出不去了。年代久遠細節未必正確,但焦慮的情緒很清楚。夢境再焦慮也比不過幼兒時期的焦慮。」(2010-12-01)
  • 「我出生成長於阿波羅任務的年代,小時候的太空幻想就是到月球基地定居。很好奇,現代小孩的太空幻想是什麼(如果有的話)?」(2009-11-15)
  • 「在幼兒眼裡,很多成年人(當然包括長輩)看起來都像體積龐大、全身油油、嘴巴臭臭、講外星語、亂噴口水還會亂踫亂摸亂抱小孩的大怪獸。好吧,至少我小時候的感覺是這樣的。」(2010-09-15)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