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C 命名學

Smartphones向來主打機海戰術的 HTC,今年開始採取新的命名架構。以「One」作為系列手機的共同名稱,再與「X」、「S」與「V」之類標示等級的字母或詞複合來命名。新的命名架構應該更有助於品牌經營,但很可惜的是「One」或許不是個很好的選擇。

在過去,HTC 出新手機的頻率非常高,而且每出一支新機都要來個全新的名字。即使是非常注意相關產業動態的人都很容易搞混。我曾經在 Twitter 開玩笑說過:

「HTC 的機海戰術大概很快就會把可以命名手機的還算好聽的常用英文詞用完。那之後也許就得用 GRE 字彙命名了。」(2011-03-22

還好,在走上 GRE 字彙的絕路(或像 Sony 創造個不是每個人都知道怎麼念的新詞 Xperia)之前終於有了轉變。這個可以維持某種程度一致性的命名架構大概是受到了 Samsung Galaxy 系列的啟發。但架構不是一切,你還是得先有個名字。而「One」並不是個好名字。

我指的不是意義上的不好,而是獨特性不夠。「One」這個詞的使用頻率極高,在美國的布朗語料庫(Brown Corpus)的詞頻統計排名前五十名內,在英國國家語料庫(British National Corpus;BNC)的詞頻統計排名前一百名內。大約就像中文裡的「可以」與「他們」。使用頻率高到幾乎都可以算是停止詞(stop words)了。

我之前雖然開玩笑說 HTC 的機海戰術「很快就會把還算好聽的常用英文詞用完」,但回顧以前那些名字,無論如何都要比「One」好多了。也許真的都「用完了」才動腦筋到「One」上吧。我也不曉得。

Samsung 的「Galaxy」也是常用詞,但排名在五千以後,有較限定的意義與一般來說還算限定的語境。在第一代 Galaxy 手機上市沒多久,你說「I love my Galaxy」,一般人都很容易聯想到 Samsung。是的,雖然我也覺得「Galaxy」作為手機的名字有點俗氣,還是必須肯定它達成的效果。

相較之下,「One」的詞頻就誇張地高,大約接近「Galaxy」的一百倍。這個詞出現的語境太多。一旦語境中沒有「HTC」,聽者就很難把它跟 HTC 聯想在一起。試著說幾遍「I love my One」,或是請別人說給你聽,你大概就感覺得出來了。

我們也可以試著想像,若依 Samsung 的命名架構,「Galaxy S」下一代的名字是「Galaxy S2」,那麼「One X」下一代的名字也許就像「One X2」之類。但不管過了幾代,「One」的問題都還是會繼續存在。

還有,「One」跟「Orz」實在有點像……

所以此刻我好奇的是「One」這個名字的壽命會有多長。或者讓我們換個方式,像我在 Twitter 問的:

「HTC 明年的旗艦機要叫什麼名字?HTC Two?」(2012-02-27

好吧,那個「HTC Two」當然只是隨便亂想的。你的想像又是什麼呢?

延伸閱讀:推特語言處理工程味與風塵味


Comments are closed.